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四大头盘【求月票】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三百三十七章 四大头盘【求月票】

第三百三十七章四大头盘【求月票】 第三百三十七章四大头盘【求月票】 ps:感谢虚拟岁月大大588打赏,感谢沙沙心美眉,美合子美眉,二位美眉月票支持。(《》) …………… “糖人是什么啊。”赵燕拉着丫丫小手,伸头看了看竟然不认识。赵燕是土生土长的城里人,又是乖乖女,平时上学回家。这些小巷子里的吃物一点不认识都是不奇怪。不过不认识不要紧,看着挺好看的,尤其是甜香味十足,看看边上的小黑熊急着抓耳挠腮。 “你们看小黑黑。”萌萌指着宝宝抱着小黑黑,小东西可是急坏了,屁股一扭一扭想要跑下去,眼睛瞪圆盯着糖稀锅锅,急切的小模样让一群大人孩子直乐呵。不同小黑,小皮猴眼睛一转,悄悄的从小铃铛的怀里跳下,偷偷跑到做糖人老人身后,从地上摸着一个吃完糖人扔掉的小竹签,悄悄在锅里一卷。 “哇,小黑球偷吃糖了啊。”黑球还没有走几步呢,身后彤彤大叫着,老人回头一看,乐呵,这个该淘气的小猴子,这糖稀拉出一条线。老人见着很是心疼,如今物质丰富了,不少人觉着糖人做的不卫生。这门老手艺面临消失危险,这位老人为了让人觉着卫生过关,可是很费心思的。吹唐人不用口,多半是问一问,人家是吃,是玩,吃的多半是画糖人,玩的才是口吹。不然用小气筒,老人研究好几年,此时用起小气筒虽然不如口吹,可是有模有样。圣堂最新章节这不此时就是用小气筒吹糖人,至于手上还带着薄膜手套。本来赵燕害怕不卫生,看着挺好的。 “妈妈,我要玩这个。”丫丫拉着妈妈小声指着罗盘说道,这个刚才萌萌玩了,只要二块钱转到什么拿什么,其中最贵的是五,十块块钱一个面人,最便宜是一块一个的小猴子。没有落空,每次还送一个糖豆。 糖豆各种颜色,颗粒不大,过去农村孩子打预防针,打针的阿姨都会带一把糖豆,那个小娃娃不愿意,或是打针苦恼,一个糖豆多半事情就解决了。本地糖豆是用甘蔗提炼制成的,颜色不多,只有白色和红色两种,全是纯正天然的色泽。味道甘甜,小娃子最是喜欢,李峰小时候没少吃。有些货郎拨浪鼓摇一摇,糖豆到,那时候一个月能吃一次糖豆那都是奢侈的事了。 李峰算是不错的,家里只有他一个孩子,宠爱集齐一身,即使如此嘛,每次货郎进山,至多买二毛钱的糖豆,别小看二毛钱,鸡蛋那时候三四分钱,一毛钱十多颗糖豆,二毛钱慢慢吃,可以吃大半个月呢。村里小朋友,李长林,李长贵,他们可是羡慕死了。不少孩子因为一颗糖豆可能会大干一架,每天能吃一粒糖豆,你绝对能成为大家羡慕的焦点呢。 “这个嘛,怎么玩啊。”赵燕望着如同游乐场转轮的东东,有点看不太懂的,只是上面一圈插着各种糖人,面人,有些颜色鲜艳,栩栩如生,做工精巧,丫丫说了,这些是不能吃的。而且还是价格最贵,要五块钱呢,小萌萌她们才不会买呢。不过赵燕觉着挺好玩,做成这样已经是工艺品了,能不能吃已经不重要了。而且五块钱在她看来已经便宜不像话了,这些面人做的极其精细,你看看头上皱纹,头发丝都能清晰可见呢。圣堂最新章节可见这个很是费工夫,五块钱,赵燕眼神闪亮,这个孙悟空做的正好呢。 “妈妈,你看转一下,红针指就可以了。”丫丫伸出小手拨弄了一下,指针正好指到面人孙悟空。老头笑呵呵摘下,递给丫丫。“小丫头运气正好,这个平时卖要五块的。这次只有二块呢。”丫丫见着妈妈付了钱,高兴着拿着孙悟空上下翻看,小丫头很是骄傲的挺起小胸脯,刚才宝宝和萌萌都没有转到呢。二颗小糖豆,丫丫分了一粒给妈妈。“妈妈,可好吃了,甜甜。” 赵燕觉着这个的东西真是挺有意思呢,这不忍不住拨弄了一下,母女俩的运气可真是好啊。“哇,妈妈你转到猪八戒了,好厉害啊。爷爷说这个十块钱呢。”可不是猪八戒做的最大,大肚皮,扛着耙子,有十多厘米呢。可是老人这里为数不多几个大家伙啊,宝宝,萌萌,铃铛,崎崎,彤彤羡慕望着丫丫,丫丫妈妈好厉害啊。“真的?这个怎么好意思呢?”赵燕一听人家买十块呢,自己给两块钱听不好意思的。 “呵呵,没什么,你看我这里多半是一块小糖人,平时还是不会亏本的。不过,你们母女俩这么好运气的可不多啊。”老人憨厚一笑,又拿出二粒糖豆给等着丫丫,糖豆很有嚼劲,甜蜜蜜的。丫丫小心用餐巾纸抱起来,当算带回去给爸爸吃。 “阿姨,真厉害,宝宝都转了好多次,都没有转到呢。”宝宝嘟嘟嘴,摸了摸自己口袋,铃铛小表姑分自己的十五块钱,只剩下五块了,一会宝宝还要吃肉馍馍呢。小丫头很是眼馋,当然最为眼馋的要数彤彤了,别人都转过了,只有她没有玩过。“妈妈,我们玩好不好,只玩二下,好不好?” 周晴见着女儿可怜兮兮样子,摸了摸彤彤脑袋。“不,我们玩五下,老人家给十块钱呢。彤彤,你玩吧。”可惜彤彤运气不怎好,前四次转了三次糖人,一次小面人,要是单买的话,只要五块钱。 “妈妈,你来转,我想要大娃娃。”彤彤指了指转盘上新插在原先猪八戒的位置的葫芦娃,有句歌唱的好,葫芦娃,一根藤上七个娃。这个是水娃,周晴,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转动转盘。 “停,停,哇,妈妈好厉害,老爷爷我的大娃娃,快给我,妈妈你看大娃娃,真好看啊。”彤彤抱着有些愣神的周晴大喊大叫,蹦跳着,太厉害了。周晴心里觉着太不可思议,自己真的转到了,十块一个大面人啊。真的不敢相信啊,周晴捂着嘴,惊喜不已。老人微微一笑,颇有意味的点了点头,脚边轻轻踩着下面一个竹板。 此时,李峰三人喝完茶,拍了拍手起身。“走吧,我们去看看,头盘这会要出来,我们去凑凑热闹。”李峰笑呵呵说着,路军和赵建国对于规则并不熟悉啊。李峰简略的介绍了一下,两人觉着这挺有意思的。斗菜,头盘四种家鱼,可是不同做法,鲢鱼头,草鱼身体,青鱼尾,鳙鱼要求做成生鱼片。虽说几个菜有了定式,可是越加的考验师傅的手艺。李峰心里倒是不担心前二个菜,可是青鱼和鳙鱼不是自己养的,即使同为野生鱼,可是老火头手艺与老觉头有差距这在第一次开门菜上已经看出来了,李峰担心倒不是多余的。此时老火头就有些急切,或许对于这场比赛太在乎,有着路天霸这位土窝窝英雄。这位听着路天霸故事长大的老火头,心里对于偶像的那一丝崇拜,让他多输赢看的特别重。 “你们这个斗鱼挺有意思的,每种鱼都用固定做法,每种鱼选着最为适合做法虽说鳙鱼做成生鱼片,我没试过,不过我想这是原因的吧。”路军听着李峰说着,这个做的菜,真是有点意思,鱼丝,鱼丸子,鱼尾巴红烧,鱼头做汤,最后还有一个生鱼片。而且是用鱼选定,只有发挥的范围不大,这可要各自的手里功夫了。 “咦,怎么,你们没去看比赛?”几个男人走下楼来,见着萌萌一群人围着说笑,竟然没有离开吊水楼多远。赵建国咦了一声,这人看到曾经熟悉的一幕。“这是糖人?真的是糖人,哈哈哈,这次来对了啊。多少年没见了,老师傅快给我一个试试。”李峰和路军见着赵建国异常的激动,微微一愣,路军对于糖人并不是多么在意,小时候吃过几次。不同的赵建国小时候生长在农村,七十年代末,八十年年代初,物质缺乏的时期。那时赵建国比起李峰他们还要清苦呢,一年吃一次糖已经不错了。 每年压岁钱不过五分,一分钱二个的奶糖除了春节大人心情买一把,很少见过糖。可能最多的糖人了,那时候可以用家里的物件换糖人,米,玉米棒子都可以。只是那时候谁家没有多余的余粮,少有人为孩子去换糖人。赵建国家不算富裕,只能躲在边上看着别人吃糖,自己流口水。 长大,挣钱了,每每想起还颇有遗憾,如今见着,心情激动再说难免的。“呵呵呵,还是那个味啊,师傅,你这手艺真好啊。”熟悉的味道有种流泪的酸楚,童年的贫瘠,让赵建国早早下了决心改变这一切,如今自己成了城里人,娶了城里女人,有车有房。赵建国此时感慨良多,生活原来已经改变这么多啊,只是这糖人味道依旧啊。 李峰能体会赵建国的心情,没有在那个年代生活人很难体验出一顿饭的具体意义。李峰买了二根,递给老大路军一根,细细品味不仅仅甜味,还有曾经各种苦楚,在甜味中慢慢淡化。 <a href=&“” target=”_blank”>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