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 小小盗猎者故事(1/3)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七百二十七章 小小盗猎者故事(1/3)

李峰怕着伤到了四周的小树,特意找了青石板,在青石板上点燃火堆,不一会火堆燃烧起来,李峰搓了搓手,外边比洞穴里还要冷几分啊。今天冬天特别的冷,李峰觉着此时山上的温度可能已经零下了。平常年月,李家岗很是少见着冰冻出现,今年却已经出现了好几次。往年雨水挺多见了,今年却少了不少,难怪老人担心遇到大雪,不同平原上瑞雪兆丰年,山里尤其是李家岗四周,多半人收入来源都是毛竹,若是下起大雪,可不是一年收入没有了,那可是好几年啊。 “真冷啊。”李峰弄了些鱼虾插在树棍上抹了点调料,打算烤点鱼垫垫肚子。一路走来挺累,这会肚皮真有点饿了,身边只有猫头鹰肉球,还有小八哥小巴巴。两只小家伙一只蹲在李峰脚边,蹭着李峰的裤腿盯着李峰手里的鱼虾。一只在李峰头顶盘旋,眼睛没有离开食物。两个小馋鸟,突然李峰挖开的小洞里小虎猫钻了出来,嗅着香味跑到李峰身边,磨蹭李峰一番讨好。喵呜,喵呜不停叫着,如是不知道真把当成长的和小虎崽子相似的小猫咪来。李峰一乐,自己刚想着,这家伙跑来了。 “行了别闹了,老实呆着,你的一份我早给你准备好了。”脚边两个小东西闹腾的李峰不能专心烤鱼,一只小白条都烧焦了。李峰随手取下来一扔,早早盯着小巴巴不对小虎猫反应已经叼着飞到了边上树枝上,得意对着小虎猫说了一句。“你傻鸟。”小虎猫可不是吃素的的小龙女,一点不客气,飞快窜上树飞扑小巴巴而去。“死啦,死啦,狼来了。”一阵鸟飞猫跳,最后还是李峰用一条小鲫鱼使得这场争斗平静了下来。 “还是小肉球乖乖。”李峰摸了摸脚边的随着自己亦步亦趋的小猫头鹰,肉呼呼可爱很,谁说猫头鹰不祥啊。小肉球很好啊,淡黄色绒毛透着一丝高贵啊。李峰弄了一个半生不熟的鲫鱼放到脚边,小家伙最爱吃这样四成熟的鲫鱼,肉质鲜嫩味道好。淡淡甜丝。欢呼着抖动自己小翅膀,开心对着大鲫鱼战斗着。李峰自己的烤了三条筷子长的鲫鱼,空间里鲫鱼比起洞穴里好吃不少,普通人肯定觉着只是好吃一点,可是长吃空间鱼李峰对于鱼肉分辨绝对比任何人都有敏感。 李峰啃着大鲫鱼坐等小龙女回来,吃完整条小龙女露出圆脑袋,眼巴巴望李峰。小龙女身体实在太大了,冬天里没啥事情时候多半都是冬眠着,这会上下树肚皮里吃着食物消化差不多了。这会有饿了啊,李峰苦笑,自己怎么又找回来一个大肚皮,女孩吃这么多,不怕长胖了啊。 李峰伸手想着拿过小龙女的嘴里的瓶子来,谁想着小龙女摇着大脑袋不给自己。“咦。小龙女学聪明啊。”李峰弄出一堆的玉米和黄瓜,小龙女大眼睛露出一丝欣喜,吐出嘴里的瓶子。李峰无语了。多纯洁的小龙女,一会功夫学坏了啊。李峰一边看着欢快的吃着玉米和黄瓜的小龙女,一边打开瓶子,李峰拿着一看,林颖他们已经收到自己的传过信息。 李峰舒了一口气,今天晚上看来自己只有在上面过夜了。明天一早一下去给众人烧早饭啊,小龙女吃完地上堆积着的玉米和黄瓜闭上大眼睛蹭了蹭趴着不动了。李峰正想再弄条鱼吃吃来着,回头一看,愣住了,自己三条鲫鱼这会只剩下一条。“不对啊。三条吃了一条还剩两条啊。”李峰看了看小巴巴不对,这个小东西只喜欢吃虾米和白条,小猫头鹰只爱吃半生不熟的。至于小虎猫,李峰瞥了一眼,不会是这个小家伙偷吃了吧。李峰摇了摇头,算了。吃了吃了吧,晚上吃太多不好。 “不对啊,小虎猫怎么可能连着树棍一起弄去了啊。谁,出了,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李峰手腕上的小绿和小青一瞬间警戒起来,李峰小青顺着李峰裤腿下到地上,不多时李峰确定了对方位置。 “你,你别乱来,我有枪。”十多米的灌木丛里站起来一个年纪只有十五六岁的男孩子,李峰没想到没想到是一个偷自己烤鱼的竟然是一个半大的孩子。只是此时这个小家伙手里的东西让李峰神经紧绷起来,这可是猎枪啊,十多米距离要是打中要害自己可是没了小命啊。李峰看着双手颤抖男孩子,脸色依旧。 “呵呵,你看你手里有枪,我什么都没有啥么乱来啊,对了,你是不是饿了这条鱼也给你吃吧。”李峰看着头发凌乱,手里握着猎枪的男孩子,猜测可能是进山盗猎遇到的巡逻队人迷路吧。 “咦,是你。”男孩子走近一看,有些惊讶,而李峰却有点疑惑,走进没有见过这个孩子啊。“你认识我?你是李嘴子啊?”李峰想来只有这个可能,果不其然男孩点了点头。“是啊,上次我躲在灌木丛里看到过你,你为什么放了我,我知道你看到了我。”李峰这下有些傻眼了,自己当时不想着狗急跳墙,没有过于逼迫,没想到为今天留下祸患啊。 “呵呵,我知道大家不容易,盗猎也是辛苦活大半夜的,再说了都是乡里乡亲何必做的那么绝啊。”李峰心说,当时我不想出头,再有你手里长棍里几十颗钢珠,谁敢啊。 “谢谢你,我也是没办法啊。”男孩子说着收了手里的猎枪,李峰舒了一口气,想着是不是让小青直接放倒这个年轻盗猎者啊。不过想了想算了,还是个孩子,而且一会功夫自己看出来了。这个孩子不是啥二流子,混子,或许真有啥么难言之隐,山里人打猎有些为了生计,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个没有办法事情啊。 “坐吧,这条鱼你也吃了吧,怎么没吃饭啊。”昨天夜里抓捕盗猎者,一天的功夫,难道这孩子一天没有吃饭了。李峰有些不敢相信啊,这一天功夫随便打一只野兔子,野鸡够吃了啊。 “嗯,昨天晚上我怕,跑了一夜,不敢停下来,一直跑到跑不动了,我坐一会,接着跑,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吃。我不敢再开枪了,怕你们找过来。”男孩一边吃着烤鱼一边说着,不时嘴里称赞好吃。 “呵呵,吃完再说,别给鱼刺卡着了。”李峰不急,这会李峰确定这个孩子和那一伙盗猎者本质上绝对不一样,只是不知道这个男孩为啥么冒险进山打猎。只等着男孩吃完手里的鲫鱼,李峰问道。 “还饿不饿,要不我再给你烤两条。”李峰手边还有几条鱼插在树棍上没有烤着,这些李峰打算一会小猫头鹰饿了吃着,这个小肉球也是大肚皮,一晚上至少要吃两三条鲫鱼。“不用了,谢谢。”男孩擦了擦嘴,有点腼腆。 “呵呵,喝点水,我看你不像是为了钱偷猎人啊,你不知道这是违法犯罪啊。家里人知道,不担心啊。”李峰对于眼前的孩子挺有好感,添加了些柴火,火苗更加旺些,暖和一点。这孩子,衣服够单薄,这么样就敢进山啊。 “我知道,可是,可是我,我没钱。我家里只有我妈妈,妈妈病了,我想赚钱带我妈妈去大医院看病,可是我什么都不会,我好笨连一只兔子都打不到。”这个男孩子姓赵,赵孝刚,是赵家堡,离着李家岗这里二十多里路,属于张口子镇。 “原来是如此啊。”赵孝刚爸爸在自己没有多大的时候因为煤矿事故去世了,爷爷奶奶伤心过度相继离世,赵孝刚随着母亲一起生活。母子俩孤苦伶仃,赵孝刚母亲倒是个有心人,知道光光种地没啥出息,在大家不解疑惑审视下,一个人供着赵孝送初中,上高中,眼看着儿子有望上大学了。一场不算大的病因为拖的时间太长,小病成了大病,最后甚至生命垂危。家里因为供着赵孝刚上学,一点钱都没有了。此时母亲病危让赵孝刚一下长大了,母子相依为命十多年。赵孝刚为了给母亲治病,赵孝刚向着久不来往叔叔家张口,可是两位叔叔对于赵孝刚母亲冷漠很,两人一直认为赵孝刚父亲死是因为母亲克夫,两位老人去世是这个不祥女人造成死了正好。 “因为这个你进山打猎来了。”李峰有点同情这个孩子,更多是对着农村妇女的敬佩,在山村上到初中已经不错,多数上完小学出门谋生了。尤其是张口子比起李嘴子穷不少,山里路还没有修通,地少人多,一年一家收入不过三四千。一大家人供着一个高中生都显得比较吃力,别说一个女人吗,没有啥么生意,只靠着一双手采集山货,草药,真是挺难为啊。 “嗯,我不能让妈妈这么走了,我要她看着儿子考上大学,让村里说三道四人看看,以后还要妈妈过好日子。”男孩说话,眼泪汪汪,李峰暗暗叹息了一声,一个不大病闹出这么大事情。山里不仅仅交通不便,医疗条件有限,至少李家岗和李口子,王庄子,三个村子没有一个卫生院,看病必须去镇上,好在路还不错。!~!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