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御龙一族古老传统上【四更求票】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五百八十九章 御龙一族古老传统上【四更求票】

第五百八十九章御龙一族古老传统上【四更求票】 第五百八十九章御龙一族古老传统上【四更求票】 李峰拍了拍副驾驶位子上刘宇的骨灰盒,“兄弟到家了,你高兴把。(-< 书海阁 >-网.)越野车车子慢慢充碎石路进入有些颠簸的黄泥路。这边属于贫困村,一路都是颠簸的黄土路,幸好李峰越野车,底盘高些,不然一般轿车真不容易进来。李峰听刘宇说过家里还有个没有出五服叔叔,这位父亲和刘宇的爷爷是一个爷爷的。五服是指代五辈人,有“五服之内为亲”的说法,就是利用上面那句话,往上推五代,从高祖开始,高祖、曾祖、祖父、父、自己,凡是血缘关系在这五代之内的都是亲戚,即同出一个高祖的人都是亲戚,从高祖到自己是五代,就成为五服。五服之后则没有了亲缘关系,也可以通婚。一般情况下,家里有婚丧嫁娶之事,都是五服之内的人参加。 李峰想找到刘宇这个叔叔,没有五服亲戚参加葬礼,那可是真真孤魂了。李峰不愿意见着刘宇一个葬礼连一个亲戚都没有,李峰车子来到刘家庄,远远看着,庄子不大,只比李家岗大一些,大概有一百来户。远远望去,村口竟然没有人,只有几条小黑狗追逐着。可能是汽车声响惊动了村里人,几个鼻涕娃拍着屁股跑了出来,胯下骑着竹竿,有点纵横驰骋意思。不过见着李峰汽车,几个孩子怯生生直缩头。 “来叔叔这里,叔叔给你糖吃。”李峰笑呵呵向着几个孩子招手,可谁知道几个孩子一转身全跑掉了,留下一阵烟雾,当然黄土灰尘扬起烟雾。李峰有点闹不清楚,如今农村人不傻,每每教育孩子不能和陌生人说话,不能接着陌生东西,不然就会中迷药,迷糊了跟着别人跑了。(-< 书海阁 >-网.) 小娃子那个没听着家里大人警告,李峰这个陌生人突然闯入还要给糖吃。一群孩子还以为遇见坏人,不会,李峰还没想明白呢,村里出来四个妇女,嚷嚷着,手还拿着叉子,铁锹,李峰远远见着事情不对头。这些人想做什么啊,李峰赶紧大喊着刘宇叔叔名字。“我来找刘富,他在不在?” “刘富?你真是来找刘富的?”一个中年妇女拉着自己小女娃,有些惊讶问道。这个妇女叫着郭红莲,正是刘富的婆娘,刘富在镇上木材厂做工,啥时候认识眼前人,这人一看就是城里人。李峰这些天在首都,不知觉着带了一丝城里人的架势了。从来没有出过门的郭红莲第一次见着这么讲究的城里人,心里还有点不敢相信呢。 “是,你知道刘富在哪里嘛?我找他有点事情商量。”李峰点了点头,几个妇女听说找刘富,熟人。 “红莲,这是你家亲戚啊,啥时候你有这么门亲戚,看着挺有钱的啊。”边上妇女小声嘀咕,不少羡慕看着郭红莲,可是郭红莲想着半天自己家里都是山沟沟农民,没听说有啥有钱亲戚啊。 “我不知道,说不定是刘富老板吧。”郭红莲想了半天觉着这个可能性大些,只是刘富不是在镇上做活呢嘛?“刘富在镇上,中午才能回来了,我是他家里,你找他有什么事?”郭红莲说话倒是一点不怯场,只是边上小女娃不时偷偷看看李峰,还有后边崭新的汽车。李峰可不知道这人想什么,不过找到刘富家人就好,不过这事还是要等着刘富回来。这边习俗李峰不可不知道,有句话三里一习俗,尤其是山里习俗各个地方都不相同。这个外边死去的人骨灰能不能进村还是两说呢。(-< 书海阁 >-网.)李峰虽然不在乎这些忌讳,不过却不能不考虑别人忌讳。 “刘宇,刘稿子家里独苗苗死了,这家人绝后了啊。”不少妇人听到心里觉着一丝悲伤,怎么说自己村里出去人,没想到一家这么没了,最后儿子如今死了。不过毕竟不是至亲之人,大伙知道叹口气。 “我是刘宇朋友,这次专程送他回来,落叶归根。”中国人的对于故乡有着外人难以理解的依恋,故土难离。艾青说过一家话,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每一个游子最大的梦想回到自己家乡,因为他们灵魂和故乡土地融为了一体,如同骨肉难以割舍,老天给了我们一双无形的翅膀----追求自己梦而流浪,然而更多是为了回归故土。如不是衣锦还乡,让自己在故土中腐烂。 “你是小宇朋友,快请,车子可以开进来着。小宇家的老房子,他叔时常打扫,我领你去。”李峰让这郭红莲和手里拉着小丫头坐上车来,可是郭红莲推辞几次不愿意。李峰拉了几次,最后总算让郭红莲抱着小丫头坐了,可能是第一次坐车,身体有点紧绷。李峰按着郭红莲指示,一路来到一家小院子,院子木门虽有有点陈旧,却没有腐朽,三间土坯灰瓦房。院子不大,李峰把车停靠在外边。 “这就是小宇家里房子,他爸死的早,他妈带着他在镇上做了点小买卖,本来日子过着挺好的,哪里知道,唉,老天爷真是太心狠了,多好人啊。一家三口都没了,唉,这是厨房,如今不能用了。”李峰推开房门,地势傲仙着,泥土地,老式条几,八仙桌,有些破旧了。几把竹椅子,边上两间卧室用着花布帘子挂着,没有用铜狗挂起来,上面红色的龙凤绣有些掉色,看来有点年头,多半是刘宇爸妈成亲时候留下的,屋里空空的,只有两口掉漆红箱子,架子床。 屋里屋外除了有点灰尘还算保持不错,李峰想着刘富这人为人一定是不错,这么多年能照看着无人的院子,这份心还真没多少人能比的上。可惜这会不在家里,刘宇下葬的事情,自己还不清楚,还有不少事情要请教着。自己手里虽然有钱,不过这事还要尊重刘家的规矩办。 “回家喝口茶,他爸还要一会才能回来。”郭红莲老实巴交的农民妇女,不认得啥字,不过客人来了,自己家里没啥能招待,可是这么一口茶一定要的。李峰本来不想麻烦的,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 李峰真想发动车子,郭红莲拦了拦。“不用,我家在边上两步路。”李峰顺着郭红莲指着地方可不是,一条不长的白色蛇形小路,刘富家里院子比较高一点。李峰看了看车子不容易上去,算了,车子放在这里吧。李峰把自己带着一些礼物领着,随便车里还剩了几个小玩意,顺手拿了出来。 李峰见着自己拿出小狗狗娃娃时候,女孩眼睛一亮,小丫头满是渴望望着李峰手里可爱毛绒绒小狗狗。李峰呵呵一笑,顺手把小狗狗塞进小女孩手里,可是小丫头却不敢拿着,望着妈妈。 “这个,我们不能要的。”郭红莲摆了摆手,李峰没想到这么一个不大的毛绒绒小狗有啥么。 “没事,这东西不值钱,别人送我不少,小妹妹拿着,别怕。”郭红莲见着李峰说着直往自己女儿手里塞,小丫头满是期盼望着妈妈。郭红莲咬了咬牙,点了点。“妞儿,快磕头。”李峰一愣,怎么还磕头来啦啊。李峰赶紧上前一步,拉住想要跪下小丫头。“这个使不得啊,快起来。” 李峰没想磕头礼在这个小山村还流行着呢。“应该,应该。”郭红莲说着,还想着让女人磕头,李峰好一阵劝说。心里暗暗觉着自己没有莽撞行事还是对着,这里山村封闭,可能留着不少风俗呢,自己要是做了什么错事,人家表面不说,暗地里说不定嘀咕呢。 一个小小毛绒绒狗狗让小丫头喜滋滋,一路上蹦蹦跳跳,有点灰儿小脸露出发至内心的喜悦的笑。李峰觉着还是山村里孩子容易满足,一件玩具可能玩一年,二年,三年,甚至整个童年。 李峰不知道眼前妞儿第一次收到别人送着玩具呢,家里没啥钱,哪里空余钱给她卖玩具,弟弟的牛奶钱都不够了,小丫头不过四五岁看起来却像二三岁的似的,虽说每天吃饱饭,可是没啥营养,瘦瘦小小。李峰开始还误以为三岁呢,虽知道今年已经五岁了。小丫头头发有些枯黄,小脸清瘦很,比起来宝宝可是比眼前小丫头看着漂亮多了,可爱了。 刘富家院子是用石头堆砌起来,打扫干干净净,院子坐着一位老人正在逗弄一两岁小娃娃。小娃娃见着妈妈回来,蹬蹬跑过来,躲在郭红莲身后怯生生伸出小脑袋偷看李峰。李峰见着小家伙,挺可爱。 “呵呵,来叔叔这里,送给你小娃娃。”李峰摇着手里的的布娃娃,小家伙终究小人,看着这么好看娃娃,蹬蹬跑了过去,满是期盼望着李峰。“这个给你玩。”李峰抓了一把小娃娃和小妞儿没有见过糖果分给两个孩子。 “老人家,身体还好啊。”李峰见着郭红莲扶起来老人,有些清瘦,不过精神还不错。 “呵呵,还好,就是不能多动弹,快坐。”老人让这李峰做,郭红莲帮着李峰倒了杯茶,用着自己采摘的茶叶。 <a href=&“” target=”_blank”>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