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菱角比赛谋划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菱角比赛谋划

“三哥,宝宝你们来了。”李灿这会没多少生意靠坐在椅子正在看电影,这小子有了电脑上了网,整天迷着电脑。幸好只是玩着些小游戏和看看电影,即使如此李欣嘀咕好几次,两人少有吵架,上次却因为电脑闹了起来。 “你小子少玩点电脑,上次不是刚刚答应李欣的吗?”李峰接着椅子坐下来,宝宝大眼珠转悠转悠,打量灿叔叔店里有没有好玩的东西,真看到一样,小葫芦的饮料,小葫芦是一块五毛钱一个,装了小酒,天天带着少少酒精。小酒葫芦,宝宝拉着拉爸爸,指着挂着一串串小葫芦。“爸爸,小葫芦好可爱。” 说话宝宝还不时偷瞄李灿,李灿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宝宝眼神还真是好,这是今天刚到的,一批五百小酒葫芦一天下来卖掉将近三百个。不少人都稀罕,小葫芦做的和小工艺品,价格不高,里边还有几口甜甜的嘴。今天刚刚村里小孩子买了四五十个,城里更多,不仅仅小孩子,来着玩年轻父母稀罕很,一次都买着三四个,最多买了十个说是回去送给同事,礼物不贵,可是挺好玩的。 李灿摘了一挂,十个葫芦,送到李宝宝手里。“小鬼精,叔叔送你们的,这些小葫芦里有甜酒,不多能喝。”李峰在边上坐着,嘴角露出笑,这小子说不定早准备了。 “嘻嘻,谢谢最好最好的灿叔叔。”宝宝高兴接过来,小葫芦都好好看,宝宝解开分给姐姐和哥哥,挂着脖子上,真是漂亮好玩,还可以装酒呢。 “这些小葫芦挺漂亮,谁做的啊?”李峰问道,李灿摇头。“这是我爸联系,一块钱一个,卖着一块五,今天一下午卖了不少,我还想着多进些货挺不错的东西。” “一块钱一个?价格真不贵啊。”李峰从李宝宝手里要了一个把玩,打开葫芦里边甜甜酒香挥发出来,李峰稍稍尝了一口,甜甜几乎感觉不到酒精。 “这酒不比啤酒度数还低,小孩子喝一小葫芦最多脸红红,不会醉。”李灿心说这些葫芦卖的大好,明天一点多进些货,别等着回来涨价了。“是挺低,不知道用什么酿造,有些米酒味道,只是有些奇怪,甜香,虽然有酒气没酒精,真是有意思。”难怪当成小孩子喝的饮料卖着,不醉人的,甜甜小朋友爱喝的。” “可不是,开始我还怕小孩子喝酒不行了,没想到只是有点酒精,可以忽略不计,不然我真不敢对外卖呢。”李灿笑呵呵打开一个小酒葫芦灌了一口。“即使少点,几口喝完了,味道真挺不错,三哥,你知道怎么弄的,以后自己弄就好。” 李峰摇了摇头,说道。“我看还是算了,这些小葫芦样子都差不多,说明人家生产这种小葫芦不值钱,要是我们这里成本太高,别说一块钱再加上修饰和甜酒,不加估计都不定够本。” “这倒是,我就说来着,这些葫芦太便宜,说不定人家葫芦和我们着竹碗似的,便宜很,家家都有,这一亩不知道生产多少葫芦呢。”李灿有些遗憾,不过钱不是一个赚,自己太贪心了。 “我估计少不了,几千上万都有可能。”李峰种植葫芦,结了不少,一株几十个,这东西如是用架子搭建好,一亩地种植不少,小葫芦肯定不会少。 “真多,不是赚大饿了,种植十几二十亩一年不是十几二十万啊。”李灿有点惊讶,李峰直摇头。“葫芦不好照顾,这些形状近乎一致,估计用了套子,人工不少,再有装饰,真不算贵,你总不能让别人一分钱不赚吧。” “嘿嘿,三哥,我就说说而已。”李灿嘿嘿笑着,心里打定注意多进些货,价格不贵,城里人喜欢稀奇,这生意没错的,一天买着几百个,这就是一百多块钱啊,容易的很。 李峰没好气瞪了一眼,回头一看宝宝,小脸红红,身边有两个空空小酒葫芦。“宝宝,过来,小屁股痒痒了。”李峰一时没注意,这个小丫头竟然喝掉两小葫芦甜酒,小脸红扑扑的。 李峰拉着对着小屁股拍了两下,宝宝傻乎乎笑。“可是都很好喝,茶茶姐姐和铃铛小表姑,哥哥都有喝掉了。”宝宝揉了揉小屁股,小样带着迷蒙,虽然酒精不多,可是小丫头一口气喝掉两小葫芦还是有点脸红,晕晕样子。“哥哥和姐姐都只喝掉一小葫芦,哪有喝掉两小葫芦的啊。” 宝宝嘟嘟小嘴,刚刚铃铛都劝宝宝,宝宝直摆手说没有事。“好了,洗洗小脸,真是成了小酒鬼了。”宝宝洗了洗脸没一会就好了,甜酒几乎没有酒精,真是没说错。 一个小孩子喝两三葫芦没多大关系的,几个小人喝了酒的小葫芦挂着脖子上,跑出去一圈,回来,小葫芦里装的满满的。“宝宝,你们几个跑出去干什么,不能喝冷水。” “不是,冰糖水,是卖绿豆粥叔叔给宝宝装满的哦。”宝宝举着自己两个小葫芦,一脸高兴样子,李峰真想给宝宝小屁股来两下。“以后不许,叔叔做生意,你们天天白吃白喝,叔叔赚不到钱,不能给家里人买吃的了,会饿肚子的。” “哦,宝宝不去了。”宝宝低下小脑袋,李峰摸了摸宝宝小脑袋瓜子。“好了,坐一会,我们就回家去,本来消食,这些又吃的肚皮饱饱了。” “对了,明天村里有啥活动,还是进山采摘野果吗?”李峰问道,李灿指了指河湾子。“野果子都采摘了一个来星期,明天我听大伯说举行采菱角比赛,菱角都成熟了,这时候正好采摘趁着嫩炒菜还是腌制地都好。” “河湾子菱角,今年收成怎么样?”李峰深怕旱灾和淤泥水对菱角造成损失。“不错,这几天二孩几个小家伙天天摘一大木盆子,今年菱角比去年结着还多,还大,对了还有些无角菱,挺奇怪,我记着河湾子没有啊。” “无角菱角?我知道,去年我去南边的时候带了些回来,扔到河湾子,没想到竟然竟然就结了菱角,无角菱肉多,趁着新嫩摘下来,用手很容易剥掉皮子,炒着吃,腌制吃比一般菱角鲜嫩,水分多,没有杂质。”李峰上次吃了,想着河湾子里没有,带了些,在空间发芽以后移栽了些扔到河湾子里,以后没太注意。 没想到现在都能吃了,李峰不由感慨,时间过着真快呢,眼见着一年了。“明天只要采摘菱角,没有比赛之类的吗?”李灿摇了摇头。 “这两天大伯挺忙的,没听说弄这个,菱角有啥比赛,城里人在边上看看就算了。” “这个不行啊,我明天和大伯说说,小船和木盆下水比赛不是挺好玩,再有亲手采摘菱角,中午菱角宴,一系列活动说不定能多吸引些游客呢。”李峰说道。 “对啊,菱角一天采摘不完,这样弄一下,大半个月都是事做的,要不一会去大伯说说。”李灿跃跃yu试,这活动弄起来和采摘野果一样,甚至比采摘野果时间还长呢。菱角采摘期长些,这些天因为野果,天天游客几乎都爆满,各家赚的可是盆钵瓢满。 大家伙还说呢,要是野果能采摘一个秋天多好,这两月一月赚一万都算少,多着一月三四万都有可能呢。这世界可是出来玩大好时节冬天天气冷可就没有几个人愿意往着外边跑了。 “算了,大伯说不定都睡下了。”李峰摆了摆手,这会时间都过了八点,大伯和大妈说不定洗洗都睡下了,明天还有时间,再好好商量一下。 “这倒是,这会真不说定。”村里老人睡的都挺早的,天黑洗洗就睡下,多少年形成习惯,李峰爸妈也是这样,八点多睡觉,很少等到过九点后睡觉。 不像李峰年轻人如今不到十点以后是不睡觉,宝宝茶茶铃铛崎崎,小新几个小家伙平时玩到十点多,甚至十一点才会睡下。张兰因为这事还说了李峰几句呢,大晚上不睡觉。早睡早起才好呢,李峰爸妈一年大半时间,五六点起床了,打扫院子,清理鸡舍,牛羊马添加饲料,喂小鸡,摘菜,地里农活,夏天就靠着早上这会时间呢。 “这么晚不打扰,明天说一下,我先回去了。”李峰招呼老实坐着凳子小宝宝,崎崎几个见着李峰站起身来,一个个跟着站起来。“灿叔叔再见。” “再见。”李灿摆了摆手,这些小家伙都挺可爱的。回家路上,宝宝几个都在玩着买着小玩具和小葫芦,宝宝都有三个小葫芦,自己喝掉两个小葫芦,还有灿叔叔一个小葫芦,爸爸都给了茶茶姐姐,宝宝嘟嘟小嘴,不过一想茶茶姐姐只有两个没有宝宝多,宝宝小嘴翘起来,高兴了,蹦蹦跳跳,不时拍一下小黑熊和小肥仔,小黑黑有酒气。“爸爸,爸爸,小黑黑偷喝酒了。” 宝宝指着小逃跑小黑黑,李峰一把小黑黑提起来,闻了闻果然有酒气,不过还好不时啤酒,是小甜酒。“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喝甜酒。” “小黑黑,小葫芦。”宝宝伸出白嫩嫩小手,小黑黑装着无辜伸出爪子,宝宝哼了一声捉着小黑黑,从小黑黑肚皮熊脑袋口袋掏出一个小葫芦。这是李灿给小黑黑,这小子最爱逗着小黑黑喝酒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