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器之美食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五百三十八章 器之美食

第五百三十八章器之美食【球月票】 小小一杯的黄酒,鲜嫩的蟹膏,真正是美味啊,武圣配制的调料真正高手,螃蟹没有一丝腥味。 “好蟹。”武圣完全是占着铃铛和崎崎便宜,螃蟹数量有限,几个老人没有问这是为什么,只是看着武老头听了点了点头,这里边多半有说道,几个老人没有在问。只是江老好说道武圣占了人家孩子便宜没有给说道可不行啊,武圣倒是不含糊打了个电话,没两分钟二只长命锁送了过来。 李峰推辞几次,最后实在没办法收下了这个银制的长命锁,虽然是银子,却是老银,老物件价值堪比一般黄金,只是李峰对这些东西不是多了解。 “呵呵,你小子,我这礼物可不是这么好收的,你再接着说说这个茄子,让我老头子看看,你有几分水平。”武圣真的动了收徒弟想法,只是,李峰不知道而已,几个老人见着人家脸色严肃颇为考究李峰意思。大伙对视一笑,心里挺好奇,李峰有几分手艺。 为什么考究茄子,这个有个说道,茄子最是普通,如可是越加普通越加考究手艺。一个人能把茄子做好了,如同下围棋的人学会做眼。基础有了,开始掌握住火候,有自己的感觉把握,开始进入这个行当了,可是算是入了厨道了。所以考究一个人是不是厨子,是不是有手艺,一道简单茄子上功夫知道了。 李峰爱吃茄子。最最喜欢吃清炒茄子丝,这道菜做了多少遍自己不记得了,可以说只要自己做菜必要茄丝。 “老爷子这是做肉末茄子,茄子忌讳葱姜和醋。不适宜用这几样调味,大家看看老爷子用的料子,果然没有。老爷子这道菜用了豆瓣酱,比起一般酱油更加入味,味道更佳。蒜蓉,五香粉,红辣椒青辣椒搭配合适,肉末不过做了一些处理。点了芡味道上去了。老爷子汤料中有些味道很是奇异,小子尝不出来。”李峰自己喜欢吃茄子,爱做茄子,一些手法还是知道些。尤其李峰喜清炒茄丝,清淡保持一丝茄子清新味道,可能不如眼前的味道鲜美,不过更加直爽一点。 “呵呵,不错。不错说了九分,最后这一味呵呵,不便说。”武圣笑呵呵应付过去,这个最后可是自己独门秘方。虽然自己可以没有啥么门户之见,不过这个秘方只传徒弟着。武痴老爷子曾经考察过李峰。只是觉着李峰有些天赋,送了李峰三包佛跳墙秘方。收徒之心倒是没有武圣老爷子的浓烈。不过如是知道自己弟弟有心收李峰为徒,武痴绝对是抢先收下李峰。武痴虽然在天赋上不如武圣,可是在徒弟教育上,老人可以敢拍着胸脯说,自己比弟弟厉害。这一点别人同意,为什么,武痴老爷子思想上不受拘束,创新手法多,言传身教之间徒弟有了一丝这样气质,所以武痴老爷子很多徒弟都是各个酒店当家大厨。若不然李峰颇有些天赋年轻人,武痴老爷子为什么没看上啊,这是一方面原因,至于武圣如今一个出息徒弟都没有,自己一些秘方怎么不能如此随便传下去啊。甚至,老爷子心扉意冷,只想带入棺材呢。 “大家吃菜,武老头,你看你一来大伙这个菜都没怎么动,这可是不行啊。小李,下午可有啥事情。”林老爷子想着让自己孙子林鹏带着李峰转悠,转悠,自己老了,腿脚不灵便,虽说这些日子好了不少,可是人老不想出去了,平时钓钓鱼,散散步,看看书,倒是挺悠闲的。 “呵呵,没啥事情,打算去琉璃厂逛逛去。”李峰没啥掖着藏着,一杯黄酒下肚,螃蟹吃完,舒服。 “琉璃厂,小李,你对老玩意感兴趣啊?”几个人呵呵呵一笑,有点戏谑看着李峰,老玩意。 “小李,这个爱好太多不是好事啊,我看这个琉璃厂多半多是骗人,你啊,还是别去了。要不去我家,我们切磋切磋,对了,你既然见到那个老家伙,他没送你点啥么?”武圣眼里闪着一丝精光,虽然对自己这个哥哥手艺不屑一顾,不过不得不承认,在南派的菜派里,自己这个离家出走的哥哥还是颇有几分影响力。 尤其是佛跳墙产业化可是说影响巨大,大家不得不承认,这人不仅仅厨艺,经济头脑堪称奇才。 “东西?呵呵,这个倒是有一点。”李峰说完心里后悔了,这个武圣眼神不对啊,怎么像是色狼看着美女一般盯着自己,这个老爷子不会有啥不良嗜好吧。 “呵呵,我说那家伙眼力还是有点,怎么是佛跳墙料子还是武家三道。”李峰摇头苦笑,感情盯上自己的调料包啊,这个自己可是不多,一共两包。 “调料。”李峰硬着头皮,一会自己可不说自己还有剩余,吃完了你看你还说道什么玩意呢。 “你们说什么调料,小李,老武说着对,那个琉璃厂真没啥么好东西,真正好东西价格不会便宜了,那帮着滑头,早跑遍琉璃厂,你让专家过去看一遍,不定能不能在里边捡便宜呢。如是想捡便宜,我看还是算了。”江浩爷爷江山对于这些古玩玉器字画之类倒是颇为喜欢,只从退下来十多年,一直醉心于此,对于北京城大大小小的地方颇为熟悉,琉璃厂早早转悠过,那边老板啥,贼精贼精,一般人去了只有吃亏份。每件玩意都是一群老板经手过,捡便宜,真正没有啥可能,除非你是孙悟空有火眼金睛,你能看穿了,不然真是去一个栽一个。 “呵呵,你们听到没,这家伙还想去琉璃厂捡便宜,真是疯了,江浩,江爷爷这两年好像都不去琉璃厂吧。哪里东西,真是贼黑贼黑的,一万块他敢开十万,这家伙骑着破三轮人家让不让他进门还是两说呢。”赵小祥美美满上一杯酒,真是爽,这么好的酒,可是只有这么一坛子,唉,好东西啊。 “这个到不一定啊,或许人家眼力好,我们可是看走了几次了。这人你我不了解,说不定手里有货呢。”江浩说完只见着林鹏撇撇嘴,有点不屑,举了举手里杯子,有点调侃说着。“手里东西都没看出来,还想看别的,卖菜不容易啊。” “咦,你是说这些都是?”江浩微微一顿,原来如此,这个李峰眼力不过如此啊。包晓明和赵小祥不明所以。 “喂,你们俩打什么哑谜呢,怎么学着那人啊,爽快点,说说,怎么回事?”赵小祥忍不住叫道,不过有着老人在,身体不敢太大,深怕吵到自己爷爷,挨批呢。 “呵呵,我你说………。”几个人嘀嘀咕咕说着,一会呵呵笑,一脸笑意望着李峰那一桌。几个人心里总是觉着不对劲,怎么说呢,李峰这人太高深莫测了一点。几个公子哥虽然不是各自家里重点培养对象,算天之骄子,琴棋书画不说样样精通,样样稀松,这个稀松是对比专业。 自己还年轻,有着家里人,前途一片光明是没说的,几个人对于李峰处处的争风头有点羡慕,不对,在几位老人面前争风头有点嫉妒,几位老人在他们面前可是严肃异常,即使自己父亲见着没有看着说说笑笑。他们不知道因为正是因为李峰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求,几个老爷子觉着轻松,至于医院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根本算不上事情。 “老爷子说着是,我主要是看看瓷片,收集瓷片玩玩。”李峰当然知道这些古玩老板一个个人精一般,自己怎么可能占的了便宜,除非自己一眼看出好玩意,别人看走眼了,当然这样情况不是不可能,绝对不多。如同中五百一样,微乎其微。 “瓷片?”瓷片有些说道,两种人喜欢玩瓷片,一种刚刚入门,一种是爱好瓷片收藏,有着一点功力老藏家。李峰说是老藏家有点不像,可是说是刚刚入门,几个人有点拿不准,这小子给了几人不小惊喜。难道还有吗?李峰可不知道,自己玩瓷片一方面是吸收白色雾气,一方面想着积少成多容易挑选,怎么着赚点钱不是,这东西多多少少赚一点。李峰昨天跑了一下午,如不是最后机缘巧合,自己或许一点收获都没有。 瓷片不同,大量的瓷片,自己一眼可以看出真假,至于年代,自己不行,可是瓷片便宜,只要是真的,十块一片绝对是亏不了,或多或少都能赚一点,一本万利说不上,却还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啊。 “呵呵,爱好瓷器好,瓷器好东西啊。小李,你能给大伙说说,你对瓷器了解多少啊?”李峰一顿,自己对于瓷器了解说起来真是不多,只是知道远古先民开始烧陶,只是知道宋元明清瓷器发展最为辉煌时候。至于瓷器起源源于哪里,过度是不是唐至于五代十国,李峰心里还有些疑惑。 “这个说起来太笼统,小李,你看看,桌上碗碟。这可是老林好不容易收集的,今天拿出来容易啊。”江老爷子呵呵一笑,指着桌上瓷碗,碟子,调羹,水杯,酒杯之类。李峰一次接触感觉到了,这些瓷器不简单,闪下的几次人物,让李峰心惊,只是这个酒杯不是配套实在可惜了。 “这个瓷器年代至多四十年,不过这个酒杯应该有一两百年了,算是老东西。”李峰说完,停了停。 “咦,呵呵呵,你们怎么了,难道是说中了,不会吧。”武圣见着几个老爷子愣住了,别说他们了,林鹏几个人傻了,心里大叫,日。不会吧,这都看出来,没天理啊。未完待续。。 <a href=&“” target=”_blank”>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