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八章 怪老头倔老头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九百二十八章 怪老头倔老头

农村一大特色,村口蹲着几个老人闲汉没事下下马,吧嗒吧嗒旱烟。当然好点身边还有几头羊羔或是拴头牛驴子。 有时候找不到人下地干活的汉子随手拽着掖着,最后一上午花在下马上了,地里活计忘了干,回家婆娘一阵大骂少不了的了。几道道道,一团黄泥玩上半天儿,真正最为环保老少皆宜游戏了。简单蕴含哲理,颇有舍得之道。 这会老人正下的酣畅淋漓,李灿一问摆了摆手随口答道。李峰倒是觉着这个老头挺有意思,没想着迷成这样,多半比城里爱下象棋的老人还要着迷来。李峰看了看半天,老人长马,对面老人是扁马,两人已经剩下不多。 李峰摇了摇头,这局除非故意认输,不然平局已经改变不了。两个老头真是够倔强的,半天你来我往,这个下马至少两匹和敌人一匹马在一条线上,中间还不隔着距离吃掉敌人马可是此时十六个格子,一家二匹马,怎么不能靠着自己两匹马逼死另外一家吧。 “三哥,你说这两老头是不是脑袋有问题吧。”李灿说着小声,可是两个老头子耳力都不错,这家伙李灿小脸上立马多了两团黄泥片。 “小屁孩说啥么,真当我们死了,去去不要遮着光线,没见着我们俩老东西眼神不好。”老人如同赶苍蝇一般摆摆手,李灿那个郁闷,你们眼神不好你看看泥点扔到都神了,这眼神不好。你骗鬼吧。 “老爷子,我们是李家岗来着,有事找赵老爷子帮忙。”李峰说着把自己手里请帖递过去,谁知道这位老爷子直摆手很是不耐烦。“不是说了吗?啥么东西赵有才死了。” “你才啥么东西,你个老小子,我死了,看谁陪你在这里墨迹。”对面半天不说话的原来才是赵有才。李峰和李灿,李旭,李长林四人傻眼了。这个不是赵有才。那是谁,怎么还有当着别人面说着别人死了这么奇怪老人。 “说吧,二愣子有啥么事情?”赵有才用黄泥团砸掉对面老爷子的长马。“嗯。我赢了。” “你。”对面老爷子气着吹胡子瞪眼,可是赵有才啥么不说,让人无奈,最后只是哼哼两人没有说啥。 “二愣子?”李峰四人互相望了一眼,有点闹不清楚,这个二愣子是谁。“这个赵老爷不是二愣子让我们来,我们自己来请你的啊。” “这个上面明明是二愣子请帖,怎么你们不知道?”赵有才一说,李峰几个明白了,这个是说二爷。 “赵老爷子。你这么说话有点不好听了。”李峰有点生气,二爷如同自己爷爷,别人叫着二愣子,真心不高兴,如不是二爷来时候有交代。这位说啥么都要忍一忍,请回去再说,倒是自然有办法对付。 “咦,不是说二愣子没有后代,你们几个和他啥么关系?”对面的老爷子敲了敲自己旱烟杆子颇有些意味看着李峰四人。 “你们所说是我们二爷,我们长辈。请两位老爷子客气点。”李峰说话口气有点冲,这两老头子本来只是有点怪,这会李峰看着那是有点可恶了。 “呵呵,不错,不错老二有你们这样的侄孙真是不错,说吧,你们找我们俩老头子有啥事?”这位几人不认识老爷子,李峰有点疑惑,难道是赵有才哥哥不成,不对听说赵家老大已经过世了。 “三哥,这人谁啊,二爷没说请他吧。”李灿有点不明白这个戏弄几人老头子做啥么,怎么看着比赵有才还牛逼。人家手艺十里八乡闻名,这位做啥么都不知道牛气冲冲。 “我哪里知道,我们先把事情给办了再说。”李峰说着对着几个人打了眼色,李峰找了块地方擦了擦坐下。这里桥墩倒是挺宽阔。 李峰把事情说了一下,目的不用说雕刻石碑。 “原来这么回事,没空。”赵有才点了点头,李峰几人以为事情有门时候。赵有才一口回绝了,李灿几个一愣,随即怒目看着这个小老头子,你耍我们是吧。 “呵呵,没事,小灿去把我们带来几瓶酒拿来,这人性格真是如二爷说的一般。”李灿不情不愿的上车提了两瓶茅台,看到酒水,两个老头子眼睛一亮,尤其是不知名的老爷子一把抢过。 “***,好家伙,小子你不错,挺会办事。”李峰苦笑,这人太不客气,这酒不是给你,你怎么就给随手拆开了,直接开喝了。李峰和李灿,李旭,李长林四人愣愣看着这位一口干掉至少二两的老爷子。 几人心疼啊,这一瓶可是一两千好家伙,再有李峰在空间里放了有小半年了。品质不说多么多么极品绝对不差了。 “不错,不错,好酒好酒,果然还是茅台,这家伙比市面上好喝,真不错,小子你认识茅台厂里人是不是?”老爷子满是期望看着李峰,只是李峰不解的摇了摇头,这两瓶酒不错是好点,怎么和茅台厂商扯上关系了。 “不对,这个酒味道比市场买着好不少,不是老厂区窖藏的内部特供不会有这味道。”李峰听着老爷子一说,心里明白是酒的味道太好了,空间对酒水看来真有提升品质能力,只是太慢了吧。 “不认识,真是,你怎么能不认识,老头子以后没有好酒喝了。”这个老爷子说了,李峰几人直撇嘴,自己都不认识你谁,这个不是看着赵有才老爷子手艺份上,几人怎么可能随便一两千好酒送人。 “这酒不错,好了酒也喝了,话也说了,你们回去吧。我已经多少年不碰石头,你们找错人了。”赵有才说着摆了摆手,这下子几个人彻底傻眼了。不带这么玩吧,你说你没空,这会酒都喝着差不多了,你说着自己不碰石头了。 “老爷子不带这样吧,你看我们大老远来一趟,怎么喝口茶吧。”李峰拍了拍李灿,李长林,这两小子这会气坏了,不定说出啥么话来了。李旭性格文静一点,虽然气呼呼不过没有说话。 “对了,人家小娃子给我们送了这么好酒,这茶要喝。”说着这话这一位还偷偷瞄了一眼李峰越野车不小,里边不知道还有没有好东西。 “走吧。”李峰和李旭两人回到车子里提着蔬菜和水果,鹿肉和驴肉。李灿和李长林这会没心情,这两个老头子太坏了,酒没有进家门干掉了一半,这会走过人家菜地里还拔了几根大蒜抓了一把香菜,塞进嘴里,喝口酒,真是自在。 李峰苦笑摇头,这个二爷说着真对,这个赵有才性格古怪,问题边上这位又是哪一位?看样子认识二爷,怎么二爷没说,难道几个老人之间还有啥么故事来着。李峰一边走一边想,几人来到两位老人家里,倒是挺干净,家里没啥东西,收拾挺干净。 “你们是?”一位六七十岁着老太太打扮的挺干净,比一般农村老太太高挑些,头发梳理整整齐齐干净,虽然灰卡布料衣服,不过穿着颇有些气质。这位老太太年轻倒不定是读书人家小姐啥么。 “李家岗老二家几个侄孙。”赵有才随口一说,老太太一愣瞥了一眼赵有才。“二哥家的孩子,快进来,坐,来来。” “谢谢,赵奶奶,我们自己来吧。”李峰接过茶壶先是给三位长辈倒了茶,自己四个人倒好。 “呵呵,多好孩子,怎么了,有事?”老太太听完李峰说着事情,瞪了一眼赵有才。“去,怎么不去,这死老头子,天天在家里闲着骨头软了,没事在院子里摆弄破石头,这下好了,人家给石头打好了,你爱咋弄咋弄。” “二妹,你不知道你家有才,老二可是他心头一根刺。”李灿听到这里眼睛一亮,有内幕,有奸情。 “三哥,不会吧,二爷还玩这么一手,难怪人家不去了,二爷真是,请情敌,这不是让我们几个来受罪的吗?”李灿这小子听出音来了。李峰,李长林和李旭有点不敢相信,还有这么个事情。这个太不可思议了,李峰心说二爷,这次我不说你对了,这个情敌见面分外眼红,而且看来还是人家老婆,这个不是打破脑袋事情。 人家这样不错了,只是叫你二愣子,李峰这会还有点佩服了这位赵老爷子,性子不错,能忍。李峰几人对视一眼,一会说话小心一点,别触人眉头,不然手边扫把招呼到几人身上都没处说理去。 “小灿,别说话。”李灿一惊,这两位老爷子耳力可不错,自己还是乖乖闭嘴,刚才不明白怎么回事,这会知道。李灿不敢说话了,李长林和李旭早早不说了,眼观鼻,鼻观心,默默不语。 几人只是带了耳朵,这么大的八卦,怎么能不听啊。李峰挺好奇,这个二爷和二奶感情挺好,这个赵有才和这位老太太怎么又和二爷纠缠到一起,二奶知道不知道。这个李峰八卦之心大起,可谁知道老太太说了一会不说了,这会发现了李峰几个孩子还在呢。(未完待续)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