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甜酸嘞,豆汁儿哦(一)之老人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五百二十九章 甜酸嘞,豆汁儿哦(一)之老人

第五百二十九章甜酸嘞,豆汁儿哦(一)之老人 第五百二十九章甜酸嘞,豆汁儿哦(一)之老人 “李峰,没想到你还知道这么个地方,真不错。-< >-网.”冬瓜丸子看起普通肉丸子细腻的简直入口即化了,在舌头上还没来得及滚一滚呢,丸子似乎已经化了呢。淡淡汤汁,鲜味里透着一丝清新,王慧玲第一次知道首都还有如此菜馆。 老板和服务员话不多,厨师似乎从来没有出过灶房里,完全靠着一道道让人吞下的自己的舌头美味说服你,打动你,留下你。 “我也是跟着别人来了一次,真正说起来,自己来的次数不错,没有个闲工夫,谁儿有空天天过来排队只为吃口菜啊。”李峰夹着白菜条,爽脆异常,李峰甚至想着如是配上自己空间的蔬菜,那样到底多么美味啊。李峰心里暗暗想着,只是人家秘方怎么可能外传啊。李峰试着和老板套话,除了知道些老板祖辈在解放前已经有几代开菜馆了,隐秘传下不少绝活。至于的其他老板总是守口如瓶,不愿多说啊。 “呜呜呜,姑姑,尿尿。”兜兜喝完了小半碗冬瓜丸子汤,不知道怎么急着捂着小肚皮团团转。“怎么了,兜兜。” “呜呜,尿尿。”李峰一愣,原来是想着上厕所啊,这边厕所可谓极其简陋,只是木质棚子,宋米米没有见过领着兜兜刚进去大声叫了出来。这个是老式马桶,真正木质马桶,宋米米不知道怎么用。李峰抱着小兜兜,总是小丫头没有尿到裤子上。 “真是,生意这么好,不知道修个好点卫生间。”自来水龙头下放着有点掉漆的脸盆,边上的瓷器盒子里放着一块肥皂,不是香皂呢。只是普普通通农家用的肥皂,两块洗的发白干净老旧的毛巾,实在难以想象,如此多西装革履,甚至还有些金发碧眼外国友人来这儿吃饭。老板却一点不在乎似的,真正让人觉着老板人,以为意味深远啊。 李峰洗了洗手,微微一顿,为什么呢,原因放着黄肥皂的瓷盒子闪现了光影,这个十多厘米直径的圆盒子里装满了精美的点心,有些宫装的人影走过,李峰心跳陡然加快。这个难道是原先的这家老板送进宫里的食盒,李峰微微擦拭一下,淡淡几道花纹,精美朴素,李峰心里越加确定。清朝多数有些名头的菜馆都会做些拿手好菜进贡给宫里的皇上皇家人享用,能够进贡着,都是名声远播,味道极好的,装食物的食盒即使不是官窑,亦是极其精美的民窑精品。李峰心跳加速,不过此时不好表现,只是淡淡陪着米米和兜兜走出厕所,这时候正好有人进来。李峰心里暗暗打定注意,一会自己在过来看看,如是无人自己做一次小贼,对于老板老说这东西或许不过是一个没啥用的肥皂盒子,可是对于李峰可是救命钱。李峰虽然为人处事比较的仁厚,但却不迂腐,至多以后卖了瓷盒子,自己多光顾几次,补偿补偿。 “怎么样?兜兜,还要不要喝汤了。”王慧玲捏着小丫头小脸,二岁多小兜兜竟然知道害羞了,小脸红红的,不过还是没忍住嘴馋。“兜兜,还要。”小小瓷碗装了一碗清汤,只是李峰看了一圈子,这里碗虽然挺不错,可是都是现代制造,只有不起眼的厕所里有着一个老东西呢。 “你说生意这么好,怎么不修缮好一点,扩大一下规模啊。”王慧玲看了看,这个烟熏火燎的一个小铺子都如此多人了,如是扩大一些,生意还能不火爆啊。 “呵呵,有句话叫知足常乐,你看那边坐着就是老板,有人愿意出一大笔钱入股扩大店铺,可是老板满脸平静,摇了摇头,啥么都不说。即使名声在外,不少腰缠万贯,外国友人慕名而来,可是人家还是觉着自己开的是一个菜馆,自己用手艺吃口饭,即使生意好没有打算扩张的,现在这些老板已经很满足了。你知不知道,这家店八点以前,基本上打烊了,人家说着封火了。”李峰偷偷瞥了一眼的,真正用的炭火烧着,这些是**十年代以前用着,人家都是液化气,天然气,可是人家还是古老的炭火,加炭块,刨炭块,厨房后边掏炭渣。李峰大致猜测出来,炭火不像天然气,什么时候都可以做,炭火大炉子起火可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至少半个小时候以上,所有遇见老板木牌上写着封火了,你最好掉头回去了。老板不可能因为你一个人起火了,炭火浪费不说,时间上长的让人难耐呢。 “没有一点上进心,真是,走吧,吃饱了,你看还有人等着呢。”王慧玲微微靠近李峰,小声问道。“有看到什么老东西嘛?”“没有,你以为那么容易啊,你们收拾我去上个厕所去。”李峰付完钱去了一趟厕所,拉着几个孩子向外走去。厕所里的瓷盒子已经变成塑料盒子了,这个是李峰空间里肥皂盒子换点了。李峰走后不久,老板上厕所微微一愣。“咦,瓷盒子没了,难道小毛这孩子打破了,算了,一个破盒子。”老板没太在意,不过这个塑料盒子挺漂亮呢。 “唉,一下午只收集这么几片瓷器呢。”王慧玲有些失望,一个纸盒子里十来片瓷片,李峰十块钱一片收集的,虽然不知道瓷片多少钱,不过十块钱一片应该不会亏钱,可是这一路不过二三家的小地摊,真正有散发白色雾气的只有一家,李峰全部选出不过十来片。 “下次有机会去古玩城,潘家园看看吧,这些瓷片应该容易收集一点。”李峰经过王慧玲一提醒,灵光一闪,这个瓷片哪里最多啊,琉璃厂,潘家园之类小摊铺多的地方,这些瓷片肯定不少,自己一眼能辨别出真伪,别的整的器具,自己看不来,不散发白色雾气,可是碎片自己不用动用一丝白色雾气,可是清晰的感觉出来。 “呵呵,这个倒是可以,不过,你真的确定这些都是老东西?”王慧玲还是有点不放心,这人随便挑选,很是随意的样子,王慧玲心里颇为不以为然。其实李峰这么做是有目的的,新人都是这么做着,随意看看,自以为自己多么厉害。老板见着多半不以为然,尤其是李峰这样一口咬定最多十块钱一片,铁定是不懂行人。什么人最不容易骗,一个是专家,人家眼力在那里,你说破天假的,人家不会要,一种李峰这么样的看是愣头青的,咬定二话不说,任你说破天,人家一句,我不懂,不知道,你傻眼了。 最最容易上当一类人似懂非懂,看了几本书,以为自己很懂,太自以为是,这样的人最容易上当的。李峰完全是不懂行,但是却可以看出真伪,虽然只是碗碟之类沾染过粮食菜肴之类的实用器物,可是碎片却是有点不一样,李峰发现有些碎片不像碗碟,倒是有点像瓷瓶,这让李峰激动不已,这样一来,瓷片成为一条不错的路。今天下午吃了十多家的老店铺,真正收获只有一个瓷盒子,不知道价值多少,可是这一路十多家用了一千多块。李峰心里忐忑,这个盒子能不能值一千块钱呢。 正当,李峰想着这事,有点心不在焉时候,边上声音惊醒了李峰。“甜酸嘞,豆汁儿哦!”李峰眼里闪过一丝精光,从三轮车边走过一个挑着担子的老人,真正让李峰感觉诧异的是老人担子一头有四五个散发着白色雾气的碗碟,惊喜啊。 “等一等,老人家。”李峰赶紧着把车子停靠下来,在王慧玲和宋米米不解,疑惑的目光下跳下车蹬蹬跑到老人面前。 “小伙子,有事啊?”老人微微一愣。“呵呵,我听你老叫着豆汁好长时间没有喝了,你老这是老手艺吧。” “可不是,解放前我爸挑着担子满街吆喝,我这个担子还是老父亲传下来的呢。怎么来一碗。”老人走到路边放下担子,拿出马札一坐。老人担子一头挂着饭台,一头挂着一个带铁锅小火炉子。饭台中间有辣椒丝拌着的咸菜条,下层木盒子里放着炸好的焦圈儿。饭台四周挂着五六个小马扎子,方便食客坐坐歇歇脚。 “李峰,你还没吃饱啊,我可是吃的肚皮鼓鼓。”“鼓鼓,兜兜,肚皮。”兜兜挺着大肚皮,一下午吃喝,几个孩子都是肚皮鼓鼓,不过小兜兜闻着香味还是觉着很有疑惑。李峰让老人装了六小碗,李峰一口气喝了一碗,还是老味道。 “真是难喝。”王慧玲,宋米米,铃铛,崎崎都是皱着眉头,一点不好喝呢,真是味道怪怪,馊了似的,酸的很,真是难喝,几个人喝了一口受不住了。小兜兜更是连连呸了几口,眼泪汪汪的。李峰靠着小丫头,捏了捏小兜兜小屁股,小丫头啊的一声,手里小碗扔了出去,啪嗒一声,小碗摔的粉碎。 “啊,真是不好意思啊,老人家,你看,这碗钱我陪给你啊。”李峰一脸愧疚,满是不好意思啊。 “唉,算了,可惜,这些碗都是老辈传下,没几个了啊。”老人叹了一口气,说着有点萧索,如今没有几个年轻人喜欢喝豆汁儿,老人做完今年不打算再做了,自己儿女说了几次。家里不差这么点钱,老人只是做了几十年,放不下啊。 “老东西,老人家,你说这些碗都是老东西,亲爱啊,咱爸不是喜欢收集老东西嘛。”李峰回头对着王慧玲打了眼色,王慧玲一愣,小脸一红,狠狠的瞪了一眼李峰。“是啊,我爸最喜欢收集这些老东西,你去看我爸时候最好带些这东西,别管啥么真假,其实我们不太懂,只有看着成就好啊。” <a href=&“” target=”_blank”>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