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八章 商店诡异盗窃案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九百三十八章 商店诡异盗窃案

李峰等着肥仔回来接过篮子装了些水果打算给刻字的赵有才老爷子送去。走过李灿小店,李峰瞥了一眼,只见李灿眉头紧皱着,很是郁闷样子。 “你小子怎么了,丈母娘给你出难题了?”李峰笑说道,多半只有这事能让这个乐天派如此模样。“不会我猜对了吧,房子装修问题,还是别的?” “哪里是这事,不知道怎么回事,你看看店里几箱子糖果和牛肉干没有了。”李灿指着地上几个纸箱,一个个上面都有一个不算大洞洞。 “这个怎么回事,你昨天没有关门还是遭贼了?”李峰看着这个不大洞洞有点奇怪,小店不是一天都有人吗?晚上上锁,别人进不来。 “那天不关门啊,我昨天晚上还检查了一遍,关的严严实实,谁知道出这事。这不糖果和牛肉干快卖完了,我想再搬一箱子,谁知道箱子空空当当,你看看只有这么几个糖了。还有这个牛肉干更是一袋子没给留下。”李灿郁闷,这个出鬼了不成,昨天自己刚刚从镇上运来几箱子糖果和牛肉干,只想着周末多卖点。 “这谁偷着,对了钱有没有少?”李峰有些疑惑,这个门窗关严实怎么进入,再有看看门窗没有破坏痕迹,不对,农村过年过节的时候偷盗最多了,那时候赌徒没有钱赌几把。混了一年没钱的人这会只有想着歪门邪道,只是这几年大伙都防备着。再有这两年高晓松做的挺好。李家岗这半年治安绝对是好,尤其是年前这么一阵子,派出所的刘大头亲自带人蹲守,没有几个人敢找死。 “钱?说起钱这事更加奇怪了,我昨天晚上数了一下纸币一共三百零钱,还有一百五十多硬币。谁想着今天进来一看,桌子上多了一张百元大钞。我还以为我自己掉,难道这个是小贼留下。可是这么几箱子成本都要三四百了。这人太坏了,你说你偷了还给钱。可是给的钱太少吧。”李灿说着李峰颇为感兴趣起来,还有如此小贼,零钱四五百不偷不说。还为了偷着东西放下钱来。 “真是奇事,怎么还有这么搞笑的小偷。对了,这些箱子都是被掏出一个洞洞吗?”李峰有点疑惑,怎么会不整个搬出去,这么一点点逃出来多麻烦。这人是不是闲的慌,难道是恶作剧。 “不会是有人逗你玩吧?”李峰觉着这事怪了,李灿苦笑摇头,这个离着愚人节还有两个多星期,再说了村里应该没有如此无聊的人吧。 “三哥,你脑子好。你帮我想想这是谁,不会是长涛这小子吧,这家伙我不过踹了他几脚而已。”李灿有点挠头,这事,自己早上开门没有发现啥么地方不同。门窗锁着好好,真是奇怪了。 “怎么可能,这事长涛肯定不会干。”李峰摇了摇头,这玩笑不像是李长涛风格,这人不是记仇人。 “那是长发长红,他们想扮演雌雄大盗。拿我这里预演一下难道是?”李灿说着李峰笑着不行,怎么可能。 “算了,这事你慢慢想,我先去把东西给送了,一会回来再帮你想想。”李峰满脑袋浆糊,怎么还有这么稀奇古怪事情,难道是开锁高手,不对村里还想没有这么人,难道是城里来着玩人里有这么高手。 不对,这样人闲着没事玩玩算了,不会偷些糖果,牛肉干,难道是爱吃糖果,牛肉干。李峰一路想着各种可能,可是都被自己推翻了。这个一百块钱怎么太奇异了,李峰提着水果来到化龙池边,还没有头绪。 “赵师傅休息一下,吃点水果?”李峰一愣,这个那要自己说,此时赵有才正在和宋江坐在大石头上下马。李峰郁闷了,这位老爷子太痴迷了吧,这个宋老爷子也是,怎么能打扰赵有才工作啊。 “正好,我有点口渴,这瓜不错。”宋江一点不客气,倒是赵有才有点不好意思,这个拿了工资,这会竟然下马,不过想想自己能来不错,如是远处那块石头,自己倒是会全身心投入。赵有才瞥了一样远处路口的龙虎斗大青石。 “洗洗手。”赵有才洗了洗手拿着一个酥瓜吃了一口。“不错,挺香,这些是大棚里种出来?” 大棚菜不好吃,这是大家伙都知道,毕竟是人工种出来,不是时令蔬菜好吃。可是李峰种着蔬菜和瓜果味道比时令蔬菜瓜果还要好吃。这个不得不说这小子本事了,李峰含笑点了点头。 李峰没有多停留,回到村口李灿店铺前,这会已经聚集不少人。李长涛,长发兄弟,还有今天休息李长贵都在。 李灿说着啥么,李峰猜着多半是店里糖果和牛肉干被盗窃事情。几个人有点傻眼,肯定是对门窗完好,桌子上出现一张百元大钞和糖果和牛肉干不见觉着奇怪了。 “不会是见鬼了吧,小灿,你那钱,不会是鬼钱吧,快拿出来看看是不是变了。”长发说着几人一愣,李峰脚底有点打滑,这家伙真是敢想。李灿还真是吓了一跳,原先听多了这样鬼故事。 比如说晚上一个穿着六七十年代衣服男子来到二十四小时小店买东西,最后给的钱天亮时候变成冥币。再有清晨卖烧饼老人收到一张一元票子,太阳出来突然烧着了,化成一滩灰烬。李灿这会有点颤抖,颤抖着手摸出自己装起来百元大钞。 “呼。”李灿舒了一口气,大伙见着紧绷神经放松了下来。“我去,长发,你吓人,说着跟真的似的。”李灿有点不满瞪了一眼长发,这人刚刚真是吓了一跳,毕竟店铺是太阳没有出来开。 山里老人卖东西都有规矩太阳不出来不开集,这个多半这么原因了。长发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这个我也是听人家说的,好多都是这样的。” “切。”几个人狠狠鄙视了一番,这小子一点不靠谱。李灿见着李峰走了过来,赶紧出来。 “三哥,你想到啥么没有?”李灿真是有点心慌意乱,这事太诡异了,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这个钱,再有自己东西怎么没有。 “你们看看这个烟囱。”李峰指了指,这个李峰刚刚发现,这个前些日子天气冷坐着炉子保暖用,如今炉子拎到外边烧水了。 “难道有人会缩骨功不成?”长红没说完长发一巴掌拍了下去。“你小子傻啊,缩骨功谁还来偷糖吃,早去偷银行了。我觉着应该是穿墙术,不过这人还没有练到家,所以拿小灿店铺做实验,中间练着练,肚子饿了所以吃完了糖果和牛肉干挺不好意思,掏了一百块钱。”李峰和李灿都傻眼了,李长涛满是崇拜看着两兄弟,人才,这家伙想象力太丰富一点。谁说这两家伙脑袋缺一根筋,完全是多了一根筋。 “原来如此,哥,你怎么知道,难道你真的和路边那个卖秘籍师傅学了穿墙术,好啊,我说我放在床头破鞋里二百块钱没有了,原来是你啊。”长红说着,几个人不由看了看长发。 “哼,你自己傻,我让你晒鞋,你竟然留下一只,老头子开门帮你晒鞋,钱被老头子收起来了。真是傻,你不看看我,在内裤缝了一个口袋,钱都放着。”长发说着颇为得意,不过李峰几人有点恶心。 “长发,你内裤多少天没有换过了?”这个问题一出,李灿和李长涛直直盯着长发。 “哦,不太清楚,怎么了?小宝哥?”长发说着还有点疑惑看了看李峰。“没事。” 李峰彻底无语了,长发还不如长红放在破鞋里。“对了,上次我在镇上看到一个上面有拉链口袋内裤挺便宜,长发,你要不买几个。” “真的?小宝,太好了,我自己缝着口袋太硬了,一点都不舒服。”长发高兴点了点头,长红有点急着。 “小宝哥,多不多,我也想买两条。”“多,有一堆,你们去看看。”李峰点了点头,这家伙两个人太可怜,不然放点私房钱。 “你看说着哪里去了,小灿,这个烟囱小动物都是可以进去,不过这个钱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了?”李峰特别奇怪,如是动物,怎么可能会知道放下钱,可是不是动物,怎么进去。小店铺只有这么一个烟囱,别着窗户和门都锁好着。李峰不明白,这会想到不到,没办法,自己不是福尔摩斯。 或许狄阁老要不元方凑合,这事问问也只能问问元方怎么看了。几人摇头叹了口气,李峰想不到好办法,最后提着篮子回家。 “喵呜。”李峰低头看了看脚边的小虎猫,一顿,不是是自己家里动物,不对啊,小虎猫和小飞猫,猴子,黑熊不说会不会放钱了。再有这几个家伙这么大,最小小虎猫入如此吃着肥硕不行,一个圆鼓鼓的小胖猫,别说烟囱了。老房子的墙透气孔这家伙不定能钻进去了,看来自己要给小虎猫和小飞猫减减肥了。不然小虎猫上树都成问题,小飞猫要是再飞,说不定直接摔下成肉片了。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