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冒泡的不一定是鱼还可能是草【二更求票】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二百八十六章 冒泡的不一定是鱼还可能是草【二更求票】

第二百八十六章冒泡的不一定是鱼还可能是草【二更求票】 第二百八十六章冒泡的不一定是鱼还可能是草【二更求票】 ps:感谢尹尚贤大大,虚拟岁月大大再次打赏,感谢逍遥123q大大再次月票支持。(《》7*今天推荐票少很多,加更没戏了,舒了一口气,又叹了一口气。名窑终于明白小说要小白,情节要狗血。 …………… “冒泡有什么奇怪,可能是鱼呢,小鱼小虾最喜欢冒泡。”高晓松撇了撇嘴,觉着这人有些小题大做,自己还是离开点,这地方有些危险,主要是两人拔紫袍人草小苗子,弄得和五十只水牛踩过似的。其中李峰为了掩饰自己的偷偷嘿嘿掉的人草的原因故意为之,至少出了问题有高晓松这人挡着。 李峰见着高晓松离去,嘿嘿低笑,唉,这棵树太大了,要是自己一个人见着搬回家送给宝宝,这丫头一定喜欢,算了,小人草说不定这丫头更喜欢呢,小巧可爱啊。铃铛一棵,宝宝一棵,崎崎男孩子就不送了,对了萌萌,这丫头可不能忘了。 李峰想着自己空间扔了多少棵人草,细细算来,自己真是太狠了,十五棵自己弄了十二棵扔进空间,大衣口袋还有一棵,只留下一棵独苗苗,如是张田教授知道了。不知道了会不会气的脑淤血,或是扑上来咬自己一口呢,唉,没办法啊,孩子太多,总要多照顾点啊不是。李峰见着水池边冒得泡泡,仔细观察,原来是白色根须上冒出来,这点李峰颇为惊讶。不同于别的植物,李峰很少见着,植物一直吐泡泡。李峰那啥四处看看,那群专家离着自己这里远着呢。探照灯的余光比起蜡烛多有不如,尤其这里几根石柱遮挡眼力不好,可能啥也看不到。《》只有伸手不见只见黑夜,李峰手电照射着,沿着小白根一点点捋着,竟然是岸边的红紫色的小草。李峰轻轻一拔,小草轻轻拔了起来,白色的根须有一米多长,好在这里沙盐地。李峰正想着观察草根,可是觉着脚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李峰吓了一跳,手电筒灯光一照,李峰愣住了,整个眼睛瞪的老大。 “我去,怎么可能啊?”李峰见着脚边的小草抽出根须,慢慢的圈成一圈,几个主根伸出拉动着向着远处移动。李峰傻了,不过没多想,手里的吐泡泡草扔进空间,赶紧着拿着手电捉草,一个,二个,三个,李峰忙活好几分钟总算会把周围跑路的小草捉了干净,至于多少棵。李峰没来得及的数,弄完这些,这人有些心虚的望着远处,好在这帮人在忙活着黑色莲花的事情,这里伸手什么看不见的地方。李峰有寻找了一遍直到一棵吐泡泡小草不见,这人舒了一口气,赶尽杀绝绝对是隐藏自己最好方法。 李峰觉着这个小草还别别说,挺好玩的,听说过跑路树,不过这样的小草,如同动物似的还是第一次见。虽然慢的可以不过挺有意思,李峰想着在自己家院子栽种些,不知道这些小东西会不会偷偷跑了呢。 “那个人参偷跑的事不会是真的吧。这些小草都可以逃跑,说不定有那么一两棵人参非主流呢。”李峰小声嘀咕,乐呵呵,哼着一首乡间小曲子,心情美好的棒棒跳。 “什么事,这么高兴,说说啊。”高晓松见着李峰迈着轻快的脚步迎面走过来,有些疑惑,难道是发现什么好东西了。 “别说,不用你猜,我又不是某人和小孩子似的,我发现了中华鲟,怎么样我们一会插一条煮着吃。”李峰说的声音不大,可谁知道那啥离着三四米的专家还是听见了。(《》)齐齐转头瞪着李峰,几个老教授对视一眼,难以掩饰眼里的惊喜,溶洞,冰洞这些对他们来说出来彰显一下自己能力。可是对于研究没啥多大左右,除了宋教授,可是中华鲟不同啊,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如今濒临灭绝,如是在这里发现中华鲟鱼群,那可是轰动整个省市,甚至国家都会关注这件事啊。 “在哪里?快带我们过去,快啊,别愣着啊。”孙教授这时候不顾自己不久前还对李峰很不感冒呢,拉着李峰手,满脸渴望,如同向着大人要谈过的娃娃。李峰见着鬓角发白的老人家,心里一下子就慈悲了,心说算了,算了,大人不计小人过,自己还年轻记了太多仇,有些不划算。自己闹腾好几十年,每每想起洞洞就想起这段不愉快事,不是郁闷嘛,老人说不定十年八年嗝屁,自己跟着受罪不是。 年轻时候,李峰打定主意不记仇,当然不记仇,那个报仇很有必要,所以李峰口号是,没有蛀牙,这是肯定,不然喊不出口号:今天仇今天报,留着明天一份闲心晒太阳。伟大人生,李峰深吸一口气,憋了憋,花费十分钟没到,总算吸了一大口气。“我开玩笑呢。”“你……。” “呵呵,我上一句是开玩笑,走吧,中华鲟我在水潭边见着,一条一米多长的,大家伙,可惜手里没有鱼叉。” “你,小子,算了,看着鱼的面子,我不和你计较了。”孙教授心想这家伙如是自己孙子,自己绝对化身成sm女王,用沾满四个川辣酱的鞭子狠狠抽一顿。这人说话能让吐血,而且是极其记仇啊。 “你们把探照灯打开,这边,你们,水潭这里?”李峰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大黑影,边上一群大大小小鱼儿,其中最大的那条最为引人注目,中华鲟,没错,是它。“老孙,真是它啊,不过这里是咸水,怎么会有中华鲟呢。”宋教授搞地质的,对于本地的保护动物,知道些,可是毕竟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了解有限。 “呵呵,这些你就不知道,中华鲟和江豚有一点相似,逆流而上,不过江豚可以在淡水里生长。中华鲟多数还要回到入海口生活一段时间。所有对于咸水,如同海水一般,中华鲟是适应的。”孙教授研究主攻是昆虫了,涉及一些动植物,尤其是江淮市区域内的动物,这人还是做了详细的了解。 “老师,我们是不是要布置捕捉中华鲟,你看,我们这里的渔具这次没有准备,只有鱼竿,饲料。”几个专家水潭边指指点点,助手和学生准备着,探照灯的灯光一打起来,四周的明亮多了,不用说,不一会有人发现了紫袍人草。张教授不用说研究植物的,这会二话没说,哪里还管什么鲟鱼的。这里又是一株奇异的花草,可是四周的情况,让他抓狂,凌乱的脚步,一棵歪歪斜斜的小苗子,不用说有人先他们而来。学生和助手,那会子都在帮着着架设铁丝,不可能来这边,只有二个人,李峰和高晓松,至于谁的嫌疑最大,不用说张教授狠狠的瞪了李峰一眼,不过有这棵大的如同树苗的人形植物已经足够了,小心翼翼的把四周围起来。小树苗挖了出来包裹好放进的箱子里,这时不忘瞪一眼李峰,让助手拿了个包装袋,里边有配置好的营养液。 “呵呵,谢谢张教授,你也给高镇长一个,人家可是为了孝敬家里长辈的的,可不能死了啊。”李峰见着高晓松在边上幸灾乐祸,很是舒爽,自己似乎成了背黑锅的可怜小阿三了。日了,挺得意啊,挺美啊,我看你这下还美去。 “什么,你们俩,算了,小刘再给一个给高镇长。”张教授一愣,摇头无语,这两人,高晓松挺不好意思的,自己怎么说还是官员,这么偷偷摸摸是有点不好意思。李峰得意望着满脸讪讪的高晓松,得意笑啊。 “你太没有义气了啊,出卖朋友,卖友求荣,简直是新时代的汉奸啊。”高晓松包裹好,扎起来,装进大衣口袋里,对着李峰进行狠狠批斗。当然了,李峰不是吃素长大,天天鱼虾,尤其是小龙虾,大钳子可不是盖的。 “你还好意思说,你刚才幸灾乐祸,祸水东引,作壁上观,你丫好不到哪去,大哥别说二哥。走,我们看看能不能借他们钓鱼竿用用,这些啥人啊,什么都带了,人才就是人才啊。”李峰两人很是无耻的在别人忙着团团转的时候,弄了几条鱼,洗洗,做了鱼肉火锅,反正的燃料还有不少,脱水蔬菜还很多,两人弄了小碗,李峰摸出雄黄酒。这边无人的吃喝起来,这地方太冷了,最是容易饿,中午吃着消化了,这时候肚皮打鼓啊。 “你说,我们是不是先出去,你看看现在都三点多了,一路出去,最少五点多吧,再耽搁,晚上住着了。”李峰边吃,边说,两人终究不是搞研究,没有那个精神,喝着鲜美的鱼汤,小酒一喝,全身暖和,浓郁的鱼汤飘啊飘的飘进众人的鼻子里,直冲脑门。这些人肚皮开始咕咕叫了。 “算了,今天我们就到这里吧。”宋教授见着自己几个学生心不在焉的测量着石笋的高度,有些无奈,摇头,这两人,真是,望着十米开外,如无旁人的吃喝的李峰和高晓松,宋教授真想过去一人给他们一脚。“宋教授,来碗汤,喝点酒,你看我中午都忘了,我还装了一瓶药酒呢,本来还是有啥蛇虫鼠蚁的,谁知道这里这么冷,连条蛇都没见着。” 宋正望着李峰,真心佩服这个年轻人,真是睁着眼说瞎话啊,什么忘了。我们都看见你们俩凑在边上喝了几次了,算了,有的喝就不错,可是一接过酒瓶,郁闷了。不是空,但是不多了,差多一两。这个太少了,怎么喝啊,宋教授,颇有些我无语。正在这时候,李峰听见外边有声音。 “怎么回事,这里还有人啊?不会是野人部落吧。”一个年轻人颤抖着说道,惹得李峰狠狠的鄙视了一番,这声音有点耳熟,对,是她啊。她们怎么来啊。 <a href=&“” target=”_blank”>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