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六章 满是黄金的小水沟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九百零六章 满是黄金的小水沟

早晨送着毛毛和毛高回家,毛毛妈妈千恩万谢让着李峰有点挺后悔没有放下礼物补品直接就走了。李峰最怕这事,自己做的不多,可是人家当成天了,李峰或是有点怕这个,不过人情世故还是要做。 中午人家书记还有几个村里老人家作陪,李峰总不能托大,一阵酒水喝下来。李峰这么大量都顶不住啊,这些自己家酿造的谷酒,度数那都是上六十的实打实不掺一点假。这不说酒盅一个都是一两多,李峰最后闹不清楚自己喝了多少,最后咬牙切齿的动用白色雾气这才没有耽误回家,不然自己不定下午能回来。 李峰抱着一坛子人家书记塞给自己谷酒,说是窖藏了十多年,口味绝对好。李峰中午喝着是三年窖藏还是有点辣,不过在山村里这些已经算着顶好了,不过年和招待着贵宾那是不会拿出来。要知道山里粮食多金贵,谁儿也不会随便浪费酿酒,再有酿酒好些道工序,人家可没有这么多时间。 李峰抱着坛子犹豫好一阵最后塞进空间,空间对于酒类储藏效果之好,曾经让李峰同学的惊讶差点掉下巴。可能是空间充满淡淡灵气不说,时间流逝快些,再有就是空间的果子酿酒味道本身比一般强,至于外边酒水不知道效果如何。 李峰休息一会儿,看看时间,将近四点了,自己还想着今天把水潭相通的老水沟疏通一下。黄鳝清理一下,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是打洞的高手,李峰真怕跑了。这些跑了还不算可怕,要是水沟里弄几个大水洞,联通池塘鱼虾跑掉了,自己可就傻眼了。 李峰想了想提着铁锹来到水沟边,家家此时正趴在水潭里,前天休整池塘李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个赖皮,不愿意动弹的大家伙搬出来。差点没把挖土机司机给吓尿了。这家伙直摆手,说着不能挖了,这是鳖精,挖了倒大霉。给多少钱都不成。李峰费了半天口舌,这人才半信半疑。 最后看到家家吃了李峰喂着一条三四斤草鱼后,摇头晃脑摇尾巴围着李峰打转这人才放下心来爬上车开动挖土机干起活来。 这会家家幽怨看着再次把自己拖出冬眠的主人,不带这样玩鳖的好不好,鳖也是有鳖权啊。李峰完全没有理会家家幽怨眼神,对着家家屁股甲踹了几脚。“自己爬,真是每次都这么样。你爪子没有残废吧。”李峰郁闷,这家伙缩着爪子,缩着尾巴,一个大龟甲,几百斤,这么重,李峰搬着很是吃力,再有滑溜溜椭圆这么大。真是不好弄。 李峰没法子,空中突然闪现一条草鱼,家家小小鳖眼闪出几个大大星星。小样子速度堪比肥仔。后爪一蹬,飞扑上来,吓着李峰小手一缩。李峰退后几步,上下打量打量一番家家,难道真是成精了,飞扑对于乌龟和甲鱼这么家伙来说绝对绝对高难度动作。自己家龟甲鱼都会飞扑了,这丫被别人看见了,还不是吓尿了。 家家吃完大鱼舒服嗷嗷叫,直扑黄箭的水池里,一阵水花四溅。一群黄箭被龟甲干趴下。小样,家家成精了,战斗力飙升好几个等级啊。李峰傻愣愣半天,这才想起,自己的黄箭苗啊。看看飘着几条黄箭,李峰哀叹了一声。好在空间里还有不少。 李峰想着空间还有二只龟甲鱼,人家多乖啊,平时自己偷偷下池子偷鱼虾吃吃,吃饱回去趴在晾壳子,上次一只还被另外一只干的四脚朝天,李峰费了好一阵劲头才搬回来,这只母龟甲鱼几天都没有偷吃东西。李峰还以为被强暴了,留下心理阴影了,谁想着人家公龟甲不好意思,自己用力过猛。这些天正大偷特偷池子鱼虾送到母龟甲面前赎罪了,只是李峰估摸有一个多月没见着两只龟甲鱼趴在一起塞沙滩了。 一直经历将近两个月,李峰才再次进入空间把母龟甲翻过来,第三次翻龟甲鱼时候李峰惊喜发现,母龟甲鱼竟然把公龟甲干趴下了。自己还下了不少蛋蛋,李峰看着一只只比鹅蛋还要大的白色蛋蛋还想着弄个尝尝呢,差点没被满口小米牙的龟夜叉给咬成残废。 李峰当天出空间时候还哼哼,以后被干四脚朝天时候别想着我再给翻个了。李峰边想着边清理了水潭,黄鳝没有见到,倒是一只只挥舞大钳子的螃蟹不少,李峰惊喜发现其中有三只毛蟹。自己放了几十只毛蟹,本以为全自然淘汰了,没想到还有几只大难不死等着为人类做贡献啊。 李峰惊喜一一只抓起来,至于别的山螃蟹,李峰打算明天再说,谁知道这些螃蟹还捣乱起来,丫丫小样子不清理一下这个水潭挖不了啊。李峰提着桶子,这会不挖水潭了,这会一一捉着螃蟹,不一会,铃铛几个放学回来,李欣,刘岚回来吃饭,一个个过来帮忙,一人提着小水桶或是竹篓。没想着水潭里螃蟹真不少,有三四十斤,大的三四两,小的二两多,至于再小,没人捉了,个别大有五六两,还有蟹王,蟹后,重量将近一斤,真是不小。 李峰打算这两只水蟹作为螃蟹种了,这种小水螃蟹比起山蟹还要小个子,这么大绝对算大大奇迹了。 晚上不用说,饭桌上螃蟹当家,可能是很多天没吃螃蟹,一个个胃口极好,老人吃着螃蟹肉汤,李峰放了不少温补药草中和螃蟹寒气,至于香辣蟹这些孩子一个个吃着嘴巴红彤彤,小嘴直吸溜了。 “辣死了,辣死了。”嘴上说着,小手一点都不慢,一大一小桌子上一个个大女孩小女孩吃着不亦乐乎。李灿小子不知道是不是听到李欣提起吃螃蟹,吃着没一会提着两瓶黄酒跑来了。“嘿嘿,三哥,吃螃蟹没有黄酒怎么成啊,我带了两瓶黄酒,姥爷,二伯,我们晚上喝点。”这家伙可是不客气,李峰家杯子在哪里没人比他更清楚,自己拿来杯子,开酒倒酒,一会喝上吃上了。 “三哥,来喝着啊,别客气,对了三哥,明天我和李旭,还有长兴,长涛,长发兄弟俩没事做了,你看看有啥安排啊。”砍树砍得差不多了,几个人赶不好牛,扛木头没扛着几根累的直哼哼,说啥不扛木头了。最后李福奎直接给撵走了,说着找小宝去。 “我想想,对了,山头山还有些灌木和竹子要砍,明天上午这样吧,你们来我家我清理完水沟和你们一提过去,电锯带着轻松点。”李峰想了想说道,选中老虎岭有一片竹林,李峰打算山路从竹林穿过,这样竹林夏天阴凉遮挡着山路两边用竹子扶手,如是在青石阶梯上弄木地板更好了。 “水沟?小宝,水沟还有黄鳝吗?”李山陪着张田喝了一杯,夹了口菜放进嘴里嚼着。 “嗯,还有些,我一会给许枫打电话,这个时候黄鳝价格怎么到七十块钱一斤吧?”李峰想着这里黄鳝有多少自己还真不知道几次黄鳝苗子,最怕大黄鳝吃小黄鳝,如是那样可就不多了。如是都能活下来五成,少说的六七百斤。 “七十?三哥,你落伍吧,如今五两以上野生黄鳝一条都能卖一百多,我上次去市里看到吓了一跳,没想着今年黄鳝这么贵啊。”李灿说着李峰有点傻眼,自己夏天买着不过三十多块一斤已经有点咋舌了。自己养着黄鳝个头大,品质高,如今冬天,严寒谁家黄鳝池子没有黄鳝,黄鳝种,你给多少钱人家不卖啊。李峰想着鲫鱼双倍,黄鳝如今又少,怎么得双倍吧。 谁想如今黄鳝价格如此高,李峰忙追问,野生大黄鳝可不多见啊。这倒是难怪了,李峰一想不对,自己家水沟黄鳝比起野生品质还要高,那不是价格还要提一提。 “我家水沟的黄鳝比起野生一点不差,这个价格怎么也不会低吧。”张兰说着看着自己儿子,李峰想到没想点了点头。 “这个妈你放心,许枫为人我还是了解,只要黄鳝品质没问题,味道好,这个价格上他不会糊弄我的。”许枫不傻,李峰池塘扩大了一倍多,这个以后鱼虾不会少,如是在价格上给的低了,以后李峰不是没有门路,以后哥们拜拜了。 “三哥,你觉着你家水沟有多少?”李灿一问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到李峰身上了,李峰想了想应该有着一半吧,怎么说还是空间黄鳝苗。 “这个应该有六七百斤,多半都有半斤重。”李峰说完自己脑海里算着,如是按着一条五两重的一百块,这么自己家这些黄鳝不是要卖上十万。 “我去,三哥,你发财了,小十万块。”李灿说着不由吸了口冷气,李峰爸妈不用说了,一眼睛笑歪歪了,李峰姥姥和姥爷一个个震惊说不出话来。 李欣和刘岚有些羡慕这么多钱买多少衣服,再有自己过年逛街看上一个电脑多好,不过一万多自己都没有舍得买。这人随随便便,浑浑噩噩,水沟里黄鳝自己都没见这人喂过几次,这哪里是破水沟完全是聚宝盆。 李峰自己有点不敢相信啊,钱来着这么容易,白天还想破头弄钱呢。谁想着水沟全是钱,李峰不由自嘲笑了笑。(未完待续)!~!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