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人去楼空和杀虫树苗【求票】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二百五十七章 人去楼空和杀虫树苗【求票】

第二百五十七章人去楼空和杀虫树苗【求票】 第二百五十七章人去楼空和杀虫树苗【求票】 ps:感谢八云尘再次打赏,评价票。圣堂明天星期一了,求推荐票。这个不要钱的,别的不敢求,或许是情节不好,或是自己的水平有限,订阅差的让人心寒。不说了,每天万字更新,连续快一个月了,不说比别人多,可也不差不太多吧。看在更新的份上,投点不要钱票,行吗? …………… 蔓颖和李小曼领着两个孩子走了,不仅仅如此,萌萌爸妈的到来,预示萌萌即将回到北京。八月下旬,眼见着开学的时间到了,铃铛很是不舍的拉着萌萌不愿意放手。两个孩子在边上抹眼泪,看的李峰微微有些伤感,没有了萌萌这个小淘气,自己说不定不习惯呢。 “今天,在我家吃吧,小萌萌这一走,我们还真不习惯呢。”张兰挺喜欢小丫头,平时小丫头嘴巴可甜了,胖嘟嘟的十分可爱,谁见着都要捏捏小脸蛋。时不时说些逗乐话,尤其是自己小外甥女,刚开始来着多封闭孩子,这些日子要是没有萌萌这丫陪着玩闹。张兰还真不知道怎么着好呢。 李峰这边准备的不少吃的,玩的,打算送给赵小萌,不过见着这丫头拾掇自己的东西的场景,李峰最后只是给这丫头装了几个西瓜,酥瓜,葡萄,刺鸡头米这些吃物。实在这丫头的东西太多了,你看看她爸妈瞪大的眼睛就知道。 竹制的花车,竹鸭子,竹雕,贝壳,石子,草神塑像,各种的小玩意,草珠子,骨节脆,毽子,小人书,衣服,整整三大箱子。看着赵东升,一愣一愣,自己儿女,这是打算把屋子搬回家了,看看,这丫头提溜着鸟笼子,里边还装着小鸟,本来这丫头还想着把鸡爪猪带回家给自己认识的同学看看呢。可是萌萌妈妈坚决的打消了这丫头的主意,小区不让养动物不说,而且这么丑东西,别吓坏别家的孩子,人家可没有这丫头胆大。 “叔叔,小窝窝给你吧,你可要记得喂它哦,下次萌萌回来看它的。”至于小窝窝真是上次李峰几人捉的最大一只田螺,这丫头一直没卖掉,自己养着,谁知道养的还真不错,没见着瘦小,至少李峰眼光,里边肉还挺多。(《》7* “放心吧,毛球,小白,大黑,叔叔会把它们养的胖胖的,下回你过保准不认识它们了。”李峰揉了揉小丫头脑袋,梳理整齐的头发弄得如同鸡窝一般。“叔叔,还是这么坏,怪叔叔,萌萌,走了,你要想萌萌哦。”小丫头告别李峰,抱着小铃铛,两个丫头抹了好几把眼泪,这才恋恋不舍的上车。 “再见,呵呵,下次来,记着多准备点好吃,铃铛再见,下次姐姐来给你带最好吃零食。”小青抱着一个木箱,里边放着真是贝壳船和草神塑像,车子缓慢的开出村子,在路口拐角消失。 李峰郁闷,小青这丫头让自己准备好吃,没想着给自己带点啊,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走吧,铃铛,我们回去吧,明天,我们去学校看看。别瘪嘴了,擦干眼泪,过一段时间,哥哥带你去首都看萌萌去,那时候你住她家,让她陪你好好玩。”李峰摸着铃铛的小脑袋,自己心里微微失落了,萌萌这一走,似乎觉着一下少了不少人。李峰坐在院子里,喝着茶,总是觉着今天的凉茶苦味比平时浓很多的。 “算了,做活去。”院子里活还没做呢,小野鸡棚子前两天的雨水弄得有些走形,还是着小鸭子的饲料还没准备呢,这人一忙起来,这思想就简单许多了,搭建好棚子。这边有剁碎青菜,配着饲料,蜗牛碎片,小鸭子这时候还小,李峰加了些泉水,毛茸茸的小东西特别可爱。 李峰端着碗喂了一边随手放在一边,扛起起铁锹,想着池塘边的山坡地还没整理出来,这时候没啥事,天气不热,正好趁着时候弄出来。 山坡地说起来不算山,只是山脚的一块高地不平的低矮得田地,泥土深度大,不比山石山。这边的杂草树枝藤蔓早清理,边上一小块已经整理好了,这会李峰开始整理中间比较大的地方,看样子,三天功夫差不多了。 正当着李峰把一个大点的土包挖开,泥土向着低洼的地方甩去的时候,桃林传来一阵狗吠声。“怎么回事?”小飞飞的怒吼声夹杂着小鸭子的嘎嘎嘎叫声,猴子的唧唧声,难道是小猴子偷吃鸭子呢,不可能吧,李峰一愣,想了想这个小淘气什么事了都是有可能的啊,赶紧扔下铁锹跑过来一看。《》李峰,一愣,小猴子蹲在桃树上,手里端着的小铁碗,不时的往着地上的鸭笼子里撒饲料。难道这小东西想要喂鸭子,蹲着摸了摸小飞飞让它去一边玩去,小家伙舔着李峰手,小脑袋磨蹭几下,对着黑球一阵咆哮,仰头挺胸跑去走小黄虎的晦气去了。 小猴子黑球见着威胁消除,几下从桃树上跳了下来,这东西倒是机灵很,把小铁碗塞进李峰手里,对着远去的小飞飞一阵比划,李峰开始没看明白,不过最后看出点什么,这家伙又是指着小飞飞,又是指着自己手里的碗,不时点着小鸭子。这家伙实在告状啊,小飞飞偷食小鸭子饲料,可是这东西怎么把自己嘴边沾着的饲料沫子擦干净啊。贼喊捉贼,李峰觉着猴子是不是快进化成人了,这么聪明啊,倒打一把,告黑状,真眼说瞎话,人才啊。 “去,别捣乱了。”随便喂了次鸭子,李峰打算在去整理山坡地,不过这回有些口气,打算进空间拾掇几个梨子吃,大半月了时间,空间里的梨树接着拳头大梨子,李峰还没吃完一半呢,好在小茅屋似乎有延长保鲜作用。走进卧室关好门,进入空间,本来摸出两梨子就想着出来的,谁知道李峰见着茅屋边的小土堆竟然比前些日子大了三四倍,这可真是奇怪了,难道是土堆还能长大不成,围着转了几圈,这人没见着有什么奇怪的,完全如自己刚才挖的土堆,平平常常,只是上面有棵树苗,这树苗有些奇怪,李峰从没见过叶子是四方形的树苗。 “什么树啊?真奇怪。”李峰暗暗嘀咕了一声见着没有别的发现,在池水边洗了洗梨子,咬了一口汁多味美,似乎比开始好吃了一点。李峰越加觉着空间有些异样,只是说不出来的感觉。 “算了,想这么多做什么啊?”走出空间,李峰暗暗思考空间变化的好坏,心里掂量一下,自己这些家当和空间关系,算着多数还是自己的,不管了即使空间消失了,自己影响不大,自己如今是有孩子的人了。一辈子大事做了,别的什么奋斗不奋斗,传宗接代这么伟大的事情自己完满完成了,李峰走到哪里都觉着这有些小伟大,一想着自己可爱的小宝宝,大头儿子。这人总是不经意间留露出一丝笑意。 “咦,这家伙怎么呢。”李峰这不刚走出院子,见着桃树下小猴子在蹲在鸭笼子边上,不知道做什么呢,李峰悄悄走近一看,这东西,既然在学着自己喂鸭子,只是时不时往着自己嘴里塞点,这小东西。 “黑球。”李峰突然出现完全把小皮猴吓得愣住了,随即小东西小碗一扔,抱着小脑袋,屁股一撅起来,怎么有点像萌萌做错事的样子,既然如此。李峰没客气对着小屁股来个二下,小猴子泪眼汪汪的,大的如同岛国漫画式的大眼睛占了脸蛋三分之一不止,黑黝黝的满是可怜,装的还挺像那么一回事。这小东西模仿能力真不是盖的,萌萌的无敌绝招,这小不点学去了至少五层的功力,这才几天啊,绝对是天才级演员的料子,可惜是只小猴子的,不要什么北影,上瘾啥的嘛,还不是随便混混。 “不要装了,下次再弄,我给你扔进铁笼子。”李峰一说铁笼子,这小家伙全身发抖,上次不小心掉进了大黄虎的笼子里,如不是李峰发现的早,这小东西早被咬死了。大黄虎虽然对自己依旧不客气,不过那天还是给了自己点面子,当成自己回报也是不小的,三条一斤左右的空间鱼。 并且用最好的泉水给小黄虎调理身体,时间不长,小东西变了一个样子,毛发越加的顺溜,皮包过头的状况有了初步好转,照着现在情况,不要一个月,小黄虎就要成为小胖虎了。李峰这时候见着瑟瑟发抖的小猴子黑球,有些得意,这东西完全是个淘气的孩子,你不能一味的给好脸色,时不时威胁一下,还有好处的。 “唧唧。”黑球和着小爪子学着人拜了拜,李峰觉着小东西挺有意思,扔个小点梨子“吃吧,别乱捣乱了。”李峰吃完水果,又开始挖地填土,热火朝天的一干就是三个来小时候。知道众位的大太阳实在是太热了,这人才收拾工具,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正准备回小院子吃饭呢,林颖几个人过来了,几位市里专家总算是来了,上次的杀虫树的事情,李峰一直惦记着。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专家还长时间没了音讯,李峰这时候不抱希望的时候,这些专家又来了。 “张教授你们可来了,不知道杀虫树实验有什么成果没有?”李峰虽然对发现生物种没啥么兴趣,不过对于那些可以麻醉最终杀死虫子的分泌可是挺上心的。 “唉,这棵树属于樟树一种,不过分类不清楚,算是一种新物种吧,可惜我们实验室想要培育新树苗遇见不少问题。要说成果还真有一点,这种书的分泌的汁液,对于虫子有致命的吸引力,汁液不仅仅味道香气浓郁,而且有麻醉神经系统效果,属于神经类毒药,不过奇怪的是对人体竟然没有效果,这东西对身体无碍。”张教授上次过来带走着很大一段枝条,本来寻找种子失败,只能进行扦插实验,可惜没几天这些枝条全部枯死。让几位教授有些傻眼,这让几人对于这种树木推广计划落空,要知道一种新的树种,尤其是杀虫树,做的好了,可是有很高的经济效益的。 可惜,实验失败,谁知道今天林颖打电话时候提到一句,李峰已经培育出杀虫树树苗,这下几个教授坐不住了,至于,李峰听着这么一说,心里一喜,看来这东西还真的有经济价值。自己如今最缺什么,缺钱啊,如是自己利用这次的机会,或许有一笔不错的收入。当然李峰不会傻得吧唧的把自己的树苗平白无故的送人,什么专家教授。这人心里可不管呢,自己没做违法的事,愿不愿意为国家做贡献完全取决自己的意愿。 “真的,这可是太好了,这下我可以放心移栽了。”李峰假装惊喜,大说特说山里蚊子昆虫多自己天天为这事烦恼,这下好了,自己一定把院子四周种满这么树苗,可惜自己昨天见着树苗碍事,直接给拔掉了,只留下一棵了。 李峰说着全是狗屁话,这人本来就没在外边培育几棵,尤其是知道这种树苗可以成活以后。全给转移了,转移空间中,这些人可是想好了,如是树木没问题,直接找给时间直接送到李小曼哪里,想来这么一棵树特别的树苗要上百块吧,自己种万儿八千的,两孩子的手术费不是有了嘛。 当然,李峰尽想着美事,不过推广难度,对于不知道名树种,人们总会有畏惧心理。市场饱和度,李小曼宠物店规模,至多百多棵可能已经是极限了。这人想着到,有些无奈,推广难啊,不过如是这般教授什么,弄出来上了报纸,电视,报道一下,自己生意不是那啥了嘛。 “这个,我们能看看剩下的一棵树苗嘛。”几位专家恨不得一脚把李峰踹飞了,不过想想这么人能力,心说以后少不了麻烦别人,忍一忍吧。这时候看看树苗的成长情况,手艺学到手再说,那时候再踹一脚不迟。 可惜这次众人失望了,树苗瘦瘦小小,如同豆芽菜,根系刚刚出来,这些土壤潮湿度似乎有些问题。这种树枝微微有些通透,树枝多数是空心,这么个湿度,这根树苗竟然奇迹般的成熟了,而没有腐烂,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几位专家对视一眼,苦笑,人家铁定掌握了什么技术,不过这会几位老人可没有这么厚的脸皮请求人家无偿奉献,这种树第一次发现,人家发现的,如今国家对树种没有进一步确定,不算是保护物种。人家培育出来的树苗,随便可以出售,既然如此,谁儿愿意无条件把自己的掌握的可以赚钱的技术教出去,谁都不是傻子。 <a href=&“” target=”_blank”>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