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核桃树小一家三口子——狗八子【第六更求推荐票】 - 极品乡村生活

第六百二十章 核桃树小一家三口子——狗八子【第六更求推荐票】

第六百二十章核桃树小一家三口子----狗八子【第六更求推荐票】 ps:感谢疯狗兰大大5888打赏,感谢八云尘大大,超級k書狂大大打赏)六更完成打滚求推荐票。跟我读h-u-n混*h-u-n-< >-请牢记 “傻鸟吃饭。”小巴巴欢叫着欢迎李峰到来,李峰有点无奈,这个小巴巴每次傻鸟傻鸟叫着人苦笑不得。小山鼠跳到李峰手上,呜呜一会功夫,李峰给小巴巴准备蛋黄拌米粒吃了个精光。 “傻鸟,傻鸟。”小巴巴气坏了,在笼子跳动着,李峰随手打开笼子,小山鼠见识不好一溜烟顺着李峰裤腿滑下,一眨眼功夫钻了没影子,小巴巴张了张翅膀飞到李峰肩头轻轻衔着李峰耳边发丝。 “走吧,米米没有,我们去吃虫子。”李峰院里院外收拾好,已经十点半了。铃铛早早准备好了小篮子,李峰塞了一个蛇皮袋在篮子里,肥仔在身前身后一阵疯跑,几只老家贼慌张四处逃窜。 “咦,肥仔回来。”李峰微微一顿,一只小兔子,点点大,出生不久啊。小兔子吓坏了,蹲着不动,李峰走出去一看,真是小不点出生可能只有月把时间,毛发还没有齐整。这么小冬天非要冻死了,铃铛蹲下捧起小兔子。“小兔兔,哥哥。”铃铛乞求望着李峰。“铃铛,你负责养它吧,注意别冻着了。”李峰教着铃铛拔了一些绒草,如何软绵绵草,垫在篮子里,小兔子盖上一点别的长白草。“小兔兔乖乖睡觉。”可能是铃铛温热小手让小兔兔感觉到了一丝温暖。小兔子慢慢舒张开来了,没有刚才的紧张蹭了蹭铃铛小手。“咯咯。好痒,不要小点点。”李峰闻言一顿,这么快起好了名字啊。 山核桃树不远对面的狮子山岭上,只是这么一段路有点荒凉,荒草凄凄,野花败落,藤蔓杂乱,灌木枝条横七竖八,有点年头无人来了。李峰一路用柴刀开辟一条荆刺小路。野草野树杂乱有些枣树,霜打落了剩下几粒红枣,小巴巴从李峰肩头飞起叼着一个个小红枣来来回回放进李峰口袋里里。一会功夫李峰口袋鼓鼓满是干红枣子了。李峰没想到这个小巴巴这么聪明,自己倒成了它的移动粮仓了)飞舞小巴巴很是兴奋。.< >-/ -< >-广告 全文字嘴里巴巴说着话。“你。傻鸟,吃饭。”“吃饭。”“兜兜,你好。”“哇。狼来了。”一路呱呱叫,刺耳的声音惊吓小兔子有点慌乱,铃铛一路安抚,最后严厉告诫小巴巴不要乱叫,换来巴巴一句。“哇,死啦死啦。狼来了,傻鸟。”飞远。可是气坏了铃铛。 “哥哥,巴巴大坏蛋。”铃铛嘟嘟嘴,拉了拉李峰手,指着得意飞舞小八哥。“呵呵,铃铛,你别理它,让它闹去,一会我们不给它干果子吃。”李峰拿这个小家伙没啥好办法,不懂事,你说啥么听不明白。小巴巴依旧我行我素,塞满李峰左边口袋塞右边,左边塞满,右边塞满,塞上边口袋。不仅仅小枣子还有些干野葡萄,小柿子,山楂啥的,这家伙眼尖很,李峰掏出口袋里的干果子扔进蛇皮袋。 掂量一下有二三斤,真是不少啊。李峰权当小巴巴闹着玩,没想到一会功夫弄了二三斤这么多啊。山果可不同别的果子本就是小些,干了更是轻了许多的。一大包不过一斤来重,二三斤有着大包的爆米花多了。小巴巴飞到李峰肩膀,真想对口袋里放嘴里叼着果子呢。突然发现李峰口袋瘪了,小鸟不傻,虽然不怎么会思考,本能觉着自己亏了。飞舞唧唧咋咋一阵乱语,李峰烦了,撑开袋子,小巴巴飞舞进袋子里一会功夫飞了出来,再回来飞到袋子上,李峰撑开,一个个干果子放入袋子里。一路,走走停停,山路有些不平,时常有缠人的爬满草缠住自己。小铃铛几次摔倒,幸好李峰眼疾手快。不仅仅树枝藤蔓,灌木,刺条,脚底不注意容易摔倒。 “铃铛,注意脚下,别摔着。”李峰不得不分心照着一下小丫头,好在是铃铛在山里长大的孩子,如是换成宝宝和崎崎,萌萌,李峰真不敢带着他们上一座荒废了多年山岭呢。山头有三四百米,不算高,走起来不容易。 走了一段好了些,多了山石,小草即使在坚毅,这里不是它们生存的空间,除了几株松树还算坚强的扎根这里意外,比的散落一些矮小杂树,果树少了,小巴巴飞好一会才能回来。一路小巴巴采摘了有四五斤的野果子,小柿子,小苹果,黑莓,野葡萄,野枣子,山里红等等十多种各种小果子有些李峰都叫不出名字的。前边路虽然没有过多的荒草,可是陡峭了一些山坡走着不仅仅搁脚还有些,零碎碎石头,走起来要更加小心些。李峰拉着铃铛,慢慢向着前边走去。 在去核桃树前随便给李大十多位老人打理一下坟头,李峰到没觉着自己做有啥么。无论如何如今能平平静静生活有着老一辈功劳,有些人可以否定现在,不过历史却不容玷污。李大做的事情对自己,李峰不知道别人,至少自己一家有帮助了,分了地,自己不至于天天挨饿,谁说小时候吃的大半饱了,至少没有爷爷说道每天吃不饱,饿的半夜打滚难受事情出现过。 十多人有不少尸首都没有的,大伙一起去上战场,虽然没有啥浩浩荡荡其实飞鸿,只是默默的一名可能没人知道的消失在茫茫旷野无名的山民,他们不是解放军,他们不是老蒋军队,他们只是农民,分到一块地,愿意为其死的山民。李峰不懂他们如何感情,不过心里依旧敬佩他们那可淳朴心,谁儿对自己好,宁以生死相报,谁是一条别人眼里贱民,依旧默默无闻让一捧黄土肥沃。 李峰来到散落的墓碑前,已经裂开的墓碑看不清字迹了,李峰用柴刀砍了一根手臂粗细的小树,劈开,慢慢用小刀刻上李大名字,至于那十多个无名无姓李家前辈,李峰只能满怀着一丝怀念和无尽敬意。 清理一下坟墓边杂乱的荒草,树枝,这里比起别的地方肥沃些,或许正是他们最后一点希望吧,可惜了便宜这些杂草,野树了。李峰暗暗叹了一口气,快速的清理里完,洒了一些瓶子酒水。 “太公,尝尝好酒,茅台,国家领导人才能喝上的,怎么样味道不错吧。”李峰用柴刀用力把木桩砸下去,一个简单墓碑做好了,至少后人见到,还能看出这里是什么,而不至于当成个碎石包包。 “哥哥。”铃铛有点害怕,哥哥和谁说话呢,小丫头眨巴大眼睛怯生生拉了拉李峰衣摆。李峰摸了摸铃铛,提起袋子,拉着铃铛小手。“走吧,我们去捡核桃去。”李峰拉着小丫头沿着有点荒凉小路,走了五六分钟远远看到一棵比四周高大些的树木,正是核桃树。李峰微微一顿,树下几道黑影闪过,李峰有点意外,这里难道还有啥么东西,不成。 “汪汪。”肥仔立马对着前方几声吼叫,只见二只不大的狗八子闪出出来,身后跟着一只小小狗八子。 “狗八子?”李峰没想到这里见到这东西,狗八子过去说起来没啥了不起的//最快文字更新-< >-无广告//,平时出门说不定能遇见了,可是如今山里少见了,很多年没听说有人见到过了。李峰有点惊讶,怎么还有这玩意呢。 李峰有点不敢相信,走进仔细看了看,说是走近了些,可是离着二十多米远来。“头扁、鼻尖、耳短,颈短粗,尾巴较短,四肢短而粗壮,背毛硬而密,基部为白色,近末端的一段为黑褐色,毛尖白色,体侧白色毛较多。头部有白色纵毛三条;面颊两侧各一条,中央一条由鼻尖到头顶。下颌、喉部和腹部以及四肢都呈棕黑色。”李峰嘴里念叨着,手握紧小铃铛,这玩意挺凶的,肥仔一个不定应付过来。 “哥哥,那是啥么啊,是小猪猪吗?”狗八子长到和小野猪有点相似,不过这可不是野猪,李峰叹了口气,自己这里白来一趟了,狗八子是杂食性动物,植物的根茎、玉米、花生、菜类、瓜类、豆类、昆虫、蚯蚓、青蛙、鼠类和其他小哺乳类、小爬行动物都吃。这棵核桃树被这一家三口霸占了,核桃危险了。可能一个都没有了吧,李峰有点后悔自己没有早点过来,上次自己来见着核桃还有点嫩,没有摘,没想到便宜这几个小家伙了。 “算了,算了,铃铛,我们回去吧。”李峰正要拉着铃铛回去呢,没想到那只小狗八子,慢悠悠跑了不过,一点没有理会自己父母急切叫喊声。李峰有点疑惑,狗八子不怕人稀奇了啊。 小东西可能是**月出生,如今三四个月了,身长不过二三十厘米,身体肥嘟嘟,狗八子如同黑熊一般有储存脂肪习惯,秋天不膘肥,如同小黑熊黑黑一般,只不过鼻子长了一点,嗅了嗅,短短蹄子屁颠屁颠跑到李峰脚边,嗅着袋子,这家伙鼻子可是极其灵敏的。(未完待续。。)rx <a href=&“” target=”_blank”>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