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百技村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百技村

李峰伸了懒腰,斑斑点点光点照射在被子上,李峰掀开被子穿上衣服。“老弟起来了,怎么样,昨天休息还好吧?”院子里王猛正在劈柴火,光着膀子,这身体板子结实很。 “呵呵,挺好,王大哥,我来帮忙。”李峰看还有这么多的柴火,拿起边上锛头。“不行,不行,这要是让五叔和我爸看到,还不骂死我。”王猛一把夺下李峰手里锛头。 “走走,洗脸,咱们吃饭去。”王猛拉着李峰,李峰无奈摇头,不过走过柴堆时候,李峰疑惑了,这柴火挺多,而且都是上好的枣木,这可是大家具,这里竟然用来烧火,难道王猛劈柴火劈的一身汗,枣木太实诚,不过冬天用特别熬火。 “山里没有煤炭,只能用柴火烧火,打铁用着别的柴火都不太好,枣木还行。”王猛笑说道,早饭已经做好了,挺丰盛的,特色小菜。客家平素饮食节俭,不事奢华,而待客则十分大方,讲究“六碗八盆十样”,菜肴实惠量足,盛器多用盆、钵、大碗,有古民遗风。客家人设筵用八仙方桌,依辈份排座次,席间礼规繁多。 早饭倒是没有这么多讲究,王猛和王晓伟几个陪着,饭菜倒是有些特色,酥角,酿豆腐,小炒,梅菜扣肉,这些不说,米粥熬制十分香甜,客家人多爱吃粥,尤其是山里不差柴火,熬制时间颇长,味道出来,熬粥可是一门大学问,李峰喝了一大碗。“好喝,大嫂子粥熬的真好。”李峰笑着对王猛说道,女人孩子没见上桌。 李峰没有问,山里规矩。有客人在,女人孩子都要避开,或是在厨房,或是另外开一小桌子。“笑笑他奶,来再给兄弟盛碗米粥。”王猛向着屋里喊了一声,李峰见到中年妇人走了出来,有些胖了。“来了。”妇人一手牵着,怯生生躲在身后的孙子,小萝斗昨天就认识了李峰这个小爷爷。 这会小萝斗早早嘴馋跑到李峰面前了。甜甜的叫了声小爷爷。“真乖,来爷爷抱。”李峰抱着小萝斗放在腿上。王猛媳妇赶紧上前,深怕李峰不高兴。“这丫头,快下来和奶奶去给小爷爷盛。” “呵呵,嫂子没事。这么多菜,嫂子吃点。”李峰说着低下头,小声问道。“斗斗,喜欢吃什么,爷爷给你夹。”“肉。”斗斗小手指点着嘟嘟的小嘴,指了指大肉块,“好了。吃肉,爷爷给你多夹几块,哥哥吃哦。” “嗯嗯。”小萝斗眨巴大眼睛,用力点头。李峰夹了几块大肉放在小碗里递给小丫头。“好了,下来吧。”王猛媳妇接过小萝斗拍了拍小屁股,小萝斗一点都不在意,高高兴兴和哥哥分着肉肉吃。 没一会功夫小嘴油汪汪。王猛笑着向着李峰举了举手里米酒碗。“这孩子,调皮很。不像他哥哥,老实巴交的。”李峰和王猛喝了一个,笑着说道。“我家闺女比斗斗大两岁,小丫头调皮紧,不过都是孩子,不调皮怎么叫孩子,没事,长大就好了,再说你看斗斗其实挺懂事的。” 王猛一脸喜色点头说道。“可不是,别看这么点大,可是我和你嫂子心肝宝贝,这丫头,讨人喜欢。”“呵呵,我家小丫头是,比他哥哥调皮,可我爸妈喜欢劲,我这个做儿子都羡慕呢。” 王晓伟本来陪着李峰,没多说话,这会说到小孩子,小萝斗和哥哥,王晓伟插嘴说道。“李哥,你被看大哥抱怨,其实心里别提多乐呵,谁家小娃娃有小斗斗聪明,别人羡慕还来不及,再说斗斗是活泼些,可是懂事很。” 王猛咧嘴大笑,真是,平时交代小斗斗,多数小家伙都听,比别家这么大年纪娃娃可是懂事听话多了。李峰和王猛聊着孩子,多说了几句,早饭吃的差不多了。 李峰想着趁着这会去看看王猛的打刀子地方,王猛看出李峰心思,虽说祖上交代,技术不能外传,不过这都是啥时候。王猛想和李峰合作,若是真能行,说不定靠着这个能把村子带富裕起来呢。“李老弟,走,我带去看看我铁铺子。” “这不太好吧?”李峰只是对打制刀子感兴趣,倒是没想要偷学什么技术,再说李峰自认对于这些打铁有着有些了解,上次参加比赛刀子可是李峰向着老铁匠学习,打铁技艺不说多好,可规矩还是懂得。 “没事,走,我们兄弟,说这些见外话做啥。”王猛一把拉着李峰,王猛的力量很大,不过李峰不小,只是李峰想着看看也就看看没啥。李峰随着王猛去铁铺子,路上多了小尾巴,小萝斗心里想着年轻小爷爷都是好人,每次都给小萝斗好吃的,还不停对自己笑。“小爷爷,这是黑子,是五太太家养的狗狗,可乖了。” 小萝斗牵着李峰大手,指着路上跑的小黑狗。“真的啊。”“嗯。”小萝斗不时介绍一下路上遇到人或是动物,小丫头真挺聪明,这么小思路这么清晰,人事都有些了解呢。 除了不时停下逗弄小动物,玩闹,很多时候都有些小大人样子。王猛笑着看着自己小大人一般小孙女,小家伙真挺有意思的。一路的上王猛倒是很少说话,有着小萝斗,不少话都不用自己说,李峰对小村子有了不少了解。村子不算大和李家岗相似,单性,王家人,不同李家岗从事的多是种植竹子,稻米,副业渔业,大王村手工为主,王猛家是铁匠铺子,别家多是有手艺,烧制碗盆,陶器,瓦片,还有制作弓弩,四五十户人家有将近大半都是手艺人。 只是如今这些手艺好些都没落,别的不说,光光如今,碗,瓷盆之类使用瓷器,外边已经大规模量产,品质优良,陶器和瓦片不说,如今都是楼房为主,瓦房几乎少有人选择,弓弩更加不行,不说这些违不违法,光光有几个人会用,市场需要太小了,至于花布,李峰看了,样式还行,厚实,当时费时费力,价格太低,不划算,太贵没人买。 四周山林都是不错,风景不比李家岗差多少,而且李峰留意到,各家的门前或多或少有有猎物。李峰笑着逗着小斗斗,小女孩蹲着一个破旧院子门前逗弄两只小兔子,玩的可高兴,不时发出咯咯笑声。“王大哥,这些是野兔吧?” 王猛有些疑惑,点了点头。“是,平时捉到野兔多半养着,这玩意价格不错,隔着个把月外边都有人进来收这些的,这些小兔子太小留着养。” “小爷爷,小兔子。”斗斗蹲在地上逗弄了一会,抱着一只小野兔扬着小脑袋递给李峰看。“好漂亮小兔子。”小斗斗咧嘴乐呵,嗯嗯点着小脑袋,小兔子脑袋上都一个有些磨损的发卡。“嗯,小爷爷,是我的。”小兜兜指了指小兔子头上发卡,磨损很严重,这种小发卡宝宝有一大堆了,各种可爱造型都有。 “斗斗最漂亮。”李峰和小孩子打交道多,小丫头啥么心思,李峰不说一眼清,多半猜到的,果然一说小斗斗乐了,咯咯笑着。李峰眼皮跳了跳,小萝斗这么乖,懂事,会逗人乐呵,想来王猛一家都当成心肝宝贝,可这一身衣服改过,多半是哥哥穿过的,鞋子是自己做的,发卡破损了几块。 王猛家的生活看来不如意啊,李峰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这村子比原先的李家岗还穷困呢,难怪,这里没有竹子,只有山林,似乎连着稻米都不能种植,多半靠打猎和手工,可是这些年,野生动物少了,手工被淘汰了。两大生活来源都出了问题,难怪王猛说年轻人都打算去外边找找活干,可是一没有技术,二没有文化,只能干些体力活,工资还没有保障。 李峰牵着小斗斗,随着王猛指点,来到铁匠铺子。铁匠铺子在村口,一个木棚子,只有个顶,没有门。“简陋点。”王猛笑了笑请李峰进来,铺子没有多少东西,打铁锤子,铁块,还有风箱,炉子,柴火。 李峰蹲下来,看了看铁块。“这些是轴承?”轴承要求比较严格,因此做的比较精细,这玩意打制刀具倒是不错呢。钛钢打制刀具最好,只是原料太贵,海绵钛价格一顿将近三十万,钛钢价格可想而知了。轨道钢和刀头钢都不便宜,而且数量太少,别人还不定卖给你呢,倒是这些毁了轴承不值多少钱,当成废料铁来买。 “是啊,这些轴承是我去周边几个乡镇收购,这些小刀子都是用这些轴承打造,这玩意还不错,就是比较费时费力。”王猛苦笑,其实王猛何尝不知道有许多更好的钢料铁料,可是价格太高,这些都是去几个种粮大乡,农机维修部收购,脏兮兮,回来还要清洗,融化不容易,幸好打出来的铁器不错。 “难怪了,这玩意挺不错的。”李峰拍了拍手站了起来,走到小斗斗身边,小丫头正拿着小铁锤砸小铁片,一副专心认真样子逗的李峰一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