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有香味的不定是水果,还可能是树【求票吧】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二百三十一章 有香味的不定是水果,还可能是树【求票吧】

第二百三十一章 有香味的不定是水果,还可能是树【求票吧】 第二百三十一章 有香味的不定是水果,还可能是树【求票吧】 ps:感谢吹氣的河豚大大100,做人要厚道看九天文学7*感谢行地岂大大月票支持。 ………… 大丰收,几个小娃子可是一点不客气,拳头大的八月白,四五十个,少数的白色,浓郁芬芳,多数青色。白色的蜜桃轻轻的撕开皮子,吸一口满是香甜,咬一口,入嘴即化。如不是李峰见机早,拦着,这些穿着小裤裤,如同光屁股的小家伙铁定把桃子当成午饭了。 “一人最多吃两个,不要肚子痛,可别叫啊。”李峰把桃子收拾起来,不给嫩白小小家伙机会,至于沙梨,吃完了甜蜜桃子,再吃,可以酸掉大牙的。这些不用李峰担心,小船沿着山壁一路向前。 “咦,好香啊,李峰,前边。”坐在船头欣赏的美丽山水的李小曼,皱了皱鼻子,一股异香味飘来,如此诱人,想着刚才的桃子,难道前面还有水果啊。这不刚才还见着一棵桑葚呢,不同于白色和黑色桑葚,这是一种微微小点,蓝褐色的一种野桑葚,这时候刚刚好,吃着酸酸甜甜,李峰弄了一根大枝条,几个孩子吃的满嘴蓝褐色,剩下着李峰打算回去做点果汁,或是泡点酒。 白色和紫黑色桑葚多是四五月间,满山遍野的,只是这种野生的毛桑葚,八月这会吃,说起来八月水果真的不多,除了八月白,沙梨,别的多是不成熟的,吃着不是酸,就是涩味。《》网 .com这些不如酸溜溜,整个夏天都可以吃,还有些地上爬着泡子,吃着甜丝丝不错。 “香味?”李峰嗅了嗅,这香味,自己怎么分辨不出来是什么香啊,不是桃子,李子,山里红,或是桂花,不对啊,这个时候没开花呢,难道是自己没见过的花草。这香味挺不错哦,淡淡的透着一丝清凉。 “停一下,香味似乎来之这里啊。”小船停靠了下来,李峰左右打量一下,这里既没有花草,有没有果子,只是一股股浓郁清香,直往鼻子钻着,怎么回事?李峰望着眼前,只是一株枝叶繁茂的大树,树的品种,李峰细细看了看,不是常见的榆树,槐树,柳树,杨树等。难道是四周的小草,山里有不少有着特殊气味小草,统称为香草,只是这边的多是茅草,青苔,普通的黄蒿,紫藤,刺枝,几株首乌,白斑草什么的。没见着自己不认得小草啊,看来问题在这棵大树上。 “爸爸,你看那里什么花啊?好漂亮。”李峰望着刺条上淡淡粉色,紫色小花朵,笑呵呵解释着,这些小花离着近了,可以闻着淡淡花香,可是这股浓郁味道绝对是不是刺条花这样的小花瓣能发出的香味。 “哇,爸爸,你看,好多小虫子啊。”小船靠这边上,李峰随手摘了一段树枝,一抖,上面掉出不少死虫子。 这是怎么回事啊?李峰一愣,赶紧着再次折了一段树枝,上面依旧是慢慢虫子,真是奇怪了,难道这树还能杀虫咋的? “哇,吃虫子树。小姑姑说的没错啊。”萌萌娃哇哇大叫,原来小青不知道什么时候给萌萌说了这么个童话故事呢。可是聪明如萌萌很是鄙视的看着自己姑姑,“哼,萌萌已经五岁了,姑姑你不要用欺骗小孩子,诱拐小萝莉的童话故事,骗我,我知道没有小矮人,没有圣诞老人。圣堂.com” “不对,不对,萌萌,你看虫子没被吃掉。”宝宝捏着小虫子,在边上辩解,可不是树怎么可能吃虫子呢,李峰觉着孩子,想法真是奇怪,可是萌萌的小一句,让李峰一愣神。 “当然能吃了,虫子死了掉到地上就会成为肥料,大树树吸收了,姑姑就是这么说的。”萌萌指着合抱的树干,还有那密密麻麻的裸露树根,边上仔细看真的有不少死翘翘的虫子。密密麻麻铺满了树根,李峰见着竟然有头皮发麻的感觉。 “李峰,这是什么树啊,这香味难道是吸引虫子的聚集而发出来的嘛,可是为什么虫子会过来,而且一个个全死在这里了呢。”李小曼从来没见过这样场面,眼前的这棵大树向着水库这边歪斜,伸张的树枝,如同巨大伞盖,遮挡着阳光,水里循环极其缓慢,淡淡凉风,空气中弥漫着清香,可是此刻的李峰,李小曼却觉着这里一点都没有那怕一丝美感。 “我听说一种樟树有股香味,可以驱虫,可是这里这么多虫子,而且都是死的。这棵树的香气有杀虫的效果嘛。”李小曼想了想,抬头望着眼前的大树,心里有一丝敬畏,有些激动,难道自己发现新的物种,而其实如此神奇。李小曼偷偷看李峰一眼,听人说,丹顶鹤,龙螈,这些都是这人的第一个发现的。难道自己沾染这人好运气嘛,李小曼不由多想了。 “樟树?对了,樟树是有股着清凉的香味,可是香味没有这么浓不说,再说樟树知道是驱虫,防蛀,可是这棵树可以吸引虫子,而且毒杀而死。这个樟树可没有如此厉害啊。”李峰摇了摇头,樟香樟树很有特色,树皮粗糙,质地却很均匀,从来没有白杨树的斑斑驳驳、没有柳树的肿瘤结节;树枝树干一分为二、二分为四一路长去,不会偷工减料也不会画蛇添足;树冠的形态是球形的,在天空中画出优美的曲线。香樟树就像是苏东坡的书法,圆润连绵、俊秀飘逸,却又中规中矩,如果是长满香樟树的一面山坡,那简直是苏东坡绝世碑帖了。 可是眼前这棵树,枝叶很是凌乱,尤其是树根如同藤蔓四处伸展,如同八爪鱼似的。树根的生长可能与萌萌说的‘吃’虫子有关,枝叶呢,茂盛,香味浓郁吸引虫子,尤其是一些靠近水面,水面上一下小虫子,多数被吸引着飞到枝条上,成为大树的营养品。眼见一片连着树藤,树枝,不难看着这棵大树的多么繁茂了。 “你们不要乱碰,我砍一根粗点的枝条。”李峰从船舱里摸出一把砍刀,这东西不同于柴刀,放在船上主要是切西瓜的,虽然不是很锋利,不过砍一段手腕粗细的枝条还是够得。五六分钟,李峰觉着二三米长的枝条站在水边不停抖动着,密密麻麻的虫子掉落在水里,引来不少小鱼。 不过这小点小鱼虾,李峰看都来的看,这会脱了光光的三个小萝莉,一个正太觉着有意思,趴在边上,大眼睛望着水里聚集着小鱼,不是把船上掉落虫子扔进水里,引着小鱼争抢。这块阴凉水面下,鱼虾很真不少,看来小鱼也知道热呢。 “哇,叔叔,你快来看,好多鱼啊。”李峰一愣,自己刚才不是看过了,一些小鱼,有什么惊奇的啊。“李峰,你快来看看,这些鱼好像是喝醉了似的,你看看,这什么怎么回事啊。”李峰伸头一看,愣住了,这些肉串子,小翘嘴鱼,小狗爬着,鲫鱼壳子,一个个晕头晃脑四处乱窜,不少小米粒鱼,透明的小尾巴鱼,这些肉串子,丝丝鱼,不少已经翻着白肚皮,眼见是似乎死了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是树上的虫子哦。”李峰一愣,拉着树枝用力的摇动,树上死掉的虫子如同雨点一般掉落,真正个这边树荫下,如同暴雨袭来。水花点点,溅起着,不一会,水面飘满了黑褐色的小虫子。 “好多虫子啊,喂野鸡啊,叔叔,我们快用网兜捞上来喂小野鸡啊,好多虫子啊。”萌萌见着水面飘着密密麻麻虫子开始还有些胆怯,可是想着野鸡,这么多虫子够吃多少天啊。不用捉虫子呢,李峰苦笑,这些虫子,自己可不敢喂自己家的小鸡仔呢。 “萌萌,这些虫子可是有毒的啊,你看看船边上是不是越来越多的小鱼翻白肚子了。”李峰感慨着,这些虫子看来真的有毒啊,小船四周,不大一会飘满了白哗哗的小鱼虾,甚至有几条三四斤大鱼。 “这是?”李小曼望着白色的死亡墓地,脚底直冒寒气,可是几个孩子却无忧无虑,不停着划拉着船边的小鱼小虾。 “叔叔,你看,鱼鱼没有死啊。”萌萌觉着一条三四斤的鲤鱼,李峰接过来一看,可不是没有死,李峰心里有个想法,有捞了些小鱼,竟然都没有死,麻醉,完全是麻醉,可是虫子被麻醉了以后被树上的粘液粘贴着活活饿死了。这棵树的毒性并不如自己想想的那么强劲,看来这些鱼虾都是被麻醉了。 “哈哈哈,今天我们吃全鱼宴了,萌萌,宝宝,崎崎,铃铛,快套上车胎。我们下水捉鱼去。”李峰望着四处漂浮着鱼虾,嘴巴乐的合不拢,这么多,大大小小,可不少啊。李峰率先跳下水去,几个孩子依依跳下水,把这车胎,一大四小在水里纵横驰骋,鱼虾如同雨点在落到小船上。李小曼这时候顾不上自己裙子沾染了鱼腥,拿着水桶不停着往桶子拾鱼,没一会,满满一桶,再也装不下了,最后只能把鱼虾堆放在一边,半个多小时,船上堆起了小鱼山。几个小娃子随着李峰游到干净的地方呆着,这人划着小船,原来这边鱼腥浓烈的地方,在远处,帮着自己孩子洗着身上鱼腥,光屁股的小宝宝,萌萌,铃铛,还有些害羞呢。萌萌心里还嘀咕,怪叔叔呢。 “今天收获丰盛啊。”李峰望着一堆鱼虾,很是有些成就感,可是不一会又有点小晕了,这些小鱼离开水可是很容易死翘翘,怎么办啊。 <a href=&“” target=”_blank”>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