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六章 龙神尊竖风水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九百三十六章 龙神尊竖风水

大白又能欢快吃了睡睡了吃了,老虎钳子当然功不可没,不过李峰功劳更大一点。可是大白可不知道感恩,大白猪哼哼的很是不爽李峰在自己吃食物站着自己面前。李峰拍了拍这头只等着长大一下送到屠夫大胖猪,没想着这家伙还得瑟了。 李峰懒得理会这家伙,多吃点吧,李峰和自己老妈说了一声。李峰提着一壶养荣酒,这壶酒是给二奶准备,二奶身体有了不少好转。不过多喝点药酒没有坏处不是,李峰几天没有来二爷家了。 这几天忙活坏了没有时间,今天一空闲下来李峰过来了。这会走到二爷家院子外边见着二爷打扫院子里外,二奶在喂着几只小鸡。开春以后,小母鸡可能会下蛋了,土鸡蛋味道好,营养高,比买着菜鸡蛋好吃多了。再说了山里人哪里有买鸡蛋先例,除非是坐月子,家里鸡蛋不够会在村子里买些鸡蛋。 “小宝,怎么这几天没有来?”二奶拍了拍手,小鸡仔一个个惊着四处乱跑。李峰走进院子里,顺手关上篱笆门。 “小宝,这几天忙活正事没闲着,快进屋。”二爷随手把扫把放在一边,二奶想着倒是。这几天村里忙活,李峰家里来着这么多人。 “呵呵,这几天事情多了些,二爷,这是前些天泡制的药酒正好可以喝了,二奶,这个可不是平常白酒。二奶你身子虚,每天一杯。可不是平常白酒能比的啊。”李峰见着二奶看着酒坛子笑着解释道。 “还是小宝想着周全。”二奶笑呵呵接过酒坛子放好,走过二爷身边还不忘记白了一眼。“这可是小宝给我,你啊以后别想喝。”二奶说着颇为得意儿,二爷有点无奈,不由的看了李峰一眼。 “二爷,我家里还有几坛子药酒过几天就能好,正好对二爷肩膀酸痛有效。”李峰对着二爷眨巴眨巴眼睛。 “对对对。我这几天肩膀酸痛很,正好,小宝。你可要多送点。”二爷高兴拍了拍李峰肩膀,二奶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爷俩,这两人小动作哪里没有看到。不过想着药酒对于身体有这么好处。总比光光喝着白酒好啊。 李峰陪着二爷和二奶说了会话,手里多了几袋子果脯和核桃,煮花生。二奶说了,牙口不好,这些东西还是带回去该几个孩子吃,尤其是过两天宝宝来了,这丫头最爱吃自己做的果脯了。 李峰提着回到家里,没想着姜姓老爷子竟然在,李峰还以为有啥事情。“小宝,姜老哥来找你帮着移动一下龙神尊。” “行。”李峰到这地方。一看,整个雕刻了大半,重量比之先前轻了不少,坐地龙如同四海龙一般是人身龙头,此时龙身一成。只有龙头还要细细雕琢一番。不同化龙柱上的盘龙鳞片爪牙锋利生出寒意,坐地龙威严一些,龙王之风。 此时整个底座休整平整,李峰用力扶起慢慢的放整,一个高二米左右的龙神竖起来了。这边姜姓姜老爷子,准备好的四脚梯子移了过来。 “姜师傅。你看这样放着可行,如是不成,我再移动一下。”李峰拍了拍手,这家伙还是很重,一般人真是不容易弄起来,即使雕刻除去不少,木材干燥了一下,李峰也不能如此轻易的扶起来。 “这样成了,谢谢小李,对了,这座龙神尊后天可以上漆了。不知道谁来点龙目,这可是件大事。李大伯说了这次他不来了,年纪大了上上下下不方便。”姜姓这么一说,李峰想起,这个龙目还必须李家人开,开眼多是长辈来着。李峰没有想着自己来,本来老太公来,大家没有啥么意见。 可是老太公年纪大,上下梯子不方便,而且这次老太公似乎告诉大家伙,以后李家事情他不想着多管了。毕竟人年纪太大了,精力有限,再说了后辈人起来了。族谱前两天老太公交给了李福星这一脉,人家大房。 “这个我做不了主,姜师傅这样吧,我去找大伙商量商量不是还有两天吗?”李峰倒是觉着谁来斗无所谓毕竟只是个形式而已。不过这事李峰还是放到心上来了,这人没有直接回家转头去了一趟大伯家里。 这会大伯正在菜园子里撒种子,估摸着青菜或是香菜种子。“大伯,忙着呢。”李福奎一抬头见着李峰走了过来,拍了拍手,用水瓢泼洒了些水,走出菜园关上篱笆门。“小宝,来了,快进屋。” “大伯,我自己来。”李峰接过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这才把事情说了一下。 “这事按说是老太公来,可是老太公似乎不愿在管着村里事情了。这个有点不好办了,老太公现在把族谱交给了李福星,按理族谱在谁手里谁就是李家的族长。可是这事多少年没人提起来了,族长一说没有啥意义了。一会我请着几位老人和李福星商量一下,这事你别管了。”李福奎一说,李峰倒是大大舒了一口气,这事有老人出面处理最好,自己小辈瞎参合,说到底是不合适的。 “大伯,我知道了,对了,高书记过两天可能来我们村,说不定赶上这个点龙目。这事怎么招待啊?”李峰虽然对高晓松不怎么待见可是毕竟是一镇之主,这次可不是随随便便过来说了还有名头下乡调研。 “这个我一会和李福奎商量一下,小宝,你和高书记熟悉,这个接待你先做好准备。”李福奎如此一说,本有些不愿意李峰只能点了点头,别人真是有点不合适。 “行,我先准备一下,有宋老爷子在,饭菜是没啥问题。只是这次镇长似乎也要过来,这位新镇长,我们不太熟悉,不知道怎么样?”李峰担心还是这个,小宋朝开建在即,如是这方面出问题可就不好了。 如今村里建设房子都要村里写着证明,镇里对于在山头上建设房屋有过规定。这次因为山里事情,上面对李家岗睁一只眼闭一眼。李峰现在有点怕这位如是不开眼,事情闹腾挺麻烦。 “呵呵,这个不用担心,镇长人不错,上次还说你这个小宋朝项目做得不错,以后要是做得好,可以起着一个带头作用嘛。李嘴子有将近三十个大大小小村子,多数都刚刚过了温饱线,有几个村子温饱都有一点难度,镇上正想着办法,如是我们这里成功,以后算着一个新的思路,可是摸索一下。”李福奎如此这么一说,。李峰总算是放下心里啊。 这人回到家里,发现宋江宋老爷子正在自己小鱼池子里搅动,不知道在做啥么?李峰走进一看,这位在抓鱼,这里边多是黄箭个别的中华鲟,只是家养可以随便食用。中华鲟味道怎么说,做好美味,做不好肉质太细腻,腥味足了点。如是中间鱼骨不酥透入味,其中可以说一条鱼最最好的精华骨头中筋可不好吃了。 “你小子不错,池子不大好东西不少。”黄箭肉质细腻鲜嫩,河豚更加不用说了。中华鲟算是美味,其中还有黄鳝,几只老鳖,剩下小鱼小虾一个个活蹦乱跳。这些小鱼小虾都是李峰扔进池子里给黄箭和家家做食物,没想着还残留不少,大大小小有了不少。 “呵呵,还凑合,你来抓几条带着回去吃。”李峰不在意这么几条鱼虾,自己空间里多着。 “不用带回去,今天你来做,老头子来吃。”说着舀了一条一尺多长的中华鲟外加一些小黄箭。这些鱼宋老爷子还没有见过,毕竟大河里黄箭少之又少了。宋老爷没有见过倒是不奇怪,作为一个厨师说是尝尽天下奇珍海味,可是真正弄吃十之一二已经是难得难得了。 那个厨师不敢说自己吃完了天下美食,擅长一些烹饪技法,如是有人如此说多半是神经病院子逃出,或是二百五。 “行。”李峰倒是答应的干脆利落,只是多做条鱼而已,李峰烧着中华鲟方法还是学之水上人家。多半为了保证鱼虾鲜嫩,采用清蒸,只是为了鱼骨,李峰做了点改变,肉骨分离蒸法。鱼骨剔出来,蒸笼以后鱼骨敲打开裂一点从新烧制好了恢复如此。一条清蒸红烧鱼骨中华鲟可以上桌了,李峰在这上多玩了一手技。 这点宋江只是看着点了点头,这也不算多么新颖法子。宋江帮着自己烧火,李峰煮饭做汤多了一番考量。 至于一下小菜做的精细了一些,不然这位老爷子说不定吹胡子瞪眼。李峰不想着和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计较啥么。再有两天,自己去把宝宝接过来,这丫头来了。李峰有信心让这位老爷子忙活团团转,这样自己清净些日子,说不定怕了宝宝缠人功夫。 李峰最后做着酸辣汤,不由秀一秀刀工,宋江皱了皱眉头,刀工小道,可不是真正厨子应该钻研。 如同一块豆腐切成丁烧菜,还整块烧菜,一块豆腐八种味,这是烧制方法技艺,四色豆腐简单一种表现最终还是入味,至于烧制豆腐丁,这个只要会做菜都会,味道只要时间都能把握不错。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