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炸弹一样米花机【求月票】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百五十章 炸弹一样米花机【求月票】

林颖眼前摆放着的鱼骨,生生的白se泛着一丝荧光,这些都不是让林颖捂嘴大笑的原因。 “李峰,你怎么把它弄出着一副样子,呜呜,哈哈哈,实在忍不住了。”第二天上午,林颖从市里回来,看着李峰摆在桃林的鱼骨,乐的不行,这只黑鱼虽然ting大,不过只是普通鱼类,林颖倒是没说啥。 只是看着鱼骨,乐得不行,李峰郁闷,自己不过是出去了一会,这鱼骨就变了mo样。 “煮的时间太长,这家伙憋得满脸通红,没什么。”李峰眼里那如同煮熟了的龙虾般鱼头骨,心里郁闷,自己弄了一早晨,总算是处理的差不多了,谁知道,出去一会,回来一看,鱼头骨竟然变了颜se,白se变红se。李峰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啊?用手mo了mo上面还没干透的颜料,眼前浮现一大两小三只萝卜头。 李峰那会急着出去,没顾得上,现在想来那个时候萌萌手里拎着小 铁桶说不定就是这些红颜料。这些的颜料,是用来做红鸡蛋用的,自己家的应该是上粱时候留下的,不知道这几个孩子怎么倒腾出来,又怎么想到给鱼骨头上se这么伟大的事情上来的。 “呵呵,李峰你说话还真是逗,不过这红脸白牙,怎么看还有点张飞的意思啊。”小青说完自己人不笑了起来,她可是知道清楚,这些都是自己侄女萌萌和铃铛,磊磊杰作,当然,主要的策划实施人非自己侄女莫属了。 “算了,你别说了,你看看李峰这会自己成了张飞了。对了,我这次去市里汇报保护区的情况,市里批了两艘木船,李峰你帮着想想办法怎么运过去。”林颖本来ting高兴地,市里支持自己,本来听说是摩托艇,不过考虑的汽油污染问题,最后换成两艘木船,这两艘木船直接从市里木船厂送过来,不要多大一会就到了。可是,林颖这会发愁了,这木船不是独木舟,二人抬着,扛着就行了。 “这个容易,我去村里找几个小伙,帮着抬一下。”李峰想着市里至多弄条小木船,比起来不一定有独木舟重呢,可惜今天李灿不在,不过大伯的老儿子这半的小子,再加上四叔,五叔家俩小子,四五个人,人手足,没啥问题。 “不是,那个船很大,比上次你借的船大很多。”林颖这次来的急,市里当然不可能单独给她订制木船,不知道那位领导,怎么点了单亭画舫船这样小游船。不说价钱,可这两艘的大小出乎林颖的意料之外,这船自己怎么弄到水库,成了问题。 李峰一愣,什么画舫船,这些领导这么文雅的,这船不说体积大,这个价钱比普通木船也要高几倍吧。 “这样啊,我们只能逆流而上,从大河里绕到水库去。”李峰点了点头,事情有些麻烦,必须找个经验丰富点船手,自己不行,自己父亲不知道能不能,不行只能麻烦二爷了。老一辈的操船技术比后辈,可谓天壤之别,差别极大的。 “逆流而上?这个主意不错,大河水从水库那边打弯流过来吗。”林颖一喜,水库阻挡大河,迫使改道,虽然这样减少大河水淹没下流的田地的事,可是这一改道,路途远了一下。尤其是上流的灌溉分流,大河已经没了当年的气势。水库的用处几乎没了,不管如何,大河在水库打了一个弯,逆流而上,进入水库倒是可行。 李峰这会没见着船,真不好说,林颖说的画舫船,大小形容不是多清楚,只是山路是过不去了。李峰帮着找了父亲李山问了问,这事情,还真问对人了,原来大伯的划船的手艺在父辈最好,其次竟然是六叔。 这事情李福奎满口答应,至于六叔,没啥问题,只等船运过来。 不多一会,两辆开车运着画舫船而来,车子直接开到大河原先的老码头,众人动手,小心翼翼把船放下来。其实说是画舫,不过是单亭的,看着比起乌篷船来大不了多少。只是装饰好看些,带着一丝浓烈的桐油味。 “二爷,你看看这船怎么样?”难得二爷过来,弄了一辈子船人,李峰是看不出好坏,只是觉着这些船游玩不错,可是真正比起打渔船少了点。 “呵呵,玩着还行,不够厚实。”二爷mo了mo穿帮子,可不是,李峰心里终于知道缺了点什么。厚重,这两艘船看着少了点厚实感,总觉着太过薄弱了。不过,这两只船不过平时在水库这边,几乎没有流动的死水,只要保养好些,十来年可以用的。 大伯,六叔二人驾船,每只船上二人压船逆流而上,河水流速虽然不快,可是不逆流不知道逆流划船不容易。不过十多里水路,如是顺流,或许一个小时不用,可是逆流一半小时木船才摇暴着驶如水库。 水库边上有石柱,两艘船直接栓在上面,林颖请几人去观鸟台休息一些,别看不过一段路,可是好些年没有驾船的李福奎和李福财此时衣服湿淋淋,如同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天气太热,逆流,再加上好些年,没操作了,终究有些手生子。 “大家喝水。”林颖拿出冰箱里饮料,这几天没人在,开水啥的都没有。不过,这时候,个个满头大汗,喝着冰镇的绿茶,味道确实不错,连着少有喝饮料的大伯,六叔叔,难得称赞一番。 休息一会,几人没有多留赶着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粘粘的汗水,真的很是不舒服。李峰回到家里已经十点多了,洗澡换好衣服,已经十一点了。这会天气更加炎热,灌了几杯凉茶,坐在凉棚下吹着山风,舒服shen吟着。 可惜总有人不如他的愿,没几分钟,铃铛,萌萌两个小家伙满脸通红跑了过来,这二孩子做什么呢,热的满头汗水。 “萌萌,铃铛,你们做什么,看热的,快擦擦。”李峰拿着毛巾递给二个小人,这么热的天气不躲在树荫,乱跑个啥的劲啊。 “叔叔,叔叔,村里来的炸米hua的,你快装半米,磊磊在那里等着我们呢。”萌萌胡乱的抹了一把,拉着李峰手,急切的叫道。 李峰初听还有些不信呢,大夏天的炸米hua,这东西可是上火的玩意,平时秋天,冬天多些,如今这日子,少有听说,李大妮家出来炸米hua。李大妮是李口子的,李家岗对面,从李峰记事丹来,周围十里八乡的米hua似乎都是李大妮在炸的。 如今年月不比过去,小娃没多少吃食,那会李峰秋冬的吃食,最多的就是米hua,这些是用大米加上糖精,放进柴油机带着炸米hua的机器里,出大拇指粗细的,中空米hua。盘成圆圈,从小圆到大圆,然后在绕上几道,打个结。 每次炸上一蛇皮袋,李峰可是吃上二星期,算是小时候吃的最为普遍的零食,一蛇皮袋至多一二块的手工钱。比啥样的零食都要节省,只是李峰上了大学以后,听说李大妮嫁人了,他家的米hua机少有再开出来了。 那个大辫子的姑娘,李峰记忆中最朴实的笑脸,可惜如今难得一见了。 “炸米hua,村里这会谁在炸啊?”李峰心里想着,这天气炸米hua,ting奇怪,不过既然来了,自家炸点吃,这东西自己好些年没吃过了,在外边买的总觉着不是那个味道。 “二孩,他弄了一大瓷缸子玉米,炸出一袋子玉米hua,可香了。 哼,他不带我们吃,真小气,叔叔,我们炸一盆子玉米,好不好,炸一大大袋,让他不给我吃,气死他。”萌萌撅着嘴,心里想着二孩,竟然不给萌萌吃。不过这个玉米hua,李峰一愣,怎么什么时候可以炸玉、 米了啊。 “玉米怎么炸的啊。”李峰心里不太明白,难道是换了新机器,城里有种炸玉米的机子,难道今天过来的是玉米hua机。 “哦,一个黑黑炸弹,砰地一声,炸开了,里边好多玉米hua呢。” 李峰一边听着萌萌述说,一边看着这丫头夸张的比划,心里有了底,原来是爆米hua的,这东西不需要机器,椭圆的厚铁板做成米hua笼子,一辆三轮车,甚至担着挑子。 今天这人拉着平板车,不知道为啥这个时候再过来,可能开始在李口子,做米hua的工具极其简单,把大米,玉米之类放入椭圆的的机子了,盖上盖子。 架在点燃的煤炭上,一只手不停转着米hua机,一只手拉着风箱,十多分钟的样子。米hua好了,套上一个用汽车外套做出的炸炮的米hua笼子,用铁棍松开盖子“砰、,地一声响声,一股浓烟伴随着米hua香。 原理倒是不复杂,只是通过炭火,不停加压,使里边玉米,大米,炸成米hua。李峰小心有些意外,这东西,自己已经十来年没见过了,今天真是赶上了。难得,二个小家伙急切拉着李峰衣摆,摇着,深怕李峰不同意。 “你们等一会,我收拾陪你们过去。”李峰脸上隐隐有些〖兴〗奋,自己是多少年没见过这玩意,不知道是否还是如小时候那般。 “轰隆”一声响从村里传来,萌萌和铃铛,哇的叫了一声,小mo样更加急切,不时向着村里方向瞟着。 李峰装了一瓷缸子大米,一瓷缸子玉米,拉着急的团团转的二个小丫头向着村里走去,一路上两个小人,急的不行,不时跑几步,萌萌几次回头埋怨李峰太慢。这丫头真是,闹腾的,怪不得俩人满脸通红,汗水直流呢。 远远李峰看着一个老人,这会正在帮着装米hua,丫头喜滋滋,抓一把米hua,放进嘴里,米香四溢。远远李峰闻着,嘴里直流口水,别说二个小孩子,急的猫抓心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