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胖子的计谋【三更求票】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二百六十六章 胖子的计谋【三更求票】

第二百六十六章胖子的计谋【三更求票】 第二百六十六章胖子的计谋【三更求票】 ps:感谢八云尘大大打赏,评价票,感谢張阿丹美眉的月票支持。(《》7*尽全力赶出第四更,有给力,有没有,大家有票给名窑把。拜谢了。 ………… 李福星这几天日子过着舒爽,每天的在码头溜达一圈,整天好心情,没人的时候,不时嘿嘿得意笑几声。惹得他家婆娘认为这人撞邪了呢,差点没有去王家村请神婆老娘呢。这么梦婆,可不行,谁知道她这么一说,李福星差点没大巴掌扇她几下。“谁梦婆了,我这是高兴,高兴,知道不,每次看着对面的老憨子得意,我心里就不舒服。真是,这个憨货不过运气好点,得意啥劲头。” 这不早晨吃完饭,在码头溜达了一圈的李福星,这会得意洋洋的哼着小曲子,在家里弄点着小酒,吃着花生米和豆干,不知道谁说的,豆干和花生一起嚼着有牛肉味。至于有没有,这人哪里管,喝点小酒,听着同样的薛刚反唐,单田芳老师的沙哑低沉的声音极具穿透力里。可惜,眼见着今天的三集联播要结束了时候。门外老根头儿子,急急忙慌的跑了过来。 “大叔,你快去河滩看看啊,老憨子闹牛脾气了,要把码头给砸了。”老根头的大儿子李长风,这会儿急的满头大汗,自己拿出这几年的打工钱,三万多,可是自己全部家当,自己还指望着赚钱了娶媳妇呢。可是这会如是码头不修了,自己着半拉的工程,投进去的钱,怎么办啊。(《》)码头拓宽,加固,这个吊水楼基座已经完成大半了,这可是要命的事啊。这不李长风急急忙忙过来找自己的叔叔,这可是自己亲叔叔,若不然自己怎么会听着话,一次把自己的全部身价全部入进去啊。 “什么?你说什么?难道是老憨子看出点什么来了,不能,如今你那里才出了一个基座,按道理至少后天才能看出影子来哦。走,我们去看看,这个老憨子到底打得什么主意。”李福星穿着皮鞋,装扮可比李福奎要整齐多,见着自己大侄子满脸惊慌,这人乐呵呵拍了拍肚皮、“没事,码头砸不了,你这心就放进肚子里吧,你叔我早就想好对策了。”李福星这人可不傻,相反很聪明,自己这边动静肯定瞒不住的,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两人来到河滩码头边,这边老根头李福根微微有些罗锅,这边见着自己家兄弟过来,心气足了许多。小船早早等着呢,几人一上船,船桨轻轻一磕大青石头,小船缓慢的向着李峰这边驶来。别说老根头这老渔民手艺真不是随便吹嘘的,你看人家驾船的稳当劲头,周围十里八乡的没几个人比人家强呢。 李峰暗暗点头,如是这人摆渡,自己倒是不建议铃铛坐船过河,比起的骑着小摩托这个方便平时随着二孩,琳琳,丫丫,二娃几个孩子,有个照应不说,在学校有人玩,不然每天孤零零一个人,李峰见着不放心啊。 “你还敢过来,你说,你们是不是打算建农家乐,还是那个竹楼,你们不会想着我们这边一样吧。”李福奎见着三人上岸,开门见山,说出自己知道的,想给几人一个下马威。李福根和李长风,脸色一变,有些苍白,人家猜到了,这可怎么办啊。两父子有些手忙脚乱,不知所措,齐齐回头望着李福星。 “呵呵,既然你们看出来,我还说啥,你说说,这水库不是你一家的,好处不能让你一家占了吧,我们那边的环境不比你们这里差多少,你们把树林杂草枝条清理了。圣堂我们那边也能,做的一定不比你们这里差,再说了,你们这里山坡地用了大半,你难道还要在去狮子林的山坡建竹楼不成。”李福星做了不少功课,周边地方谁不是熟熟的记在心里,这里最好的一块建竹楼地方可不就是去狮子林那块平坦的山坡,只是距离远一点。 李福奎上次开会还说起这事呢,虽然远点,不过建成后,修一条小路过去,一里多路算不上么不是,可是没想到李口子率先打算在河滩对面山坡建设竹楼,这样一比,狮子林那片可就差远了,人家靠近村子,出门方便,左右都是山村,谁愿意跑远地,荒凉处啊。李家岗的一群人脸色巨变,这些轮着他们吃惊了。 “你,你这是抢…赤*裸*裸抢劫。”李福奎气的鼻子满眼,嘴里喷火,眼里闪光,可是面前的胖子微微一笑,不加理睬。李峰心里小小佩服对面的人,人家不算啥阴谋了,房子要建设,肯定曝光,人家没打算隐瞒,人家那边一开工,李福奎的想法完全没有实现的可能了。 “抢劫啥么,这都不懂,这是公平竞争,啥么市场经济的需要,你个老憨子懂个屁。”李福星特别的得意,这一仗自己完胜,这个老憨子以为几次运气还真以为自己多厉害啊。李峰见着大伯吃亏,暗暗提了一句,这个码头的事情,怎么说主动权还在自己这边。“哼,你别想美事,我们这边码头绝对不会开的,我看有几个人过去。” “是嘛,我可是和镇长说好了,镇长还说过些天码头建好了,剪彩呢,我可是帮你说了不少好话。镇长直说你这人大公无私,什么,要是着码头不开,你说,镇长找上我,我怎么说啊。”李福星一说,李福奎愣住了,这人太狡猾了,这些事早早安排好了,只等着自己一村人往里边钻,太坏了,李福奎气的全身发抖。指着李福星,愣是说不出话来,这个时候李峰见着老根头爷俩得意扬着脑袋,微微一笑。 “爸,你说我们在码头建个吊水楼怎么样,生意不会差的吧?”李峰说话声音虽然低,可是众人都是听在耳朵里,李福星一愣,望着李峰没说话,而老根头和儿子李长风脸色一变。 “不行,我们已经开始建了,你们绝对不能再建了,不然,我一把火给你烧了,不对,我砸了它。”李长风可是怕的心脏都快停止了,如是这边建了吊水楼,自己那边还会用生意嘛。这是不用想,这人算是没读多少书,这点浅显的道理还是懂的啊。李家岗这里可是占据着人和,如是加上地利,那么自己那边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不沾边,怎么可能竞争的过。 “你是李山家的?”李福星望着李峰问道,见着李峰点头,这人长叹一声。“上过大学的就是不一样,这出的招真是损人利己,一点不给人活路啊。”李峰咳咳两声,差点从码头上摔倒水里,这位大叔,你说话也太那个了吧,自己不过随口提提,有你说的这么狠嘛。自己什么时候成了老奸巨猾,心狠手辣的腹黑一族了啊。 “小宝,你说得对,怎么,你们能建吊水楼,我们不能建,对了,你是老根头家的吧,这孩子说话不着调,放火可是要蹲大牢,吃牢饭的。”李福奎觉着这边占着一丝上风嘛,心里高兴,可是没见着李福星铁青着脸,虽说这些对于自己的竹楼建设没有影响,可是自家的生意可就黄了啊。 吊水楼可是有自己三成股呢,这样是没生意,自己不是赚不到钱了不是。这边李福星心里合计着怎么做,能扳回一城,李福奎这边想着怎么才能从竹楼上分一杯羹。两边人各有自己心思,李峰见着觉着挺是好笑,闹腾如同二个国家似的。 李峰见着挺没趣,最后说不定闹腾出互相让一步的戏码,李峰这边正想着,李福星提议李家岗这边入股四成,这样两家不伤和气,至于竹楼给一成李家岗干份子,这样算起来。虽然李家岗流失了一些客人,总体对于村里没啥损失,当然三家农家乐可能受到不小的波折。不过只要味道好,客人肯定会认着牌子的,这让也让李家岗几家小的农家乐更加的精益求精不是。李峰摇了摇头,这里没有自己的事情,自己还是回去侍弄自己树苗去吧。李峰接近桃林时候听见小飞飞的吼叫声,赶紧跑几步,只见这毛球领着闪闪和黑球小猴子在葡萄架子上争斗呢。李峰一看,不用说,这俩家伙一定为这葡萄的事,小猴子可是把葡萄架上的葡萄当成自己的口粮。李峰摘一串,这小东西都要闹腾半天,别说毛球了。今天毛球没有领到核桃呢,所以在桃林和闪闪玩耍,一边等着李峰回来,谁知道等着等着闪闪肚皮饿了,毛球作为闪闪的男朋友,当然不能让自己女人饿着肚皮不是。那要是说出去,多丢鼠脸不是,毛球嗅了嗅,闻着葡萄,味道那个香甜。 毛球对着闪闪叫二声,二个小松鼠快出的从院子外跑进院子里,几步上了葡萄藤,摘了几个熟葡萄给闪闪的毛球,听有些男人风度,可是风度没保持多长时间,小猴子黑球一把把毛球扇到地下,摔了一个跟头,这下毛球不愿意。自己在女朋友面前丢了这么大的人,作为男人,不对,作为男松鼠,是可忍孰不可忍,这下二球打了起来,小猴子别看这小,先天优势明显,人家的胳膊长。一顿猴拳打的毛球找不到北,闪闪这下可是气坏了,这猴子太坏了,竟然当着自己面这么扇自己男朋友,火了。 松鼠夫妻大战小皮猴,打得昏天暗地,李峰一把把小猴子提留下来,只是毛球闪闪,一鼠一个核桃,赶了出去。 <a href=&“” target=”_blank”>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