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大厨味道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大厨味道

ps:求月票---- “来了来了,猪肉来了。”李灿几个棒小伙子抬着老式的木板门,上面过了刀的猪肉一条一条的摆放好了,大猪头,大耳朵,这边村口的看戏的老人,一个个不时的瞅一眼,猪八戒偷偷跑了问,晚上有没有他们一份。李峰拍着胸脯说,红烧肉光管够,乐着这个大肚皮猪八戒直比划大拇指。 “李家人讲究。”李峰心说这做人为讲究那是因为李家岗一年来发展,腰板子粗了硬了,有讲究资本了,如是过去那里能讲究起来了啊。李峰这边早早洗刷好了大铁锅,柴火早烧了起来,只等着杀猪肉到着下锅了。 用那口村里最大铁锅,先将带皮切成大方块五花肉走水走油,然后起锅,再放油将白糖熬成糖色,下五花肉,加酱油、老酒、盐、姜葱、八角等调味,加水,然后文火煨至熟烂,少说也得一两个小时。这会三四点一直炖的五六点钟,一锅一百多斤的红烧肉出来了,李峰加的水可都是空间泉水,肉炖上了,锅里。大铁锅烧着的红烧肉的味道是城里酒店做不出来的,光光猪肉城里不多见,没有喂过饲料都是自家粮食,一点不带激素,肉质劲道,不炖个二小时都不烂货的。 大肉炖上锅子,鸡鸭妇女不一会收拾好了,李峰鸭子用土坯的土灶窑子做成烤鸭炉子,用钓钩钩好了,竹炭烧起来,焖烤一两小时倒是外向里内,烤鸭内部包好的调料包包,外边涂着一层上好的空间蜂蜜。 “三哥,这蜂蜜哪里割的啊,那天我也进山割点尝尝呗。”二孩一口吃下手指上一团的蜂蜜,砸吧砸吧嘴,一脸的讨好的问道。“你个小兔崽子,去去,别在这里给你三哥捣乱,小心我抽你。”三婶子,一看自己孩子缠着李峰,这家伙差点论起大鞋把子抽着二孩,二孩,一看自己老妈发火了,一溜烟跑了,临走还不忘抓一团蜂蜜塞进嘴里。 李峰这边处理鸡鸭,鱼虾上来了,妇女开始忙活起来,李峰开动了,村里几家农家乐的做菜妇女帮着打下手,李峰一个人忙活不过来,一大箩筐切好的野生水芹菜倒进大锅里,蔬菜翻炒,用着大勺子,勺把子一米多长。鱼虾,蔬菜忙活完,天色不早了,李峰看了看,五点半了,大木盆里满满当当各种菜肴,解开盖子香气扑鼻啊。 八仙桌,八人一桌,城里游客和商铺老板,一人二十块,小娃娃不算个,打好菜,交了钱,八人一组,自己端菜,啤酒自己买。颤抖抖红烧肉,各家的女人打的满满当当。 开席了,这会整个山村沸腾了,两个村子的男女老少齐上桌。客人被请上主桌。舞动竹筷,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推杯换盏,猜拳行令,热闹非凡。李峰刚刚露个头被萧楠他们给拉了过去,谁见了都会硬拽着李峰这个大厨入席,村里妇女有时候闹起来可比男人的热情比厨房里的灶火还旺。 “这个宴会啊,论档次,从国宴到村宴,可谓三六九等;论种类,迎来送往、婚丧嫁娶、寿诞乔迁、满月升学,堪称五花八门;论价格,万元、千元、百元、几十元一桌的都有,因人因事因财力而定,量体裁衣。然而,我觉得酒桌上人情味儿最浓的倒是工本费仅百十元一桌的村宴最热闹,吃着最实在,再有今天这村宴手艺大家真是绝了,这红烧肉烧的我爱吃,那位是厨师,我一定要敬一个。”一个中年人举着酒杯,这红烧肉味道多少年没有吃过,肉皮焦粘,肥而不腻,极为烂货。 “呵呵,我们李主任可不就是今天大厨嘛。”萧楠没想到李峰手艺这般好,这么多锅菜做出这么味道,比起中午还要好不少,这家伙真是厉害啊。 “啥?李主任,这个怎么可能啊?”不少人还不信呢,萧楠见着李峰来了赶紧把李峰拉过来,一问果然是,这下子好了,李峰都没有坐下呢,灌了几杯了。 “大家喝好了,我不多陪了。”李峰本来还想和家里人一起坐,李灿和李长林,李旭几人连拖带拽李峰给按到几人那桌上了。“这下子三哥,你可跑不掉了。” 可谓鲇鱼会鲇鱼,虾米找虾米。老头儿会到一块儿,喝酒斯文,抿着酒,唇抽碗边吱吱响,就是不见酒水下。夸了几句李峰这个菜做得好,说着这次小宋朝开街李家人多有面子,说着说着讲国家大事,讲老美轰炸伊拉克,讲城里工人下岗。讲到高兴处:操,城里人一点儿不比咱强,下岗就得去拣破烂儿,蹬三轮。眼里放射着阿q般的满足。中午没有喝过瘾酒鬼们三根手指捏住酒碗,大拇指甲插在酒里:来,感情深,一口扪,不透两碗别吃菜。干完白酒干啤酒,划拳行令,不喝就灌。他们可不怎么关心国家大事,他们关心的是摩托车的型号,手机的品牌。有的津津有味地炫耀在桑拿浴里的奇遇:那按摩女郎个个赛仙女,一百块就全方位服务,要怎么舒服就怎么舒服。炫耀者口若悬河,绘声绘色。那几位听者,给弄得裤内躁热,五迷三倒。有一位倒是挺清醒:那地方去不得,弄身上啥爱吃(艾滋)病,连老婆孩儿都遭殃。再说了,叫警察逮着罚个几千的犯不上。 李峰正好靠近这边,李灿这小子贼兮兮的凑着小声说道。“大胖,你小子上次不是去了家发廊,说说,我们听听。”大胖憋着满脸通红,这家伙憋了半天,没有憋出屁来。 二胖见着自己大哥这般熊样子,实在忍不住了。“屁个说道,那娘们都四五十岁了,没给我们整吐了,扔了五十块钱,我们跑出来。” “哈哈哈,该,你们不学着点正经,这事以后少干了。”李长贵举着杯子,这事三四十岁的老爷们喝醉了喜欢说道,调戏十多岁小娃子,李峰这般大小的少有说道这个。 “喝酒,今天谁不能熊了,来来,我们想先走着。”老人喝酒喜欢来个老虎杆子鸡,中年人爱玩拳,李峰这边一人直接走一圈。妇女婆娘不喝酒,最是下菜,所有装菜自己来了,一个个堆着冒尖尖了,幸好菜多,各家的不少这么一点。妇女孩子多吃多吃点了,谁不会说道啥么。 戏台上唧唧哇哇唱着本土的土戏,闹着大姑娘小婆婆,李峰愣住看了半天不懂唱啥么,倒是一个个老人家叫好声不断了。王庄,赵家庄,刘庄子,陈家口子,离着不远的村子里,不少老人提着板凳来看戏了,有些一到被拽着扯着拉上桌,吃点喝点,山里人都是热情主。一段戏唱完了,中间小娃娃喜欢的小猴子,小猪八戒上来了,一阵打斗,李峰等着这下小娃娃下场直接来领了过来,一群小猴子和小猪八戒一围一桌子开吃了,一个个吃着嘴巴冒油光了。 村里孩子,李峰家娃娃,还有城里孩子这会全跑过来了,围着看热闹,一个个好奇的看啊看。“小猪哥哥,宝宝的肉肉给你吃。”宝宝端着大碗里边满满当当红烧肉,小嘴巴边满是酱汁,吃着不亦乐乎,不过见到胖乎乎小猪八戒,宝宝比划一下自己小肚皮。 “真的给我吗?”李峰红烧肉做的实在好,有些桌子一碗不够吃,愣是再弄了一大碗。“嗯,宝宝都吃饱了。”“那我吃了,你别问我要要。” “宝宝不要,不要。”李宝宝挥舞小手,热热闹闹的一顿村宴,村里妇女,老人,难得聚在一起,说说笑笑,如今农村忙活了,不少人家还外出做活,少有能如今天这般老李家一大家子聚在一起了。男人喝酒,女人说着家长里短。热热闹闹,天色暗了下来,早早准备烟火,燃放着朵朵的花朵,照亮了这个河湾子了。 热热闹闹的村宴落下帷幕了,桌椅板凳该收拾收拾,听戏听戏,回家回家了。当然还有些晚上出去玩,舀龙虾,捉知了抓青蛙着。不少城里游客吃完饭开始满水沟的舀龙虾,捉知了,李峰家几个孩子回到家里拿着小红桶子,在桃林里满世界的捉知了。 “家里桃林里哪里还有知了,宝宝这几个小家伙天天挖啊挖多少知了没了。”李峰不愿意去,这边没有多少知了了,谁知道没有莲莲提着小红桶子回来了,李峰伸头一看嘛,不得了,小半桶。 “这些哪里来的?”“桃林啊。”“不可能吧。”李峰一愣,抱起小老虎放到箱子里,小黑熊已经把小熊女放进自己窝窝里了,要不是李峰喂牛奶,小黑黑还不让李峰碰着小熊女,这家伙真是见色忘主人啊。至于两条扬子鳄,李峰苦恼了抓头皮了,这个怎么办,你说随便放着养吧,李峰真怕这家伙伤人。 这会只有先放在箱子里,晚饭李峰喂了几条鲫鱼,这两还不算太大的扬子鳄够吃了。李峰想着是不是再挖个水塘,扎上铁丝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飘天 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