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九章 最为淳朴爱情只为一个心愿而已(4/4) - 极品乡村生活

第八百八十九章 最为淳朴爱情只为一个心愿而已(4/4)

深夜,李峰悠悠醒来,伸了伸懒腰,站起身来。这会已经十二点多了。有点憋着的李峰准备出来放放水啊。谁想走到帐篷后不远一棵大树边,耳边隐隐传来哭泣声,李峰汗毛吓着一下子立了起来。李峰心想不会这么背吧,自己遇到这么个玩意啊。 不过回头看看营地,不应该啊。难道是谁装神弄鬼,李峰摸出小探照灯打开。“谁,出来,不然我不客气了。”灰狼和肥仔低吼,正要扑到树后面。李峰刚刚酒醒,还不太清醒,如不是小蜜蜂看看不就知道了。 这个人可是听说不少传说,尤其是哭泣,最有名还是本镇山一个瓦匠,中午骑自行车回家,在土路中央遇见一个长头发女人在路边哭泣,这人处于好心上前问了一声,拍了拍女人肩膀,谁想着女人一回头,瓦匠吓着连滚带爬回到家里。没有到一个星期死掉了,那时候自己老妈还常常教育自己,中午头不能随便跑到坟头边玩,不能去水边,中午和晚上,这东西最多,尤其是遇见以后赶紧咬破手指,这玩意最怕活人鲜血了。 李峰一直到初中时候还相信自己老妈说着,直到上了高中以后。这些渐渐不信了,当然有些东西真的存不存在,李峰说不好。这人晚上回家时候和早晨天不了亮上学的时候见过一个是人非人白衣。 还有一次,李峰在宿舍里睡觉,猛然醒来。自见着自己眼前一只白皙手,差点吓死李峰。当时整个宿舍一个人都没有,这么一只手突兀出现又瞬间消失,不知道是刚刚睡醒,迷糊,幻觉,还是存在那种玩意。 李峰这会真有点紧张。毕竟自己没有见过,有点恐惧,有些期待。“我。我,李先生,是我啊。” 李峰有点失望。原来是阿勒拉啊,这孩子在这里哭啥么啊。“阿勒拉,你怎么还是睡觉,怎么想家了啊?” “不是,我想虎子了。”阿勒拉眼睛有点红肿,衣物有些单薄。“虎子事情和你没关系啊,再说了虎子不希望你这么伤心啊。怎么没有多穿衣服啊?” “我今天负责照顾连副,这会连副刚刚睡下,我出来方便一下就回去了,可是。”阿勒拉本事出来解手方便一下。不由想到死去的狼犬虎子,伤心着哭了起来。李峰拍了拍阿勒拉,自己帐篷离着近,李峰让阿勒拉去自己帐篷坐一会啊。 “谢谢,李先生。我没事了,我家里的花狗死的时候我也哭了。我阿爸说我没出息,呵呵,李先生,你笑话我了吧?”阿勒拉有点消瘦,脸颊黝黑。不知道是当兵晒着还是原先如此。 “呵呵,阿勒拉,这个没有啥么好笑话,对了,你不要叫我先生,先生,听着很别扭,你多大了,要不叫我李哥也成啊。”李峰觉着这个先生,先生弄着自己有点不适应,毕竟过去先生可是老师,如今山里人叫着老师还是先生。还有一种先生就是阴阳先生,所以李峰对于先生这个称呼有点小排斥。 “十六了。李先生,不对,李哥,连副说你们都是有大文化的人让我们都叫先生。”阿勒拉如此小还是让李峰有点惊讶,阿勒拉当了一年多的兵了,十六岁,这个十六和城里周岁算法可不一样。比如说,一个孩子农历十二月生,只要过了年,这孩子就两岁了。十六岁最多十五岁,这个还是按着正月出生来算。阿勒拉当兵时候只有十四周岁,或是更小一点啊。 “怎么这小当兵了啊?”李峰难怪看着阿勒拉有点小呢,真是不大啊。 “当兵好啊,当兵不用吃自己家的粮食,还有钱拿,呵呵我弟弟和妹妹上学钱都是我补助来的钱。连副还说了,我们这种兵要当四年呢,一年有五千多块补助,呵呵,这下子我阿妈可以放心了,我和弟弟娶媳妇钱都有了。妹妹想上学也成,嫁人体面的嫁妆了。”阿勒拉说着满是兴奋,只是李峰听着觉着有点说不上来的酸楚感。 “为啥么不上学啊?你还这么小呢,多学点知识啊。”李峰老毛病有犯了,这人山里走出去,知道山里人疾苦,山里孩子想要走出大山,最好办法读书,读书,不停读书,直到考上大学或是获得更高的文聘。 “我笨,不如弟弟和妹妹聪明啊,再说家里没这么多钱。”阿勒拉十岁家里凑了学费,另外一方面家里弟弟和妹妹需要阿勒拉领着,直到弟弟和妹妹都六岁了,阿勒拉才能上学,不过更多还是领着弟弟和妹妹,这样自己阿爸和阿妈能用更多时间做活。 只是对于一个同样是孩子的阿勒拉有些不公平,可是谁让他是老大,老大注定牺牲更多。本来就是如此上完小学找个女娃生个孩子,如自己父母一般在山里过着。 谁想阿勒拉赶上征兵,由于特殊需要,需要对山林了解多的年轻人,文化水平要求低了些。阿勒拉家里给弄了身份证,还有小学毕业证参了军,直接分配山里站点,如今已经一年多了。 “部队怎么样?”李峰一问,阿勒拉摇了摇头。“怎么不能说啊,这个吃住总能说吧,平时还学习吗?” “对不起,李哥,这些不能说。”李峰也不过随口问问,有些好奇而已,不说不说了。“没事啊,对了,回过家了没有啊?” “回了,今天过年回家了的,连副给我买的年货,可是威风了,好多东西,鸭子,牛奶,可多东西了,一村人人都上我家看,你不知道多威风,我阿爸阿妈那天腰肢挺得笔直呢。李哥,你不知道,我阿爸阿妈多高兴,弟弟和妹妹也是,这次我带了巧克力,他们第一次吃,村里好多孩子羡慕不行,不少孩子还向我打听我们连里要不要人。哼,这帮子小皮蛋,一点点大还想着当兵啊。”阿勒拉说着神采飞扬啊,一个李峰平时不爱吃巧克力能换来一个媳妇。 李峰看着阿勒拉说着自己媳妇,尤其是还是个十三四岁女孩时候。“这个,阿勒拉这个是不是太小了点啊。”“不小了啊,我退伍可就十八岁,她也十六岁在村里已经算晚的了。嘿嘿,李哥,你不知道卡拉可是我们三个村子里一朵花,没想到被我阿勒拉摘到了。你不知道我那些兄弟,现在在家里放羊的那些,可是羡慕死了。我一人送了他们一件旧军装,可把乐坏了。一个个两个后悔,当初怎么不当兵。”阿勒拉说着李峰听着,一个孩子喜怒哀乐。两人聊了很多,最后阿勒拉有些不好意思问道。 “李哥,你去过首都吗?”李峰看着有点脸红的阿勒拉有点不明白,不过照实点了点头“去过啊,怎么了,想去看看。” “嗯,卡拉说,她最大心愿去首都看看毛-主-席,她妈妈小时候就有这个心愿可惜没有实现死了。她想看看首都是啥么样子的,李哥去首都是不是要很多很多钱啊。我怕钱不够,不能满足卡拉心愿。”阿勒拉有点紧张,深怕李峰说出啥么巨额数字,李峰鼻子有点酸酸。 “不用很多钱,一张火车票只要二百多块钱,回来一千块钱够了,如是住几天话,花的多些。”李峰看到阿勒拉舒了一口气,这孩子怎么不问问自己连副啊。李峰不知道阿勒拉不过刚刚探亲回来没几天呢。 这事还没有来得及问,此时和李峰说的投机,在阿勒拉眼力,李峰都是有大学问人肯定是去过首都啊,果然,连副都没有去过来。 “不用住啊,卡拉说了看看就好,看看就回来。”阿勒拉想着自己媳妇,脸上浮现一丝幸福啊。 李峰不知道一个十三四岁女娃怎么样为了一块巧克力,为了一心愿付出一生。或许山里人就是这么简单,李峰这个外山人如今已经很难明白真正山里,那种贫瘠压在身上那种感觉啊。 阿勒拉是幸运,参了军,以后回去,镇上用人时候一定会考虑到阿勒拉,或许以后阿勒拉真的成为村里人人人羡慕的家庭。 山里人参军或许没有多少新闻里报道高尚,可是情怀淳朴,只想着生活好点,为此付出一切都愿意啊。 李峰和阿勒拉聊了一会,至于军队事情,阿勒拉一句没有说,直说家里事情。李峰不知道是啥么让一个孩子能守口如瓶,甚至吃啥么饭菜都不愿意说着。李峰没有太多刨根问底,只是提到虎子时候。 阿勒拉眼里黯然神伤久久萦绕在李峰脑海里,一个孩子,一个幸运孩子。李峰回到帐篷里已经将近一点半了,不知不觉陪着阿勒拉聊着他的媳妇,卡拉,一十三四岁放羊女娃。一个傻傻等着说着终生不悔小女孩,或许这也是爱情,不同城里花前月下,一个淳朴极点爱情。女孩只是为了自己母亲去首都看一眼,没想着留下啥么,只是看看回来。 李峰觉着自己似乎这一阵子追求太多了,忘了自己心里对于这些是否疲倦呢。李峰想着明天自己是不是回去了呢。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