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受伤的小江豚【求月票】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百六十一章 受伤的小江豚【求月票】

雨后的空气弥漫的泥土的芬芳,树木hua草吸收着雨水,越加的jiao艳,叶上水珠摇晃闪着宝石的光。山林里传来清脆的鸟鸣,淡淡的白雾萦绕山间。刷洗一新田地,清新淡雅。 可惜李峰此时一心放在水上人家老人说的事情儿,四轮摩托的突突声,打破宁静的山林,溅起水hua。李峰完全没顾忌身上的泥点,心里急切不已,深怕自己去晚了,那些人把鱼给杀了。 李峰前些日子嘱咐过水上人家的渔夫,有什么珍惜的鱼种帮自己留一下,没想到今天真的捕获的这么一条啊。 半个多小时,李峰跳下摩托车,连着钥匙都没顾上拔掉,急切的向着人群跑去。 “让一让,不好意思借过一下。”李峰费了老大的力气总算是挤了进来,面前一条一米的左右的大鱼,不过此时这条鱼ting不好,身上不少伤口,眼看着活不成了。 “老干,这鱼是您老打上来的。”李峰见着熟人,赶紧上前,递烟,眼里地上这条江豚看着并不大,一米多点,看样子是去年产的仔。 “哪里啊?不知道怎么回事?按说大河里早没有了这玩意,谁知道,这不下完雨,我在河岸边溜达,捉些上水鱼,谁知道碰到这家伙。 小哥,这东西你要不要,可惜了,养不活了。”老人有些遗憾,江豚被渔民视为“河神”少有渔民捕捉江豚而食用。可惜如今已经难见江豚随处游动,嬉闹场面了。 “老干,这鱼可是保护动物,我看还是交给公家好的。”李峰心里虽然急切渴望,只是这边这么多人,自己如是弄回去了,说不定不一会〖派〗出所的人就找上家门了呢。上次的鳞鱼的教训,自己可是深深的记着呢。 “啥保护不保护,大伙看看,这不过是条死鱼,我们这些水上混饭吃的,这东西留着没啥用,要不是小哥给大伙买包烟抽抽,谁还能乱说不是。”老干笑说着,边上的不少围观的人,点了点头,这些都是附近水上人家的渔民。猪鱼传说能呼风唤雨,渔民一直视为“河神”这些人可不敢吃这东西。 李峰咬了咬牙,这事情可遇不可求,赌了,自己空间泉水说不定能救活呢,那时候你找过来,怎么了,自己勇救小河豚,最多放归自然。 李峰mo出一张红票子,递给老人,大伙的乐呵呵的,这里不过十来个人,每人一包十块的烟,在农村可是顶好的。 几个人帮着李峰把鱼抬进摩托车的上的箩筐里,李峰道完谢,赶紧的往家里刚,途中自己的还进入空间一次,弄了些泉水,可惜这条江豚半死不活。 李峰心里几次想着把江豚放进空间,最后是忍住了,今天这事情这么多人看着,虽然众人嘴上说了不上报,可是人心谁说的准,只有一个人说漏了,传出去,江豚在自己手里,自己说啥。家里人知道,怎么想,为什么自己没见到,这事关系空间,虽然是少见的一种鱼种,即使如此李峰也不愿意赌。 安全第一,别说江豚了,无论什么,李峰也不愿暴lu自己空间秘密。 “咦,小宝,你弄什么啊?”李峰骑着摩托车驮着飞速的奔着自己的桃林小院,谁知在村口遇见的吴侃陪着自己父亲,散步,见着李峰竹筐里,lu出的大鱼尾。 “啊,吴伯啊,呵呵,一条小江豚。”李峰心里急切,说话间根本没有停车,眨眼车子窜出老远,这让爷俩一愣。 “江豚,那不是江猪嘛,走,我们去看看去。”老人一愣,一拍脑袋,大叫着,引得不远处的几位老人,侧目。 “怎么了,小吴。”周艳爷爷奶奶林老几人一听,啥么,江豚,这可了不得,平常可是极难见的,几个老人见着有这热闹看,嚷嚷奔着李峰桃林而来。 李峰急急忙忙的回到桃林,拿出大木盆,从水缸里灌了大半盆子泉水,不管不顾抱着奄奄一息的小江豚放进的木盆中。可惜小江豚一点动静都没有,李峰那个心急,进屋把自己橼钱了二星期最后的午夜泉水全部拎了出来,咬了咬牙,全倒进木盆里了。 “小家伙,你可要活下来啊,不然我可是亏大了啊。”雨后天气依旧凉爽,可是李峰却已经是满头大汗了,这一趟跑下来,自己的kutui满是泥浆不说,昨天刚才挂到摩托架子上,整个划开了,一条ku子三百块多块啊。 李峰满满灌了一杯凉茶,抹了把汗水,连着洗脸都没顾着,搬了椅子坐在边上,想要看看小江豚有啥动静,可惜这人很是失望,这东西似乎真的死了,依旧纹丝不动。,李峰心想难道自己弄回来的是一条死鱼啊。 “小宝,你孩子跑这么快做什么啊?”李峰闻言抬头一看吴侃扶着颤抖抖父亲,身边,六七个老人,除了林老,王老,成老,还有周艳爷爷奶奶,周老师,蒋胖爷,几人急匆匆撵了过来。 “还不是这死鱼弄得,我想着自己或许能救活呢,谁知道峰郁闷,这次是亏大了,自己心里只想着怎么弄到鱼,忘了自己不是神仙,这么条江豚死在自己家,要是让人告上去,可是够自己喝一壶啊。 “真是江豚,这身上怎么回事啊?”吴meng退休前可是农院的,虽然主要是农作物,对于本地的野生动植物有些涉猎,见着满身伤的江豚脸se微微有些不悦,当然这人不是对李峰,而是单方面以为是那个不法之徒捕捉时候造成的。 李峰这时候没有什么隐瞒的,简短的把这条的江豚的来历说了一下,众人一听,面面相窥,这事怎么回事啊。 “江豚有个习xing,风雨来临前,总喜欢出来透气,可能在大河mi失方向,今天下暴雨河面上啥东西都有,身上这些伤口可能树枝造成的。”吴meng说的有几分道理,众人微微点头,这头江豚明显不大,说不定与老江豚失散游进大河里来了。水上人家距离大湖可不远,可能极大。 李峰不懂,不过江豚逆流而上的习xing倒是知道些,不过眼前的这条无论是怎么回事,自己不关心,只是希望这东西别真的死翘翘了,不然自己有八张嘴也说不清楚啊。 李峰切着些西瓜,陪着几个老人聊了会天,送走老人没几分钟,李灿这小子跑了过来,身后一群萝卜头二孩,毛孩子,琳琳,二丫,聪孩子,二个流着鼻涕的鼻涕娃。最让李峰意外的大伯的老儿子李翔这娃子也过来了。 “你小子ting能啊,怎么今天还准备请全村吃鱼啊。”李灿笑呵呵,捶了李峰xiong口一拳,这人这几天见天回来,小心思,可惜李欣似乎对他没啥意思,落hua有意流水无情。李峰本来想劝劝这丫,不过最后还是算了,这家伙xing格,劝着没有,倔的很,平时嘻嘻闹闹,可是心里一根筋,认定事情,八头牛拉不回来。 “去,我现在正愁着呢,这东西可是保护动物,要是死了,说不定〖派〗出所怎么着呢。”李峰请两人坐下,李翔这孩子没有农村的棕铜se皮肤,而是白白净净。“对了,翔子怎么没见你出来玩啊?”“天太热,闷在家里看电视呢。”李翔大大咧咧说着,眼睛四处打量,李峰小院,他可是第一次过来,竹楼流水,池塘游鱼荷hua飘香,桃树落叶梅hua鹿,四周hua圃各式hua朵,真不错啊。 李峰弄出一盆子su瓜,小家伙一人mo了su瓜,啃得不亦乐乎。 “真好吃,三叔种的瓜比我爸好。、,毛孩子抹了把嘴,咧嘴大声说道,边上的几个小家伙直点头,吃的满嘴的su瓜汁。 “可不是,你说说你这人多长时间不在家了,没想到着种地手艺比老一辈还要牛叉,别的我不服你,这事,我真的服了。”李灿吃了不少瓜,可是总觉着味道不正,吃了李峰种的瓜果再吃别家的总觉的味道差许多。 “嗯,脆香甜,三哥,你家的su瓜真不错啊。”李翔咬了一口,眼睛一亮,自己的家的su瓜比起来,少了一份香甜,这味道真不错。 李峰呵呵一笑,心里有些得意,自己种的瓜果没人不说好,这些可都是自己一颗颗栽种,自己hua了不少心思呢。 “好吃,走时候弄几个回去吃。”李峰空间的su瓜多的很,这段时间天气热,市里过来游玩,观鸟人少了许多,自己外边的已经卖不完,空间一直留着。李峰甚至想着哪天开着皮卡去市里转转,这车手续前几天已经办妥当了。 说闹了一会,李灿两人领着一群孩子,乐呵呵的出了桃林,小家伙没人手里一个大su瓜,李灿,两人每人提了一袋子。 “嘀铃铃。” “林颖,有事啊?”李峰mo出手机,望着上面的名字一愣,这丫头不是知道了江豚的事了吧。不能吧,这人不是在观鸟台呢。 “李峰,小青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你是捉了头江豚,怎么样了?” 林颖声音有些急切,这事小青这不出来找萌萌,铃铛,磊磊几个孩子,听着自己外公说起李峰弄了头江豚,这丫头吓了一跳。大河里还有江豚,这事她可没听说啊,打了个电话问了问林颖。 “你听谁说的,我哪里有本事捉到江豚啊。”李峰哭笑不得,接把江豚事情说了一遍,林颖没说什么,只说了“我这就回去。”李峰mo了mo江豚,微微一愣,有些难以置信,探了探手,不会吧,真的没死啊。 “哈哈哈,没死,总算没有白费功夫。 ”李峰小心翼翼抬高些江豚身体,这东西不比其他的鱼类,江豚需要呼吸空气。 李峰望了望竹楼水潭,可是这时候水,山上雨水流了下来,整个一个小瀑布,算了,只能在木盆先放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