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私菜斗百万一桌(上)【拜求月票】 - 极品乡村生活

第四百五十四章 私菜斗百万一桌(上)【拜求月票】

第四百五十四章私菜斗百万一桌(上)【拜求月票】 第四百五十四章私菜斗百万一桌(上)【拜求月票】 ps:感谢看书的家伙001大大200打赏,感谢zippoi大大二张月票支持。圣堂 ……………… “是谁?”赵雅丽轻声问道,只见车重建满脸苦涩,摇头苦笑,无奈的打开自己门。“朱伯伯好。”赵雅丽见着来人脸色巨变,回头望了一眼两个喝的满脸涨红的醉鬼,无力叹了一口气。这下完蛋了,赵雅丽咬牙切齿的望着在朱正身后的朱可心和朱可光,这事一定是这两个小家伙捣鼓的。 “咦,雅琴,你这是?”朱正一进来闻到一股浓烈的让人窒息的酒味,李峰和赵雅琴可是喝了不少,李峰这人陪着喝了二瓶了,赵雅琴喝了一瓶多,两人眼睛已经迷离了。此时李峰身体里的白色雾气竟然自动的包裹着酒精,李峰一瞬间大脑清醒了许多。李峰眼角余光望见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手里端着酒杯向着自己这边走来,男子目光如同锋利的尖刀来者不善啊,李峰皱了皱眉头。 “朱伯伯,我姐喝多了,你看?”赵雅丽这会硬着头皮迎了上去,车重建不得不跟着,这次真的出大事了啊。朱可鹏可是一直对赵雅琴有意思,而且赵雅琴似乎没有拒绝的意思,可是眼前情景让人见着难免浮想联翩啊。 “没关系,这是李先生是吧,你看,本来是应该我们这些老头子做东的,没想着雅琴提前了。李先生,我们喝一杯。”朱正说着,脸上带着一丝笑意,可是在车重建和赵雅丽看来,朱正这人明显的不怀好意,此时的李峰别说认人了,酒杯都拿不稳。(圣堂)可是,李峰突兀的站了起来,端着酒杯稳稳当当的倒满白酒,脸上红晕依旧,眼神不在迷离清澈异常。“呵呵,老先生说重了,我是晚辈嘛,这酒本应该我敬你老。”李峰满满饮完手的酒水,连着倒了三杯,在车重建和赵雅丽不解,疑惑的眼神下,一个个喝了下去,手法很是怪异。朱正一愣,惊讶的望着眼前的年轻人,心里大惊,苦笑一声不得不喝完手里的酒,完全照李峰手法,三杯半满的酒水喝入肚子里。这人心里苦笑,自己这杯是一两半,李峰是一两,虽然自己长辈饮酒半数,可是真正说起来,自己真没占到半点便宜啊。 “好好好,年轻人勇气可嘉,不错,不错。”朱正看着李峰点了点头,心里却越加的警惕,自己本来能将一下赵家人军,可惜,此时眼前人一点没有酒醉之色,在看看李峰脚边的二瓶茅台,朱正心里大骂,这是哪里来的妖怪啊。 “过奖了啊。”李峰心里这会苦的和黄连似的,没成想自己身体里的白色雾气竟然突兀的包裹着全部的酒精,李峰清醒了,可是那啥自己的白色雾气可是消散了不少啊。李峰这会身体挡在赵雅琴前边,怎么说这个丫头因为自己。 “呵呵,爸,你看看他们不知道怎么的,这些菜太普通了一点。”朱可心指了指桌上的菜,淡淡说着,这一次菜是赵雅琴特意点,打算考验一下李峰,谁成想李峰竟然是峰高无风,赵雅琴一时间心情波动太大,尤其是李峰孩子事情,让赵雅琴心里越加烦躁。这会已经醉了,对于自己的原先的安排,完全是忘到脑后了,此时更是进入梦乡做美梦去了。 “粗茶淡饭,不错啊,李先生倒是高雅啊。”朱正面带微笑,似乎认为这些菜是李峰点的,素菜居多,即使荤菜最为普通材料,可谓穷酸至极啊。朱可心和朱可光,满是笑容跑到李峰身边上下打量了一下李峰。《》尤其是朱可光,更是肆无忌惮的望着李峰。“唉,小白脸真是可怜,只能吃这些没人吃的咸菜啊。” “小弟,怎么说的,这是人家境界高,不定这些盘子,碟子,碗筷是那年的古董呢。”朱可心纯纯的笑脸,轻声细语说着车重建和赵雅丽脸色一阵白,一阵红。李峰脸上依旧淡淡微笑,看着两个小屁孩说道。至于朱正此时也在观察李峰,李峰脸色不变,似乎说着话都是耳旁风,一点感觉没有。 朱正见着有点惊讶,难道这人天生脸皮厚,无耻之极之人,或是有可自己不知道的道理啊。 “呵呵,你是朱可心是吧,对了,你是怎么看出来这里古玩的,你能说说吗?我很好奇呢?”李峰一句话让一屋子人愣住了,眼前的普通的饭菜,普通的盘子,比起平时所用可谓寒颤之极点。 “什么,古玩?你在说笑吗?”朱可心翻了翻白眼,她心里很是不屑,这人倒是会顺杆子爬啊。 “小建,你去把老板喊来,我要买下这里的餐具。”李峰似乎没见朱可心脸色,李峰转头对着车重建说着,虽然说话跳动极其大,不过车重建见着李峰满脸自信,没有说话,对着李峰点了点头,跑了出去。不一会老板走了进来,听说有人买自己的餐具,老板有些吃惊,自己这些餐具自己清楚,这些都是十多年前从景德镇买来的普通餐具,至于说古董,别说老板真不相信呢。 “什么?餐具已经卖了出去,是谁买的?”老板一句话,不仅仅让李峰一愣,大伙也是惊讶的叫出起来。 “赵小姐啊。”老板指着熟睡赵雅琴,赵雅琴考虑倒是周到,深怕着李峰见着这些菜,心里气愤,或是没有雅量掀桌子走人,不仅仅碗筷,甚至地毯清理费用都交齐钱。一屋子人听得一愣一愣,李峰苦笑一声,自己本来心里惊喜无以复加的。可是这会,除了苦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小丽,这些调羹收起来放好,这些可都是好东西啊。”李峰再次叹了一口气,如是别人的自己还好意思的抢过来呢,可是赵雅琴的,李峰除了苦笑,一点办法都没有。 “李哥,你是说这些调羹是古董?怎么看不像啊。”车重建见着李峰点头又摇头,有点拿不准这个是什么意思啊。难道这不是古董,可是不是古董,这么小心谨慎做什么啊。 “切,故弄玄虚,这些不过是最为普通调羹,老板这些你在哪里买的?”朱可光是在看不下去了,老板没有隐瞒说着这些调羹来历。朱正听了皱了皱眉头,此时对于李峰这么故意玄虚的,心里有些怒气。年轻人不在乎富穷,可是这么拾掇些破烂当成古董,只为了自己脸上面子。这样的人朱正,这不想在这里浪费一点时间。 朱正这次邀请几个市里的领导,本来听说这自己最为中意的儿媳妇请人吃饭,本来想着过来看看。谁想到遇到这种破事,朱正一脸不耐,正想着走人,突然想到自己宴请还有一位古玩的老手,自己本来不想着和这个年轻人过意不去,可是想着自己一对儿女见着场面。自己可不能让这个看着满脸微笑,一副淡然的平静的年轻人得逞。 朱正打了声招呼领着朱可心和朱可光走出李峰几人所在的博雅厅。“爸,你不会真的相信那个李峰家伙说的吧,那个老板可是说了,自己是十多年前在景德镇地摊上买的。十几年,怎么可能是古董啊。他看他说的一桌百万元,哼,悦南盾那种傻逼国家钱嘛,以为我们是非礼病傻货啊。”朱可光不屑的撇了撇嘴,朱可心觉着这事如同骗小孩子似的童话故事一般。 “你们说的我都知道,你们高伯伯不是对古玩有些研究吗?一会你们说说,我想你高伯伯一定会喜欢呢。”朱正笑眯眯看着两个孩子,朱可心和朱可光一愣,对了,两个人对视一眼,哈哈哈大笑呢。 “爸,你说一会,我们揭穿李峰的把戏,你说他还有脸在雅琴姐姐出现吗?你说车重建和赵雅丽对那个李峰怎么那么相信啊。”朱可心颇为不解的挠了挠脑袋,两人反应让朱正觉着有点不解,这两个反应看出,这个李峰还是挺厉害的,至少在两人面前颇有些威信呢。 “这个可能是两人配合着李峰做戏而已,姐,你不要多少疑神疑鬼的。这个小白脸,真以为自己什么谁啊,哥也真是,我都给他打电话了,这人尽然有点反应都没有,笑呵呵安慰我,不要在意呢。爸,你说,哥这是怎么回事啊。自己不是挺喜欢雅琴姐姐的吗?我要是喜欢人,我早把李峰这样的小白脸,虫子打成猪头了。”朱可光说这朱正和朱可心呵呵一笑。“你哥性格稳当,你啊,算了,走吧,我们快点,一会你们说给你高伯伯听听。”朱正说话推开房门,富华厅比起李峰所在的小厅可以大多了,几乎是二倍大。 “老朱,你个老滑头,怎么想逃跑啊,快来来,这一杯,你可是要喝了啊。”这位是市里的林业局的副局长高明松,举着杯子笑呵呵让着朱正。 “好好好,我喝,呵呵,这不是有个小辈在这里,正好我出去见着多说了几句话。”朱正说话时候,朱可心跑了上来,抱着高明颂的胳膊。“高伯伯,你说为什么一个调羹可以值十来万啊,真是奇怪,李峰哥哥说是古董呢,可是我看就是个小白瓷调羹呢。” “什么,十万调羹,清珊瑚红和留白调羹不过小一万,十万调羹,我还真要看看去,在哪里,谁这样胡乱说话。走,可心,带你高伯伯看看,我倒要看看谁这么大言不惭的。真是无知啊,不懂不知道看看,十万的调羹,这东西随便能找到的啊。”高明松气的满脸通红,大声嚷嚷的,朱可心和朱可光对视贼贼一笑,自己爸爸真是老谋深算啊。 <a href=&“” target=”_blank”>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