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童年=吃玩【求月票】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百五十一章 童年=吃玩【求月票】

不等李峰反应,萌萌已经拉着铃铛跑了过去,二丫比二孩可是强多了。萌萌和铃铛每人一大把,直往嘴里塞,米hua颗粒不大,大把吃着味道香味十足,二丫似乎放了糖,李峰捏着吃了几粒,香甜。真是不错,是那个味,脆香带着淡淡甜,有些油脂味。 “萌萌,你可来了,位置都让人家占了。”磊磊努努嘴,前边的笑嘻嘻的琳琳扬着手里的大缸子。萌萌咂咂嘴,眼看着二丫拎着一袋子米hua走远,哪里功夫听着磊磊抱怨,这丫头心神早早被米hua勾走了。 “啊,琳琳姐姐,你让萌萌好不好啊。”可惜这次百试百灵的招式在美味下,一点用处都没有,琳琳摇摇头,不过让萌萌高兴,琳琳姐姐说了一会带自己吃,这丫头可不在乎谁先谁后,只有能吃到甜香的米米。 炸米hua的是位老人,六七十岁,头hua斑白,衣服有些破旧,不过老人收拾ting到落。李峰看着米hua机的摇把边上,有一个不大的圆标表盘,李峰过去一直没弄明白这是看压力,还是看温度的。这次近距离看了看,原来是压力表。 这位老人的笼子似乎长一些,用了两个汽车轮胎做的,有一米多长,后边接着蛇皮袋。这会儿,脚边摆着三四个瓷缸子,有大有小,不用说这是等着几个娃子的,这样算上琳琳,这至少还有四五家个把小 时呢。 李峰拿出手机,现在十一点多了,照着样子,少说十二点,自己可没这多时间等着。可是看看几个眼巴巴等着,流口水的小娃子,李峰还能怎样,谁知道不一会李灿这家伙慢悠悠端着一碗大米过来了。 “怎么,你今天不看店啊。”这人越来越不务正业了,难道李峰暗乐,这人不知道怎么看上李欣了,似乎今天李欣回来啊。 “嘿嘿,这不中午了嘛,没啥人我让丽丽看着呢,你也过来炸米hua啊,这东西我也三四年没吃了,还真有些想呢。”不同于李峰,这人随手把米碗放在边上,拍了拍手,拎着竹凳子一放,弄了个虾钩钓起龙虾。 可惜此时小娃子们注意力全集中地眼前的黑乎乎的有些像炮弹,上端有二只耳朵,后边有个可以转这的圆圆盘子,装着的压力表,老人叫着火表。李峰在边上等着,琳琳的米缸子递给老人,老人用漏斗量了量,三块钱,用漏斗把米装进米hua机。 拧上盖子,放在炭火上,热浪一阵阵,不少围着孩子满头大汗,脸儿红扑扑,可愣是不愿离开,眼巴巴望着自家的米缸子,深怕谁插了队李峰看着时间还早。让萌萌几个孩子在这里等着,这时候,你是叫不动这些贪吃的孩子的。 李峰不由想起自己童年,记忆最深的可以用两个字概括,吃玩,可惜如今时间留下的记忆,慢慢消散,眼前的老人,眼前的米hua机,曾经常见玩意如今已经慢慢消失了。李峰有些感慨,靠在柳树上,看李灿如同孩子一般惊喜的拉着虾钩,1小心翼翼拿下龙虾房间自己的桶子里。 “对了,1小宝,今天林颖她们回来上班了吧。”李灿似乎随口问道,不过李峰心里既然已经明了这人小心思,当然不会轻易回答了。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有hu了半天不见李峰说话,李灿抬起头,正看见李峰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心里有些发虚。 “有hua,而且还是粉红se的桃hu峰哈哈大笑,这人越来越有意思了,闹了个大红脸,这情况好长时间不见了,李峰记着这人似乎有了女朋友,不过这么多天没见着提起说不定吹了。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李欣的关系呢,李峰暗暗想着,觉着有些不可能,这人认识李欣好像没多长时间。 李峰两人说笑着过了七八分钟,只听到“轰隆”一声响,一股米香飘来,孩子的嬉笑声,欢叫声,李灿无奈的放下手里的钓钩,这会不是龙虾,聋虾也吓跑了。 “琳琳,给哥哥尝尝?我那棒棒糖换你的米hua?”李灿闻着香,笑眯眯凑到琳琳身边,这丫头正在装着米hua,有些烫手的米hua直往嘴里塞,萌萌在边上拉着笼子,帮着琳琳装米hua,只是趁着琳琳不注意抓几把装进自己的小口袋里。李峰远远望着,心里有些佩服这丫头,竟然不怕热啊,真是。 十二点多,李峰手机响了几次,老爸李山催了几次,总算轮到自己的份子,钱不多,三块钱一锅子,二锅子六块。 李峰把手里的玉米hua和米hua递给铃铛和萌萌,说了几次不要吃太多,可是三个孩子哪里听得进去啊。 在回家的路上,李峰几次劝说,总算让三个孩子放下手,家里,午饭早早准备好了。爸妈,不是让你们先吃了吗?”李峰不好意思对着林颖笑了笑了,让客人等着,总有些不好意思。 “小颖说等你回来,萌萌,磊磊也来了,快坐,奶奶给你们盛饭。”张兰最是喜欢的萌萌,这丫头小马屁拍得特别顺溜,平时张奶奶长,张奶奶短叫着,可是可人了,至少在张兰心里极其喜爱这个小丫头。 “嗯,张奶奶,你看,叔叔帮我们炸了好多米hua,萌萌带回来了,你要吃吗?”萌萌有些不舍,拿出李峰炸的玉米hua,张兰笑呵呵接过来,捏了几粒。“真香啊,萌萌最乖。”mo着小丫头的脑袋,张兰几次向着李峰瞥着,老妈的眼神里的意思,李峰哪能不知道,不外乎早早结婚,生个可爱的孙女,孙子。 “吃饭,吃饭,菜都凉了。”李峰扒了两口饭,夹着菜塞给张兰,惹得林颖抿着嘴直笑。 “菜凉了才好吃呢,热的不好吃。”萌萌嘟嘟嘴,小声嘀咕,虽然小声,可是不大的桌子,众人听着真切,几人哈哈哈大笑,冉得李峰狠狠瞪了一眼有些无辜的举着筷子划拉着肉丝的萌萌。 “叔叔,你要吃吗?给你吧!”萌萌眨巴着乌黑的大眼睛,夹了块鸡蛋,心里想着肉丝好难嚼,给叔叔吃,自己吃软软的鸡蛋,嘿嘿。 “我不吃,我现在想吃了你。”李峰郁闷的夹了块豆腐狠狠咬下去,咬得牙齿痛,这啥豆腐这么硬啊,不对自己牙和牙打架了。真是郁闷,吃饭,扒了一大口米饭,吃着茄子丝,不再想着别的。 下午,李峰躺在竹楼上竹凉chuang上,耳边的不时还能听见米hua机的声响,老人中午竟然没有吃饭。其实如今不是炸米hua的时候,平常这种爆米hua,只有四月前,十月后,当然这里是农历。那时候天气不热,这东西实在是太烤人不说,米hua放不了多长时间,人家不愿多炸。 李峰有些同情老人,老两口过活,1凶不孝敬,七十岁不得不大热天为了俩钱,辛苦,中午塞几口米hua,喝点接的井水。爆米hua其实赚不了多少钱,别看半天几十锅子,除了煤炭钱,一锅一两块钱,去了吃喝,平常年景不过几千块钱。如今老人年纪大了,不知道还能做几年啊。李峰心里对不孝子孙最是痛恨,可惜自己最多心里谴责,却不能做些什么。 李峰托着萌萌给老人送了些su瓜,吃着解渴,又能填饱肚皮,这些都是空间瓜果,算是做点什么吧。 微风带着水潭一丝水汽,凉飕飕的吹过来,夏日午后,知了依旧不知疲倦的鸣叫,孩子们精力依旧充沛,跳皮筋,打玻璃球,或是几个皮实的男孩子“斗鸡”最受孩子喜爱的跳格子,连着小青都吸引了。 磊磊看了不一会就学会了,回到桃林,在桃树下的树荫地方,用瓷片,一块破碗碎片打磨成圆片子。只有萌萌小手掌大小,几个孩子人手一个,小青中午很少午睡,深怕萌萌闹腾出什么事。这会看着几个孩子玩的起劲,躺靠在桃园凉棚的躺椅上,切了些香瓜片。桃林小院子里别的不多,香瓜,su瓜,水缸里冰镇不少,平时只要是来人,李峰最会切一下招待。这些多是空间出的,味道香甜可口,吃着不甜腻,无论是林颖,李欣,还是小青没有人不喜欢的。 “磊磊哥哥,你画好了没?”萌萌这丫头不知道怎么了,不愿意和二孩他们玩,拉着铃铛,磊磊,跑了回来,其实这丫头每次跳格子总是输给二孩,二丫,琳琳他们,甚至于连着聪孩子,毛子这几个小娃子都赢不了。这可让骄傲的萌萌很是受不了,这不,拉着萌萌心里笨笨的磊磊回到桃林。 “格子画好了,我们剪刀石头布吧。”磊磊其实不是笨,这些东西,他没玩过,自然每次总是输了,不过规则总算记住了,六道直线,六个格子,五个有限的,一个无限的,顺着数,一至五每个格子宽六十厘米左右,最后一个格子没有限制。规则简单,一到五格子,必须单tui跳着走,这还不算,没人手里一个瓷片,从一开始升级。 开始扔瓷片,从一格开始,如是扔进一格范围,这样算是第一步成功了,然后单tui跳着把瓷片带到第六格子,瓷片你可以一次xing,踢到第六个,也可以慢慢踢着,不过压到线出局。越往后越难,通关过了第六格子,你可以包房,其实只是你拥有一格子,别人必须从上面跳过去。 而你却可是双脚着地,所谓你的地盘,你做主,这不一会,萌萌和铃铛已经拥有了一个房子,而磊磊还在那里四格子奋斗呢。可惜隔着萌萌和铃铛二格子,磊磊,只能再次摔倒在铃铛房子里,又一次失败了。 “哇哈哈哈,磊磊哥哥又输了。”萌萌得意笑声,惊得鸡爪猪,小黑母子俩,连着我老大,天老二的苍鹰听着萌萌声音,也不由抖上几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