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大王村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大王村

“小颖,我不送你们,斑狗你带着吧,路上可以当个警戒。(百度搜文學馆)”李峰拍了拍斑纹狗大脑袋,野猪事算是解决了。自己身边多了一个黄虎,安全没啥问题,林颖点了点头。“谢谢你了,我先走了,你也注意安全。” “对了,烤肉你们带些回去。”李峰切好的烤肉片用大芭蕉叶包裹,一包包用细藤蔓系好挂在斑狗的身上。“一路小心了。”李峰送着林颖一众人离开,回到营地,整理一下自己帐篷,不用物品扔到空间里。 收拾好,回到小草棚子,李峰检查一下王大伟情况,不错。时间不早,李峰烧了些肉羹,煮了一大桶子米粥找来两个大盆子,放在黄虎和灰狼面前,一人两大狗猫开吃了。野猪王这边李峰没忘记,弄了一箩筐的空间玉米和蔬菜,肉羹味道不错,加了虾米和蟹肉,再配合野猪肉丁,西红柿丁,胡萝卜熬制,撒了小葱沫子和香菜沫子。别提多下饭了,李峰连喝了两碗米粥外加一大碗肉羹。 肚皮鼓鼓,打了饱嗝,李峰眯着眼,稍稍靠在黄虎身上休息一会,洗涮碗筷盆子。李峰见着王大伟已经没多大事情,索性背着自己牛角弓,在四周打打猎,说起来,这边野鸡和野兔,还是有些。一上午功夫,李峰新手竟然打了三只兔子,两只野鸡,两只斑鸠,五只小鸟,收获颇丰。“走回去了。” 李峰回到营地这边,处理了野兔和野鸡,正想架上柴火烤只野兔尝尝味道呢,灰狼对着东南方向吼叫几声。随即李峰听到密集脚步声。“没办法。”李峰野兔和野鸡扔给黄虎和灰狼,自己摸出点牛肉干,咀嚼垫垫肚子。野猪王。这边扔掉的野菜,蘑菇,凑合吃点,幸好打猎时候,一路吃了些水果倒是不饿。 “李先生,我回来了。”王晓伟带着七八个汉子,抬了一张木板床。王晓伟顾不得擦拭脸上汗珠子,急切问道。“李先生,我哥哥怎么样?” “别急。人没事,要不休息一下,一会再走。”李峰看着眼前一众人,一个个满脸涨红,汗水打湿头发。紧紧贴在额头上,一个个喘息不停,这一路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来,不会跑过来的吧。 “不用了,我们没事,先把病人送出去要紧。”中年汉子擦了擦额头汗水,看了一下草棚子里王大伟。接着说道,王晓伟听了中年人话,点了点头,李峰打量一下眼前中年男子。紫铜色皮肤夹杂点青灰色,身板挺壮实,上好劳力。“那好,不过要小心点。病人身体还很虚弱,不能太过颠簸。” “你放心吧。我们平时抬竹垫子的,这点水平还是有的。”中年拍了拍胸脯,竹板子放下,几个人不敢大意,小心翼翼把王大伟抬到竹板子上。 王晓伟见着大哥上了竹垫子,张了张嘴咬了咬,犹豫不决。“李先生,你能不能。” 李峰看着王晓伟结结巴巴,一副欲言又止,眼里闪着期盼。“我打算随你一起,我怕你大哥路上有个反复不太好了。”李峰打算出山了,野猪问题解决了,巡山任务倒是不大,左右如今保护区四周隔断时间就会有森林警察巡逻,想来盗猎不多,至于深山里猎户,政府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己何苦闹的这么明白呢。 “啊,太好了,谢谢你,李先生。”王晓伟恨不得跪下给李峰磕几个头,表达自己谢意。“好了,不说了,走吧,尽快送你哥哥去医院。” “嗯。”王晓伟用力点头,村里汉子们已经准备好了。“抬起,走喽。”抬竹垫子可是有讲究,一个字稳,虽说垫子垫和颠簸颠相似,可这个竹垫子意思差的多了。 李峰骑着野猪王身上,两边是灰狼和黄虎,大王村这些男人们见到李峰一个人时候,心里还嘀咕,一个人跑进深山老林难道不怕遇到猛兽,危险,可是见到体型如小山一般野猪王,巨大灰狼,如同老虎一般黄虎。这些人心里多了一丝了然,难怪人家能进山,看看,这三个大家伙,别说遇到小东西,老虎,豹子,来了,人家不怕。 难怪能治好大伟伤呢,刚刚领头汉子看了王大伟身上紫青,想到毒蚂蚁厉害,中年还有点打颤呢。自己可是见过被蚂蚁咬死人,二十多年前事了,现在想想似乎王大伟伤口比当时厉害多了,毒素多了许多,没想到竟然能活下来。王猛不由瞥了一眼高高在上骑着巨型野猪年轻人,李峰闭着眼,一上午练习弓箭,挺累的。 尤其是手臂,整个都酸软了,李峰不清楚古时猎人如何能保持多天狩猎这样看着不可思议的事。李峰闭目养神,如同睡着了一般,野猪王紧跟在众人身后,灰狼和黄虎左右护卫,天上是苍鹰盘旋,小巴巴站在李峰肩头梳理着羽毛,不时会调皮啄李峰耳边头发,玩一会。时间还快,一路没有停留,幸好都是山里人,随便弄些野果充饥一下,常有的事。 “李先生,真是对不住,让您跟着我们这些粗人受罪。”王猛是王大伟族哥,整个王家王晓伟一辈大哥,村里有事如今多是王猛出头。“呵呵,王大哥太客气,说起来,我不过出去几年,如今在家里种种菜,养养鱼,哪里是啥娇贵人啊。” 李峰接过干肉塞进嘴里咀嚼,对着王猛比划大拇指。“这肉熏的正好。”李峰倒没有说假话,这肉还真熏的有些特别呢。 “呵呵,自己家做的,我还李先生不爱吃。”王猛摸出刀子,又割了一大块。“没有筷子,用刀子吧。”王猛有拿出小刀子,李峰看了看。“好刀啊。” 李峰翻看刀子,真是不错,纹路极为的规整。王猛脸上多了一丝傲气,摆了摆手。“李先生,喜欢,这小玩意送李先生耍着玩吧。”“这可不行,这刀子可不便宜。” “李先生,这刀是猛哥自己做的。”王晓伟小声说道,李峰一愣,没想到王猛还有如此技术。“王大哥,真是深藏不露,这样刀子一把至少三五百块。” “这么贵?”王猛一顿,有点不敢相信。“这还是便宜,这样好刀,三五百不一定能买的到,王大哥没对外出售过吗?”李峰此时惊讶了,王猛刀子做的真的挺不错。 “不瞒李先生,平时给村里做些,多半都是工具,前些天交通不便,柴刀,菜刀,锄头都不方便,平时这些都是自己打造,这刀子也就这些天,我接过父亲摊子,自己改造打造,平时这些小子喜欢弄几把进山打猎,剥皮好用些。”王猛苦笑,没想到被自己父亲狠狠教训,自己不遵守祖先的祖训改制作的刀子,竟然真的有人欣赏。 “没想到这样啊,我看王大哥,你这手艺可不南都省会的刀剪之都江都城的大师傅差。”李峰去过南都省,作为第一个改革开放城市,南都省云集了各方英才,江都城是全国刀剪之都,制刀技艺,虽然没有龙都时间长,水平却也不容小窥。 “呵呵,哪里能和人家大师傅比啊。”王猛眼里闪过一丝激动之色,早先出去看看,可是家里离不开自己,大王村离不开自己,村子太穷了,多半在贫困线下,一年没多少收入。这两年出门打工多了些,生活虽说比原先好些,可是离着富裕差的还太远,出门没有手艺,靠着力气吃饭。 如今县里搞旅游开发,王猛带着村子里年轻人去干起了竹垫子身体,抬人上山头,虽说累了些,倒是增加不少收入。 “王大哥,不比谦虚,这样刀子值。”李峰把玩手里刀子,锋利异常,尤其是百折钢打造技艺可不是一个山里人掌握,想来王猛祖先定然是一位大师级的刀剑师傅。 “呵呵,刀子再好没用,如今可不是过去,不说法律禁止,真正喜欢刀子没有多少了。”王猛叹了一口气,李峰点了点头,这话没说,这种匕首似的刀子,在外边,真不好拿出来。 “这倒是不是没有办法,匕首限制是有条件,再说王大哥可以尝试一下制作一些小匕首装饰品,虽然有些委屈王大哥手艺,可这社会就是这样。”李峰没好办法,刀子进入社会危害,李峰当时知道,折中方法,制作小匕首,不会造成大的伤害,装饰品就好,只是可惜王猛手艺。 “现在说啥手艺可不可惜,能制刀我就心满意足,只是做出来,去哪里卖啊。”王猛不是没想过去外边卖刀子,可是家里人拦着不让,这可是犯法的啊。 “这倒是不难,不知道王大哥听说过李家岗吗?”李峰笑问道。 “李先生是李家岗的?”王猛眼睛陡然瞪大,李家岗这一年多发展,可是羡慕坏四周村庄,王猛哪里没有听说过啊。 “我是李家岗现任村长,要是王大哥能做出刀子,我倒是可以收购,或是代理帮着销售。”李峰笑说道,遇到这样人,李峰想着能帮一把就帮一把,算是把传承给延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