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百虫宴【求月票】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百七十一章 百虫宴【求月票】

第一百七十一章 百虫宴求月票 第一百七十一章 百虫宴求月票 感谢血狮兽皇打赏。 ……… “其实蝎子炸着吃味道比起龙虾来还要好些呢。”李峰笑着接过磊磊递过来的罐头瓶,指着蝎子的尾巴钩子。“只要除掉这些毒腺,炸蝎子可是极其美味,营养丰富的东西,过去我们山里有百虫宴的习俗,酷夏最多蛇虫鼠蚁,别的不说,金老师这些蚂蚱,处理一下裹上面粉油炸味道脆香,尤其是大青头,大腿肉是所有蚂蚱中最美味的。” “可不是,我们做知青那一会,有一年遇见蝗灾,那个蚂蚱多啊,遍地都是,随便捉捉,一蛇皮袋。我们有个同学,弄了一晚蚂蚱腿,在火上烤着吃,可香了,如今想想还回味无穷呢。”林成栋见着小青,自己老伴听着李峰说着百虫宴一惊异,笑呵呵说起自己年轻那会儿吃虫子的事情。 “嗯,虫子好吃的,萌萌知道外祖爷爷天天偷偷捉虫子,哼,不给萌萌吃,好小气。”萌萌这两天见着王博偷偷弄着一瓶子小虫子,不给自己看见,这会儿听着李峰和林成栋说起虫子多么好吃,小丫头心里联想得出一个人小青苦笑不得结论。自己外公为什么躲着藏着,还不是怕萌萌偷偷喂小野鸡,上次的教训,两人可不敢忘掉啊。 “你这丫头,外公捉那些虫子是喂小鸡仔的,还不是怕你折腾,上次你喂撑了一次,小野鸡萎靡一两天,你啊。”小青指着萌萌小额头,不知道说这丫头什么好了,竟然说外公偷吃虫子,不给她吃,真是。 “李峰,你说的百虫宴,真的有一百种虫子。”小青教训完侄女,转头问起李峰说着百虫宴会,别说他,金老师也挺好奇的,磊磊这会已经收回自己的蝎子,正玩着呢。 “呵呵,百虫夸张了些,我给你说说,竹虫爬丝,红烧蚂蝗,油炸知了,蜈蚣拌丝,蚯蚓干菜,蜻蜓点水,油锅水牛,十三香蝎子,蜂蜜蜂蛹,红烧蜗牛,金老师手里这些大青虫,其实可以做成青虫白菜豆腐汤,对了还有蚂蚁上树,这可是真正蚂蚁啊。”李峰说着几人一愣一愣,这不是说什么虫子都能吃了,村里有人喜欢吃蛆虫专门卖猪肉臭了,养它来吃呢。 “这些都能吃,蜜蜂幼虫我知道可以吃,知了可以,可是那个老水牛,蜻蜓也有人吃啊。”小青觉着有些接受不了,好在李峰没有说蛆虫,屎克郎,黑甲虫,酒醉蜘蛛呢,不然,这人更是受不了呢,老鼠,臭虫,都有人吃,如今什么都可以下锅。 “其实说起来有些虫子营养特别丰富,你看,蜂蛹,竹虫,蚂蚁蛋,这些蛋白质含量特别高。不过普通人不容易接受而已。”林成栋笑呵呵,拿过李峰收拾出来的竹虫,笑眯眯的,小东西裹了面粉,配了各种调料,腌制一下,直接下锅,油炸着透脆金黄,吃着香脆,完全忘了这些东西是那些白色蠕动小虫子。 “爷爷,这是什么啊?”磊磊上次不在,没见过竹虫幼虫,见着钵子里翻腾小虫子,有些发憷。 “磊磊好笨,这是竹虫子,炸着可香了,萌萌最爱吃了。”说着小眼珠乱转,看看小青,有望望李峰,小手捏着裙子,不知道打着什么主意。 磊磊退后两步,这东西能吃吗?他可不敢,望而却步啊,第一次见,这样表现纯属正常,李峰倒是觉着没啥,不过萌萌狠狠鄙视了一下,这丫头什么都不怕,第一次见竟然觉着虫子可爱,要自己养着呢。 李峰见着虫子腌制差不多了,没说话,这些虫子自己炸好送给众人一些。这次,李峰熟门熟路,不到十分钟,金黄色虫子如同一个个薯条,装满了两钵子。萌萌和铃铛,早已经口水横流,见着李峰端着虫子出来,蹬蹬跑了过去,紧紧盯着李峰手里的炸制好的虫子。多种调料,出锅时,撒上点十三香,香味浓郁飘洒老远。 “金老师,磊磊,你们尝尝啊。”李峰见着两人愣愣不知道吃还不吃,至于铃铛,萌萌,吃的满嘴油,直嚷着好吃,小青和林伯筷子也没放下。 “尝尝,味道挺不错啊。”林老见着老伴拿着筷子夹着不是,不夹着也不是,左右为难,至于磊磊,见着萌萌,铃铛吃的挺香,捏了一根放进嘴了,外皮脆香,里边肉质细嫩带着一点甜味,软软如同豆腐似的。 金老师在李峰劝说下,老伴极力推荐,孙子的带动咬了咬牙,夹着一根,闭着眼放进嘴了。 “怎么样?味道是不是挺好的。”林老笑呵呵说着,自己夹了一根放进嘴里慢慢品味一番,自己第一次如同自己老伴一样,有些不敢下口,尤其是想着不多一会前,那些蠕动白色小虫子,心里觉着有些反胃,可是吃了几根,越加觉着香甜可口了。 “嗯,还好。”金老师又夹了一根,刚才没有细细品味,嚼了二下就咽了下去,只觉着挺香的。 正当众人吃着炸竹虫子,笑谈着,王老领着一群人找了过来,这些天竹屋后的虫子捉了不少,十多个老人,每天溜达几遍,虫子再多架不住人多不是,这不这些老人一听王博说,李峰这边虫子又多,又大,又嫩,几人奔着这边而来。谁知道没走到桃林边,一股诱人香味飘散出来,引着肚里馋虫直冒。“呵呵,老周,你这个孙女婿不知道弄啥好吃的,走,我们瞧瞧去。”王博笑着开起身边的周艳爷爷的玩笑,这些天这群老人关系越加密切,没事聚在一块喝喝茶,聊聊天,说说自己菜园,什么菜发芽了,自己家小野鸡怎么样,花草,鱼虫,说着。或者爱好象棋来上几盘,结队捉虫子,比孩子还有孩子,老人开开心心玩乐。 “这味道真是诱人,走,我们去看看小宝这还那啥好吃的了。”蒋胖子拍着大肚皮,嗅了嗅,忍不住率先向着桃林走去,身后的几人笑着摇头,这人最是爱吃嘴。 “小宝,吃啥东西呢,哎呦,老林也在,我看看吃啥呢。”蒋胖子人未至声先到,正在吃着李峰一愣,转身笑着引着几位老人过来坐,茶水伺候着不过来,李峰告罪一声,众人连连摆手,直说没事。 “大家尝尝,小宝,这不刚说送给大伙尝尝,这就来了,赶巧了。”将胖子一听音,哪里客气,这人吃的东西不少,一眼就见着这些幼虫过油炸的。“这是蜂蛹,还是竹虫子啊?”蒋胖子夹了一条,望了望,这会还真是有些分辨不出了呢。旁边老人,周老师,周艳爷爷,一愣,两人手里筷子一顿,啥,虫子,这东西能吃吗?“竹虫子,你老试试。”王博和成昆没客气夹着放进嘴里,满脸享受,看着周老师和周艳爷爷周斌一愣,两人对视了一眼,咬了牙,吃吧,这两人都不是没吃过虫子,炸蝎子两人在市里还真吃过,对于虫子营养了解也不少。 这一吃,不得了,这味道比起炸蝎子还要好,李峰这里多留着一小碟子剩下的一群人,说笑着不一会吃了大半。 “小宝,你们这么大家子吃啥好东西呢。”李福奎笑眯眯走了进来,这人这几天脸上笑容没落下过,儿子考上大学了了,自己腰杆子挺得棒直。这两天通知书下来,打算摆酒席,请大伙乐乐。 村里摆酒席可是有讲究的,喜宴多用盘子,白宴多用碗,至于状元宴,吃着更加又说道,可惜这些事,李福奎闹不清楚,这不想着李峰那时摆过一次,可惜李山不在家。这位书记寻到这里来了,脸上还有些着急。 “大伯,有啥事?”李峰知道人家有事情,可不能耽误了,赶紧放下筷子,搬了把小椅子过来让着做,递烟。 “这还不是大娃子的事嘛,小宝,你那次怎么弄得,这也不过两三天通知书就下来,我打算在河湾子摆上几桌,这菜单怎么个说话,你爸找谁说道的。”李福奎来之前找了二爷,可惜二爷对于状元宴,知道也不多,不过李山那次请的厨子,可是做的地地道道本地状元宴。酒水用的是自己十年石榴树结出果子酿的石榴酒。 状元宴始于隋唐,是封建科举制度产物,每当乡试,会试,殿试揭榜之后,各级官员,乡绅为其举人,贡士,进士,状元举办的庆祝酒宴,名目有五十多种,最著名鹿鸣宴,闻喜眼,探花宴,琼林宴。这些可不比平常吃喝,有不少讲究,每道菜的意义,其实如今社会讲究少了许多。 李峰真的没注意自己那会有啥特别,不过是吃吃喝喝,自己闹得头晕脑胀,喝的说话舌头打结,晕乎乎,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可谓自己喝酒喝的最迷糊一次了,至于饭菜,全是自己老爸安排的。 “这个大伯,我不太清楚,要不我爸回来我帮你问问,看时间一会就能回来,要不你等一会。”李峰想着如今时间不早了,自己老爸下地这时候差不多回来了吧。 “算了,我还有事,你爸回来跟他说一声,晚上我再来一趟。”李福奎摆了摆手,匆匆忙忙走远了。 李峰摇头苦笑,做父母啊,孩子一点小事这么闹心,自己那会可是一点没关心这事情,还是说这自己老爸弄这些讲究做什么呢,还不是希望孩子好啊。如今想想,心里还有些懊悔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