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不可思议针法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不可思议针法

李峰喝到最后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只记得不知道谁提着喝酒,最后食堂里只剩自己还趴在桌上。其余的人都趴在桌下去了,李峰揉了揉脑袋还有点晕乎,这些军人一个个还真都是酒囊啊。别人不说,邓建军文质彬彬的样子,一瓶白酒喝下都不带脸红啊,李峰当时吓了一跳,最后为了不丢人白色雾气消耗不少,哪里想到这都顶不住啊。 李峰伸了伸懒腰,手机早给收缴了,李峰郁闷,自己这下子到时好了连看着时间都不成。在床头柜子里扒拉出来一个闹钟,快九点了,真是不早了。李峰走出房间,几个站岗的士兵望着自己眼神怪怪的。 谁让李峰昨天一人干趴下七八领导,这些领导酒量可都是个顶个啊。最少一斤半白酒不费力,可是昨天晚饭被一个人干趴下了,现在还没醒来呢。李峰心里挺奇怪了,这些人昨天竟然陪自己喝酒,不怕耽误事情啊。 这可是李峰错怪这些人,这些人太自信了一点,本以为客人嘛,怎么不喝点酒。谁知道喝酒喝出火花来了,李峰隐隐还有印象当时自己说了一句啥么话惹怒了这些军人。最后闹出这么大事情来了,李峰苦笑着。 可惜这些人嘴巴还真是有够严,酒醉后一句话不说。李峰让人领着去食堂,这会儿早饭已经过去了,不过食堂还是留了些米粥,李峰喝了两大碗米粥。李峰这边一醒来,上边知道了,路远此时眉头紧紧皱着,这个郭志强怎么办事大醉不醒了,丢人现眼啊。这个李峰真有点本事,这些人被放倒了。这人倒好,这时候坐在食堂了喝米粥吃咸菜,倒是悠闲自在的很啊。 “各位教授对这个李峰怎么看。”会议室桌子上放着李峰资料,如是李峰见到估计暴跳如雷了。这些人连着几岁偷谁家的果子,打了谁家鸡,拔了谁家的豆子都有。当然还有李峰各个阶段经历,尤其是重点是李峰大学期间和首都这段时间,还有近一年多时间。 “路主任,这事我说不好,从这份资料上来看,这个李峰普普通通,只是近一年有些表现活跃了些,总体上来说问题不大,首长推荐他或许有首长的理由。不过我们这里研究事关重大,我看还是稳稳再说吧。”这位有着上校军衔的中年人思考一会说道。 “王研究员说的有道理,不过既然没有问题,我看还是宜早不宜迟,几位的院士身体越来越差,我怕坚持不住了。”这几位都是各个领域的专家,这次来到这里为了会诊这个怪病,可惜到如此没有好的效果。 “我不同意,你们看看这个资料上,这个小子除了会弄些药酒,一点从医经历都没有,让他给各位院士看病,我看太儿戏了。”一位的年纪偏大的军医有点不同意,李峰年纪太年轻了不说,资料没有李峰太多从医经验,只有一些抗震时候的木针记录和莲莲怪病治疗的记录。 “赵教授说的有道理,这事不能草率啊,路主任,这可是关系重大啊,不可儿戏。”朱教授摇头,李峰这小子怎么会到这里来了。这个朱教授正是给莲莲治病的朱国彪,此人对李峰可是一点好印象都没有啊。 “这事我已经请示了军区,军区决定已经下来了,大家看看。”路远把上级答复给一众专家传看,上级表示同意,不过尊重基地这边意见,这是本来交给郭志强来办,可惜昨天被李峰放倒了。 路远不属于基地,这次事件上级派下来,本来郭志强如是负责起这件事,路远好说话了。可是这个关键时候郭志强醉了,真是醉的是时候啊。路远心里不由得埋怨,还有点怀疑,真醉假醉啊。 李峰没有到这里茶水真是不错啊,听说发现了几棵古茶树,运气真是有够好的啊。可惜李峰只能在院子里转悠转悠,说话人都没有,邓建军还没有醒来呢。李峰有点的无聊了,本想着躲几天清闲来着,可是这里太清闲了。 李峰回到屋里,开始玩小蜜蜂,半个小时候,李峰大大舒了一口气,房里没有摄像头之类玩意,李峰抹出一个水果啃了几块,最后空间里小东西拿出来玩着,这时候李峰真正有了空闲啊,细细的收拾起空间来,李峰惊喜的发现了,两只大龟甲竟然爱爱。太有意思了,最后爱爱完了,雄性还把雌性龟甲鱼掀翻了。不带这样玩人吧,难道还有表演高难度,可惜了,李峰多想了。 雄龟甲鱼推着雌性好一阵,李峰满是疑惑看了半天,不明白真是闹的哪一出啊。李峰愣愣的看了半天,总算明白了,这是为了更加容易中标,真是奇特了。李峰观察了一会,心里合计着如今是龟甲的繁殖期,自己是不是给家家找个对象呢。李峰想到山里小湖泊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大龟甲鱼了。 空间里不仅仅龟甲繁殖了,李峰观察大湖泊里几条中华鲟繁殖了,如今小中华鲟有一尺多长了,估计有一两个月了,真是不少。李峰想着回去是不是放一些到水库里,这样算人工放养了。 李峰细细的观察了一下大湖泊,各种鱼虾都繁殖了下一代了,湖泊里鱼虾越来越多了,大鱼吃小鱼上演的越加激烈了,李峰傻眼了,大黑鱼,红尾巴。这些不说了,上次捉着的水娃娃可谓得意了,泉水池子里鱼虾没有少遭到毒手。 李峰皱了皱眉头,空间看来需要好好整理了。李峰躺着床上,控制空间,先把各种鱼群分开一下再说,尤其是那些大型的肉食鱼。李峰还想着多收获些鱼苗呢,可不能全给吃掉了啊。李峰忙活着空间时候,这边讨论出结果来了。 没办法,人来了,总不能让人家呆着,说不定闹脾气拍拍屁股走了。这些人真心拿李峰没有办法,李峰和几位老人关系不说,光光前一阵被最高首长接见这事,这些人不敢随便怎么李峰。 邓建军揉了揉晕乎乎的脑袋,来到李峰房前,这位李先生真是厉害,听说早上醒来了,还吃了早饭呢。 “咚咚咚。”李峰起身拉开门,见到邓建军笑着请着进来。“呵呵,邓哥,屋里坐。” “李老弟精神不错啊,可是苦了我们一个个脑袋大如斗了。”一顿酒喝下来,李峰和邓建军说话少了些客套了。随意不少,李峰不太习惯先生先生的叫着,邓建军虽然看着文质彬彬可是军人秉性一点不少,为人挺是直爽。 “呵呵,我给邓哥扎两针吧。”李峰打开箱子,一上午李峰看出来这些人估计对自己不怎么上心,李峰如是平时倒是拍拍屁股走人,可是看了几个大的玻璃屋,李峰好奇心被完全吊了起来。这会不建议露一手给大家看看,我不是吃干饭的,还是能弄出点动静来的。 邓建军眼里闪过一丝光彩,笑着点了点头。“那好,这脖子上顶着大斗似得,还真是难受的很。” 李峰先是找到穴位,用木针轻轻扎了几下,邓建军惊讶的发现舒服多了,真是神奇了。邓建军此时有点高看一眼李峰了,光光这一手至少说明李峰针灸还是有一手啊。不像几位教授说的,没有一点从医经验,光光靠着运气弄出点药酒。 “行了,我只能做到这个水平了。”李峰说话真是有点装逼嫌疑了,这几个穴道倒是对提神有些用处,至于脑袋胀痛消失,多半靠着白色雾气作用了。 “李老弟太谦虚了,呵呵,正好,大队长叫着头疼,李老弟再辛苦辛苦。”邓建军这么一说,李峰欣然点头,为的就是这句话。李峰提着木箱随着邓建军来到办公室,果然郭志强听了邓建军话,嚷嚷让李峰给自己扎几针。 李峰没有推辞啥么,这时候才是真正的考验了,李峰发现隔壁不少人,这里不像是办公室倒是像是接待室。李峰估计这里是有摄像头,果然,李峰发现墙角有一个隐蔽摄像头。李峰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这次李峰先是帮着郭志强按摩一下。郭志强还没有反应过来,木针已经扎入肉里了。 郭志强瞳孔微微有些收缩,李峰动作太快了,郭志强没有反应过来。要知道郭志强可不是一般人啊,隔壁的众位专家中有三位六七十老人瞪大眼睛,用力揉揉了。“快,倒回刚刚扎针那段。” 路远的对着身边的几个军人点了点头,这位是国内的颇有名气中医大师,这次为了对救治这些研究人员,可是集中了国内最优秀的专家教授,中医大师,这些人研究实在太重要了。这关系到可能人类社会发展。 国家极为重视,可是在研究刚刚有所成绩时候出了这么大事情。可惜将近一个月下来,研究组十五人病情一点没有好转,病症还越来越诡异,活死人。一众会诊的专家得出结论,不可思的活人。 诡异病情让这些在各个领域颇有威望权威专家教授,一筹莫展。此时这三位中医专家似乎激动不能自已的样子,这让路远看到一丝希望。 “无影针,真的有这种针法,真的存在,这次没有白来,没有白来,开了眼界了。”三位中医专家哈哈大笑,不顾一众人一脸疑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