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那些忘却的人【求月票】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二百一十五章 那些忘却的人【求月票】

第二百一十五章 那些忘却的人【求月票】 第二百一十五章 那些忘却的人【求月票】 ps:感谢cheela美眉,魔神哈德大大,柯白莎夫人大大月票支持。(《》网7*明天本书的女主正是出场,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猜到这个人是谁,前文有过点出来,可能大家忘了。其实名窑也忘了,哈哈,只记住提过,可惜忘了是那一章了。 ………………… “呵呵,今天没事吧,我们喝点?”老板的手艺依旧,香味十足的兔头,酱香麻辣味,真是吃一个想二个,李峰砸吧砸嘴,抓起一个就啃了起来,这味道做的绝对地道。辣了,喝碗鱼粥,陪着锅贴,最是可口。 “曾老板,来,我们走一个。”两人直接对着瓶子吹,没啥讲究的,冰镇的本地啤酒,大热天的喝着啤酒啃着麻辣味十足的兔头,吃着火辣辣的铁板牛肉,味道不说多美了。只是边上二个孩子见着丑丑兔头直皱眉头,不敢下手。兔子头香味足,弥漫着诱惑,小萌萌最终伸出自己的小爪子捞了个兔头,啃了一口愣是不放下了。 凉拌的洋葱肚片成为铃铛的最爱,小碗里夹了不少,肚皮劲道,嚼着十分有劲的。至于萌萌吃的满嘴油,李峰时不时帮着擦一擦,这丫头吃起东西一点都没有自己说的那般淑女。倒是铃铛挺可爱的,细嚼慢咽的吃着锅贴,牛肉,喝着鲜美的鱼粥。 “咕咕,叔叔,好辣,喝啤酒。”李峰摇头,拿个一次性的杯子倒了小半杯啤酒。李峰心里想着你这丫头喝了啤酒,下午肯定不会闹腾,谁知道半杯二口喝完。“叔叔,还要。”举着小杯子的萌萌,脸上出现淡淡可爱的红晕,砸吧嘴,一只手抓着兔头,啃着,大眼睛期盼着望着李峰手里的啤酒瓶。(《》网7* “不行,再喝醉了,喝汽水。”李峰可不敢给这丫头多喝,喝多了说不定更加闹腾,少少喝点,晕乎乎最好。李峰一边的照顾两孩子吃喝,一边陪着曾江,聊天,这些年这位年轻的老板脸上有了不少皱纹,孩子上了高中,生活压力陡然增大,以后孩子长大上大学。城里不比农村孩子买房的啥的,可都是大头啊。 两个人聊了这些年生活,尤其是回忆李峰上大学那会,那个时候不是谁都有钱跑出来吃饭的。每个月一次的宿舍聚会,每个星期陪着女朋友在这里吃一顿,这些平凡日子里。满满的温情,多少日子在说话间过去,曾经那段点点风雨校园生活。 李峰觉着自己不过喝了而二瓶啤酒已经醉了,告别老板,拉着满脸红扑扑萌萌,安静的铃铛,走在小路上,两边的青松遮挡着,在不远处的高楼里,藏着自己的曾经最最美好的时光。如今缅怀忘却的岁月,那个意气风发,锋芒毕露,勇往直前的自己,永永远远留在了那里。如今自己看淡了,看多了,看厌了,只想平平淡淡,可是在桂花树下,等待女孩,似乎已经能回过头来,对着自己甜甜的笑。 时间还早,李峰拉着两个孩子,沿着小路向着学校后门走去,在不远处的一角有着斑黄色锈迹的铁门依旧屹立着,只是门脚底有了不少大小不一的锈洞,门前小路被一排小树遮挡着。不太注意的人很少能发现在这边有着小小门,走进门里,不远的拐角迎面是一个长廊,将近三百米的长廊,上面是攀着藤蔓遮挡着阳光走入其中,微风吹拂,凉意袭来,排除最后一丝暑气。 这里是男女傍晚约会的好地方,夏日最是适合乘凉,此时不少老人领着孩子在这里玩耍。李峰这身打扮,颇引人注意,主要是太过正式了,衬衫,休闲长裤,皮鞋,比起来这些穿着大裤头,拿着蒲扇的老人,有些另类。(《》网 .com)当然李峰不会把这些老人当成普通人,这里不少都是学校的教授,甚至于冒出一个光着膀子的老人,说不定人家享受国务院特别津贴,或是某个领域的权威。 人不可貌相在这里最为合适,长廊里跑动着,嬉闹的孩子,不是碰着李峰,只是小孩子觉着好玩,围着李峰躲猫猫,追赶,这一路走来见到几位过去有个印象的教授。只是如今更加显着老态,穿着朴实,白色老背心,手里蒲扇,戴着老花镜,远远看着如同乡下老头没啥两样。随着自己自己孙子,孙女,乐呵,在长廊玩闹着。 “叔叔,萌萌头晕了。”小丫头走了一阵路,小脸更加红润了,啤酒度数虽然不高,可是对于萌萌却颇为有效果。 “那我们坐一会,你们在这别乱跑,我去买两瓶果汁。”走了一阵路,这里凉快,李峰也想着歇一歇,自己喝了点啤酒,也是昏呼呼的。小卖部,说是小卖部,不过是一把大伞,一台冰柜,摆满了饮料,十块钱三瓶。冰镇的有些凉,抱着饮料的李峰,快步跑回长廊。不过几分钟,萌萌身边已经围了不少孩子,多数五六岁,大些的十来岁,这时候的萌萌站在中央,嘴巴巴的不停,李峰走近一听,原来这丫头吹嘘自己丰功伟绩呢。 “萌萌坐着小船,娃娃拉的,娃娃是谁?娃娃是一头大鱼,叔叔娃娃叫什么呢?”小丫头被身边的一个小男孩问急了,颇为不耐烦,可是她忘了娃娃属于什么鱼了,急的小脑门满是汗珠,这会见着李峰回来了,欢呼着跑了过来,拉着李峰手,抬头望着,期盼着李峰说出娃娃的来历。 “你怎么忘了,娃娃是江豚啊,娃娃的爸爸妈妈都是江豚,大江豚。”李峰把手里的饮料递给两孩子,坐下,萌萌继续着说着她的暑假经历,当然冒险的成分居多,比如说掏鸟蛋,这些虽然只是跟随着二孩他们,可是萌萌说着时候脸上兴奋,比自己的挖知了卖钱还要有成就感。铃铛坐在李峰身边,望着萌萌在孩子中心,比划着,逗着别人哈哈哈大笑,成为孩子王,有些失落,有些期盼。 “明天,我们去看看,说不定,过些日子,你也能和萌萌这样说笑了。”李峰安慰着铃铛,眼角余光见着不远处一个小男孩,不知道为什么,李峰自觉着,这个孩子隐隐透着一丝熟悉感觉,只是小男孩静静坐着,边上没有大人,似乎期盼,又有些胆怯。徘徊着不敢上前,李峰有些疑惑,为什么自己对一个陌生的孩子,有一丝异样,难道他眼里孤独,还是那一丝熟悉呢。 李峰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怎么了,难道真的是年龄大了,或许真的该要个孩子了,可惜如今自己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喝点水,小朋友,过来啊。”李峰终究是没忍住向着边上的孩子招了招手。“咦。”李峰一愣,怎么回事,这个孩子跑什么啊。 “这孩子怎么回事啊?”李峰心里嘀咕,有些闹不清楚情况,不知怎么心里对这个孩子隐隐有些说不出的感觉。“真是奇怪了,萌萌休息一会,我们回去了。”李峰坐在长廊两边的的木质的围椅上,吹着淡淡凉风,迷迷糊糊不知道过去多久,摸了摸口袋,看了看时间不过十来分钟。 十分钟,李峰不知道怎么的想起自己的过往的事情,真心觉着唯一后悔一件事。可惜时间不能倒流,人生只能有勇往直前,生命的意义之美正是在于此,如是可以重复人生,那样还有人在为外来奋斗。重生不过是懦夫的行为,李峰从来不觉着自己失败,即使失掉工作,依旧能养活自己。技术,经验,这些都是财富,有它在,无论是在哪里,一样能站起来。只是心累了,乡村平平静静更适合自己。 李峰走了,萌萌在一群孩子簇拥下,走了,铃铛在李峰拉着走出了校园,李峰没有去看过往一切嘛。没有寻觅曾经自己挥斥方遒的地方,只是在学校的外墙,在长廊远远一瞥,曾经美好只让它随着岁月流逝在这片静静的校园里。 “小崎你去哪里了?让姥姥好一阵找。”男孩举着如铃铛一般无二的塑料板,上面画着长长走廊,还有一个女孩子,女孩样子有些像萌萌,至于李峰在边上只是一个黑影点缀。“走吧,妈妈明天休息,明天陪小崎看医生,以后小崎也能像别的小朋友说话了。”老人两鬓有些斑白,轻抚着小男孩的脑袋,眼里满是疼爱,只是说着孩子的母亲的时候,叹息了一声。远处的李峰不知道那个给自己一丝触动的男孩如同铃铛一般是个不能说话的孩子。 李峰下午没有出去,烈日当空舞,热气腾腾,躲在房间里,看看电视,新闻,萌萌和铃铛睡在一边,此时的萌萌红扑扑苹果一般肉嘟嘟小脸,如此可爱,铃铛再睡梦中皱着眉头。李峰叹息了一声,轻柔的抚平那一丝愁苦。 晚饭时分,外边的街道热闹了起来,大排档的架起的灯光,鼎沸的吵闹,在啤酒花飘香,大盆子摆满着红彤彤龙虾,火光里香味扑鼻而来,大杯啤酒,木桶装满,一扎一扎向外出售。大大玻璃杯,倒满了冰镇冒着寒气的酒花,碰杯溅起,无人在意。吃着辣味十足的龙虾,爆炒的的田螺,各种下酒菜,烧烤,烟雾缭绕的夏日小吃街。李峰买了些凉菜,找了个位子,中午吃的多,这时候不太饿,要了半扎啤酒,两个孩子吃着烧烤,李峰叫的不多,怕孩子吃太多拉肚子。 “叔叔,你不吃吗?很香的啊。”羊肉串加了各种调料味道是挺吸引人,可是李峰嚼了一串有些厌了,味道太浓了,调料太多,完全吃不出羊肉味道,以至于李峰甚至怀疑这些是不是羊肉了。 “叔叔,不饿,你们吃吧。”二碗米粉萌萌和铃铛一人扒拉半碗,李峰没吃啥味,只是填报肚皮。 没有过多的留恋灯光闪烁的夜色,二小一大,三个人吃饱了,洗洗了,三人睡下了,空调突吐出泡泡风,吹着,李峰起身帮着萌萌盖了一次被小丫头一脚踹飞的毯子。“哇,娃娃来了,快跑。” “这丫头梦里还玩着呢,真是。”李峰躺了床上望着天花板,迟迟睡不着,夜太黑,让人沉静,使人思考,留下无边想念。 <a href=&“” target=”_blank”>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