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远涉山水庙香(下) - 极品乡村生活

第四百八十九章 远涉山水庙香(下)

第四百八十九章远涉山水庙香(下) 第四百八十九章远涉山水庙香(下) ps:感谢八云尘大大打赏,感谢kalewa、影子住客、天地我为尊、xu1330866336,四位大大月票支持。《》拜求推荐票。首都之行开始。 ………………… “自在观,观自在,无人在,无我在,问此时自家安在?知所在自然自在,如来佛,佛如来,有将来,有未来,究这身如何得来?已过来如见如。”李峰见着庙门山门上一对对联,点了点头,几个小和尚,不对,几个小武徒好奇的看了一眼几人一眼蹬蹬跑上阶梯。这些不同一般的庙宇小和尚没有招呼引路小寺庙而已,李峰扶着自己老妈上了阶梯,二个孩子眨巴大眼睛好奇的四处瞧着。沿着阶梯而上,寺庙修复不算大,一个四合院正对面是正殿,两边僧舍,这边只有三两个真正和尚,在不远处有一处学校----圣德文武学校,几个小武徒抽着课间时间打扫院落,每天一班。 “妈,我们先烧香吧。”烧香没啥的计较,左手点香,忌讳右手上香,有个说法,说着左手干净,右手吃荤吃肉多有血腥,这个对于一般来说,当然左撇子例外。点香忌讳无光,所谓有光没光喊句借光准是没错,李峰他们不是所谓居士,不是真正的虔诚的佛教徒。不需要三步一拜,九步一叩,这没有必要。 李峰拿出红烛点燃一一插好,点香三根为自己保平安,六根父母自己健健康康,九根多半已经为三代家人祈福极限了,至于十三根,少有人太极致奢望。李峰帮着两个孩子点三根香,自己和母亲九根。(《》)李峰教着两个孩子拜佛,这里是院子里,只有香炉,佛祖在四方拜四方,左上右下持香,四方拜祭,顺时针,三次高举过眉间。不说自己笃信神佛存在,不过拜佛时候心情纯净,插香,李峰帮着代着香炉太高,两个孩子不便宜。 蒲团只跪着左右不跪中间,李峰多是记着双手合十,两手之间空出,高举着三拜,手势多是先贴后翻靠近双腿。这个多半心中一炷香,此时很少如此规矩。李峰行礼时候身后的站着一位老僧点了点头。这边终究是山野乡村,百姓拜佛多是随意而为,少有如此规矩的。这样的人多少懂一点佛门规矩的,老僧呵呵一笑。“阿弥陀佛。”李峰一愣,老僧慈眉善目,脸色红润,倒是一副高僧形象来着李峰见着不由的微微顿了一下。 “大师傅,好。”李峰扶起自己母亲,这位老僧穿着短打僧衣,不过淡黄,藏青色,手里握有一串佛珠。 “阿弥陀佛,这边请。”李峰随着走进正殿,如今大殿发生巨大变化,地面已经用水泥地板修缮,左右都是钢筋水泥,即使几个柱子多是水泥造出来的,图染了颜色,金光灿灿。大殿中央是西方三圣,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三位慈眉善目,光彩熠熠,没有别的佛爷见着威严倒是多了一丝轻松自在。 其实对于不少人阿弥陀佛和释迦摩尼佛祖没啥区别都是佛,菩萨更无区别了。见佛拜佛,李峰功德箱塞了自己的功德钱,不多不少一人六十六块六毛六,不知道如此功德说起来倒是不算多。不过百姓,十块二十居多,这些已经不算少了,毕竟寺庙有些香火已经不错了。 “铃铛,崎崎快过来给大师傅看看。”看相摸骨李峰多半是对这些不信,人定胜天,这个多少年不变的整理了。(《》)可是这人见着大师傅的说话道理隐隐透着一份先知先觉,难道这个就是命理。 这位老僧人说话不多,句句点到命脉,微微笑脸透着一丝高深莫测。李峰心里觉着奇异,不过这人说话多是模棱两可,多半不能全部点中,即使如此李峰见着老妈已经两眼闪着光彩了。说话并一定透心透肺,点到为止。 这位老人别的不说,倒是有几分的眼力,阅历,说话通明,倒是让人不觉着生厌恶之感的。 “赠送着?”李峰一愣,少有庙宇赠送开光之物,多半是要钱买的,李峰倒是挺意外,这两个白色玉质的佛爷竟是是白送给两个孩子的。李峰有点看不懂了,眼前老僧人奇怪,奇怪,不是命理,说话不像别的和尚高深莫测,透着邪乎劲,佛祖万能之类。这边说起来竟然隐隐透着人主佛命意思。 “大师傅,这边是?”李峰随着近走进边上偏殿有几尊金刚塑像,却是连着食堂,说起来李峰怎么看怎么着别扭了。整个偏殿透着香味,真是香气扑鼻的,李峰看着几个坛子,不由一愣,难道真正遇见佛跳墙,这个老僧人难道还是个吃货不成,不过这个金刚塑像用来看厨房这位老师傅秒人一个啊。人家是佛门金刚,你这里去成了厨房门卫,有意思,真正有意思的老人啊。 此时不过九十点钟,李峰闻着香味有些蠢蠢欲动,这个个味道真是香啊。“这里是些斋饭,几位这边请。”小木桌,小木椅子,木碗,木勺,一起都是木质餐具,黑色池塘,三三两两在炭火上煮着,老僧人一人给盛了一碗汤。李峰嗅了嗅鼻子,这个不会是狗肉吧。“老师傅这个斋饭怎么是?”李峰尝了尝越加确信,这里是有狗肉。“呵呵,这个学生家里孝敬,舍弃了浪费不是,环保顺应天命。”李峰差点没忍住一口汤汁喷出去,李峰有些惊讶,这位老僧人说话挺是有趣味的啊。 “大师傅出家不是不能沾染荤腥,这个有些不合适吧。”李峰怎么没想到遇见如此的那啥的老和尚的。“施主所言极是,佛门慈悲不尚杀生。”老僧人说的李峰越加不懂了,不杀生,不偷盗,不淫,不妄语,不饮酒,不涂饰香粉,不歌舞观听,不坐高广大床,不非时食,不蓄金银财宝。这些李峰都知道,这位老僧人不会不知道吧。 “可是这个。”李峰指着汤里飘着几块的狗肉,香菜沫子,这个肉实实在在自己嚼着挺有嚼劲呢,这位东西难道是假的嘛。 “狗肉。”这下别说李峰惊讶张大嘴了,张兰觉着不可思议,只有两个孩子觉着肉香汤鲜很好喝的。 老僧人细细说来,李峰才知道了,这些斋饭只给香客吃着的,不过这个更加奇怪了,这些东西香客有几个在佛门净地吃狗肉。李峰无语着,见着老妈都没有再喝狗肉汤了。这会李峰觉着这个老僧人神神叨叨,说话做事,怎么都觉着有点那啥了。 李峰车子离开时候回头望了一眼,摇了摇头,这个老僧人真是有些奇奇怪怪了。“小宝,走吧。”车子开出老远,李峰摇了摇苦笑,这个圣德寺真正越加越想越加奇奇怪怪。老僧人淡淡的一笑,望着车子离开,转身走进房里,几个小武徒跑了进来,鼻子抽了抽,一个个端着木碗。 “师傅,今天的狗肉真好吃,可惜少了一点,下次,我多带一些。”老僧人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着,几个打扫的阶梯庙宇的小武徒美美喝完一碗肉汤,笑呵呵跑远。 李峰不知道这里可不是为这香客熬汤啊,不过是为这几个小武徒补补身体,这个算是福利,打扫寺庙四五点起床,这会吃点汤食补补身体,一会还要打拳做操之类的呢。老僧人随便开了玩笑,老人家有时候喜欢逗着别人玩乐。 李峰车子停靠下来,还不到中午,桃林小院里静悄悄的。面包车刚刚停了下来,一只小黑鸟,飞了。“吃饭,吃饭。”不用说小巴巴飞了过来,这家伙这些天学会了吃饭,吃饭,如今见着谁都叫着吃饭,吃饭的。 “这个小东西每天吃吃的,那天被人炖了,呵呵。”李峰心里挺担心院子的动物大蟒蛇这会有点像是吃多了,这些天没见进食,李峰还怕出事呢,查了些资料知道蟒蛇多半的月不进食都是没事的。至于大甲鱼李峰池塘里的莲藕挖了一半了。半边放了水,鱼苗李峰空间多着是,大甲鱼放进去,鱼虾够它折腾的,家里的有着肥仔,斑狗,小藏獒长的挺大了,这三个看着没人敢随便动弹。闪闪和毛球这两个小鬼精灵的,不知道偷偷的藏了多少的果子,松仁,核桃,一个冬天食物没啥问题,小黑熊,这些天吃的少了,大有冬眠的迹象。至于山老鼠,猪象两个小东西,吃的不多,只有鸡爪猪,小皮猴黑球,黑球有山楂,野果差不多了,鸡爪猪吃肉难办一点。不过好在这家伙吃鱼,水沟,池塘别的不多,李峰从空间里弄了不少鱼虾倒进去,昨天晚上,李峰空间里一半鱼虾清理出来,有上千斤鱼虾苗子随着倒了不少泉水,这玩意几个月至少翻好几倍,这些鱼虾够鸡爪猪吃一辈子了。 梅花鹿,后山四五十野鸡,几十鸭子不需要怎么照看,放养着,每天早晨喂食,晚上自己回来了。不需要太过的担心,草料山里挺多,梅花鹿不随随便便的跑远。家里有自己爸妈,李峰放心,明天出发,不知道北京那边怎么样了啊。 自己原先不少同事,如今还在不在北京了,大半年自己没有联系人家,只有几个不错的兄弟时常联系,前些日子,李峰找房子,医院打听事情都是一个自己带出来的小兄弟帮着忙。 <a href=&“” target=”_blank”>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