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古暗河道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古暗河道

孙教授晚饭前烧退了,人在助理搀扶下可以走动了,倒是担心多余了。“老孙,没事了吧?”张教授负责孙教授,一脸关心问道。“没事了,这条命是留住了。”孙教授脸色还有些苍白走着几步有些累了,靠坐在一块大青石上。“没事,我自己坐着就好了。对了,你们考察怎么样,有啥发现没有?” “去了,差点没出事,你不知道,对面这山整一个空壳子,下面是一无底洞 。”张教授说着的有些夸张,山体短期内还是很牢固,天窗的痕迹,一众人分析,有一定的年头了。 孙教授一脸惊异,难道是这里还有巨型的天坑不成,李家岗四周的山岭地质结构十分复杂。溶洞,冰洞,各种洞穴层数不穷,现在大致可以猜测,李家岗四周曾经地下河流活动频繁,造就如此奇特的地质构造。“真是没想到会有这样奇特的山体。” “谁能想见这么一座山岭,竟然竟然是一座空壳呢。”高教授提着笼子走了过来,坐到孙教授边上。“这条小家伙挺一直不安生,调皮很。” 孙教授身体紧绷起来,随即放松下来,苦笑摇头。“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说的一点不错,咦,这条小白蛇真漂亮呢。”高教授捏着小蛇,笑着说道。“我们看过了,这是一条无毒蛇小白蟒蛇,你看看这是金线,真是太漂亮了。” 孙教授身体靠近,对着助手招了招手。眼镜戴上细细的观看了一番。“咦,难道这不是变异,而是遗传吗?”孙教授望着张教授和高教授,两人点了点头。“我们和你一样,这条小蛇多半是遗传白蛇,没想到,自然界真的存在这种蛇蟒。” 几个教授心里火热,白色小蛇,要知道这可是第一次发现,遗传的白色蛇类。“只是可惜了。只有一条。说服小了些。”高教授叹了口气,单体没有对比,学术站不住脚的。 “如是遗传,四周应该还会存在。昨天发现几条小蛇如是都能捕捉到。可就好了。”孙教授。拍了拍腿,耽误事啊。 “这事,不说了。我们扶着你,小李做饭,晚上有口福了。”张教授岔开话题,指着正在忙活着收拾晚饭李峰和林颖两个。米饭已经蒸上了,林颖发现李峰放了不少草叶子,问了不见李峰说着。 “水芹好了,端过去吧。”清炒水芹菜,野蒜炒野鸡蛋,野葱花鸡蛋汤,红烧鲫鱼,切好的驴肉。用钵子装着,米饭蒸好了,带着一股股别样诱人的香味。 “咦,绿米饭啊?”几个助理都是年轻人,打开的锅子,一愣,绿色米饭。“呵呵,没事,加了些东西,驱寒气。”李峰说道,米饭虽然染成绿色,倒是不碍事,多了些清香味。 “几位教授吃饭了。”李峰喊道,孟怀春,孙教授几位搀扶着张教授走了过来。“晚饭真丰盛啊,还有鸡蛋花呢。”张教授笑着说道,有些惊讶。 “呵呵,在草丛里发现一个野鸡窝,收拾了十来个鸡蛋,运气挺不错的。”李峰采摘野菜时候,发现,可以野鸡跑掉了,不然弄只烤鸡吃不说啊。 “十来个野鸡蛋,真不少啊,老张,老孙,孟院士,我们尝尝。”高教授举着筷子,笑说道。 “这里没啥外人都别客气,成热吃,趁着天没黑。”山里秋蚊子可不是说笑的,尤其是四周都是草丛,又离着小溪边不远,蚊子和虫子特别多。 “对,这里蚊子能咬死人,别客气。”几个教授一带头,大家伙不再客气嘛,一个个抡起膀子开吃,下午大家伙都挺累了,上山下山,吓了一跳,这会闻着香喷喷的饭菜哪里还客气啊。一个个甩开膀子开吃了,边吃边称赞道。“真香,小李手艺真是没说的。” 不多一会,饭菜吃的精光,一个个肚子鼓鼓,几个助理帮着收拾碗筷,洗刷好。李峰提着柴刀拎着一个编制的篮子,来到河边。林颖颇为好奇,走过来看了看,李峰正在割草。 “李峰,你这是做什么啊?”林颖一边帮着李峰收拾割下青草,一边疑惑问道。 “这里蚊子多,这种草烧起来烟雾大,最是熏蚊子。”李峰割的是狼烟草,这种草烟雾大,熏蚊子最好了。四周没有艾草等,最好就是这种狼烟草。 李峰割了一大的堆着,运到营地四周,几个助理帮着找了些干的柴火回来。“四周都堆上,天黑点上,这玩意烟大,大家的一会别出来烟熏的难受。 李峰说道,野猪王拉到李峰帐篷边,这家伙不用怕。李峰堆了好几个狼烟草堆子,点燃没一会功夫,浓烟滚滚,李峰不敢在外边多呆。赶紧进入帐篷了,即使如此,熏得挺厉害,幸好没有离着帐篷太近呢。半个多小时,烟雾好些,李峰拉开帐篷,发现林颖和几个年轻的助理一脸怨念望着自己。 “呵呵,效果挺好的,外边蚊子都熏死不少。”李峰讪讪笑了笑,太低估这些狼烟草的厉害一股子怪味。“我们都快给熏死了,这草怎么这么个味啊。” 林颖捏着鼻子,真是一股怪味,李峰没想到味道这么大。“这个里边含有啥不清楚,不过这东西熏马蜂最好了,小时候,倒是没少弄,熏蚊子还是第一遭。 “没事,一会就好了。”李峰笑了笑,烟雾小了些气味渐渐会散开的。“这也挺好,至少没蚊子了,被这些吸血鬼叮一口可不好受。”高教授笑着走出帐篷,四周真是清净不少,蚊子都给熏跑了。 “老高说的是,这些蚊子一个个个头大,一口下去最少大疙瘩,这下子好了清净多了。”张教授转头问道。“小李,这草还有没有,再加点,不能断了,不然晚上蚊子又要闹腾了。” “草还多呢,临睡前多加些。”李峰体会过,一晚上蚊子嗡嗡叫,那种感觉,恨不得把耳朵个堵上。李峰割的狼烟草不少,堆在一边呢,不过柴火倒要再加点,用大块木头架设好,点燃一会泼上水,狼烟草覆盖在上面,这样可以烧大半夜呢。李峰弄好,拍了拍说道。“行了,大家睡觉吧。” 林颖和几位助理,捏着鼻子样子倒是挺逗了,李峰笑着摇头。回到帐篷里,李峰脑海里满是今天白天小蜜蜂看到场景,下午去的山岭对面不远处一个巨大天坑,这个山体都陷入下去了,天坑深度,李峰估计不出来,天坑两边都有着巨大洞穴,洞穴十分巨大,形成了云雾,有了自己的小气候呢。 天坑底部是茂密的森林,李峰没仔细看,李峰一直打量山洞情况,这个山洞有些像河道,尤其是巨大石头像是河水猛烈冲击形成的。山洞是古河道不成,暗河山体,侵蚀崩塌。李峰脑海里形成一幅山体演变图,真是如此,天坑解释清楚了。天窗和天坑同样,只是地下河道不知道经历啥么改道,或是消失留下天窗山壳。 李峰想着想着,迷糊,一天累着不轻,这会一趟下,睡意袭来,没多一会,睡着了。第二天一早,李峰伸着懒腰,走出帐篷,山谷有些水雾,柴堆还冒着点点白烟,没有彻底的熄灭呢。 “早。”李峰对着起来洗刷的几个助理打了声招呼。“早,早上挺冷的呢。”缩了缩,王楠打了哆嗦。“山里就是这样,中午可能挺热,晚上和早晨就冷了,温差大,多穿件衣服。” “当时进山挺匆忙,本来带着秋衣觉着就可以,没想到早上这么冷,薄的秋衣都不顶用。”“运动运动,没办法,你们去洗刷吧,我去捡些柴火。”李峰拿起绳子和柴刀,向着山脚走去。 柴火有些湿,没办法,李峰多找了几个地方,这次运气真不错,捉到一只兔子。不等回去,背着柴火提着兔子回到的营地。“李峰,厉害,这一会功夫捉到一只兔子啊,今天有口福了。” “砍柴的时候碰见,这只兔子迎面撞了过来,呵呵,运气啊。”李峰把柴火放下,几个助理帮忙架设好,李峰提着兔子,在小溪边剥皮,去除内脏,洗干净嘛。 “兔子炖着吃,还是烤着吃啊。”李峰提着兔子回来见着林颖正在淘米嘛,举着兔子问道。“烤着吃,烤着容易些。”林颖笑了笑,李峰用盐腌制一下,调料抹了上,几个年轻人助理早早架设好火堆。李峰顺势烤着,林颖淘米少米粥煮着玉米,李峰家里带来的小菜切成炒一下就好了。 “真香啊,小李又做啥好吃的呢?”张教授,一起来问道扑鼻的香味,笑呵呵走了过来。“张老,早啊,这不砍柴火碰到一只兔子,运气好,捉到,快烤好了,一会你多吃点点。” 李峰翻烤,不仅仅野兔子,还有一些鲫鱼,溪水里鲫鱼不少呢,李峰插了些,烤着吃。“好,这兔子真不小啊。”张教授看着冒油的兔子,笑眯眯的说道。“张教授,你没见着,肥的很呢。”几个助理在边上都快流口水了,林颖不时的伸头看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