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野猪为祸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野猪为祸

一下午功夫,人参清洗了将近一半,二十来个忙活的挺累。“晚上,咱们在吊水楼吃吧,我问问有没有位置。”时间不早,眼见天黑了。 “小宝,算了,不去,家里他爸和孩子都等着,我们回去了。”吃席面可是难得,不过想想家里孩子和丈夫,这些妇女犹豫了。 “这样啊,西瓜和鱼虾带去回去吧,晚上吃。”水缸里鲫鱼和虾米还有不少,再有蔬菜,有些蔬菜都是山里见不到,李峰摘了些,打包送给忙了一下妇女们。 “小宝,这啥菜挺吓人的。”李峰摘了些佛手,村里没怎么见过,猛地看着还真吓唬的呢。“这个是佛手瓜,清炒凉拌都行,可是上好下酒小菜,对了可以和虾米炒着,味道挺好。” “真没吃过呢,回去可要好好尝尝,妈啊,咋还有蛇啊,吓死我了。”福光婶喜滋滋把佛手塞进袋子,谁知道被袋子一条绿蛇吓了一跳,袋子掉地上。 “蛇?”李峰一愣,自己养的几条小蛇都挺乖,不会乱跑,至于野蛇,这倒是有大半年没见过,桃林小院四周四脚蛇,小野蛇早早都给驱赶走了,啥时候来的蛇啊。 “我看看,呵呵,福光婶,我刚想和你说呢,这是蛇瓜,烧汤味道挺好,清炒不错,可不是蛇。”李峰一乐,原来是果果带着茶茶几个小家伙摘蔬菜时候,不定不舍,恶作剧摘了些蛇瓜,刚刚没太注意。 “蛇瓜?”一众妇女围了过来,指着如同一盘蛇的蛇瓜,指指点点。“咋还有这样菜啊,吓死人。小宝,这真能吃啊。”“味道挺好,比丝瓜好吃呢,城里人都很喜欢蛇瓜,平时卖的可好了。” “可不是,妹子,别看长的吓人,省城一斤少说六七块呢。”张兰脸上露出一丝得色,自己儿子种菜。媳妇卖菜,卖的那可都是天价,城里人还上赶趟的抢着买呢。 “这么贵啊,啥菜这么金贵啊,快比上肉了。城里人还真有钱,咋舍得吃的呢。”几个婶子,说话带着点酸酸味,心里琢磨自己家能不能种点,不过一想人家媳妇在省城看老大店了,自己种了哪里能买掉啊,再说。没人家技术啊,李峰可是十里八乡传开的能人。 “城里人尝尝新鲜,说不上天天吃。”李峰笑着说道。 “这倒是,谁家钱不是大风吹来。呵呵,嫂子,小宝,我们就先回去。今天尝尝城里人吃的菜是啥味道。”福光婶子年纪最大,挺能说回道。这些妇女愿意听她的话。 “我送送你你们。”张兰送着一众妇人离开,李峰开始整理人参,清理好到,直接和配制好的草药一起放进装满酒的玻璃坛子,因为酒水是购买,李峰一坛子里加了小半碗午夜泉水,这样出来药酒效果会提高很多。 一直忙活到吃晚饭,总算清洗好的人参和药草整理好了。“大胖,长发,二胖,长红,洗洗手,我们吃饭,时间不早了。”忙活了一下午了,几个都挺累,饭菜都是从吊水楼和村口买来的,烤鱼,驴肉,再有吊水楼几道拿手菜。“来,喝点酒,解解乏。”李峰酒杯倒满,端起来。 “快多吃点菜,下午挺累的。”张兰招呼长发几个吃菜,一桌子好菜饭,大胖几个经常在李峰这里吃饭,不客气,甩开膀子吃喝,张兰和李山见着这些年轻人能吃能喝,心里挺高兴,一个劲招呼。 一桌菜饭一点没不浪费,吃完晚饭,李峰送着兄弟几个回去。“路上慢点。”“三哥,你回去吧,没事,这路我闭着眼睛都能走回去。” “那好,我不送了。”酒喝得不算多,几个人没醉,李峰送到桃林外,回来了。“妈,爸,你们休息一下,我来收拾吧。” “没事,这点活算啥啊。”张兰碗筷收拾好,果果几个在边上帮忙。“天气凉了,用热水吧,我去打了热水过来。”今天天气还算不错,太阳能里有热水。 “哥哥,我去打。”铃铛和茶茶两个抢着先提着小红桶跑到浴室里放水去了。“这两小丫头,挺懂事的。”李峰见着打水收拾碗筷都没有自己份,弄了茶叶泡了壶茶提着过来。“爸爸,你尝尝,这是前些天人家送的茶,味道怎么样?” 李峰平时喝的都是自己采摘茶叶,当然有一部分是空间茶叶。“味道挺好的,不过我还是习惯自己家茶叶。”李山知道,李峰带回来茶叶价格肯定不便宜,喝着心疼啊。 “天天喝着,偶尔换换口味,对了,爸爸,这几天村里是不是来了些陌生人,今天下午来了几个人,说收山货,可我总觉着这些人有啥别的目的。”下午一阵忙活没太有时间想这事,邵峰几个怎么看不像为了点山货的大老远跑一趟,李家岗四周山货不算多,而且都挺平常,野味种类,只有野鸡和野兔,可不像深山里有野羊,鹿,甚至野猪,这些大家伙啊。 “这事,我没太留意,明天问问小灿吧,小灿在村口,来来往往见到多。”家里事情挺多,李山没有多少闲工夫留意这些。 李峰哪里不知道,父母都是闲不住人,家里田地收成李峰如今真有些看不上,上次还想着爸妈出去旅游旅游。可是老两口,一点不想出去,天天忙活着地里和菜园活,小鸡,野猪,牛羊,天天没闲着时间。李峰想着把野猪都给卖了,羊羔给处理,家里小动物都够忙活了,至于买了蛋鸡,这些为了蚂蚱,如今秋后蚂蚱蹦跶不了几天,卸磨杀驴时候到了。 李峰把自己想法一说,李山和张兰说啥不同意。“家里没多少事情,野猪和小鸡费不了多少事,一天喂几次,这几天你不知道,鸡蛋涨价了,一天二三百个鸡蛋,一百五六十块钱,吃喝都在山里,不吃家里一点粮食,可全是赚的,卖了做啥。野猪更不能卖,咱们家野猪和别家可不一样,多聪明啊。”张兰说啥不同意。 “妈,我不是看你和爸挺辛苦的嘛,家里事情这么多。”李峰给张兰倒了杯茶,递给去。“谁家不忙啊,赖汉子不忙,我和你爸年纪不大,能干动活,你别操心这些,结婚事怎么样,饭店找好了吗?” “饭店定了,是王哥帮的忙。”李峰都不敢说定了多少桌,不然还不给爸妈吓到啊。 “定下来就好,小颖和她爸妈看了没有,没说啥么,要是钱不够,我和你爸,这里卖菜还有些钱,你拿着。”张兰舒了一口气,农村和城里不一样,领了结婚证算正是结婚,可农村,不红红火火办一场酒席,人家都不当你娶了媳妇的。 “妈,你放心吧,看好了,小颖和伯父,伯母都很满意。”这事,蔓颖爸妈都挺通情达理,本来想着找个普通酒店办了就好,两位老人不太喜欢太浪费,这事,蔓颖解释过,两个老人没说啥。 “亲家人不错,小宝,以后你多孝敬些。”蔓古和石秀兰为人处事都挺好,宝宝事人家没说啥,李峰对不起蔓颖地方不少,人家最后还是原谅,这事,张兰和李山心里一直记着,觉着对不起人家两口子呢。 “妈,我知道了,时间不早了,你和爸忙了一天,先睡吧。”李峰还要把院子里的人参和草药整理一下,可能睡着晚一点。 “那我们走了,你们早点睡,果果你看着点铃铛几个,别玩的太晚了,明天上学了。”张兰交代一下果果和李山,李亚回小院子去,带着斑狗。 李峰送着出门,回到院子开始收拾人参和药草,药草都是配制好,加上人参,忙活了几个小时,总算清洗好了人参处理好了,李峰回到放客厅。铃铛和茶茶,小新,淘淘,壮壮几个还在看电视。“时间不早了,快回去洗洗睡觉了。”李峰撵着几个小家伙,回屋睡觉,自己洗了热水澡,换了衣服,躺在床上,没一会功夫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外边吵吵闹闹,李峰赶紧穿好衣服。“这是怎么了,一大早的。”李峰好奇,一问才知道昨天庄稼几家地里进来野猪,这会红薯快收的时候。 “确定是野猪吗?”李家岗四周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出现野猪踪迹了,这么多年深山里有野猪踪迹,外边绝迹了。 “四叔早上看过了,却是野猪。”李灿,这小子跑来凑热闹。 “小宝,我们来找你拿主意,这野猪祸祸庄稼,是不是组织人手,把这些野猪给打了啊。”四叔和五叔,还有长贵,一脸兴奋,打野猪,多少年没有事情了。 “这事,真不好办,这些野猪都属于保护动物,属于保护区,还真不能随便打。”李峰如今保护意识越来越强。 “那咋办,总不能我们种的红薯都送给这些祸祸吃了吧,那样这样道理,这不是猪吃人了吗?”“是啊,小宝,这事,你看咋办好,不能打,没啥好法子啊。” “这样吧,先四周看看,撵走最好,不行,我带大家把这野猪给捉起来,最不济养着好了。”李峰考虑一下,野猪真不好明着打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