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十九章 婚和礼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千八十九章 婚和礼

婚礼分婚和礼,婚为时间的同黄昏,礼为三无外是聘,迎亲书,六礼是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纳采就是求婚,问名为请教女子的姓名(同姓不婚之故),纳吉为占卜生辰八字是否合适,纳征为交纳彩礼,请期为确定迎亲日期,亲迎为迎接新娘。周礼上有说女方到男方家居,因而入赘不合礼被世人轻视。 李家岗这边由于山村多茶加三茶礼,不行三茶六礼不为亲,这些李峰听老人说过一些,看似简单可是每一项都有不少规矩。此时李峰不过简略一说,对面的女孩惊讶说不出话来了。这还是简单来说,要是安着福正叔这里边规矩可以订出一个本子来了。 “不好意思,你稍等一下,我们商量商量。”女孩说着把电话给了路军,李峰和路军说了一下情况。“一会我给你回过去,没想到做一个婚礼这么复杂呢。” “何止呢,我刚刚问了一下,民国式婚礼衣服还有几套,有简略的西服,马褂,长袍,女孩是旗袍和长裙。这事真是复杂的很,我看如是他们不愿意出钱,这个钱我们来出好了。这个媒婆不请不行啊,这么多事情,福正叔外头还行,可是这些小规矩小活却是说不上上手的。”李峰觉着自己都被绕的有些晕了,这里边事情太多了。 李峰没有多等,一会功夫电话打了过来,不是路军而是一个中年妇人声音。“你好,阿姨,对对,这边我负责,是令爱啊,恭喜。呵呵,媒婆并不是像你说着那种,我们这边媒婆那种规规矩矩啊。对对对。冰人,本分人,这点你放心没有花花肠子。” “这个可以先看看,毕竟老话说着天上无云不下雨。地上无媒不成婚。”李峰苦口婆心的好一阵说道,没办法三姑六婆在三百六十行当里名声不好啊。三姑者,尼姑、道姑、卦姑也;六婆者,牙婆、媒婆、师婆、虔婆、药婆、稳婆也。 媒婆和牙婆人贩子,师婆跳大神有些巫婆,画符施咒、请神问命的巫婆,虔婆是妓院内的鸨母。药婆和药物打交道,稳婆接生这在过去可不是好行当,古时生产往往意味死亡再说了,稳婆多半还会做个兼职法医,女尸出现会过去检查一下死前有没有进行非自愿的爱爱的行为。媒婆并列六婆可谓没有一种是好名声的,正史上少有出现。虽然有官媒之说,可是少见历史资料出现,多是一下演义小说中出现。多半都是负面角色。 “这个我们一会到了再说吧,你先把人请来,要不要这个钱我们都出了。”妇女想了想说道。这事怎么说呢,女儿想要着,自己先看看如是真如李峰说着不是啥乌七八黑的人。这人倒是可以请着,毕竟这些规矩,如今知道人可不多了,片子拍出来可是要给亲戚朋友看着,如是出现差错被亲戚朋友笑话了可不好。不过几百块钱,家里不缺这么点钱。 “那行,如是不成钱我们这边出,怎么能让你出着了。中午饭要不我先你联系,这个五一家里人多我怕不好招待。村里有,有农家了,还有吊水楼的酒家都是特色菜味道绝对好,如是你想现代一点,我们里还有一家刚刚开业的绿吧。整个布置你先看看,可以,可以,好,再见了。”李峰觉着自己回到过去联系客户的那会儿了,总算说好了。 “小宝,事情怎么样了。”李福正这会开始忙活着联系唢呐,轿夫,迎亲的马倒是有着。再有就是主持婚礼的老人,唱名这些一套齐整的老人,这些不知道要不要。 “叔,我们先准备着吧,媒婆有空让来一个,这事商量好,剩下的事情,等着人来了我们再商量。唉,没想着这事挺繁琐呢。”李峰叹了一口,这是简单准备,如是真是安着古礼来办,事情可以打破头了。这个不过是民国时期婚礼,这么般忙活了,真正让人脑袋如斗大了。李峰和李福正牛车回到桃林小院。 “爸爸,你回来,哇,牛车,宝宝要坐。”李宝宝正在努力撅着小屁股挖着知了听到动静小脑袋从屁屁下面看到倒立的李峰赶紧小铲子一扔跑了过来。李峰打量一下,整个池塘边被这小家伙挖的坑坑洼洼的。李峰无奈拍了拍额头,这些知了也是,跑远点不好,全跑到池塘边上去了。 “呵呵,好,一会爸爸带你坐牛车,快来这是大爷爷。”“大爷爷好。”李口子那边和李家岗叫法不一样了,李家岗都是一个院子排好着。李福正另外一个院子,兄弟两个排行老大,李峰要真正叫着应该是大叔,宝宝叫大爷爷一点没有错。 “这是宝宝,这小模样真俊。”福正摸了摸宝宝小脑袋,小丫头还有点怕躲到李峰伸头探着脑袋。“有些调皮,宝宝去给爷爷倒茶。”李峰把崎崎几个叫过来,家里孩子都挺懂礼貌,福正见着不由有些羡慕,自己家的小孙子过年随着爸妈打工回来,那个淘气劲。你看看人家大学生就是不一样,孩子多乖巧啊。 “大爷爷,茶。”宝宝端着茶杯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福正叔先喝口茶,这些东西我来收拾。”李峰把绳子解开,小东西几个孩子先给运到竹楼上,这些家伙事不能在外边放着。可不是事,轿子这个还真不容易弄,在那边还是找着人帮忙。 “长发你们俩在家,在小灿家,正好你们几个过来一趟,我这有点东西,一个人弄不动。”李峰挂了电话没有功夫,李灿和长发兄弟俩过来了。 “叔叔阿姨走了?”李峰见着李灿满脸春风,估计事情成了。“嗯,走了,我月中去一趟,嘿嘿,总算成了。”“你小子,这下子高兴了。” “嘿嘿,那啥还真挺高兴啊。”李灿这脸皮真有够一层城墙的了。李峰笑着捶了两下。“行啊,中午我们俩喝点,福正叔中午可不能回去。” “好啊,我听着不少人说你小子手艺好,今天就尝尝。”李福正知道有事情商量没有推辞,李峰和李灿,长发,长红说了路军接着这个活啊。 “路哥真有能耐,这下子又有钱赚了。”长发和长红拍戏啥么挣了不少,一人一两千了,这会听着这么个大戏,喜的直拍手。“好了,钱的事再说,快来帮我把轿子给拾掇下来。”轿子别看已经分开,这些要搬到院子里临时的装起来,这个不少功夫,不然轿子晃悠的太厉害了不仅仅新娘不舒服,轿夫累着啊。 “干活。”长红和长发干起活来,真是没说的,李福正直说两个壮实,能干,媒婆来了看看能不能找个婆娘。 “福正叔,这事你操操心,这两个小子现在收入不低,在福生叔开着绿吧工作,一个月一人两千还管着吃,有个会算计婆娘一年剩下个二万来块还挺容易,再说了光光这个拍片子,两人一年有着一两万收入,房子啥一两年能起来的,不行,房钱我先给垫着。”李峰知道两人有些憨,这个找个真正过日子婆娘,不比谁差了。这事让媒婆帮着寻觅,人家认识人多,老实本分最好了,心眼太多的。不能过日子,相貌没有啥么过多要求。 “行啊,你们俩不错,这事你福正叔给你们办了。”李福正没想到两个小子还出息了。 “咱们是跟小宝哥学着,呵呵,没啥本事,前几天小宝硬是塞给咱们俩一万块钱,咱们都不想要,我爸说了以后让我们好好跟着小宝哥。”长发这小子不愣,这小子,李峰和李灿对视一眼,两人都笑了。 “这倒是,你们小宝哥本事,你们好好跟着,以后说不定比谁都强呢。”李福正没想到李峰一下给这么多钱。 “福正叔,这个本来就是他们该得,忙活了二月,不给点钱,我心里过意不去,你们俩以后少说这事了,好好在绿吧干,平时拍拍戏,家里的地照看好了,娶个老实本分婆娘来年生个大胖小子叫我叔叔就成了。”李峰笑说道,这么一会功夫,牛车的东东西西都给搬了下来,正在大棚里忙活着蔓颖和李小曼,小青听着动静了过来了。 “李峰,这个是轿子啊?”小青第一次见着,虽然没有整个组装起来,可是大概还是能看出来的。李峰点了点头,这可不就是花轿啊。李福正这轿子用着上好的木材,而且是大轿这在古代可是不允许,四人大轿有品阶限制的。轿子的南宋赵构废除只有北宋时候只有皇家才可以使用轿子的禁令以后,轿子进入高速发展阶段,明清官员轿子无论是种类还是对于品阶,颜色图案有着极为详细的规矩。如眼前轿子,罩轿子的帷子都选用大红色的彩绸,并绣有富贵花卉、丹凤朝阳和百子图等吉祥图案,缀以金、银色,以烘托热闹喜庆气氛。不仅仅如此还有龙凤呈祥图案,这个在古时候谁用了,谁还有小命啊,除非你是皇家帝王。 “是啊,怎么见过啊?”李福正轿子很奇特,不是硬衣式轿子,而是软衣式的轿子,这个奇怪,南方多是硬衣式轿子居多硬衣式指花轿的全身都是木制结构,造型类似四方四角出檐的宝塔顶形。软衣式花轿流行于我国的北方地区。它是在轿框的四周罩以红色的绫罗帷幕,这些红色的帷幕就叫做轿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