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三章 风俗多多的葬礼完【四更求推荐票】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五百九十三章 风俗多多的葬礼完【四更求推荐票】

第五百九十三章风俗多多的葬礼完【四更求推荐票】 第五百九十三章风俗多多的葬礼完【四更求推荐票】 ps:感谢max.zu大大打赏。(-< 书海阁 >-网.) …………… 老爷子这会正在指挥搭建灵堂,本来村里有着自己祠堂,不过刘宇死在外边,而且是有些年头了。祠堂是没法子进去了,只能在家里搭建灵堂,这一下午基本上搭建完成了。李峰见着院子七八张桌子,上面是雨布搭建着,毛竹这里都不少,大棚子下坐着账房先生,每家都凑了点钱,这人都要记录的。 这些钱都要记下的,人家有事,自己也要过去的。这有点像是礼单,只是还礼要靠着刘富一家了。其实单子上并没有几个人名,大家对于刘宇一家人多是同情,不少人钱一塞,根本不让账房先生记单子的。 “回来了,快吃点饭。”李峰见着大锅里整整大半锅的圆子豆饼,边上的簸箕里专程买的馒头,这会忙活着,大伙饿了顺手拿俩馒头就这圆子豆饼汤吸溜吃着,开始忙活了。这些鞭炮,纸张,白布,铜盆,早早准备好了。明天请阴阳先生,开始做幡,还有不少东西。李峰不太清楚,李峰陪着高可心走进房里,高可心静静看了看,如今桌上摆放刘宇骨灰盒,照片上的男子露出大大笑脸。 “这就是他吗?”高可心回头向着李峰问道,李峰默默点了点头,小子,你妹妹来看你了,人家可比你有出息了,大学生。(-< 书海阁 >-网.)李峰看着刘宇,心里淡淡,看看兄弟,你还有亲人健健康康活着,你九泉之下安心吧。 “是啊,可心你坐会。”李峰说着拉了张竹椅子,自己搬了小凳子,拿了一刀黄纸,刘富家的两个娃娃妞儿和小**,一直在烧着黄纸,这些本是后代嫡亲做着,可是刘宇走的太早。难道刘富家里不在乎这点忌讳了,李峰拉着两个孩子起来,拍了拍身上尘土。“妞儿,**,你们去吃饭吧,哥哥在这里没事的。” “嗯。”小妞儿点了点头拉着小弟弟向外走去,两个孩子坐了半天,肚子早早打鼓了。李峰有一张没一张帮着烧着黄纸,铜盆中黄纸一只只化成灰烬。高可心看了一会,搬着椅子靠了过来。 “你能给我多讲讲他的事情吗?”高可心对这个自己没有见过一面的哥哥的感情复杂而陌生,李峰点了点,两个人一边烧着黄纸,一边说着话。李峰从高中说起,说起自己曾经一些事情时候,有些感慨,那个时不论是自己还是刘宇,两个人都是挣扎和社会最底层。高可心没有想到自己这个没有相见,没有说过一句话哥哥,有着如此颠簸流离生活。直到客死异乡,想着想着眼睛红了。 “别哭,你哥哥这个人最是乐观,最不喜欢见着自己的亲人,朋友伤心,我们不哭,我们开开心心,让他知道我们活着好好,他最愿意看到你笑着面对他了。”李峰说着摸出餐巾纸递给高可心。 “我知道,我不伤心,谢谢你。”高可心露出一个笑脸,虽然勉强,不过真正笑脸,李峰再递了黄纸。 “小峰,晚上住我家里,可心,你住和秀子住六哥家里。”刘富安排好住宿问题,李峰作为客人住在家里,秀子陪着高可心住在村里六叔家里。晚饭随便吃了,山村夜静悄悄,李峰感觉如此熟悉,舒服,一会功夫睡着了。第二天早早起床,昨天晚上老爷子说了,由于刘宇不同老人丧事,不少事情都简单了处理就好了。操办流程,早早安排了,上午饭菜啥的开始准备,如今八大碗多是肉食,鸡鸭红烧肉,炸酥透鱼块,两碗烩菜,还有一个草虾,最后还有一道碗瘦肉汤。全是大腕装着,这些碗筷都是各家凑来的,碗底都是有名字,可以很容易辨认的。其实别家的如是遇见红白喜事,多半是去镇上租借碗筷,有个风俗,偷高寿老人的葬礼上的碗筷有长命百岁意思。 不过刘宇的葬礼这方面少了,村里来人吃完饭,开始安着阴阳先生的安排的,今天早早的做完仪式,早早下葬,入土为安。年轻人死去,葬礼多是简略一些,不是老人亲戚朋友,儿孙满堂,刘宇孤孤单单一个人,早点下地,早点安心了。李峰这些带来的衣服有点多余了,刘富说着葬礼多着一周,少着三天五天,原来是说着寿终正寝。如同刘宇这样英年早逝,夭折,多是一两天,多着最多三天。 李峰见着阴阳先生做成白幡竟然隐隐做出龙形,可是和刘氏一族自称御龙一族有关。鞭炮,早早有年轻人挂了起来,第一道仪式,走十殿,一条龙形布带,蜿蜒而出,有十多米长,十张竹桌上摆上供品,插着阴阳先生做的各色小龙旗子。李峰看了一下,十殿阎罗。第一殿,秦广王蒋,专司人间夭寿生死,统管幽冥吉凶、善人寿终,接引超升。第二殿,楚江王历,三月初一日诞辰,司掌活大地狱,又名剥衣亭寒冰地狱,另设十六小狱,凡在阳间伤人肢体、奸盗杀生者,推入此狱,另发入到十六小狱受苦,满期转解第二殿,加刑发狱。第三殿,宋帝王余,二月初八诞辰,司掌黑绳大地狱。第四殿,五官王吕,二月十八日诞辰,司掌合大地狱。第五殿,阎罗天子包,正月初八日诞辰,前本居第一殿,因怜屈死,屡放还阳伸雪,降调此殿。司掌叫唤大地狱,并十六诛心小狱。第六殿,卞城王毕,三月初八日诞辰,司掌大叫唤大地狱,及枉死城,另设十六小狱。第七殿,泰山王董,三月二十七日诞辰,司掌热恼地狱,又名碓磨肉酱地狱,另设十六小狱。第八殿,都市王黄,四月初一日诞辰,司掌大热大恼大地狱,又名恼闷锅地狱,另设十六小狱。第九殿,平等王陆,四月初八日诞辰,司掌丰都城铁网阿鼻地狱,另设十六小狱。第十殿,转轮王薛,四月十七日诞辰,专司各殿解到鬼魂,分别善恶,核定等级,发四大部州投生。男女寿夭,富贵贫贱,逐名详细开载,每月汇知第一殿注册。 李峰见着走十殿每一殿有一段念词,大家跟着阴阳先生,鞭炮声中走过十殿,至于阴阳先生所念,李峰多是没有听清楚,此时还要好些事情要做。大伙忙活着开始封棺炒粮,封棺时和去世的人同一属相都是需要回避的,去炒粮的人都是至亲的人,所以也就只有高可心,李峰,刘富几人。 炒粮不过用黄纸烧着,铜盆里放着稻米,炒好粮食装坛封存放入棺中,棺材还是新漆。阴阳先生做好招魂幡插在棺上,用着封纸一一点在棺上,李峰看了大半天,不明所以。此时,骨灰盒放入棺中。 这些仪式不说,中午吃完饭,由至亲之人抱住遗像随着阴阳先生走阴阳道,用鸡血开路。李峰见着地上早早花了九宫图,如同迷宫似的,有阴阳先生手持招魂幡,前边引路,高可信抱着手里遗像一路跟着,后边的亲人朋友,随着,一路撒着酒水,鞭炮不断,一根根龙旗子插满地。 整个仪式拜天地五岳大帝君,李峰随着见识了一番了,各种仪式一直到下午三点多,晚上点长明灯。第二天一早下葬,李峰早早起来,村里男女老少出来送葬,李峰扶着扶着棺材,村里十多个中年人抬着棺材。高可心摔破盆子,哭声大起,这时最后一程了,路中央,各种纸扎的房子,小车子,男男女女,元宝燃烧火焰,大家围着火焰来回先是顺时针转三圈,再逆时针转三圈。 昨天下午墓穴已经挖好了,这是阴阳先生点的穴,李峰看了看靠近水边,可能御龙一族,有水为龙说法吧,在大家齐整的声音下,一起松手。棺木停在矿穴上,等时辰到,就会放下,时辰一到,棺材放下。 第一把土本是后人来撒,可是刘宇哪里有后啊,只要高可心这位至亲之人洒下第一把土,李峰和刘富洒下早早准备好的硬币饼干,村里争抢着,这些钱谁家抢着谁家发财的意思。李峰撒完最后一把,大伙开始填土了。 有人说离着家乡太远,容易忘记家乡,可是故土难离,依旧是每个人心里最最依恋。李峰见着入土的刘宇,心里有些不舍,有些欣慰,自己终于带着他回到了家乡。这一片熟悉的土地。 直到走出老远,李峰不时的回头望一望,那片掩埋着自己兄弟地方。中午感谢帮忙的村里乡亲,李峰多喝几杯,下午没有回去。 “李大哥,你回去吧,你放心,我每年都会来看他,不会让他们寂寞的。”高可心拜祭自己父母,李峰开车送着高可心回到高家庄家里。这一趟事情已经办好了,李峰舒了一口气,今天自己也要回家了。昨天打电话,李小曼今早就会回李家岗,李峰不用回省城了,直接回家里。因为都是一个市区,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李峰回到了李嘴子。 <a href=&“” target=”_blank”>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