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一章 八步天下第一床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千九十一章 八步天下第一床

架子床所有材料都是是上好木材,质量肯定过关,别说一对新人没有见过了,双方的父母第一次见着这么讲究的架子床。月洞门架子床造型,漂亮极了,李峰没有想到早上说一声,这会不过九十点钟收拾出来这么一张上好的木料的月洞门架子床来了。用着四柱,四角安立柱,床面两侧和后面装有围栏。床由床屉、床围、立柱、月洞门、倒挂牙子及床顶等多件组成。各结合部位均用活榫,便于分解组合。床身正面装椭圆形门罩,如同江南园林月亮门一般。床围以三部分组成,均为雕如意云头纹加十字形构件攒成透棂。床面为棕屉,上附花眼藤席。床面下高束腰,周围用竹节形矮佬界出十六格,格内镶板,并浮雕花鸟蔬果,图案无一相同。束腰下承托腮。四面牙板与腿足作成壶门形。牙子边缘起线,对称浮雕螭纹及卷草纹。四腿三弯式,云纹足。此床之雕饰十分精致。 “这床有啥么名字吗?”女孩似乎特别喜欢,小手一直没有离开,尤其是对雕刻的鸟兽花卉图案特别喜爱了。别说她了,李峰这会有点想着把这么好的月洞门红木架子床给搬回家去呢。 “呵呵,你看这个月洞门,名字取自月洞门,名为双月洞门红木架子床。这边要是挂上围帐,便仿如一间小屋。这绝对是是藏风聚气,绝对是让你一晚安睡。”李峰有点舍不得。这家伙谁家这么好的架子床,李峰看了看挺新的。自己要不订做一张。自己新婚时候用,当然李峰见过最最牛逼的床要数拔不千工床。这可以说中国古代最伟大,最有气势一种床了。 李峰有幸见过一次,那时候小时候在婚礼上见过一次,人家祖辈是大地主,这床传下的。那个如同小木屋一般,李峰觉着那根本不是床了。完全是可以说是一间小木屋嘛。可惜听说后来给卖了,在以后李峰没有见过了。这会见着这个双月洞门红木架子床不用想起来了。李峰暗暗记着一会有功夫去打探打探,这个月洞门架子床谁儿那里做的这么精美,想来这个八步床做好的。 “真好听。远东你看呢。”女孩拉了拉边上男孩,只是男孩微微皱了皱眉头,架子床是挺好看,可是总觉少了点啥么。 “这床结实吗?”刘远东一问倒是让吴雯雯的女孩脸色一红,暗暗拉了拉刘远东,这人怎么问这样问题啊。李峰开始有点郁闷,这人太急色了一点吧。 “远东。”吴雯雯有点生气了,这人刘远东愣了愣突然想起来自己问有点暧昧了。“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雯雯。你别生气。” “呵呵,刘先生的意思我明白,这架子床太单薄弱不禁风,呵呵,这点倒是不必担心,首先架子床的结构非常稳定,中式的榫卯结构经过几千年的完善素有“万年牢”之誉,而且架子床属于中式家具中的成熟产品,结构也非常合理。这张月洞门架子床出之大师傅之收说句大话,无论是用多长时间也不会出现松动等现象;其次,用在架子床上的材料都是珍贵木材,硬度非常高,一般外力是不会对其造成伤害的。”李峰怕着几人不信,用力晃动了一点事情没有,用脚踹踹依旧没有一丝晃动。 “远东,你看真的好结实,远东你说我们把它买回去好不好。”吴雯雯这真是喜欢上了,不过李峰这事可不敢答应,说不定人家卖不卖呢。这个床如是摆在这里绝对是吸引眼球的物件着,如是李峰不会随便给卖了,再说一张好的架子床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出来。李峰记着有人做过千工拔步床用了将近三四年功夫,可见这些架子床的做工精细了。这活绝对是费时费力费材料,而且这些材料都是好材料,红木,酸枝木,当然若是用黄花梨更好了。 “这个不好意思。”李峰解释了一下,这张床不是自己,不好答应,不过这个吴雯雯似乎铁了心要买下。李峰不得不打电话问了问李福星。“对,福星你说这床是新做的啊,好好好,可以这个行。” “新的?没有用过。”刘远东一喜,本来以为这是张老床,心里还有些不舒服呢。此时一听刚刚做的,刘远东动心了。吴雯雯更是眼睛发亮了,两家的父母对视一眼点了点头。只要价格不离谱,两家人真愿意买下呢,媳妇儿子,女婿女儿睡过新床怎么不能再给下个人睡吧。 “你们稍等一下,一会人家师傅来了,价格你们商量,这个我不太懂了,不过师傅人不错,想来价格不会比别外边贵。”李峰见着两家人心动了,笑了笑。 “李峰,这床挺好啊。”路军看了看雕工啥么,材料都是一等一好东西,别说路军都有些动心了。尤其是路军的老婆和丫丫小丫头挺喜欢,小丫丫摸了好几次了。 “确实不错,一会师傅来了我问问能不能定做。”李峰想着自己自己结婚分着两场办,家里新床用架子床不错,最后能有千工床,不是八步千工了,一般也行啊。 师傅还有些时间才能过来,李峰询问一下,李福星怎么这么快弄月洞门架子床,一问知道这是他亲家家里做的放在自己出售。李峰还真是没想到,这个有点胖乎乎的福星叔这么支持自己啊。 这下好了,说不定这次能有着不错广告效应呢,李峰摸了摸架子床。师傅离着不近,估计下午过来,这会还早,李峰领着大家看看另外几间房子,一圈逛下来,两家人特别满意。新郎和新娘看完赶回去接着第二批人,先来的都是长辈,这会回去接着同辈,有些表兄妹,堂兄妹,还有好姐妹,同学之类。这两天正好有空,再晚人家都要上学,上班了。 “对了,小李,中午吃饭订在哪里,我们能去看看吗?”这是刘远东父亲刘振河挺着大肚子,说话挺和气,路军介绍说个老板,资产不少。李峰想了想还是直接给领到吊水楼,农家乐太小,档次低了些。 “呵呵,刘叔,你不说我也要领着大家去看看,我们先去吊水楼。”吊水楼和绿吧离着都不远,分分钟到了地方。远处见着吊水楼倒是没有啥么感觉,近处感觉确实不一样了,水车,竹楼,四周树木茂盛,花草繁茂,一条条碎石小路,真是不错,至少环境刘吴两家都特别满意,直接上了二楼,这时候人不多,十来点有些老人来喝茶,吃点小点心。 “小宝哥,你来了,喝点啥。”李长兴一看李峰领着这么多人,哪里还不知道,尤其是看到路军眼睛一亮。不用说一会功夫上了壶绿茶,还给丫丫拿了些小点心。 “长兴,你这是做啥么啊。”路军认识李长兴,挺不好意思。 “没啥,路哥,这是你家丫丫吧,试试好不好吃。”路军见着李长兴这般热情不好拒绝。“丫丫快谢谢叔叔。”“谢谢叔叔。”“真乖。” “长兴我们在这边坐吧。”李峰选着地方靠近窗口,这里低头看到流淌的河水和慢悠悠的转动的水车,河面上飞舞的白鹭,水鸟,是不是还有翠鸟或是牛背鹭,运气好还能看到白鹤。河岸边各色花草,蝴蝶飞舞,真是大好的景色,远处山梁,小山城,如此美丽啊。 “这里真不错。”刘振河真心称赞了一句,李峰给几位倒满茶水,喝了口山里自己烤制的绿茶,几人心情大好了。这里说档次可能不如星级酒店,可是有他的特色,竹楼,还是在大河之上,不说还有桌椅用着都是古朴气息,韵味出来,比起富丽堂皇的星级酒店多了一丝底蕴的美。 “对了,小李你不是说还有一家,我们去看看,明天可能人多,亲戚朋友都会过来。”刘振河定下了中午就在吊水楼吃着,李峰还以为没事了正打算告辞呢,家里还有事情。 “你说着是绿吧,不远对面,几分钟功夫。”李峰和李长兴打了声招呼。“长兴,中午三桌,你先准备一下,明天至少这个数,材料多备一点,可能人不少。”李峰交代着李长兴,谁知道刚刚出门,李长兴跑了来手里提着点心袋子。 “小宝哥,这些带给宝宝尝尝。”李峰苦笑,这小子,不过见着只是一点点心,李峰没有拒绝了。刘振河没有说啥,李峰领着来到绿吧这边。没想着长发长红这会正在给花草盆栽浇水,这两小子可真是闲不住啊。 “小宝哥你来了。”长发一见着李峰放下水壶跑了过来。 “不是说中午在我家吃,怎么回来啊?”李峰有些疑惑,自己刚刚走着时候可以说好了。 “呵呵,先把活干完再去,对了小宝哥,你这是?”长红憨憨笑了笑,这两小子还真是老实本分深怕中午喝酒误了下午活,趁着吃饭前时间来忙活着。 “我带人看看,福生叔在吗?”“在,我给你叫去。”一会功夫李福生迎了出来,一看李峰带着人,李福生那里还不知道。 “快请。”李福生领着刘吴两家走进绿吧,路军一家人第一次来,一走进绿吧,一众人惊讶不已,这里哪像是吃饭地方倒是像是生态园了,凉爽的风,弥漫的芬芳,还有几只蝴蝶,小路蜿蜒,几个如同小岛一般亭子,真是太有诗情画意了。如何在这里吃饭,档次不用说了,刘振河极为满意,不论是吊水楼还是绿吧都大大超出他的想象,本来还对媳妇找这么地反不满意,这会看到吊水楼和绿吧。刘振河觉着比啥么五星酒店都显得有档次,有品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