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所谓的甲鱼石碑【求订阅】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二百一十章 所谓的甲鱼石碑【求订阅】

第二百一十章 所谓的甲鱼石碑【求订阅】 第二百一十章 所谓的甲鱼石碑【求订阅】 ps:感谢影封天下大大打赏,赠订,感谢小白熊大大,血狮兽皇大大打赏,感谢道不同不相为谋大大,随风飘走大大,我不看九天文学 .com) …………… 无声的夏夜透心凉,淡淡花香飘,几只萤火虫,在黑夜的黑中慢舞。两只小萝莉,在黑夜的亮点后追赶,挥舞着手里的小网兜,扑蝶捉虫,在红花绿叶中翩翩起舞。几条探头而出的青虫成为水中黄鳝娃娃的晚餐,纯净洁白的荷花在荷叶的阴影下铺了一层黑,弥漫着鱼香,炸知了的香味,麻辣的田螺,溅起却不能飞舞的啤酒花。 “李慧试试知了味道,不知道怎么吃?呵呵,其实和龙虾差不多,后边是一团肉,微微泛着灰色调,很是特别不同于猪牛羊,不同鱼虾的味道,有一点泥土芬芳,尤其是刚刚出土的,味道极好的保留了泥土那一份淳朴。”金黄色的知了,保持着伸长爪,掰知了屁屁,这些是萌萌最喜欢做的事了,知了屁屁尖那点肉是最美的。淡淡的条纹透出一丝童年味道,池塘边的柳树上,知了声声叫着夏天,花棚上摇曳的牵牛花,只有蝴蝶在停在上面。熟悉的情景,带着夏天。 那个时候下了雨后,就会开开心心的出来,小水坑附近总能找到蚯蚓,树上也总是爬著好几只蜗牛。大一点的林子里,瞅着树地下有小坑,不用掘地三尺,就可以抓到知了猴儿-不过这通常是男孩子们的活儿~ 总是偏好到树皮上去够知了蜕皮后的空壳,一个一个拿在手里,乱吓人的。 李峰回忆剥开知了壳子,不同脱壳的知了,这些没脱壳子有着一个挺形象名字,知了猴子,炸熟着,蜷着身体,真的如同猴子一般。《》网 .com这会功夫,李峰已经剥开四五个知了猴儿,放在小碟子里托给李慧。 弥漫着十三香浓烈的香味,有些淡灰粉色的知了肉,有一丝焦味,李慧砸吧嘴,开始有些皱眉头,谁知道吃了一个眼睛一亮,手里没有停下,三两下,几只知了屁屁肉被她吃了干净。这次不用李峰动手自己的,掰开,不一会弄了十多个知了屁屁肉,边上的高灵子起初有些怕怕,不敢动手,这时候见着李慧吃着满嘴流油,边吃,边比划大拇指。这丫头心里痒痒,又不好意思让李峰帮忙,至于别的女孩子这会都在吃着酥鱼,连着萌萌和铃铛对于知了都没多大兴趣,这些日子经常吃,哪里有新鲜的酥鱼吸引人。抱着鲫鱼啃,满嘴酱汁,不时的划拉几个大田螺,吸溜巴巴响声。 这些铃铛和萌萌最愿意做的是,装着满满的罐头瓶,一个接着一个挑出田螺肉,吸着田螺壳里的汤汁,辣的直吸溜嘴,小嘴通红,摸一把,小鼻子上的汗珠,连带着脸红,鼻子红辣辣的,大声叫喊,辣辣辣,可是手里放不下,越辣越想吃。 “嗯,好特别的味道。”高灵子总算是克服恐惧,轻轻剥了一点屁屁肉放进樱桃小嘴里,慢慢平常了一番,哪一种很难形容味道,自己从没有吃到过,但是却如此诱人。一盘子的知了不大的功夫,李慧和高灵子吃了大半。 夜依旧黑,在遥远的星空闪烁着几颗不是多么明亮星星,小院里里的葡萄藤蔓挂着绿色珍珠,少部分已经化成紫色耀眼的宝石。李峰见着大家吃的嘴儿红红,拿着剪刀,边上铃铛萌萌眼巴巴望着举着手里的盘子,如同两个小童子。在望着镇元大仙摘人参果似的,捡着几串熟透的紫葡萄摘下来。 难得李峰这些葡萄藤栽下第一年结了果,或许这些葡萄本就是栽种了多年的吧。《》网 .com紧紧聚在一起紫色球球颗粒,饱满圆润,如同小仓优子的**一样,细滑,光泽。李峰摘了四五串,下了椅子,瞥了一眼,偷偷摘着望着自己嘴里送的萌萌。小丫头做贼心虚,一只小手背再裙子后边,眨巴大眼睛,水汪汪透心凉。 “行了,洗洗再吃。”虽然这些没有打农药啥的,可是长时间还是有不少灰尘,这般偷吃的,可不卫生。 “大家吃点葡萄。”李峰端着葡萄果色艳丽、这人尝了一下汁多味美,葡萄可是好东西呢,营养丰富,果实含糖量达10%~30%,并含有多种微量元素,又有增进人体健康和治疗神经衰弱及过度疲劳的功效。 “咦,怎么了这是,今天舍得把你的宝贝拿出来,平时没见着你招待谁啊,不会是看上我们家的小慧吧。小慧,我看你明天别走了,留下来做个压寨夫人也不错啊。”小青可是几次想要吃李峰家的大葡萄,一串串掉在架子上,密密麻麻,半红半紫,微风飘散淡淡香味,谁见着都要流口水,可是这人平时不见着摘,众人也不好意思说。这些刚摘的葡萄可是今年夏天头一次,怪不说呢。 李慧微微有些脸热,喝了点啤酒,有些晕乎,望着李峰人影闪闪,身影越加的高大,如同自己心仪的校草。李慧接过李峰递过来的葡萄吃了二颗,这才微微睁开迷蒙双眼,看清楚李峰。“哼,我倒不是不想,可惜有人已经成为人家的压寨夫人,我可不敢想啊,萌萌,你说是吧。”李慧瞥了一眼的小青,转头随口问了一句。萌萌吃着葡萄一愣,不知所措,望着姑姑,又望了望,李峰,心里做着比较,嗯,还是叔叔好些,会做好吃,好玩,还不打自己小屁屁。“嗯嗯,萌萌要做叔叔压寨夫人,可是什么是压寨夫人啊?李慧姐姐?”小丫头的话把李慧雷住了,有些泪流满面的感觉,寂寞如雪啊。 “哈哈哈,萌萌,你这丫头什么都不知道就想着做压寨夫人,几样吃的就给你收买了啊。”李欣一把拉过萌萌,抱起小丫头,五岁的萌萌纯真,狡猾,淘气,可是透着灵气,可爱。拍马屁,耍赖皮,乖巧的时候如同给小淑女,顽皮的时候确如小魔女,这个时候却是众人逗趣的开心果。 “哦,可是叔叔做的菜真的好好吃,为什么萌萌不能做压寨夫人,姑姑笨笨的,都可以做。”萌萌嘟着嘴,轻哼一声,转头瞥了一眼不远处捏着葡萄享受的小青,颇为不屑的样子。不用说,小青气呼呼的给了萌萌屁股二巴掌。 喝完最后一杯啤酒,吃完最后一条酥鱼,在天空中凝结出露水的时候,小院子里的灯火扑灭。李峰在李灿帮助下收拾好碗筷。两人留在竹楼休息,至于这会不能回林颖,小青等人住在客房里,里边的东西齐备,这两天的没人住。宋教授等人昨天回去,可能明后几天才能回来,这些人做实验,调查啥的,李峰不清楚。不过这些房间预留着没有租住出去,不然今晚几个女孩还真要各自回家睡嗯。林颖和刘岚,李欣,只能会观鸟台,那可是挺远,大晚上的不安全,大伙也不放心呢。 “怎么样?我见着你和李欣聊的挺热乎啊。”李峰躺在木质的老式凉床上,李灿在对面不远的罗汉凉床上,窗外一片漆黑,不时的闪现几只萤火虫,点亮一丝夜的黑。几声不甘寂寞的蛙叫,隐隐约约虫鸣,透出夏夜深深的一丝凉气。 “唉,你别看李欣挺容易相处的,可是进一步难啊,你说哥怎么就没上个大学呢。人家说的啥玩意,我都不知道,没共同语言啊,这时候说说小时候的屁事,人家有些兴趣,可这小时候总归是小时候,你说人家一说什么泰戈尔,泰什么斯的,我就晕乎。”李灿在床上滚了一个圈圈,郁闷的翘着腿,眼神里透着一丝忧虑。 “哦,泰勒斯,李欣还有这么爱好,这娃是研究哲学的,她喜欢这些,你找几本泰戈尔,泰勒斯,笛卡尔,黑格尔,这帮无聊的人写的书,看看,权当是为了所谓爱情奋斗一把。我还不信了,能有啥差距,再说有差距拉拉,不就没了差距,哲学说起来就是一坨屎,你忍忍吃下去就能知道是啥味道。”李峰心里为这自己兄弟默哀一秒半钟,一秒钟准备时间,半秒钟结束时间,至于中间零点零零零秒是默哀时间。 李峰心里暗叹女人为什么喜康德的,叔本华,为什么会喜欢泰戈尔,或许正是因为他们无所事事,用肮脏的思想思考了一下,便便为什么是臭,牛肉几层熟最是美味,在自然非自然的状态所谓扯淡一下。 柏拉图的完美世界幻想,理想和理性夹杂的矛盾,看出一个人心中的矛与盾。李峰觉着李欣似乎不适合李灿这样内心简单朴实的老实人,当然这个老实虽然带着小蝌蚪,可是真正说着透着一丝的难民淳朴。 “你说的这些人,我一个不认识,至于你说的《》。我不是那块料,所谓朽木不可雕,顺其自然吧。”李灿叹息声在李峰脑海中回荡,迷糊,化成嗜睡的种子,再夜黑人静的时候,在空气弥漫着麻辣与清香的时候,在鸟雀蹲在巢穴里安眠的时候。在远山在黑夜中沉寂,在一声飘荡的兽吼,在猫头鹰飞起的捉住夜黑出没的老鼠时候。李峰睡着了,有一丝难明苦,在嘴边融化。 早晨,李峰不知道自己从何时醒来,只是抬头望见床边的床边没了人影,只是听见鸡鸣狗吠,只是在女人稀稀拉拉的送别声中离去的人影,在最后挥手的时候醒来。洗脸刷牙,早晨依旧,新鲜的空气中只有芬芳,没了啤酒,没了麻辣,没了酥鱼味,没了十三香。 “咕咕。”小白白在树上鸣叫,早起的小野鸡围着李峰脚边催促着,大大小小的瓶子里,昨天晚上收集的蛾子,蚱蜢,青虫,一股脑的倒在地上,望着争抢的小鸡崽子。李峰迎着朝阳,开始了,一天忙碌。 “这只甲鱼,当时有些像皇帝墓前,背着石碑的老龟儿,这驼峰如同石碑写着丰功伟绩。”上午,李峰收拾好房间不多功夫,宋教授带着二个弟子,邓鸿,江涛走进了小院,第一眼望见在玻璃缸里爬动着驼峰甲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