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状元宴【求订阅】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百七十三章 状元宴【求订阅】

“噼里啪啦”一阵鞭炮声,祖坟上一阵青烟腾云驾雾上青天,石阶前李翔披着红袍跪着狠狠磕了几个响头。 几个老人念叨着祖宗保估,有灵之类,高位祖宗,人群后的李峰望着李翔微微有些同情,今天这孩子铁定也被折腾一番。早晨早起不说,这一身红袍子,这大夏天穿着,热气腾腾,绝对是发汗啊。李峰可是深有体会啊,闹腾了半个多小时。[..com] 供品摆上,烧了黄纸,磕了头,李翔总算是可以喘口气了。昨天这娃专程跑过来问着李峰这事情呢,不过李峰记得不清楚,只记住一天闹腾不轻,最后直接晕乎了,第二天醒来还有些犯晕呢。 李翔总算是晓得,自己红袍子厚实的让人吐血,昨天自己三哥李峰可没说要穿这东西,听说这东西好像是戏文里的状元袍,这件可以算老古董了。李峰记着谁说过这东西是民国那会唱戏的行头,李家岗的祖辈用竹子换来的,多少年了,穿了二次,第一次当然是李峰同学,这第二次真是眼前苦着脸的李翔。 “三哥,这个也太。”祭祖完成,李翔凑到李峰身边,指着自己身上的行头,这什么东西,怎么越看越像新郎官似的,尤其是大热天的带着帽子,李翔若不是见着自己老爸狠狠瞪了自己几眼,这东西早扔了。 “呵呵,你这下知道了吧,我和你说辛苦你还不信,不过半天,你忍一忍,难道穿一次,这东西二爷他们可宝贝着呢。”李峰忍着笑拍了拍似乎要哭出来的李翔帮着袖子,正了正帽子。 “三哥你太坏了吧。”李翔满脸苦涩,低声抱怨,自己刚刚弄得散乱些,凉快些,李峰这一整理,越加的不透风了,帽子跟别说了,这一正越加结实扣住了。 “啊,忘了忘了。”李峰见着哭着脸可怜兮兮望着自己的李翔,直摆手,自己好心办坏事,见着二爷走过来,李峰满上前帮着拿着手里的物件。 判…宝,你可是好几天没有过来了,你二奶还说你小子呢。”李峰一听话音,心里暗暗好笑,那里是二奶想着自己,老爷子这会一定是想着喝酒了。二奶平时一天只让二爷喝一小杯除了李峰过去,二奶高兴放开量,这几天李峰忙着家里活,今天没去村里了。 “呵呵,这不是买了下鸡苗,这两天忙着做棚子呢对了,二爷,今天你可要好好喝两杯。”李峰笑说,这一说倒是二爷有些挂不住了,这小子说什么呢。 “喝,你小子今天陪我多喝几杯。”二爷瞪了一眼李峰,说话咬牙切齿的李峰见着笑着摇头,老人平时很严肃这一下闹得恼羞成怒了。 “行,中午我陪你老喝几个,不过今天主角可不是我,大娃子,你可要好好陪着二爷喝好啊。 ”今天的中午的宴席直接摆在河湾子,操办着席面的是大伯从邻村李口子请的老师傅,菜做得四平八稳。 今天这顿宴席上只有男人,没女人,山里从前的不少规矩,女子不上席,只是这些年这些规矩少了。今天的女人只是过来帮忙洗菜,切菜,洗碗筷,中午在大妈家吃,女人独自开席,比起来,如今可是好了许多,过去女人没地位多是在厨房吃饭。 “上菜,金榜题名六朝拜一。”李峰,李灿,李旭,李长林,李长贵,几个年轻人,早早的在边上准备好,红漆木的长方形大托盘,上面摆着六个凉菜,一声吆喝,几人端着托盘上菜来。不过是摆了五桌,村里人不过是三桌,最后二桌一桌是大妈家的娘家人,姥爷大舅,姨夫,这边姑丈,这些人坐在主桌,本来二爷是应该作陪的,不过这边林老,王老,将胖爷,周老,成老,周艳爷爷,吴侃父亲几人过来凑热闹置办一桌,这边李山和二爷过来作陪。主桌只有李福奎和李翔作陪,说起来这些倒是没事,二爷虽然是长辈,可不是嫡亲,人家一桌全是三代以内的人。 “上菜,寒窗苦读,金榜题名,独占鳌头,鱼跃龙门。”李峰一看,啥么的金榜题名,不就是红烧蹄膀而已,赶紧端上桌,几个人靠着搭建的厨房边,炸鸡块弄了点啃。 “你看李翔那小子,歪歪斜斜衣服穿的。”李灿凑着过来碰了碰李峰,递了鼻鸡块,这道菜叫啥了,对了一鸣惊人,全是选的公鸡。 “呵呵,这大热天的穿着这么厚实衣服,你试试去。”李峰转头见着几人脸上还真有一丝羡慕,上大学啊。 “我是没机会穿了,希望儿子能穿上这套衣服。”李灿说话声音有些低落,虽然农村如今不少人叫着上大学没用,这些人心底还是希望自已的儿孙能有出息,多少家为了凑学费砸锅卖铁,不过希望儿孙上了大学,改变面朝黄土背朝的泥tui子生活啊。 “好了,上菜去,一会,我们哥几个喝几杯,小宝,你回来这么长时间,我们两今天还是第一次在一块喝酒吧。”李长贵拍了李灿肩膀,笑着望着李峰,可不是这人在外边做生意,平日里可是少有的回家呢。 “走,上完这个菜,我们弄个桌子喝酒吧,忙了一上午,这还真是有些饿了。”李灿笑呵呵,接过烤鸡,这个一鸣惊人,一道蒜香炒苋菜,几人见着这东西愣愣,这啥玩意,一问,人家老师傅狠狠瞪了几人一眼。 “书香门第。”“上菜,书香门第。”最后一道菜是红枣莲子羹,几人没敢问,不过李峰恶意想这金榜题名后边似乎洞房hua烛是吧,难道真是早生贵子,其实这个东西叫着状元吉祥羹。“总算忙完了。”哥几个拉着小桌子,椅子板凳一拉,菜啥的,随便抄了几个中午这顿自己几个人吃不了。不过晚上李翔这小子单独请,几个没啥讲究,老师傅随便用配料炒了几个下酒菜。 “来了,呵呵,冰镇啤酒,来来,我们也弄个龙腾四海。”一盆子龙虾还剩不少,几个人抓了一盘子,李灿从小店里揣着hua生米,几人吃着龙虾,几个小菜下酒,喝着冰镇啤酒,累了半晌,这会吃的痛快,李峰见着老师傅还没吃饭呢,叫着过来凑着桌子。 中午热闹,李峰几人吃了几口,远远望着摇晃李翔,这家伙这会已经招架不住了,敬酒开始了,长辈少不了的,让他无语的整个五桌客人全是长辈,叔伯,兄弟,一路来二桌,李翔已经有些小晕了。这人的酒量还算不错,可这么多人,大伯帮着代替了不少酒,可是这会子还是撑不住了。 “呵呵,你看看大娃这次有的受了,小宝你那次好像只有三桌是吧。”李长林拎着啤酒瓶和着李峰碰了一个,几人直接提瓶子,这会一人弄了一瓶了,这是第二瓶,大伙不客气,自家兄弟。 “可不是,三桌下来我连着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了,这次大娃够呛啊。”李峰一边录着龙虾,味道不多,老师傅手艺真是足啊。 “来,我们几个替李翔敬李师傅一杯,这手艺没说的。”李峰一提议哥几个齐齐举杯,这位李师傅说起还是几人本家,都是一个李,不说两家话。几人喝了一个,至于李翔那边,这会眼看着晕乎了,只能大伯代替一个个敬酒,最后两父子齐齐倒下。不过大伯嘴角笑意,喝的开心,再醉几次心里也愿意呢。 “来,再走一个。”李灿捏着hua生扔进嘴里,举着瓶子,这会热气腾腾,直接几人脱了上衣搭在肩膀上。 酒瓶碰在一块,好些年没有聚在一起了,李峰倍感情切,喝酒真是在乎感情,如今李长贵,李长林都结婚了,有老婆孩子了,李旭这个老实闷头不说的主已经定亲了,年底结婚。至于李灿,这人闹了几个女朋友,这会还没闹明白,好在这人最年轻,如今不过二十二三岁,还不算太晚。 李峰几人一人喝了二三瓶,没在喝下去,这些席面结束,几人还要收拾一下。状元席面收拾不同于别的,fu人领着自己的孩子拿着碗,钵子,这些菜主家是不收回来的,剩的饭菜,村里分。剩菜剩饭倒是没啥,只不过这些是习俗,状元宴,有孩子的弄回家给孩子吃,沾沾喜气,说不定自己孩子也能中状元,以后考上大学呢。 这不fu女一只手抱着孩子,一只手拿着碗筷,李峰等人帮着把饭菜分掉,吃饭的时候,众人都会留下一两道菜不是动它,这些菜一家分一点,别的李峰他们收拾一下。 碗筷洗刷,自然有人做。 “萌萌,铃铛,磊磊,你们也来了,你让你们来的啊。”李峰见着三个小家伙掂着碗筷,围着桌子,磊磊还好些,能看见,萌萌和铃铛只能眼巴巴望着。李峰见着一桌烤鸡没动,赶紧弄了两鸡tui塞进萌萌和铃铛碗里,至于磊磊弄了二鸡翅膀。 “嗯,嗯呜呜,张奶奶让我们来的。”萌萌变啃着鸡tui边说话, 这鸡全是用的自家的养的土鸡,有了些年头,肉质紧,师傅做的到位,味道极好,李峰下手快,弄了两鸡tui,剩下的烤鸡李峰让二孩和琳琳,二丫,几个娃子分了。 “我妈?”李峰一愣,有些疑huo,望着磊磊躲闪的样子,说不定这丫头自己拿主意跑过来呢,不知道从谁嘴里听说了,见着二孩啃着烤鸡在萌萌身边吹嘘。李峰摇了摇头,这事半数是二孩说的,萌萌留上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