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扎气球玩的针法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扎气球玩的针法

李峰如是在这里一定大大鄙视一番,野鸡的无影针,你以为玩的是武侠啊。李峰高明玩了一手的空间运用,这里摄像头可捕捉不到亿万分之一秒钟木针消失再到出现的情景。这里摄像头绝对不可能是世界最快的,不然李峰不会随便玩这一手。 “无影针?”路远皱了皱眉头,无影针不是没有听说过,路远年轻过武侠小说看过一些,这有点江湖味道叫法不仅仅让路远皱眉,一众专家都皱起眉头。至于三位惊喜的有点得意忘形的中医疯子,这会儿没有人关心了。 不少人心里还鄙视呢,这几个老头子加起来都二百来岁了,怎么和孩子一样,一定不稳重啊。怎么说颇有威名的中医大师了,怎么着注意点脸面啊,不要随意乱跳乱蹦啊,啥么无影针啊。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真的存在啊,路主任,我想我们不用疑惑了,可以使出无影针,定然是中医国手,我们三人赞成立即请这位李先生给众位研究员看病。”三人表态让路远有点意外,刚刚三人可是极力反对,这时候为啥么坚持让李峰给几位院士救治啊。几人解释了一些,无影针古医书记载一种传说中针法,快如闪电,灯下无影。 几人说完,路远有点傻了,真有这样的针法,不可能吧。别说了真没有人敢相信,不过李峰针法真是够快呢。路远点了点头,即使这几位专家不说,路远打算请李峰去给几位院士看看了。 没办法,这几位老院士如今病情太过严重。李峰和郭志强,邓建军说了一会话,郭志强站起来,走了几步。“不错,不错,果然舒服多了,李先生光光这手可以衣食无忧了。”李峰笑了笑了,摇了摇头。 “咚咚咚。”外边有人敲门,郭志强似乎料到了,邓建军打开门,路远和一众专家走了进来,李峰到是一愣,因为这些人里中竟然有自己认识的一个人----朱教授。只是朱教授脸色不怎么好看的,李峰呵呵对着朱教授笑了笑。 “朱教授这么巧又见面了,真是他乡遇故人。”李峰笑呵呵说道,朱国彪可没有给李峰笑脸啊,只是哼了一声。 李峰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这个老教授还是这么冷着一张脸啊。不过难得在这里见到,缘分啊,李峰想着一会放个小蜜蜂跟着这位老教授,或许会了解到一些情况。李峰似乎故意刺激朱国彪似得,生气人总比冷静人爱多说话的。 “朱教授,要不我先给你扎几针,怎么说我们都是老熟人了。”李峰这话说的,正在进屋的一众愣了愣,大笑起来。李峰这话说着倒不是无的放矢的,这边刚刚给邓建军和郭志强扎完针,这些人过来了,李峰这么想无可厚非。 可是朱国彪知道这是李峰戏弄自己,刚刚李峰说话的时候眼里那一丝笑意似乎故意的一般。朱国彪恨得牙痒痒,可是这会儿不能拿着李峰如何,朱国彪可不是知道李峰估计激怒自己呢。 “不用。”朱国彪冷冷说道,狠狠的瞪了李峰一眼,不在理会李峰坐到了一边去了。李峰心里一笑,朱国彪这时候不说话估计会去大发一顿脾气,不知道有多少有用消息呢。这里边人太难缠了,一个个守口如瓶,睡梦里都不带说梦话。喝醉酒一句话不说,李峰觉着这些受到过特殊训练人,自己想要从他们嘴里打探消息决然没有机会了。 “李先生很幽默,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军区办公室主任路远,真是招呼不周,李先生坐。”路远见着李峰坐下,郭志远对着路远来了,点了点头带着邓建军出去了。两人去准备去了,路远进来表示同意了李峰给几位院士看病了。 “建军,我们还是小看这位啊,准备一下吧。”郭志强有点感慨,昨天晚上好几个人干不过人家一个,你看看听说早饭还吃了两大碗米粥,自己等人接近中午醒来,还脑袋发胀呢吗,如不是人家给扎了几针,这会儿还晕乎着呢。 “是啊,没想到不仅仅酒量了得,这手针灸之法如此厉害,只是轻轻几下,酒醉引起的脑胀好多了,果然得到上级首长肯定的果不是一般人啊。”邓建军此时对李峰竟然有点佩服了,郭志强笑了笑了。 “不仅仅这些,可能这位身手还了得呢,真想切磋一下。”郭志强说着邓建军一愣,眼前这位是谁,邓建军哪能不知道,这可是真正的兵中王者。郭志强竟然想和李峰切磋,这让邓建军不敢想象,怎么可能啊。 李峰身怀的武术,邓建军可是没有在资料上看到啊,难道是深藏不够不成。邓建军突然想到关于李峰训练猎蛇,这种奇异蛇类,难道这人真有本事。李峰可不知道自己随意玩一手,让郭志强误会了,不然李峰不定还真不敢玩了呢。 两人准备下午看病事宜,李峰和路远这边却在谈天说地,李峰越说越起劲,那啥这大半年李峰别的没有干,啥么国学,啥么科学,医书看了不少,过目不忘还是有点用处的。李峰说啥么都能说得有板有眼,最后凯凯而谈,说得路远一愣一愣。尤其是和三位中医讨论起来了,完全是把这些外人给忘了。三人医术如何暂且不说,可是医书看的何其多,李峰只是看到一些大众的中医书籍,即使如此已经让三人惊讶不已了。 李峰啥么都知道,虽然有些不够深入可是看看李峰年纪再想想李峰一手无影针。三人不由佩服起李峰师傅来,中医最是重视这个,可是李峰眨巴眨巴眼睛。“啥么师傅?”三人一愣,直盯盯盯着李峰,这些老人最是重视尊师重道了,李峰竟然这么不尊重自己师傅,这可是让人极为鄙视。 “你师傅没有说过名号?”中间老者中医界如今数的上数的大师了,虽然心里对李峰如此不尊重师傅的行为有点怒气,还是询问一声。“你误会了,我没有师傅,这些都是我平时种菜养鱼之余,随便翻看医书学了一些,我啊光光说说而已,真正说道看病,我到是没有做过几次的,纸上谈兵而已。”李峰说完,不仅仅三位中医专家愣住了,路远和众多教授都有点傻眼了。 你没事干时候随便看看,你呀现在就能和我们一起看病,你这啥么意思啊。李峰发现一众人望着自己眼神有点不善,李峰还真是不知道这些人也是过来看病啊,有些还是穿着军装。李峰哪里能想到,还以为是这里啥么领导之类的呢。 “你没有师傅?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针法和谁学的?”说啥么三人都不信,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如是如此知识,比起一般中医学院的毕业生都不差了,还有如此针法,闲暇时间自学,怎么可能,即使有天赋,不能如此了得啊。 “针法,啥么针法,你说扎针啊,这个还不容易,没事玩玩飞镖,练习时间长了,这些穴位了解了,如同玩飞镖一般,可惜没有人干让我这般飞针走穴。”李峰笑着玩着手里木针,说话间,木针扎到了朱教授手上。 大家伙都没有反应过来,朱教授愣愣的。李峰笑呵呵走到朱教授身边,手指一夹着,木针回到手里。“不好意思,朱教授,手滑一下,好在没事,这个穴位扎扎对身体有好处。” 这下子三位中医专家真的傻眼了,这个真是传说中飞针走穴,怎么会这样。难道这人是妖孽不成啊,路远刚刚可以看的明白,朱教授手太不起来了,太神奇了吧。这下子,不管是对中医不屑的几位专家教授,还是对中医半信半疑的路远,此时至少不敢小看李峰针法。 李峰无形中玩了一手,回到座位上,三位中医专家一个劲的追问李峰。“三位老者,这事当真是真,我想各位看过我资料了,我现在是一个农民,平时种菜养鱼是主业,爱好厨艺,你们说这个啥么针法,平时扎气球给孩子赢几个玩具用的。” “你。”三位专家气的吹胡子瞪眼好一阵,李峰得意了,一会多放几只小蜜蜂跟着这几位老人,说不定有意外收获呢。 李峰得意洋洋的想到,自己还是激怒这些老人办法虽然有点阴险了,不过效果不错。没办法,李峰对玻璃房的植物太好奇了,李峰算是想明白了,这个基地说不定为了这些植物,至于生物药理的方面的专家说不定为了这个事情来着。 只是李峰好奇,这些植物有啥么用啊,李峰还一直打探不出来,这件事李峰心里疙瘩了。这些植物肯定有特别用处,李峰有心弄些自己种种。好玩意谁不想啊,李峰本来还无所谓,不过见到这些植物被保护如此严密,李峰本来还想去那片区域看看,谁想到靠近一点都不行了。 “呵呵,李先生真爱开玩笑了,时间不早了,李先生我们先吃午饭。”路远看了看时间笑说道。对于李峰,路远多了一分认识的,李峰这人骨子里还是有些傲气的。他可不知道李峰根本不清楚这些事一起来会诊,估计最多觉着朱教授一点像,被人都不像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