第九百七十四章 拦路木,讨糖人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九百七十四章 拦路木,讨糖人

“八叔,还有啥需要准备,你看看?”李峰见着人数够了,这边不讲究除却新郎一共八个接亲人,这些零散的物件都是长林和长贵家里收拾着,一个红布包裹着大包袱,催妆扮还有红木盒子里边装着李峰瞥了一眼,有鞋子还有一些李峰看不懂玩意了。 如今催妆包里倒是不像以前了,如今新娘衣服娘家准备好了,这里边是一些胸花,还有些牙刷,香皂,零零散散之类玩意玩意。这会大家伙开始准备这里,八叔和八婶子忙着如同陀螺一般。八婶子还在忙活着帮着李旭整理媳妇,这小子穿着一身笔挺的西服,领带打着挺好看。精神头十足了,不过昨天压床的人有点萎靡了。李峰悄悄问了一声,李灿一脸苦色,李旭这小子昨晚上激动很,一夜没有睡着,闹腾李灿只能陪着。这不李旭倒是没有啥么,兴奋劲没有过,做新郎呗。 以后可就不是一人睡了,有媳妇,热乎乎被窝窝儿。李灿就不同了,这不萎靡不行,最后车子只能让别人开,大伙可不敢随便让一个精神头萎靡人开车。大家不放心,李灿这家伙真不想开车,吃完饭把自己塞进李峰悍马里去。说是闭目养神,李峰无语,一会还要这小子放鞭炮呢。 本来安着过去,出门以后遇桥头,路口都要放鞭炮了,不过如此省了不少。至于出着镇上第一个路口,第一座桥放鞭炮,剩下途中遇见的不用了。不过到了新娘家里时候,这个还是要安着规矩来了。 接亲人准备好了,一众人打算出发,这会时间不早了。八叔一人塞了两包红壳子老龙潭香烟,大家没有客气揣着起来,一会到了娘家可以不少人看热闹,香烟糖果可是少不了。“好了,好了。婚书收好了,走了。”六辆车子在鞭炮声中慢慢开动了,一路奔着高家庄而去。时间不长,一个多小时后婚车到了高家庄门前了。 “小灿。你小子一会注意一下,放炮的可是最不受人待见了。不知道这边习俗怎么样来着。”李峰可是听说了,有着村子放炮人最郁闷是大冬天被扔进着池塘里。当然多数人家都不会闹得这么离谱,当然不排除。 有些村子习俗允许闹腾,李峰这边话音没有落前边传来吵吵声。李峰车子最后,不知道发生什么,李灿手里提着一串鞭炮。点着烟,正要放着。这会听着吵闹声,随着一看,村口驾着好几根大木头。 众人那个郁闷,你说谁家放着这么多树堆在村口,这下好了,随便找些人抬着动动这就成了拦路木了。只看着四五个半大孩子站着,这家伙好了。要烟,这会赶时间没有办法。李峰想着随便给点烟,放着大伙过去算了。 “啥么。一包不行,要一条。”李峰一听再看几个小年轻,眼神变了,这不是故意着,人不大倒是胃口不小,一条烟可是至少百来块。一包二包大伙不觉着怎么样,塞着能过去就成了。可是一条,这个说不过去了,今天是喜事。李峰没有多说啥么,大家想着好好说道说道。 “怎么样了?”李峰不变插嘴儿。这事接亲人说着,李峰和李灿几兄弟只能在边上听着。李峰有点看不懂,这些小年轻一个人一包烟不是拿了,怎么这些木头不给搬走啊。李旭苦笑一声,指了指前边木头。 “这些人弄了下来,可是搬不回去了。”李旭说着李峰越加的糊涂了。细问才知道了,原来这些木头人家放在这里,这些人推了一把,木头下来以后,这些人抬不上去了。这下子好了,几个人拿着烟跑了,留下一地木头。 这么圆木可不是轻,每一根都要三五百斤重,没办法,人家人跑了,只能李峰几个来搬走了。好在李长林和李长贵力气都不小,李峰更是一个大力士,几人忙活了十多分钟,总算是把圆木给移开了。总算是舒了一口气,可惜几人这口气还没有舒完,鞭炮声引来一众的小娃子,一个个挡着车子前面。 “快,拿糖,准备好的糖果。”长贵媳妇和长林媳妇坐着车子对着几人喊道,这会李长涛几人倒是挺快,一大包糖果拎了出来,一个孩子一大把,总算一众小家伙打发过去了。这下子总算舒了一口气了,糖果香烟。这么快收拾好了,李灿和长涛几个觉着挺舒服,这个亲接着轻松啊。 大伙都觉着高家庄人挺懂事,谁知道李峰几个回去,这才知道刚刚有人摸走了接亲用着红顶子,这下子李峰几个傻眼了。红顶子不算贵重东西,用竹篾一天能做出来,上红颜色就可以。可是这个接亲少不了,没有红顶子遮挡着阳光,新娘第一时间露在阳光下可不吉利了。 “嫂子,这个红顶子啥时候不见。”李旭有点无奈,来着时候大伙检查好好,一样样对了单子一件不差,这会不过一众孩子追着要糖吃不见的。肯定是有人趁着大伙不备给藏了起来,如同过去用拖拉机接亲被人藏起来摇把事一样。 “小旭,这事肯定刚才一群孩子藏着了,看看找找几个孩子,包个红包,先换回来再说,这会时间不早了。”没办法,这些规矩,幸好早有准备,红包包好了。这些不用说,只是看人家怎么样了。 这个拿着红顶子孩子倒是知道,没有走远,李峰扫了一眼发现了。人家光光想着换红包来着,这个倒是容易换了回来,一个红包不过五块,十块钱。这些人还没有调戏着放鞭炮,这个大家伙,尤其是放鞭炮的李灿几人大大舒了一口气。 “走吧。”车子没有停靠着,直奔高倩倩家里来了。这里风俗李峰几人打听过了,估摸一会妇人那一关应付过去没有啥么。糖果,准备好,可惜没等着车子停靠稳当。李灿几个鞭炮还没有准备好了,一群人涌了过来。几个放鞭炮,一个个都被围着,妇女老少爷们一窝哄上前抓着拉着一会功夫,几个人衣服收拾干干净净。 “大哥,我说那位大哥,我手机你不能这么拿走了吧。”李长涛郁闷,这小子,大家伙来之前都说了放鞭炮着人钱包和手机都留着,腰包里塞点烟酒成了。这样人家掏着时候摸出点烟糖来,当然如是没有点东西,真怕人家恼羞成怒了。只是没想着,这些人太那啥,手机随便掏走了。 “谁让你小子得瑟。”没办法,用红包赎回来,人家娘家人倒是没有为难,一个不大小女娃娃接了红包把手机还给了李长涛。三个点鞭炮的此时全身上下出来自己衣服还在,乱糟糟头发还在啥么都没有。 别说香烟了,火机都被别人收取了,幸好准备大大小小红包多,十块五块小红包正好用来换着火机,这增加点喜气,不算多贵玩意。有些人家宁愿不要火机,不过那样弄着两家都不好看。 如同李灿这小子口袋里多放了几个火机,这样人家娘家围追堵截最后有些收获,这些火机大人抢过去让自己家小娃娃拿着过来换着小红包,十块一个,大家伙热热闹闹玩乐。李灿三个口袋里烟啥么给别人抽着,比起自己散烟热闹多了。 大家争抢着当然放鞭炮多半会被戏弄一番,这个抓抓头发,那个弄弄衣服,掏口袋,拉衣服,一会功夫,衣服皱巴巴,头发乱糟糟。这也是为啥么找着自己家里兄弟放鞭炮,外人说不定生气撂挑子了。 长林媳妇和长贵媳妇一人提着包裹一人抱着盒子进房里去了,两人手里可是握着不少红包来着。拦路小鬼头,喜滋滋拿着红包了,压车的小娃子抱着公鸡。娘家人准备好了红包,塞进小娃子口袋里。今天二肥可真是乐疯了。 不仅仅昨天压床被这小子拿到了,今天抱着公鸡,这话轻松很,两家一家一个红包。李峰听说都是六十,这么一算下可就是一百二,不定后边还有呢。难怪这小子这么乐呵紧紧跟着自己妈妈身后。 新娘肯定过一会上车,大家伙开始铺开鞭炮,李峰帮着酒水搬下来,这是娘家喜酒,这边习俗婆家买好送来。多少没啥讲究,平常六箱子,少点四箱子,多着八箱子,十二箱子或是十六箱子也有。 忙活着功夫,李灿几个整理一下,一会儿新娘兄弟把新娘背过来,新郎接着上车就成。礼数之类倒是这些年轻人说不太好,有老红人在。李峰没事做着,坐在车边紧紧等着。李旭事情倒是不少,新郎身上装着不少钱。上车红包,下车红包,上车六百六,下车八百八。这些新娘上车的给的钱,习俗太多了。真怕忘了出纰漏,几人手里都捏着单子,只有李峰记忆好,不用着悠哉悠哉靠在车边吸烟。 “三哥,你倒是舒服了。”李灿顶着鸟窝头,郁闷,这小子还真是穿啥么西装嘛,这下子弄得比起麻袋差不了多少了。西装扣子掉了,小样,点炮人可不是好做,绝对是吸引火力。八大姑七大姨,叔伯兄弟二大爷,整个村子都是亲戚,这会老老少少都跑来看新郎来了。幸好这边招待不用李峰他们,人家娘家人散烟,最让李峰愣神,这里竟然不喝茶。直接上啤酒,说话,一群人提着啤酒瓶,无论是老人孩子如同喝茶一般。!~!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