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一章 奇异的幼鸟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七百一十一章 奇异的幼鸟

众人傻傻看着李峰,尤其是那一丝的淡淡嘲讽,李峰脸上不见一丝恐惧,虽然只是半张脸却已经让不少人终生难忘了。受伤的女孩眼里闪着一丝的神采,李峰紧紧抱着她时候,撕开自己衣袖时候,脸上那一丝急色。女孩不知道怎么,心里微微有点颤动,想着想着觉着胳膊疼痛减轻了不少啊。此时平静下来,随身携带的药物和绷带几个民警赶紧着给大家简单处理一下,大伙相互帮助,幸好其中几个女孩还会些包扎。多半小伤口处理好了,至于第一个女孩伤口太大,只是喷洒了南云白药用纱布包扎一下。李峰系着的结此时不敢随意的松开,伤口太大了。 “吴师姐,你说这人能吓退这么多凶狠的怪物吗?”月芸芸有些担心看着猫头鹰中心的李峰,满是期待希望吴培培说出肯定回答。可是被猫头鹰吓着有些胆怯,恐惧着吴培培望着无数的猫头鹰满脸担忧。 “我不知道,可能吧,如不然我们都会死在这里了。”吴培培心里想着自己的父母亲人,自己的男朋友,自己的好朋友,自己的同学,自己如是这样死在猫头鹰嘴里可能一丁点的肉不剩下想着自己一点点看着自己的身体的被猫头鹰一点点的撕开吞下去。吴培培脸色煞白,身体轻轻颤抖不由大声叫出声来。“能,能,一定能,一定能,他一定能吓走猫头鹰,我们会得救。”“我也相信,他一定会吓走吗,吗,猫头鹰。”月芸芸心里加了一句他是大英雄。一定会人大家刮目相看。 众人听到两个女孩的对话,齐齐转头看着两人,心一下提了起来。此时并不安全,猫头鹰是不动了,可是围着中间的李峰,对峙,如是一言不合,不对本就不可能合的人和猫头鹰说不定一点动静引起人和猫头鹰战斗了。 大家意识到了这点。一个个屏住呼吸,刚刚放下的心提了上来。所有人注意力放到李峰身上,一丝丝期盼汇聚在李峰身上。没有人此时不希望李峰成功,李峰此时代表众人希望。于此同时,孟怀春总算是恢复了一些,目光依旧没有完全离开李峰手里高举着的小猫头鹰。 “老师,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这会没有事情。”林颖扶着孟怀春刚刚最后一刻。如不是李峰高举着手里的小幼鸟,幼鸟只能叫声阻止了一只巨大的猫头鹰抓向自己脸颊的利爪,可能自己此时不仅仅毁容,可能性命不保,猫头鹰利爪一个个倒钩可以轻易划开皮肤抓裂骨头。 “不用了,小颖,你没事吧。”孟怀春慢慢平静下来,心里却充满无数的不解,为什么猫头鹰眼里闪着一丝猩红色,为啥么本应该安静躲着人类的猫头鹰会主动攻击人类。孟怀春脑海里充满一个个的问号。此时大家都在想着,都在注意中间男人。 李峰手臂高高举着,不敢动一丝,深怕淘气的小猫头鹰做出啥么举动激怒了四周无数只成年猫头鹰。李峰不知道,小猫头鹰四处看看,发出一丝稚嫩叫声,突然从猫头鹰群落中飞出二只接近一米的巨型猫头鹰,李峰额头一丝冷汗冒了出来,自己怎么做快速的散开,还是依旧不动。不仅仅李峰。身后远处的众人一个个捏着一把冷汗,李峰不知道自己一动后果,可是面对着两只飞扑过来的猫头鹰,李峰眼里闪过一丝决绝,赌了,最多自己暴露空间,此时自己任何一个反应分析一遍。李峰最终选择了站着不动,如是两只猫头鹰不攻击还好,如是攻击自己直接闪空间。在快速的跑到众人面前把大伙一起带入空间里。李峰此时无奈,若是自己一个人,哪里会在乎这些傻鸟啊。 月芸芸和吴培培盯着李峰,只见李峰纹丝不动,迎着猫头鹰,两个女孩捂着自己嘴不让自己尖叫出声。不少的人都不敢看即将发现的一幕,此时的孟怀春脸色一变,瞪大眼睛,难以置信。 两只飞扑过来的猫头鹰,一左一右的蹲在李峰肩膀上,一阵叫声无数的猫头鹰向着瀑布的方向飞去,一会功夫,水湖边只剩下李峰一人独自站着,肩膀上两只猫头鹰,手里一只小猫头鹰。李峰刚才一瞬间甚至已经发动了空间,只要动一个念头自己身体会消失进入空间。可是在猫头鹰离着自己极其近着时候,李峰看到两只猫头鹰眼里一丝猩红没有,眼睛里充满一丝黄昏色琉璃色,淡淡透着一丝的畏惧还有一丝臣服。李峰愣神功夫,猫头鹰已经降落到自己肩膀,虽然自己衣服布料撕拉一声,完全破裂了,可是自己没有感觉到一丝痛疼。这两只猫头鹰没有恶意,李峰心里清楚了。这人看了看自己手上不时的蹭自己手指的小猫头鹰,这两只猫头鹰难道是对小猫头鹰臣服。李峰心里惊讶难以名状,怎么可能,难道猫头鹰还是自己的鹰王不成。 李峰微微收起自己胳膊,慢慢观察肩膀上两只猫头鹰,李峰觉着自己肩膀衣服一紧。这下不用猜想了,这两只猫头鹰正是为着自己手里小家伙而来。李峰觉着这个小猫头鹰相识家里小王子,可是调皮很,外出玩闹被别人绑架了。难怪这些猫头鹰群起而攻,原来是对着小巴巴而来,小巴巴参与了拐骗绑架小猫头鹰全过程。小巴巴留下了自己气味,这下冤家路窄,自己原本是没啥事情,可是这些猫头鹰离着近些发现了自己身上的浓郁小猫头鹰气味。攻击越加的凶狠,李峰绝对是不会承认,不然身后一群的人铁定吃了自己。李峰暗暗抹了一把汗,心里想着怎么编瞎话来着。尤其是这一只小幼鸟的来历,李峰想着想,只能想着一个自己都有些不相信,可是却让人没法子怀疑理由。 “走了,全走了啊。”月芸芸惊喜的大叫一声,一下晕了过去,本就失血过多,又惊吓过度,此时完全放松下来一下晕了过去,不能理解了。 “芸芸,你怎么了?老师,你快来看看,芸芸怎么了啊?”孙教授边上的一个年轻些的教授急急忙忙跑了过来,刚才太乱,这位教授一直被民警围着,一直没有出去。“怎么了?芸芸,你别吓唬爸爸啊。”没想到这位年轻教授不仅仅是月芸芸的导师还是她的父亲啊。李峰本想和林颖说说话,谁想着听到月教授叫声,赶紧跑了过去。这人手里还有点药水,此次进山李峰准备了一小排子小竹筒,里边都是药水,不仅仅对动物有效果,还有一些午夜泉水配制对人体有效果的药酒。李峰担心有人出事,林颖随着李峰跑了过来。 “让一让,大家让一让,我看看。”众人一看李峰,下意识的让出空隙,李峰走上看了看女孩,这不是刚刚自己的帮着包扎的女孩子吗?怎么回事啊?“这是怎么了月教授?”李峰蹲下看了看,女孩胸口还在跳动,圆润的凸起挺拔异常,面容姣好,只是此时脸色苍白,一丝不正常的红晕。李峰心里闪过一丝不好预感,不会是伤口出现情况,有一种很致命的情况,破伤风。李峰望着瀑布放下,不行,这会,李峰没办法了,即使没有破伤风,这么冷天伤口这么大情况不妙啊。此时已经快九点半了,这个时候出山不便宜啊,晚上山路不好走,此时出去,至少早上回到李家岗,如是有事到时候已经玩晚了啊。李峰有点无奈,此时李峰眼里闪过一丝决然,丫丫,浪费就浪费吧。 “大家不要乱动,刚刚受过伤的排好队,一会我会给大家一些药酒,这个药酒对于伤口愈合和防止发炎。”李峰说着对着斑狗叫了一声,斑狗身上有些血块,灰狼身上倒是干净没有伤口。 李峰知道灰狼是在一次次生死决斗中幸存下来的斗争经验绝对比大斑狗仔溶洞里少有遇见对手寥寥无几经验丰富多了去了。李峰赶紧斑狗伤口处理一下,随手从斑狗身上不搭子里抽出一个个竹筒。 多半的行李留在帐篷里,只有这些药水和药酒,一些工具装在布搭子里。李峰抽出三个小竹筒,颇为心疼,自己一共带了六只,这下去了一半。虽然空间里还有一些,可是对于用午夜泉水配制的药酒,李峰还是异常珍惜。 “月教授,你扶着她。”李峰打开一个竹筒,小心翼翼的撬开月芸芸小嘴,酱色的药酒顺着竹筷一点点流到女孩嘴里,李峰觉着有百多毫升了赶紧停下来。“行了,月教授不用担心,没事,只是失血多了些,受了些惊吓。” “大家排好队,一人一小酒盅。”这些人受的伤轻,李峰可没有打算浪费,即使不少人有些异样看着李峰,这人太小气了一点吧。小酒盅可能只有不到三钱,这可是李峰顺手扔进可空间里,宝宝玩过家家用着小酒盅。 ------------------ 有些无奈,医生不给治疗,只能出院,可能撑不了几天,最近晚上如是有空抽空更新。自己帮不上啥么忙,只是徒增悲伤。昨天晚上见着边上病床上一个人老人死去,太快了,刚刚还在说笑,只是想着翻个身,下身刚刚翻过去,一声不响走了。人生真是简单,结束悄无声息。(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