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大王让我来巡山啦(下)【求订阅】 - 极品乡村生活

第六百二十四章 大王让我来巡山啦(下)【求订阅】

“好了,接下来我开始讲解《论语学而》的内容,这开篇的第一句话霄翰还有印象吗?” “王爷严重了,所谓‘虎父无犬子”小王爷现在虽还是孩童,但他能接纳我的话,就说明也是有心之人。这样的人,假以时日会成为栋梁之材的。” 见春蚕站在自己面前,霄翰慢悠悠的站起身来,走到她面前,嬉皮笑脸的说: “你明明在为偷懒找借口。” “不光是学习,还要融会贯通,书只有活用它才算是财富,若是一味的死记硬背,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 当春蚕问出这个问题的时侯,小王爷一脸不屑的说道: “才教了半天的课,你就那么看好他?” 来到霄翰的玉箫园,只见霄翰正悠哉的在院子里的躺椅上吃着丫鬟喂的樱桃,还满脸的享受,十足纨绔子弟的样。看的春蚕很是不爽,连带用很冲的语气讽刺道: “既然小王爷顺口就来,那可否解释一下这句话的意思呢?” “为什么?” “如果我能做到这些呢?” “按照你这说法,书不是对谁都有用处的,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去学习呢?” “无妨,我儿难得那么用心的听课。虽然从书房换成了凉亭,倒是别有一番感觉啊。春蚕姑娘继续授课吧,我今天也来长长见识。” “这句话很容易记,但真正能做到‘有德君子’的人是寥寥无几,因为恨和恼怒是人的劣根。不是谁都能看的开又抑制的了的。” “这样啊,既然小王爷记性那么不好,那我也不为难你了,今天咱们就休息一天吧。” “我现在明白了教习今天讲课的用意了。” “鹊儿知道了,我一定会好好学习这本书的。” “是的。你要想做出一番事业,就一定要亲君子远小人。然而,在历史上,在现实中,这种巧言令色,胁肩谄笑的人却并不因为圣人的鄙弃而减少。他们虽无仁德,难成正果,但却有的是用武之地。霄翰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因为世人都喜欢听好话,而往往这些好话的〖真〗实性却很少。所谓‘忠言逆耳’就是这个道理。虽然这些谄媚的伪君子看似无害,却能使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国危天下乱。所以,作为有担当要做出伟业的小王爷你,一定要牢记圣人提醒我们的话,时时警惕那些hua言巧语,一脸笑得灿烂的伪君子。” 王爷眯起了眼,看着面前这个虽是稚嫩的年纪却有着成熟眼眸的姑娘,赞赏的说: 说完,就拉着弟弟走人。还没有走出院门,就听身后某人说道: 说完,就不搭理那个别扭的小屁孩,拉着弟弟来到一凉亭处,摊开手里的书,一字一句的给弟弟讲解《论语》。 说完,无视某人气急败坏的模样拉起弟弟起身,走出凉亭,来到王爷面前失礼告辞。不过,王爷并没有打算放她走,而是语重心长的说: “大意就是:一个人的为人,孝顺爹娘,敬爱兄长,却喜欢触犯上级,这种人是很少见的。不喜欢触犯上级,却喜欢造反,这种人从来就没有过。君子专心致力于基础工作,基础树立了“道”也就由此而产生了。孝顺爹娘,敬爱兄长,这就是“仁”的基础吧?可是我不太能理解的是,孝顺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是啊,我都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真是罪过啊。” 春蚕一抬头,看见霄翰不知道什么时侯也坐在了自己身旁。看样子刚才自己对春鹊说的话他都听进去了。这算是心甘情愿的来听课吗?既然他都有心来听了,自己这个教习也该用心给他讲解才是。 “我会努力的,做一个有作为的君子。” “嗯,孺子可教,小王爷概括的不错。就不知道你实施起来如何。” “不知王爷在此,春蚕失礼了。” 说完,也不给他咆哮的机会,拉着弟弟一溜烟的走人了。看着这天气不错,为了不虚度光阴,也为了弟弟将来有个好出路,春蚕准备找个安静的地方给弟弟补习功课。可刚走到后hua园,就见霄翰一脸不情愿的跟来了。见他眼睛乱飘就是不看自己的傻样,春蚕打趣道: “你父亲的见解很精辟啊。” “小王爷这是准备去哪啊?” “我当然看好霄翰,同时也更看好春蚕姑娘你。” 突然cha进来一句低沉的声音,让春蚕下意识的抬头望去,只见凉亭周围驻足了很多人,有管家、家丁、丫鬟,也有王爷和乔雨声。 “做一个享受读书乐趣的人,亲近忠孝,远离谄媚。” 说完,就在林管家搬来的太师椅上坐了下来,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而周围看热闹的人也没有散去的意思,春蚕只好又一次硬着头皮说道: “怎么,小王爷意犹未尽?但知识的吸收不在多而在精,所以今天所教足够你细细体会了。” “只此一项还不够,接下来我们再学习一句,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大意就是说,hua言巧语,一副讨好人的脸色,这样的人是很少有仁德的。” “那真是我多事了。” “孔子说,学了又时常温习和练习,不是很愉快吗?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从远方来,不是很令人高兴的吗?人家不了解我,我也不怨恨、不恼怒,不也是一个有德的君子吗?” “王爷不看好自己的儿子吗?” “这是我父亲给我讲《论语》的时侯告诉我的,我觉得很有道理,所以今天就借hua献佛的讲解给你听。” “呵呵,是不是借口,以后你就明白了。对了,你把今天上课的感受写一篇文章,明天一早交给我。” “本王去哪,你管的着吗?” “还有作业?” “春蚕姑娘,从今天的授课来看,我儿还是很接纳你的意见。所以,以后还望春蚕姑娘多费心了。” 说完坐下,继续刚才的话题。 “因为你什么都不缺,什么也不热衷,所以把书的重要性给忽略了。其实,世人读书不外乎有三种人:一种是真正喜欢读书的,他们享受书带给他们的快乐和满足;一种人是因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自认高人一等,读书是他们身份地位的象征;最后一种人,他们觉得‘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要想出人头地,要想光耀门楣,走仕途是一条捷径,而考取功名最不能少的是满腹经纶。” “哦?那你简单概括一下?” “若是小王爷能做到这些,就会成为一个心胸宽广之人,这样会有无数的人追随你、效忠你,水到渠成的也会成就一番伟业。” 被愚弄的感觉非常不好受,但想着晚上王爷要验收今天自己教习的成果,春蚕拉着弟弟硬着头皮朝小王爷的住处走去。一路上,家丁和丫鬟对这个黑着脸怒气冲冲的教习避而远之,以免殃及池鱼。 “当然,人们如果能够在家中对父母尽孝,对兄长顺服,那么他在外就可以对国家尽忠,忠是以孝弟为前提,孝弟以忠为目的。这样的人不失为一种人才,小王爷在将来招纳人才的时侯,可以将‘忠孝’作为一项标准。” “是这样的吗?” “不上课又白拿工钱,这么好的事情还不是拜小王爷所赐,所以啊,你明天继续健忘吧,这样我可省事很多哦。” “春鹊,从今天起,姐姐给你讲解《论语》。这本书集大家之所长,是儒家学派的经典著作之一,由孔子的弟子及其再传弟子编撰而成。它以语录体和对话文体为主,记录了孔子及其弟子言行,集中体现了孔子的政治主张、论理思想、〖道〗德观念及教育原则等。若是鹊儿能够领悟其中的精髓,对你以后的路都会有很大帮助的。” 说完这句话,望着两眼熠熠生辉的小王爷,春蚕明白了,这不仅仅只是一个顽童呢,若干年后,他一定会成为让自己刮目相看的人。再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王爷,那赞赏和频频点头不知是对儿子还是对自己这个教习。 “今天就那么短的时间?” “好了,我们继续讲解下面的内容吧。这《论语》的第二句是:‘其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霄翰来解释以下这句话的含义。” “每个教《论语》的教习都说过,我早就会背了。不就是: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你能这样想,那真是太好了。好了,上午的课就讲到这里吧,明天我们学习《诗经》。你可不要迟到哦。” “我不知道,起码我不喜欢这样读书。” “小王爷好悠闲啊,都忘了今夕是何夕了。” “这样的人是我要远离的,对吗?” “你这教习怎么当的啊?不上课还想白拿工钱啊?” “这个简单,我府上多的是‘忠孝’的奴才。” 第一次教课难免有些紧张,春蚕一边琢磨着一会儿上课的流程和要讲解的话,一边督促弟弟一笔一划的练字。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个时辰,可是还不见那个霄翰来上课。看了看外面的太阳,春蚕不得不承认,自己被放鸽子了,而且非常肯定的是某人故意的。 “那春蚕就献丑了。” 春蚕一听,这家伙真是没有耐性啊,几句话就能把他脾气挑起来了。不过为了一解今早自己的怨气,毫不犹豫的下了猛料,说道: 这天一早,天还蒙蒙亮,春蚕姐弟俩就来到教习用的小书房,让弟弟在一旁先练字,自己拿起今天要讲的《论语》开始温习起来。因为其内容精辟兼意义深远,这部《论语》是父亲教的最认真也是春蚕最喜欢的一本书。根据自己的熟练程度,若是那个霄翰不刻意刁难的话,今天的课业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在授课之前,还是要测一侧这小王爷的水平,这才知道自己该从何教起。 “所以我说,《论语》里面有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就看你怎么去理解。我父亲曾经对我说,若是我能参透《论语》其中深层的含义,这里面的学问足可以让我受益终身。你啊,就慢慢体会吧。” “这也是用人之道吗?” “霄翰,你知道这世上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挤破脑袋往书里钻吗?” “你不是嫌今天上课的时间太短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