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一章 年味渐浓上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七百六十一章 年味渐浓上

“是啊,不给吃。”糖可是好东西,别小看这一块牛屎糖,这东西在过去那也是奢侈品了。至少李峰十岁以前没有见过别着糖果,只是去了镇上见到有别着糖果在卖。花花绿绿有不少种,可不是平常孩子能吃着的。 即使过年大人不定舍得,只有这牛屎糖比红糖价格便宜,虽然甜味淡些,而且是多是湿湿的一团一团如同黄牛拉着便便。可是价格优势还是让它成了山村人们买着最多的一种糖了,一个个黄灰色的硬纸包裹一斤,看病人啥么买上两包弄十来鸡蛋在那时候阔气人了。李峰小时候家里过年最多买一包包,可不是李峰吃着,大人盯着呢,孩子多半都是趁着大人忙活着偷偷捏一块。味道的有点焦味透着一丝甜,李峰最爱吃融在一起成为一团一团焦红色糖团。 “好可怜,叔叔,萌萌的糖给你吃。”小丫头摸出一个糖瓜子,上面白色如同雪花沫子还没有擦去,李峰摇了摇头没有接着。“呵呵,谢谢,萌萌,叔叔长大了不爱吃糖了,你自己吃吧。” “可是这么大,萌萌咬不动啊。”萌萌小脸皱着,很是苦恼着,糖瓜子整个硬邦邦,只有放在嘴里慢慢化开变软,可是萌萌小嘴巴可吃不下这么大个的糖瓜子。李峰用玻璃球大的小糖瓜子换回了萌萌手里大糖瓜子,糖瓜子容易融化,可是在没有融化前绝对的硬邦邦。一个二年糖瓜子啃两小时都有可能,绝对是堪比石头块,淡淡黄色融化后粘度极大,李峰见过牙口不好牙齿直接给粘掉了。 “咯嘣。”萌萌和宝宝几个开始和糖瓜子对上了,李峰递给几个给李小曼。“不吃了,牙齿受不住了,这个糖太粘了。” “是啊,粘才经吃,小时候三分钱一颗有一员硬币大的糖瓜子可以吃一个课间。一毛钱可以吃一上午多好啊。”李峰在镇上上学最最的幸福时候就是在冬天暖阳下嚼着一颗糖瓜子,可惜不是每天都有钱买着。大家就是谁儿今个有钱了,买了大家一人半颗,下次我有钱还你。虽然少。可是吃着甜味,李峰记着送给自己前排女孩一个糖瓜子还惹着不少同学取笑自己想小媳妇了。惹着人家小女孩边吃糖瓜子边哭着,最后还是借了五分钱买了一个还给自己呢。李峰想起来这些事情,忍不住笑了出来,小时候多简单,一天有半块糖美美过上一天了。 那个时候还没有修路,山里到镇上十多里。打打闹闹一路飞跑,嬉闹,如是谁儿放学捡到三五分钱买块几颗牛屎糖给大家吃,晚上抬轿子可以多坐好一会啊。那个时候可没有捡到一分钱交给警察叔叔事情。 “试试,这个泡泡,味道还不错,这么大包才五块钱。”泡泡用面粉加了糖和面用油炸着,一个个如同黄瓜粗细。外边黄焦色,中间多半都是如同雪花白的镂空,极轻。吃在嘴里酥脆甜蜜沙沙如同甜蜜蜜雪花上一般无二,只是不冰没有水。 “嗯,很酥脆,挺好吃,价格挺便宜,怎么我在城里没有见过啊。”李小曼觉着在这个泡泡如同一个个香蕉,只是外边黄焦色点着白色沙沙。“这些甜果子多半都是春节前炸着,城里这么多好东西,还有超市里啥么都有,可不喜欢买这些零散的油炸东西。你没有见着正常了。你再试试这个果子。”李峰拿出一袋子奶茶管粗细,五六厘米长短果子。 “咦,这么怎么和泡泡这么像啊,只是泡泡打了好多,重量差不多啊。”李小曼一眼看出问题,李峰点了点。两者真是一个模子出来,只是最后加的东西不一样,出了两种不一样状态。李峰一路给李小曼介绍了几样吃着,宝宝和萌萌,铃铛三个孩子只是负责吃,一路小嘴没有停下来。李小曼说着几次,可是这么多好吃,三个小丫头哪里能停了下来。李峰回到家里糍粑拾掇好了,李峰买了这么多的牛屎糖还惹着老妈张兰嘀咕着。“这孩子,这些糖,味道有点焦,现在都没人买了。” “呵呵,小宝到是和我口味一样,这些牛屎糖做着糍粑用比砂糖好吃,用芝麻沫子,炒香的花生和莲子,核桃沫子外加牛屎糖,洒在糍粑上味道香啊。”姥爷张田倒是爱吃一口有点焦味的牛屎糖,可能烧制落后,牛屎糖还有淡淡焦苦味。 姥姥白了一眼姥爷,低声说了一句。“这老头子一把年纪了,还馋嘴,不怕孩子们笑话啊。” “笑话啥啊,吃喝,人这辈子啥有比吃喝重啊,人家不是说吃进肚子才是自己嘛,宝宝你们说老太说着对不对啊。”姥爷的逗着三个小丫头,宝宝眨巴眨巴眼睛用了点了点头,这会嘴里还有货呢,说话不方便咕噜咕噜不知道说了啥么,惹着李峰直摇头,这些糖自己还真不能随便放着,小孩子吃着没有节制啊。 李峰这会理解了过去父母那时候买点好东西为什么藏着掖着,那时候没啥钱好不容易买了点东西啊。要是任由着自己吃,没到过年,吃着早没有了啊。李峰一家坐在枣树下,吃着李峰买着一下果子,糍粑,说话,喝茶,小桌下点着火盆,架了架子三双小脚齐齐放在上面不是碰一碰,咯咯笑。 “一家人都在啊?”李峰抬头一看是对面李口子的李福珍说起来自己还要叫着姑姑呢。“他大姑啊,今天怎么有空啊,快坐。小宝快给你大姑倒茶啊。”张兰赶紧着起来,宝宝抢着李峰前面的跑进屋里抱出自己小茶壶,萌萌和铃铛不甘示弱,三个小家伙一人一个茶壶。 “老奶奶,喝茶。”宝宝端着倒好茶水递给李福珍面前,老太太笑眯眯点了点头。“大嫂子,这谁家孩子真懂事啊,不像我家孙子调皮啊,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可把我和他爷爷愁死了,这下好了他老子回来,老实多。” “宝宝,快来叫姑奶奶,这是我孙女,还有大孙子在省里呢。他大姑,快尝尝糍粑刚刚做的,还热着呢。”张兰摸了摸宝宝小脑袋,话里话外自己孙子,孙女,啥么的。两个老人如今聊天多半这些话,谁家生个孙子之类,家长里短。 “呵呵,不吃了,这还有点事情呢,这不我着亲家找我帮着弄粉丝,大嫂子,你家人多,你看来十来斤怎么样啊?”李福珍这次可不是走亲访友窜门子,人家村口可是停了一拖拉机的粉丝啊。“红薯粉子的,全是细粉子,这不老六家买了十多斤。”李福珍说着老六真是李灿父亲李峰六叔 “呵呵,行着,十斤就十斤。”张兰没说啥么,自己今年还没有买着粉丝,熟人价格不会太贵,早说了大家都认识,如是粉丝不好,这些人不敢随便带着来着,乡里乡亲吃着不好,人家说道,以后真不好相见。 “呵呵,行,小宝走和大姑拎着粉丝去,呵呵,叔,婶子你们别起身了,大嫂子别起身了。”李峰一起身,三个小跟屁虫立马跟上,李峰来着村口,李峰愣了,今天这么多车啊。村口停了三四辆,有拖拉机,有四轮车,三轮车。 “小宝,来了啊,我正想去你家找你呢,来来这些是你家的豆饼子,十斤够不够,不够我再你装点啊。”这个李口子西头的李小高,人年纪不大,辈分比李峰高一辈,这会这家伙拉了一车豆饼子,圆子,李峰人刚到塞了一包豆饼,一包绿豆圆子。 “够了,够了,家里人不多,多少钱?”李峰还能说啥,过年就是这么一回事,这些东西都要用,买谁家不是买啊。 “没事,搁着就是了。”“带了,老叔你看多少啊。”“这孩子,六十块吧。”“少不少。”“一家人少啥少啊。”“呵呵,老叔你忙着,我去大姑哪里弄点粉丝。”“那好,你去吧。”李峰提着两大包子,宝宝和萌萌拉着李峰手摇了摇。“叔叔,萌萌帮你拿。”“嗯,宝宝也要拿。”铃铛如同萌萌和宝宝一样表情。 “好,可别摔了啊,很重。”李峰随手把手里的圆子和豆饼塞到两个孩子怀里,别说,两个小丫头真是挺厉害接住了没有掉着,只是走路摇摇晃晃。粉丝都是打了结着,一捆十斤,李李福珍随手拎了一捆,李峰没说啥。这边刚刚付钱,突突的四轮车开来一辆车,这啥一车大葱,李峰看到上面人乐呵,怎么是这小子啊。 “灿叔叔。”宝宝小脸涨红,对着跳下车李灿露出大大笑脸啊。“你小子怎么弄这么多大葱啊。”“别提了,这不我小舅弄了一卡车大葱,你家里有没有我给拾掇两捆子。”李灿烧完香随着一众人回到吊水楼吃饭,可是吃到一半,自己老妈给自己打电话,这不说老舅来了自己去接一下。谁承想弄了这么多大葱啊,一捆子至少十四五斤。两捆子不算多,李峰点了点头,李灿呵呵一笑顺手弄了两捆子。“一捆子十五,三十,这个大葱还挺不错的。”李峰摸出一张五十,递给李灿,谁知道这小子一塞,拎出两捆子。“没零钱,再给你两捆子吧。嘿嘿。”李峰乐了,这小子。(未完待续)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