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肆无忌惮三只手【月票】 - 极品乡村生活

第四百九十章 肆无忌惮三只手【月票】

第四百九十章肆无忌惮三只手【月票】 第四百九十章肆无忌惮三只手【月票】 ps:感谢血狮兽皇大大打赏,感谢魔刀小子杀、感觉咕~~b、徐良,三位大大打赏。(《》) ……………… 江淮市去首都的列车只有一班,二十来个小时候,李峰买了卧铺票。两个孩子,第一次做火车,开始挺新鲜,左看右看的颇为好玩,可是二三个小时候以后,有些倦了。两个小人迷迷糊糊的小脑袋直点,李峰看看时间这会已经过晚上七点多,晚饭吃过来,打算让两个孩子先睡吧。 “困了吧?要不睡一会。”李峰所在车厢人不多,可能是淡季没什么人吧,三三两两的卧铺空着,李峰买的卧铺是靠着下边,这样倒是挺好,不用上来下去的麻烦。整个车厢里只有列车的行驶声音。李峰坐了会觉着有些疲了,靠躺着,首都自己又回来了。李峰想着不一会迷迷糊糊睡着了。 “死了,狼来了。”李峰一下子惊醒了,怎么了。“小巴巴,你个小东西乱叫啥么啊。”“咦不对啊,这个箱子,谁拿出来的啊?”李峰可是记着清清楚楚自己箱子不是放在这边的啊。“难道是有贼。”李峰心里一紧,自己虽然多数钱存进存折里,还有一万多现金随身携带啊,自己背包。“没事,真是吓了一跳。”李峰重新把皮箱放好,这下这人多了一个心眼,这个车上不安全,自己可不能大意了。随着李峰从空间里拿出一条小蛇,崎崎和铃铛一人手腕上缠了一条,箱子里放了一条,背包李峰枕到自己头下。《》李峰喂了小巴巴一点食物,泉水。“小巴巴,好好盯着,有事喊我。” 李峰不是圣人,这些三只手的人固然可恨,可是不惹到自己的李峰懒得管。自己不是警察,不是官员,自己屁民,如是出了事情,自己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希望这些人有点脑子。”李峰微微闭着眼,思绪着飘到远方的那座大城市,灯火辉煌城市鲜亮下,无数如同老鼠的人在城里出没,只为有一席之地,只是为了有一处地方安身。李峰想着曾经的自己拿着最后一个包子的彷徨,在秋冬一个月近乎无耻的与乞丐抢着一块紧紧容身的地方。李峰很难想象自己怎么走过来的,彷徨,或许失落过,可是从来没有放弃。只是那个对着自己说话的男人已经早早逝去,可怜可悲的人啊。 列车气鸣生响起,灯火通明,熙熙攘攘的人群进进出出的,李峰看看时间十点多了。明天的中午差不多可以到首都了。李峰估计着时间,起身活动一下,帮着二个孩子盖上被子。这会走进来无五个人,一位老爷子身后似乎是其家人,李峰让了让。 “先生,你好。”李峰打量一眼眼前的女孩,二十来岁,瓜子脸灯光下闪着一丝水灵大眼睛,容貌倒是不错。 “有事吗?”李峰侧了侧身体,这人还以为女孩要是上边铺位的。“先生,有个事情麻烦你一下,你看我爷爷年岁大了,可不可以换个铺位。”李峰算是明白原来这样,这个倒是没有什么,李峰收拾一下自己的背包,扔到上边。 “谢谢,你真是个好人。(《》)”“没什么出门在外都不容易,能帮把就帮把手。”李峰对于老人家挺尊敬着,谁家都有老人不是,说不定下次自己爸妈遇见同样事情呢。李峰见着老人有些干瘦,微微对着李峰点了点头。“谢…谢谢,小伙子啊。”老人顿了顿,有点气喘吁吁。李峰大致看出来,这一家人穿着都不错,至于为什么没有做飞机多半和老人身体有关。李峰倒是没有过多的过问,有些人坐汽车晕车,坐飞机晕机,只有坐着火车感觉好点的。当然多半富人没有做火车的出行,所有小说写着在火车遇见病人救人,多大多大官员,啥的都是骗骗小孩子的。 “爷爷,你睡吧,明天中午我们就能到首都了。你别太难过,高爷爷知道泉下有知不会安生的。”女孩扶着老爷子躺下,李峰多半听出意思,老人十多年没有离开这座城市了,这一次一位至交老友离逝这次专程去首都看老友最后一面。“小雪,你别忙,你们休息吧。”“爸,我们没事,您睡吧。”李峰见着一对中年夫妻还有一个小点孩子,不知道为什么,李峰觉着这么一家人和老爷子关系不如眼前的女孩来的融洽。李峰没太管,自己一门心思在两个孩子身上。 夜深人静,车子缓缓开行,大伙多半忍不住睡意睡下了。李峰见着这么一会没有动静想来几个小贼应该认识自己被发现了,放弃这节车厢了吧。谁知道李峰没睡下,手臂一痛,李峰一惊,原来是小巴巴啄了自己一下。李峰微微抬起头,车厢里几个黑影鬼鬼祟祟的。李峰有些气愤,自己不过刚想睡一会,这些人太过了,明目张胆啊。李峰心情大坏,自己难道这么好欺负,一次两次的没完没了,李峰心里气愤可想而知。李峰见着慢慢靠近的三个黑影,小手一招,十多块的碎石块出现在手里。 “让你们试试天降石块是啥么滋味。”李峰心里冷笑一声,十多石块准确无误的砸到几个黑影身上。“啊啊啊。”几声惨叫,一下整个车厢的人惊醒了过来。“啊,小偷。”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一时间大伙开始检查各自的背包,箱子,三个小头却无人问津。李峰微闭着眼睛,三个人一人脑门满是血水,一人眼角鲜血淋漓,一人手臂,脸颊满是血水。 “大伙看看着身上的钱有没有少。”不一会乘警跑了过来,不多一会带着三个人走出了车厢。车厢慢慢平静了下来,几声骂骂咧咧。李峰始终没有下床铺,两个孩子没事,李峰懒得理会,只是乘警来着快了一点吧。还有石子为什么,这两个乘警没有清理,或是作为证物。李峰心里颇为疑惑,只是这会大伙不在说话,李峰拍了拍小巴巴。“这下应该清净吧。”李峰总算安下心来,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李峰再次惊醒,眼里闪过一丝狠辣,这些人难道真的目无王法,真的如此猖狂,车厢里几个黑影正在翻找东西,李峰见着自己的箱子已经被打开。“啊。”一声惊叫,整个车厢再次的被惊醒,这一次,众人完全傻了,怎么回事,上贼了。如此的明目张胆,如此猖狂,虽然大伙不想多事,可是此时自己的财物受到威胁,灯光下几个黑影清清楚楚。 “啊,怎么回事?这几个人不是被乘警带走了嘛,不对啊,难道是假的乘警,还是他们同流合污啊。”不少人议论纷纷,李峰床铺下的老人被吵醒了,似乎不太清楚眼前的情况。“小雪,这个是怎么回事啊?”女孩皱了皱眉头,自己爷爷身体不好,可不能受啥刺激,打听清楚事情的始末。小雪似乎越加不敢说道了,这会看了一眼中年男子。“叔叔,你看事情是这样的。”中年男子一听,脸色一变,这些人找死啊。 自己家老爷子之所以做火车多半是对火车感情,为铁路辛辛苦苦工作了一辈子,如此虽然退下来多少年了,可是一直没放下对铁路的那份执着感情。中年男子脸色越加难看作为老军人,老警察,作为铁道部下属的一个部门,虽然这两年有人提议铁道警察要进行共管划归公安部。不过这事情如此还没有准信,铁老大依旧是铁老大。中年人由于父亲关系,一只在铁道部下属的火车乘警系统工作,虽然只是副手,不过有着自己父亲影响,说不定能升一升呢。即使划归公安部管辖,那也是局厅级吧。 “爸,没啥事情,你休息一下,我去看看怎么回事?”中年男子摸了摸自己身上家伙,自己怎么说领导还是有些特权的。可笑事情,这会二个乘警察又跑来了。“怎么回事?你们这个车厢是不是有病,不睡觉闹腾什么劲头啊。” “哼,你们眼瞎了,这是什么,你们是那个部分的,我要问问你们领导,他怎么干的,这几个人不是刚才刚刚被抓,怎么又放了啊。”中年男子忍着怒气,声音低沉,似乎不愿意身后的老人听到什么。两个乘警一愣,一下被中年男子气势所迫。“嚷嚷什么嚷嚷,人家不过借着上个厕所,你们这些人大惊小怪,什么啊。”两个人脸色涨红,心里的对于这个敢对自己指手画脚的中年男子,一瞪眼,手里的橡皮棒抽了出来。 “这会怎么回事,上厕所,你们眼瞎了啊。”中年男子心里那个气啊,自己老父亲好不容易出趟门,要是气坏了,自己大哥还不活剥了自己,自己都要抽自己几嘴瓜子。尤其是自己管辖的一块,上面正在进行重现划归铁路警察的所属的单位,自己可不想出一点纰漏,尤其是在自己老爷子面前,在铁路系统影响力,自己家老头子可是很大,老爷子性格耿直,自己如是让他看到这么一幕,不知道气什么样呢。 <a href=&“” target=”_blank”>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