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九章 喜庆的大场面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千九十九章 喜庆的大场面

“茶茶,铃铛,来哥哥看看。”李峰笑着检查了一下,两个小家伙穿着喜庆的唐装戴着小帽子可爱极了。 “琳琳和二丫你们好了没有。”四个小伴娘,四个小伴郎,外加刘振河和吴天宝两家两女两男一共大小六个伴郎和六个伴娘。全是穿着喜庆的唐装,这边轿子准备好了,新娘在李家岗这边竹屋准备着,花轿和迎亲的队伍在李口子这边准备着。刘吴两家的亲戚朋友乐滋滋的穿上了马褂和旗袍,喜宴虽然在李家岗办,可是主要喜宴拍摄地方确实吊水楼。 吊水楼结构古朴,有时间流逝回转的气息,婚宴定在这里是征求了两家同意的,大清早吊水楼已经开始准备了。竹屋那边已经准备着了,吴雯雯自己带了化妆师,两家家境都不错,这些小钱倒是不在意。甚至,李峰发现有请着表演指导老师,这个可比路军原先拍摄准备充分。昨天下午准备了,今天这场喜宴,迎亲环节,可能还需要慢慢斟酌,一次不行,只能再来了。 喜宴不一样,无论是刘振河还是吴天宝两家的亲戚都是有些家业或是政府官员或是企业高级管理人员,或是自己创业的企业家。这些人这次能抽出一天时间已经很给面子,这事刘振河和路军说了,别的没有关系,一个面子。钱多些只要不离谱,三五十万不在乎,临时演员要多好,只要钱用到实处,这次刘振河放开了,先准备着五十万放着再说了。 这下事情好办了,昨天下午路军和李福正找人,唢呐锣鼓队脸家,大小轿子三顶,这里包括一大两小,大轿子当然迎接新娘,小轿子一个是包鸡孩子坐着,一个是媒婆。 小童子找了不少,李口子和李家岗两个村子相貌个头相差不多小娃娃都给找来了,一人五十块钱。家里人哪里不愿意,只当是玩了,青色碎石的山路满是岁月的痕迹了。这次拍摄有专业人士指点,路军学到不少,比如碎石路和水泥路这一段处理,路军佩服不行了。鞭炮燃放的小丑角更加好玩着,三五穿着小丑衣服的放鞭炮半大孩子,一人塞了一个大红包,狠命放,一会过去新娘如是不走。鞭炮不断,催妆炮。 “呵呵,你放心吧,绝对不给你停下。”二孩几个一见主人家给了二百红包,喜的差点没有跳起来,一个个开始在身上挂着鞭炮,一尺来长小短鞭炮,一人身上干了十来条,这些小丑角身上有个小钩子似的专门挂着鞭炮的。李峰还问了一下福正叔叔,这个还有讲究,原来迎亲和放着鞭炮是可以闹的,扔进水里,扒拉衣服啥么。燃放鞭炮都是丑角,要比兔子跑的快,钻的欢才好呢。 这一炮鞭炮不是容易掉嘛,人们想了办法,用钩子挂着,衣服里多弄些夹层,再有燃放鞭炮容易被人拉着,拽着衣服容易坏。肯定不能用好看太明显了,太好不了太浪费了,衣服改了改变成如此这般了小毡帽了,麻黑色马甲带着布袋钩子了。 只是自从解放后,这些旧日里风俗慢慢没了,喜庆中少了一丝乐趣了。李峰拍了拍二孩,这小子今天挣了不少钱,光光红包给了二百。刘振河大方出手,大伙热情高涨啊。 不知道刘振河昨天做了多少红包,只要参加的一人都要一个,少着一百,多着二百。这些可比充当半天临时演员钱好多,不少人拍胸脯保证。 “东家,你就瞧好吧,大伙鼓鼓劲,打起锣敲起鼓,卖力点,中午东家请大伙吃席面呢。”刘振河话通过领头的人一嗓子吆喝出去,大家伙热情高涨到顶端了。 “出发,鞭炮,你们小猴子赶紧去。”李福正这边照顾这些外边事情,媒婆在屋里倒腾着,注意事情啥么,屋里香烛,喜案准备齐全了,舅舅的彩头准备好了,竹屋里里外外披红挂彩,卧室里更加不用说了,架子床用大红百子图绸子整个罩住了。那个喜庆了,这边银钩子挂着帘子,满床的喜庆,莲子,枣子,花生,洒满了床铺,压床馍馍,子馍馍准备好了。 李峰是没见到,如是见到了媒婆准备的子馍馍,李峰绝对的干倒了。子馍馍必须用红线串来的一串小馍馍,小婴儿拳头大,如今用着面包好点,可是一口气吃完十六个,真是不容易,一口必须吃点一个,夫妻两安着顺序一人吃一个,直到吃完为止。有八个大,十个,十二个,还有十六个,最多有二十八不过很小的。如同旺仔仔小馒头一般大小,可是眼前竟然是最大,数量还不少。 其实这个怪不了人家媒婆,两家女儿多,刘远东父亲兄弟三个只有这么一个男孩,肯定要多子多孙了,继承刘家香火不是。李峰这会在吊水楼这边忙活着准备,今天重头戏可都在这里了。 “小宝哥,你歇歇,这里我们忙着就好了。”李长兴额头几点汗珠,虽然累些忙些,不过心里高兴,今天吊水楼三楼被整个给包了下来,七八来桌,这个还不算二楼几桌招待帮忙这人。绿吧那边人更多,有十多桌子。李福生那边大厨早上开始忙活了,新招的年轻服务员集体早班,今天估计要加班了。 “没事,我再看看还有啥么要准备准备啊。”李峰只是来看看,这边准备齐全就好了,喜案这边摆了一个。这里作为堂屋,中午在这里拜堂了。 唱名的老先生,这会正在喝茶,李峰和老先生聊了一会。“先生,喝茶。”人家可以世代相处的嗓子,经历过风雨,李福正费了不少力气请到人家,这些拜堂事情全靠老先生了。 刘振河开始见着还有些失望,可是一番谈话下来,刘振河立马拍板了,喜钱由原来二百一下提高六百块,还恭恭敬敬。人家是有真本事,老人说话很儒雅,李峰觉着气质真是很好。 “呵呵,年轻人有福气啊。”李峰说着一愣,有点不明所以,只是笑呵呵点了点头。“可惜,可惜。” “老先生,不知道可惜在哪里?”李峰突然觉着眼前老先生有点算命先生神神秘秘的。 “可惜不能利国利民,可惜了。”李峰听着这话惊得一身冷汗,这人说着不是自己空间,李峰心里有鬼。“老先生话,我有些挺不懂啊。” “呵呵,说起来,我倒不懂,你小小年纪有何能耐利国利民,算术总有遗漏,老朽多嘴了。年轻人,你把它当清风好了,这里景色不错,地势好啊,山脉若龙入水兴旺,这个格局好,改的好,大能耐啊。”李峰越加闹不明白了,不过心里舒了一口气,这个啥么算术竟然如此厉害,李峰一阵心惊肉跳。 细细观察,这位穿着长袍,有些干瘦的老人似乎迷惑不解样子,对于李峰命理有些疑惑了看不清楚,隐隐那点觉着不可思议。不过抬头看了看外边,李峰这点疑惑早早抛到脑后去了。大河改道,聚气这个局,龙头入水,这些做的太让人惊讶了。这个八卦算术,说起不是多么玄奥,甚至可以用科学解释,至少李家岗这里局有科学依据山风,水汽,结合起来环境影响很多,四周树木茂盛,氧气足,动植物兴旺,人随着旺起来,身体素质会慢慢变好,随着而来的人才越来越多,出人才地方多半风水局做的好所在了。 “呵呵,这个老先生倒是错了,只所以大河改道不过因为灌溉和水患原因。”李峰听着老人念叨半天总算听出一点啥么。 “是啊,呵呵,这就是风水局,风水是何意,为何,不过风调雨顺,丰收喜乐,人畜健康。你说这为何算不上布局呢。”老人说着李峰想了想有道理啊。 如此想来如今工程建设似乎如是安着风水布局来建设那不是更加符合人类发展了。李峰摇了摇头,果然是高人,难怪刘振河半夜三更的还不愿意离开老人房间,估计刘振河此时恨不能请着老人回家,直接给供起来得了。 “老先生说的是,呵呵,先生慢坐,我去前边招待一下。”李峰真是有点冒冷汗感觉,老人似笑非笑眼神闪着透入心扉的能力似的,李峰少有心虚了。 “高人,还是骗子呢。”李峰心里暗暗想着,这事完了,李峰打算去问问福正叔,这位唱名先生那里找来。暂且不论是真是假,可是这诱惑人能力,真是不一般啊。 李峰都有些顶不住了,厉害啊,李峰来到前边洗了把脸,再次检查了一下,需要准备各式点心,各种糖果这些昨天刘吴两家通过福正叔买好了。果子,糖果都是用着老包装,李峰见到少见的竹糖,没想到如此还有卖呢。这个小时候吃过,糖浆用细细的铁丝引入钻了小洞的竹节中,竹子内壁用糖稀黏住,灌入炒好糖粉,味道真好很回味无穷。 糖粉李峰可是有些年没有见到了,更加不用说,竹糖了,真是太好了,李峰看了一下不少呢。回去问问福正叔上次李峰还和宝宝说着竹糖小丫头还闹着要去买,可是没有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