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蒸盒猪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蒸盒猪

李峰打听了一下,今天两个村子住了将近四百人,这些日子清冷,大家心里都挺憋屈,今天晚上热闹热闹。村口的小吃摊点摆上了,为了欢迎刘翔听说几位老人商量呢。 下午火头叔几个开始忙活起来了,李家岗这片地方最好的黑猪,热热闹闹杀起猪来,大锅架设起来,水烧滚开啊。黑猪哼哼,杀猪是老手艺,绝对的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杀猪那会热闹,李峰要不是当时陪着姚明和刘翔,中午多喝一点,不定过去看了。热闹非凡啊,宝宝回来还嘟着嘴说,李口子那边的李慧慧抢走了猪尿泡呢。不能做球球玩了,宝宝拉着李峰摇了好一会,闹得李峰学杀猪,自己就有好多猪尿泡了。李慧慧比宝宝大了一两岁,得意洋洋掰着手指数着自己家多少个猪尿泡,洗澡时候可以躺着做小船了。可是把宝宝羡慕坏了,当时李峰拿了几块钱给宝宝买奶油冰棍,宝宝不闹腾的。 这会猪估计差不多了,李峰请着刘翔一起,去看蒸猪热闹去。“李家蒸猪肉有十多年没弄过了,一会蒸组出炉了,我们去看看,切胸来尝尝。” 刘翔没想到为了自己闹出这么大动静,来到村口,这里围着人真不少,少说二三百人呢。刘翔到来引起一阵轰动,幸好留下多半都是中年人,真正围着刘翔,闹腾几十年轻人,合了影。“大家,先让一让,蒸猪需要刘翔来开炉。时间长了肉就老了,可不好吃了啊。” 李峰嫣然成了一保镖式的人物。挤着人群进入中间搭建一个台子上,一个一米多长,近乎一米宽的蒸笼,四个酗子抬着放到八仙桌子上。 村里老人,站在边上,刘翔随着李峰来到台子上。“这边抽掉就可以。”李峰小声说道,刘翔第一次弄这个,卡板子抽点。蒸汽冒了出来,笼子一打开,扑鼻肉香的直直刺入你的鼻子。大锅子里可是有十多种草药,香料,味道绝对没说到。李峰和刘翔站在台子上,李福奎为这众人介绍道。 “今天刘翔先生来着我们小村没有啥好招待,这蒸全猪肉。是我们李家老祖宗传下来,招待贵客,别看没啥,说起它的悠远历史据说可追溯到“太公分猪肉”时代,各地春秋二祭“多有烧猪作牺牲分胙肉”那时节,男丁在重大节日到祠堂领一份胙肉。三百年前来到李家岗这片山林。老祖宗随着当地风俗,用蒸肉来代替过去烧猪,如今几百年了,手艺一代代传承下来。刘翔先生,起刀。” 刘翔接过一把刀子。李峰在边上的小声提醒,第一刀。颇有些讲究。要知知道蒸一只大猪可不容易,要几个有力气的年轻人上阵才能完成。一头百来公斤的大黑猪,先是被人去毛、净身、拆去大骨,然后将猪身均匀地涂上盐、白糖、黑椒、五香粉等调料,腌制约一小时后完全入味,再将整猪身摊开放在一个特制的架子上,等候进蒸笼。接着,两个大汉将猪放入一个杉木做的大箱子里,将木盖盖严实。木盒放在一个留有气孔的锅上,锅下旺火,高温蒸汽不断流入蒸盒,蒸盒将多余水蒸汽吸收。师傅用钢刺不断刺穿猪身的皮肤,猪油在蒸汽的作用下,从皮肤流出,滴入锅中,锅里的草药和香料香气进入猪肉里,猪肉入口甘香绵软,热吃猪肉,不等凉透,味道不一样,凉透肉脆生,口味不同选择不样来吃。 刘翔开了第一刀,剩下交给了火头叔几个师傅,围观的客人开始各自点着自己想要吃的部分。李峰弄了几斤最好蒸肉,调料酱汁都打包打算回去吃。 家里做了饭菜可不差,没想到刘翔竟然颇有兴趣打算参加村宴,本来大伯和几个叔叔还觉着村宴宴太过简陋呢。“第一次在这么大地方吃饭,这里挺好。” 刘翔这么说,李峰没有多说啥,竟然如此,大家热闹热闹,家里说一声。李峰打算陪着刘翔村口吃吃地道的村宴,大锅菜。 村宴简陋一点,餐桌极其简朴,只是普通的八仙桌各家凑起来,上面蒙着一层一次性塑料桌布,再摆上一次性的餐具。一桌子一围要不是哥几个,同村的认识,叔伯兄弟。今天这城里来吃,一桌八个肉,各自凑着份子钱,一人二三十块钱,一桌子全是好菜饭,孝子各家大人带着就成,谁不会和个孩子计较这些。 李峰这边还没吃上呢,宝宝几个小家伙压着滑轮车跑来了,家里饭菜可不比这里差,还要好不少呢。可是没有这里热闹,大伯,福生叔,福生叔,六叔,几个叔伯兄弟这么一围着,上菜了,酒水是李灿这小子跑去李峰家里拿着茅台。村宴的特色是简陋粗鄙,却不失热闹,食材也比寻常酒店和饭肆新鲜许。 鱼虾都是大河里捞着上来的,尤其野生大虾米,一个个脑袋大,还有宝宝几个小家伙提着来的一蒸笼的大螃蟹,宝宝这些跳着鱼舞的小家伙们村里开了两桌招待,小小人上桌,几个上菜的村里人还逗着弄了两瓶啤酒,几个孩子得瑟一人到了一下杯子,干杯,逗着大人直乐呵。李峰见着自己家小家伙,端着酒杯,瞪了一眼,宝宝几个吓得赶紧捂着酒杯。 “长兴,你怎么逗他们做啥啊?”李峰没好气对上菜的李长兴说道,这几个家伙,闹着真是。大胖二胖,长发长发,李峰本来邀请去家里吃饭,这会都成了上菜把式了。这边几桌一上得了,村宴菜做好一端。只有李峰这一桌,有贵客,当然用心点,多了几个菜。 “这不高兴,喜庆嘛,没酒水算个啥么意思啊。”李长兴笑呵呵说道,颇有些小得意。 “来来,酒满上,咱们先敬着世界冠军一杯,为咱们中国长脸啊。”李福生端起酒杯,刘翔不含糊,李峰刚刚几个叔伯说了,刘翔脚伤事,不能多喝,轮流敬酒一圈。 “吃菜,吃菜,别凉了,成热。”大螃蟹夹了一个放到刘翔碗里,这玩意个头可不小,李峰家蒸着螃蟹。“小宝家螃蟹,平时可见不着,今年螃蟹长的真大个啊。” “这是李先生自己养的?”刘翔还以为买来螃蟹没有到是李峰自家养着,这么大个头真不多见呢。“小宝这孩子能耐,啥手艺都会,这螃蟹一年挣不少呢。” 李峰端着酒敬着几个长辈,走了一圈。“螃蟹这东西说不好,价格浮动太大。”李峰剥开的螃蟹,蟹黄真不赖,颜色纯正,带着点红,味道够好,绝对上佳大螃蟹。 “来,我们欢迎刘先生来着李家岗,大家敬一个。”刘翔喝着不少,李峰看着差不多,后边谈话围绕着刘翔奥运会事,说着一下训练事,没敢多喝,最后预祝刘翔早日康复。这杯酒刘翔喝着高兴,一桌子菜,猪肉最是唱主角,大口吃肉,猪肉切着几大碗,薄片,大块都有,撒了芝麻和香菜,另外还有几个小碟子的调料。 “尝尝,猪肉。”李峰请着刘翔,猪肉味道带着淡淡药草香味。“家里本地特有的药草具体强身健体功效,原先做这个都是农忙前大补时候。” 刘翔倒是没想到猪肉还有这么多故事呢,夹了一块,味道真挺不错,尤其是猪皮丝拌着几样小菜,味道真挺清爽可口。 杯盘狼藉之时,也是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之际。同桌几位是本村的叔叔。刚开始,还是很文明、很纯朴的啊可是,几杯洋酒落肚,就露出了本来的面目。极具本土特色的三字经,如同涛涛江水,连绵不绝。粗俗的话语组成排比句型,排山倒海而来,让人应接不暇。 叔叔格外热情似火,满嘴喷着酒气,拼命地劝酒,令人难以招架。他们敬酒时,往往先一饮而尽。然后,就瞪直了眼睛,监督着对方与他同归于“尽”,少一滴都不行。真真的是苦不堪言的啊! 刘翔难道见到这么热闹场景觉着挺有趣,幸好李峰早早说了刘翔脚伤,几个叔叔没有找着刘翔这边,倒是李峰苦了,一个个接着一个应付。今天高兴,啥都不说,喝酒呗。 实在淳朴,一个个念叨,李峰这么好酒量,喝的都有点晕乎了。回头刚刚坐下来,宝宝竟然端着小半杯啤酒,小脸红扑扑跑到李峰身边来了。“爸爸,干杯。” 李峰哭笑不得,捉着宝宝对着小屁股就是两下,这丫头还闹成小酒鬼了,这个李长兴,小不点怎么能给酒喝的啊,你看看一个个小脸红扑扑,差点大醉拳了。 “宝宝,孝子不能喝酒,不然爸爸可要打屁股了。”宝宝嘟着小嘴,可是都喝了,宝宝都比丫丫,楠楠大。宝宝瘪着小嘴,李峰把杯子给拿过来。 “吃饱了回家去了。”李峰赶着宝宝离开,平复一下闹腾肚子,脑袋晕乎乎白色雾气过一下,舒服多了。李峰提着茶壶给刘翔倒了茶水。“农村性子大大咧咧,失礼之处,多多包涵些。” “挺好,都是真性情。”刘翔喝了杯茶,倒是颇为好奇,几个叔叔划拳猜拳,挺有意思,有时候看着别人喝酒,挺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