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蛇鱼药酒【求收藏,推荐】 - 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百零一章 蛇鱼药酒【求收藏,推荐】

第一百零一章蛇鱼药酒【求收藏,推荐】 天色灰蒙蒙的没有大亮,大河边,一个年轻人,卷起裤腿,下到有些冰凉的河水中,拉着笼子。这人正是李峰,看着手里的虾笼子,轻叹一声,“这已经是第三天了,还是没有踪影,难道真的已经灭绝了。”李峰看着笼子里满满的鱼虾蟹脸上却没有一丝笑容,随意的解开笼子口把里边鱼虾倒在地上,也不管四处乱爬的小龙虾,螃蟹。看着一堆鱼虾,李峰有些不死心,蹲下扒开鱼虾,几条大些鲫鱼,鲢鱼,草鱼,鲤鱼,拾起来扔进竹篓,小鱼苗,李峰懒的带回去,直接扔进大河里。 “咦,这是蛇鱼,不是好些年没见了,还以为消失了呢。”李峰拿起一条怪异的长鱼,看起来有三十多厘米,身体细长,鱼身颇为怪异,前半部分圆润,后边稍微偏扁,头长而尖,嘴大看着犹如大嘴唇人有些翻卷。最为奇特的是这鱼有四个鼻孔,每边两个,前边两个鼻孔成管状。如同二只大耳,鳞片细小,隐藏在表皮内,摸着有点像水蛇感觉。 “虽然没捉到毛蟹,能捉到这家伙也算运气。”李峰本来想着今天这虾笼子收了的,不过看着这条蛇鱼,心里微微有些计较,捕捉到蛇鱼这种好些年没见的鱼类,连自己不得不佩服自己好运气了。蛇鱼不算真正淡水鱼,幼苗是在海水里长大,再回游江河湖泊中,这些年大江污染严重,不少回游鱼都消失了。 当然虽然蛇鱼长相怪异,味道确实极其鲜美,鱼肉细腻,而且有着一丝甜味,颇为奇特。当然这些不是李峰看重的,而是这蛇鱼全身上下都是宝贝,补血益气不说,鱼骨泡酒竟然对风湿有奇效,这些正是山里人需要的,山里湿气重,论起价值不在毛蟹之下。至少在传出这番风波之前,李峰小心把这条鱼装起来,回去泡酒,弄些给周艳,似乎上次听说周艳爷爷有风湿腿,毛蟹没找到,弄条蛇鱼也算意外所得啊。 李峰颇为欣喜,拎着竹篓,这会儿,众人还没有起床,李峰轻声轻脚的放下竹篓,鱼虾分开,留够中午吃的剩下,直接倒进池塘里。 “你这老龟,你主人我已经够懒了,不过比起你来,真是自愧不如啊,吃吧。”李峰看着从瓜秧棚子爬出的老龟,笑着认了几条小鱼,这个老家伙颇为人性的看了一眼李峰,一点不客气,这些日子,这老家伙学聪明,每天在不下水捉鱼虾了。每次萌萌铃铛喂小白鹭的时候,这家伙准时出现,爬到边上伸着头拾着两个女孩掉落的小鱼,或是白鹭争抢掉落的混一顿饱食。开始萌萌和铃铛两个小丫头没留意,几次以后慢慢习惯了,随便就顺带准备老龟那份。 如今萌萌喂白鹭前,总要大声叫着龟爷爷,出来吃饭,说也奇怪,这东西灵敏很,李峰甚至怀疑是这家伙成精了呢。吃完小鱼,慢悠悠爬到李峰脚边,看着家里咬着自己裤腿,李峰愣了愣,这东西做什么。 “算了。”李峰有些弄不准,这老龟啥时候成肥仔了,自己养的小动物怎么都喜欢咬裤腿啊,记着第一次看见小花时候,这个小家咬着自己不放,老龟看了一眼李峰一眼,向着水潭边爬去,不过不时回头,让李峰不解,难道让自己跟上。“我去,妖孽啊。”李峰小心跟着,心里浮现包青天里边的老龟孙,人家可是真正的龟爷爷啊,这只难道也是,李峰有些期待,有些惶恐。 李峰看着趴在水潭边上泥土堆上,微微有些失望,没有变成超级龟孙,看着老龟扒拉着泥土,一会里边十多个小龟蛋,李峰愣了愣,这做什么,难道让自己帮着孵化。看着老龟的意思,难道是看上空间泉水不会吧,这老龟太聪明了吧。 老龟带着李峰来到这里,似乎觉着没自己什么事了,慢悠悠爬到瓜棚子下,没了踪影。李峰傻傻看着隐藏在瓜秧里的老龟,心里那个大骂,这只懒龟孙,连着自己的孩子都不愿忙活。李峰觉着自己应该把这老龟给炖了算了,自己可是主人啊,真没见过这样宠物,吃喝送到嘴边。龟蛋孵化这种事都借别人之手,李峰有些郁闷收拾好龟蛋,不多不少十六枚。李峰看了看,野兔长大了许多,小笼子正好空下来,李峰弄了些些细沙铺了十多厘米,顺手把龟蛋排放在里边,再撒了些湿润的细沙,弄了块旧毛巾沾了点泉水放在上面。看着桃林这里没啥好地方,这边人多颇为吵闹,不太适合,再说这玩意李峰想着晚上放在空间,说不定孵化出来的小龟品质比老龟更好,那时候,一只小龟买上几万,发财了啊。 李峰抱着杀盒子,回到老院子,这时候,爸妈真好起床,李山看了一眼李峰手里的盒子,有些意外。 “这是哪里来的龟蛋啊?”李山颇为不解,这乌龟的精明的很,龟蛋藏得很是隐蔽,少有人能发现,原来村里的有着鳖王之称四爷,找鳖的手艺可谓出神入化啊,可是那会儿也只能看到些鳖蛋,而龟蛋却很少见。如今村里人可没人有这手艺了,李峰弄出这些龟蛋可不容易,难怪的李山惊讶了。 “桃林那边,老龟下的蛋。”李峰把手里的盒子放在自己房里兜里的蛇鱼,专门弄了小桶子放下水,这鱼不同一般,离开水时间长了可是会死翘翘的,那时候鱼血的功效可就弱了许多。 “蛇鱼?大河还有这玩意啊?”老妈洗完脸,正打算烧锅做饭,听着李峰一说,一喜,自己母亲老风湿这多年了,每年犯病可是受罪了。 “这条不小,少数三年了,怎么没有回海里啊。”看着老爸一打眼就说出蛇鱼的年限,李峰颇为佩服,过去老人,大鱼小鱼看看鳞片大致就能猜出多少年,树看年轮,人看脸,鱼看鳞片色。 “孩子他爸,我妈老风湿这些年越来越严重,正好,我看这鱼给我妈送去吧。”张兰嫁过来快三十年这蛇鱼只是十多年前见过一次,那条不说十多厘米,比这条可是小多了啊。看这么打一条最少能泡一坛子药酒,少说可以用二三年。 李峰一听母亲说,心里想着自己老妈啊,这鱼可不是黄鳝的,别说外婆家离着十万八千里,走过去少说二三小时,这鱼早死翘翘,那时候可就坏事了,这鱼有个让人郁闷的特点,活鱼鱼血有壮阳之用,可是死鱼血可含有毒性,最为关键鱼血正好在鱼骨之中,那时候别说泡酒,扔了都没人要。 “不行,这鱼太娇贵,你看。”李山指着有些翻身的蛇鱼,看着样子如同鲫鱼翻身差不多,李峰愣了愣,自己不多时耽误几分钟,还点了点泉水,这样都不行,如是没有泉水那不是死了。抹了把冷汗,李峰差点忘了,自己爷爷说过的蛇鱼又称三分鱼,出水三分钟,绝对死亡。李峰一直不解,如今猜来可能是鱼对环境的不适应。 “爸,你快剔鱼骨,我去上福财叔家买酒。”李峰看着已经动静越来越小的蛇鱼,心里紧张,自己好不容易运气弄了一条,不能因为自己耽误成为废物了。 “快去,小宝,多买点,这条鱼骨够长,泡上二三十斤没问题,别浪费了。”李山接过张兰拿过来的的菜刀,捞出蛇鱼,开始剥皮剔除鱼肉,张兰拿着小碗,接着鱼肉,蛇鱼肉对于女人可是大补,尤其是补血气,李家岗这片一直传说地主婆生产,嘴边放着一碗蛇鱼肉故事。 据说蛇鱼肉可以防止血崩,不过李峰不太相信,不过补血益气倒是真的。 李峰这会可不敢耽误时间,鱼血暴露时间越长功效越差,好在李福财家小店开在村口。这会李福财正在刷牙,端着水杯,满脸沫子,看着李峰急急忙忙跑过来,还以为有啥急事呢。杯子一放,不顾嘴上泡沫。 “小宝,出啥事了,看你急的满头汗。”李福财有人犯病了,李峰家可是住着几位上了老人。 “六叔、,快给我打三十斤白酒。”李峰也顾不上解释,直接抽出二张百元大钞,抹了把汗水,着几百米跑过来,虽然不累,可这心急啊。 “啊,好好好,连着塑料桶拎去吧。”李福财看着李峰急切的样子,知道人家急切,也没问直接从屋里里出一桶没动过的白酒。这种塑料桶一桶三十五斤,李峰一看,拎着就往回跑,连着李福财找钱都没顾上。 “这孩子,大清早闹得哪一出啊?”看着李峰跑远的身影,李福财漱了漱口,擦把脸,拿着零钱,向着李峰家这边走过来,而此时的李峰早早到家了,时间正好,李山刚取出的鱼骨,李峰打开塑料壶开,也顾不上,直接往地上到了一些酒水。张兰皱了皱眉,没说啥,这时候哪里顾得上,李山顺着壶口把鱼骨放下去。 看着白色的壶底慢慢渗出一丝丝紫红色的血丝,慢慢化成淡淡血雾,不到二分钟一壶白酒挂上淡淡血红色。 “二哥,你们一家弄啥了,小宝刚才急急忙忙连着话也没说?连零钱也不要了”李福财看着李山一家三口围在一起,愣了愣,这一大家,早上做啥了。 “啊,他六叔啊,没啥,这不是小宝弄了条蛇鱼嘛,泡药酒呢。”张兰笑呵呵招呼李福财,进屋泡茶拿烟。