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鱼把式【求票】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三百三十八章 鱼把式【求票】

第三百三十八章 鱼把式求票 第三百三十八章 鱼把式求票 ps:感谢maplecsu大大月票支持。台风总算要过去了,雨不下,风不吹了,总算不用提心吊胆了。 …………… 山坡地上,众人连连叫好,李峰等人到来的时候,早早围的水泄不通了。锣鼓喧天,人头攒动,主持人嗓子叫着微微有些嘶哑,看来这些唱戏的很是敬业啊。早早摆满酒水,一溜排的竹杯子满灌着自家的酿的米酒,度数不高,十多度微微有点甜味。可是你别看度数不高,后劲可不小,这玩意论竹筒喝,一竹筒至少三两,你看看多少道菜,三倍的杯数。 头一阵可就是四道菜,十二杯,三斤多啊。如是输了可是十二杯一口气灌下去,酒量差的一下不用下来了。李峰见李长风已经准备好了,红色的大木托盘。斗菜,只是最后一环接,开始鱼把式,这东西李峰只能看看了。把式学了一点,至于这些老鱼把式,如今年轻人真的没有几个会呢。 “啊,怎么跳起舞的来,这个有点的醉拳的意思啊。有意思,这趟来的太值得了。”大汉子光着膀子跳起粗野的舞蹈,配着鼓点,那个急切感,山民的彪悍扑面而来。 “小峰,这个什么舞,怎么看着有点晕乎乎。”路军见着光着膀子的一群汉子,有人无头鱼样子,真有点搞不懂了。李峰呵呵一笑,解释道。“这些本地鱼把式,开春捕鱼时候祭祀鱼神龙王爷时候跳,你看看是不是有点螃蟹意思,这一段是螃蟹舞,还有各种鱼虾动作,不过今天可能不会跳了。这个开场舞,两家人都是展示光明磊落,看看这些人只穿大裤头。一会还有了,这场斗鱼比赛快要开始了。”李峰小时候见着人跳过整套的太长了,至少有半个多小时,此时四五分钟结束了。 “下面有请二家的长辈上前,同饮一河水。”老太公在李福星搀扶下上前,路天霸见着老太公颤抖抖干枯手端起河水,撇了撇嘴,端起大碗一饮而尽。这个动作无比的洒脱大气,让人不用佩服这位老人。 “上鱼。”一声大吼,路涛端着一条黑鱼上前,路天霸接过菜刀,活动一下,快速的一条黑鱼削成鱼片。“请。”李峰一愣,这个路天霸真的有点霸道了,杀黑鱼,这是打算做什么,真把自己还当成黑道大佬啊。 “李峰这个做啥,怎么这么快吃上生鱼片了啊。”赵建国和路军可是听了李峰介绍,这个流程心里大致有数,可是此时,这一刀剁黑鱼什么意思啊。李峰摇了摇头,自己不太清楚,不过这绝对不是好事。 “你…你…你,路天霸,你欺人太甚,咳咳。好好好,我不信了。”“福星,准备鱼宴。”黑鱼以凶狠著称,路天霸杀黑鱼,这意思可是有点不地道了。虽说吊水楼是有点抢生意意思,可是俩家离着这么远,而且李家岗保护区为主,与水上人家以垂钓玩乐,全鱼席面没有多大冲突啊。 黑鱼传说,李峰想了想,有点疑惑,难道是黑鱼血,这个路天霸什么意思。李峰望了一眼,二爷,见着老人脸色铁青,这个怎么回事?杀黑鱼难道还有别讲究不成。不过看大伯满脸疑惑,这事看来不仅仅自己不知道,大伯这辈分的人不清楚啊。 “我这会子糊涂了,本地好些老习俗多少年不见用了,谁知道了啊,不知道这个什么意思。”李家是渔民出身,这个杀鱼,有点杀鸡敬候的意思。李峰觉着差不多这么一回事,却不知道,这件事还要典故的呢。 传说李家人来到李家湾这边时候这里还处在原始状态,不少地方是水洼,那个时候。外边天下已经改明换清,可是李家祖先由于对明朝的忠诚,虽说战乱已经结束,可是老李家依旧不远出去。为了生计,男人打鱼,女人种桑养蚕。日子虽然辛苦,可是依旧自在,突然有一天,大河里出现了河怪,死伤多人,整个村子充满悲伤。正是这时候,突然出现一个黑衣男子,脱下一身黑衣,化成一套软甲,拔掉自己牙化成鱼叉。渔民穿着软甲,拿着锋利的鱼叉,最终杀死了河里河怪。 至于那个黑衣人传说是洞府修行的黑鱼,为了村民不惜百年功力,脱皮,断牙。虽然这只是个传说,可是李家人一直这么流传下来的,对于黑鱼有一丝别样意味,只是如今少有人知道而已。这不黑鱼有时候代表着老李家,这个路天霸大众杀黑鱼,生吃鱼肉。这个可是很犯忌讳的,虽说如今村里人时常吃着黑鱼,可是当众杀黑鱼,尤其是仪式上。这件事是可忍孰不可忍,路天霸,做事太过霸道了。 “全鱼宴,不对啊,不是三冷三热,三汤二水嘛。”李峰一愣,这个全鱼宴,可不是一天能弄完了,那不是说要比试到底嘛?怎么回事啊?李峰可是知道的,全鱼宴要做三天,整个下来包括这个过盘的十六道,剩下还有三十六道菜,这个比试,可不是一天能完成啊。李峰觉着这个黑鱼肯定是大有讲究的。 “怎么了?”路军见着李峰脸色变得难看,关心问道,李峰摇了摇头。“没事,老大,你帮我看着点铃铛他们,我去后边看看,怎么回事?”李峰说完向着后边老火头那边跑去,这事情怎么越闹越大啊。 “这个路天霸,真是倚老卖老啊。”老火头听着李福星说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大怒,别人不知道,自己可是知道大众杀黑鱼对于老李家这是吃果果的挑衅,侮辱啊。这个是爷爷能忍,儿子不能忍,妈的,真以为我们老李家没人啊。 “火头叔,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李峰心里好奇,这位爷怎么气成这样,听老火头说完,即使李峰这脾气收敛不少,此时怒火冲冲,妈的,这人还是屁英雄。这个黑鱼,杀出了李峰火气,本来李峰还不想太过作弊呢。 “这事没完,火头叔,你先帮着看着点,我回去再去弄点菜来了,我不信了,我们占着主场能输给他们了。”李峰本来不想用空间里养着鱼虾,那样自己太过欺负人了,可是这次真的把李峰火气挑了出来。 “怎么,你小子还留手了,你啊,快去,我先停一停,这个路天霸一闹,我看这个头盘四道要放一会。”李峰点了点头,快速跑到船边,跳上去,回到河对岸,一口气跑回桃林。此时桃林一个人没有,正好,李峰拿了竹箩筐跑进院子。 走进空间淡淡香甜味飘来,香瓜飘香,不过此时李峰没有太在意呢。自己这个时候最最要的是捉鱼虾,挖莲藕,这下子李峰火气冲天。不仅仅鱼虾捉了,不少,莲藕,青椒,配菜弄了不少。 最后见着不行嘛,从茅屋里拿出一瓶午夜泉水,这次李峰可是下了血本。自己用比外边池塘里用稀释的泉水更高一个档次的鱼虾,莲藕,蔬菜,这样要是还赢不了,自己不活算了。空间里的鱼虾可是比野生鱼高一个半档次啊,自己原先用池塘鱼虾不过比野生鱼虾高了半个档次既可以帮助老火头赢了手艺高一筹的老觉头。 李峰骑着摩托车穿行在众多私家车空隙中,这次来的人还真不少。这个路天霸不会看到这边人多,让人认为我们这边对他们水上人家生意造成严重影响吧。哼,还真当成自己叱咤风云的时候,李峰心里冷笑,这次让你看看,我们老李家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车子停靠锁好,撑着船到达对岸,看着一竹篓的鱼虾,蔬菜。“火头叔叔,开始了没有。”“没呢,这不边上几个村的老人拉着架呢,这事有什么拉帮的啊。怎么这些鱼虾就是你弄得,我试试。”老火头弄了弄了条鲫鱼,几下弄出一片鱼肉扔进嘴里嚼了嚼,眼睛一亮。“不错,不错,多少年嘛,没遇到这么好的鲫鱼了,小子,你这养鱼的手艺没说的。这次,我不信那个老觉头还能做出花来了。”老火头可是资深老厨师,这个食材在他口里一尝,立马高低立下。 “鱼再好,不是靠你老做出来嘛,我帮你今天需要的处理剩下的养着。”李峰赶紧把今天需要用的拿出来,剩下养在吊水楼厨房里专门留着鱼池,背着老火头倒了些泉水。两人趁着这会空隙把新来着鱼虾处理一下。 “火头叔,二哥你也在啊。”李长亮这半大小子,李峰可是有不少年没见了,上次还是七八岁鼻涕娃,现在已经是个劳力了。“小亮,放假了,什么事,看你跑的满头汗。”这个小子小时候可是调皮的很,上学打架,拉小女娃子辫子,掀人家裙子呢。没成想上了初中,这小子成绩还不错,考上县里一中,如今大学扩招,考上县一中这样重点高中,只要不是天天睡觉考个大学还是挺容易的。 “没事,我太公爷爷说了,可以准备了。一会斗菜开始了。”李长亮还是第一次见着家里这么热闹呢。这次回来对了,在县里天天上课,多的背不动的资料,白天九节课,晚上三小时,真是一点空闲时间不见啊。 …… <a href=&“” target=”_blank”>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